无故失踪的三人

小说: 重生之妃常星路 作者: 璧羽穹凰 更新时间:2015-04-29 07:58:46 字数:3130 阅读进度:39/78

“好的,代我向伯母问好。”“发生什么事了?”顾源枫看到秦羽悠满脸惆怅地挂断电话,有些担忧地看着她。秦羽悠很少有感情外露的时候,所以,当秦羽悠露出这副表情的时候,顾源枫就无法置之不理了。“芊语说她母亲病情一直反复不定,需要多请几天假。”秦羽悠垂下了头,没让顾源枫看到眼中的悲痛。“放心吧,她会好起来的。”顾源枫的神情也是一黯。叶芊语比他幸福。至少,他从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更不知道他的母亲是否还活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源枫,我想回趟家,见见父母和小炎。”秦羽悠心有所触,想见一见自己牵挂心上的人。“好,我陪你去。”顾源枫理解秦羽悠此刻的心情,“试镜的结果过两天才出来,回家散散心也好。”“嗯。”秦羽悠赞同道。他们两都是行动派的,说来就做。才到下午,他们就站到了苏家门口。秦羽悠掏出钥匙开了门,轻车熟路地走进去,一边在玄关换鞋一边喊道:“我回来了!”但是,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为了给家人一个惊喜,她没有事通知父母她要回来。“爸?妈?小炎?”秦羽悠试探地喊着,不安的浓云吞噬了她的心。她跑进屋检查了每一个房间,就是看不见那三个人的踪影。今天是周六,照理来说他们都应该在家的,为什么全没了影子?想起叶芊语卧病榻上的母亲,她顿时慌了神。难道他们出事了?秦羽悠从包里抽出手机,摁下几个键,放到耳旁。“嘟……嘟……”一声声通话声长而缓地响着。秦羽悠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这声音听着让人烦躁不安,就如同无形的手,扼住了她的喉咙,让她的嗓子眼一阵阵发干。“别慌,或许他们只是出去玩了。”顾源枫握住秦羽悠打颤的手,安慰着她,试图让她冷静下来。他的手那么温暖那么有力,让秦羽悠有了些微的安全感。秦羽悠的心渐渐恢复了正常节奏,镇定了下来。她认真地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直到听见“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的女子合成音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响起后,才再次变了脸色。“羽悠,别急,可能周围太吵了,他们才没听见铃声……”顾源枫看到秦羽悠瞪来的白眼,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这种可能性真的不大。手机一般都是贴身放着的,所以,主人一般没有道理听不见铃声,除了极少数的情况。而这种极少数的情况,一般可以无视。这说明什么?秦羽悠慌了。前世父母饿死前瘦骨嶙峋的脸、爱缠着她的儿子今生宠她爱她的双亲、貌似她儿子的乖巧可爱的小炎、缠绵病榻憔悴痛苦的叶芊语的母亲……一张张脸从她脑海中掠过,扯痛了她的心。前世,她至爱的人一个个在她眼前倒下或消失,她不愿见到这样的一幕又一次重演。她一次又一次拨打苏天诺的手机,听着里面传来的没有感情波动的合成音,眼中的慌乱一层层加深。反复拨打了了十数次,她终于沉不住气了,转身就往屋外跑。顾源枫一直紧盯着秦羽悠,见她突然往外跑,一把扯住她:“你去哪里?”“我去报警!除非出了什么事,不然爸爸不可能不接我的电话!”秦羽悠挣扎开来,瘦弱的身子在此刻爆发出与之不符的力量。“不能报警!现在的情况还不符合报警条件!”顾源枫反手拉住秦羽悠的手臂,吼了一声,制止她不理智的行为。“那我该怎么办?”秦羽悠头脑一片乱糟糟的,时不时有车祸等场景浮现,使她的心更加不安。“按照法律流程,先给你父亲的同事们和朋友们打电话问问,看他们知不知道他的行踪。”顾源枫搀着全身无力的秦羽悠在沙发上坐下。法律规定,失踪人口报案必须在任何情况都联系不到当事人且当事人失踪24小时以上才可以立案。秦羽悠机械地拿起电话:“喂,请问是王叔么?我是凝轩,您知不知道我爸今天去哪了……不知道啊……麻烦您了。”“喂,请问杨伯伯在吗?是啊,我是凝轩,我想问一下事情,您知道我爸今天去哪了吗……电话打不通……好的,谢谢。”“喂……”秦羽悠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拨着,眼中的慌乱一点一滴地转变成绝望。没有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的去向!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吗?“羽悠……”顾源枫在一旁担忧地看着他,手举了起来,想要摸摸她的头安慰她,却在看到秦羽悠眼中的痛色时,在半空僵住,停了半晌后收了回去。秦羽悠打电话直到口干舌燥,也没问出苏天诺的下落。“再等等吧,说不定他们马上就回来了。”顾源枫宽慰她道。出了这句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减轻秦羽悠心中的恐慌。秦羽悠默默不语,搬了把椅子到玄关前,一言不发地坐在上面,水灵妩媚的眼睛在短短时间内一片黯淡憔悴,失了神采。顾源枫见此,搬了把椅子在她旁边坐下。两个人一动不动地坐着,在玄关处凝成两尊石雕。这副姿势一直保持到晚上。秦羽悠又试着拨打苏天诺的手机。这回,她的心更凉了。手机关机了。可以肯定的是,手机不是苏天诺关的。他不可能在看到秦羽悠接连十几个的未接电话后还无视它们。这么一来,情况更加糟糕了。顾源枫就算想安慰她,也没了台词。顾源枫感受着秦羽悠周围死寂的气氛,都不敢开口让她去吃一下晚餐。这时候,没有人会有吃饭的胃口的。顾源枫无奈地叹了口气,抱着空空的肚子和秦羽悠一起等待。“你先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吧。”秦羽悠轻轻开口。顾源枫迅速转过头看向秦羽悠,但见秦羽悠依旧怔怔地看着闭合的大门,似乎刚才的话不是从她口中吐出的。他怀疑自己饿到耳朵出现幻听了。从坐在玄关起,她就再没有说出任何一个字了。“你去吃吧,我暂时没有胃口。”秦羽悠头也不回,丢下了这一句话。这次顾源枫听清了。“不,我陪你一起等。”顾源枫坚持着说。他不放心秦羽悠。现在的秦羽悠很脆弱,他不能离开她。虽然他无法让她不再担忧,但是,至少能让她不是孤单一人。“随你。”秦羽悠合上了嘴。她的脑子现在很空,又很凌乱,没有心情管顾源枫做什么。顾源枫摸了摸干瘪的肚子,没有说话,继续陪她等着。天色暗下来了,夜幕降临。浓黑的夜幕上,升起了闪亮的星星。秦羽悠依旧姿势不变地等待着,仿佛真的成了石头。微风轻拂,带着丝凉意。顾源枫从房间里拿了条薄被出来,盖在她的身上。现在才刚入春,正是最容易伤风的时候,他可要防着别让秦羽悠着凉了。秦羽悠没有拒绝,任由他把薄被披在身上,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门,期待他们忽然从那里走进来。他们一直等到了午夜十二点,仍没有看到苏天诺三人的身影。“看样子,他们今晚不会回来了。你先去睡一觉吧,明天起床后再等。”顾源枫看指针走向凌晨,不由得劝道。他原本做好了被秦羽悠无视的准备,但秦羽悠却出乎意料地站了起来,往房间走去。她要备好体力,明天才好继续等待。才不到一天的时间,她几乎等候了一年。看秦羽悠进了房间休息,顾源枫放心了不少。至少,秦羽悠还是有理智的。他进了客房歇息。饿着肚子的感觉难受极了,他实在难以入眠。他辗转反侧,听着肚子唱着空城计,苦笑。他折腾了半宿,直到天蒙蒙亮了,才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了。起床时,天已大亮。他爬起床梳洗了一番,走出房间,直直走向大门。不出所料,秦羽悠已经在玄关处坐着了,还保持了昨晚的坐姿。若不是知道秦羽悠昨晚入了房间,他还真会误以为她在这里坐了一夜。十几个小时没有吃饭,顾源枫却不觉得肚子难受,估计昨晚已经饿过去了。虽说如此,他还是下去买了些早点。长久不吃东西对身体很不好。叶芊语不在身边,他身为助理和经纪人的混合体,不管出于哪一方面的考量,都不能允许秦羽悠糟蹋自己的身体。昨晚考虑到她的心情让她乱来了一次,可不等于他会放着她一直胡来。顾源枫把早点放在秦羽悠面前,还未开口劝说,秦羽悠已经伸手拿了一个馒头放进嘴里咬了。她早已不是小孩子了,偶尔任性一次可以,却不能次次都依着自己的心。经过昨晚一夜的思考,她也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只是昨天刚接到叶芊语那样的电话,让她的思绪在第一时间往悲观的方向偏了,想的都是些不好的东西,才会那样无力。现在的她,则清醒多了。顾源枫见秦羽悠如此懂事,心有些疼了。有的时候,眼泪远远不及一个眼神或动作给人的触动大。一个早上,秦羽悠又打了几通电话。依旧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