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寻找证据

小说: 重生之衣冠嫡妻 作者: 筑梦者 更新时间:2020-01-12 13:56:09 字数:4757 阅读进度:202/345

鲍芙的表情十分的激动,她颤抖着手轻轻地碰触了一下陶姚的脊椎部位。

陶姚久候不见鲍芙有动作,又感觉到有人在碰她的背部,似乎想到什么,她笑说,“鲍姨,那是个胎记,不是受伤了,这个我打一出世就有的,我娘生前还笑说这胎记像振翅欲飞的蝴蝶……”

鲍芙想说她的囡囡一出世也有这么一个胎记,她在女儿的身上见到过无数次,就因为有这么个胎记,当年她满京城的寻找女儿时,很容易就能辩认出来那些人是冒充的,这十多年来,她夜夜都梦到这个胎记,对它的记忆十分的牢固,所以第一眼看到陶姚背上有这个图案时,她简直无法置信,这是她在丢失女儿后第一次再见到这个一模一样的胎记。

她两手紧紧地抓住陶姚的手臂,想要问她……是不是自己的女儿,不然怎么会有一模一样的胎记,无论形状还是位置半点偏差也没有,这怎么就不是她的女儿?

但是陶姚那番话却像一盆冷水浇到满身滚烫的她的身上,将她到了嘴边想要问出来的话又生生地吞了回去,据她所知,陶姚是地道的荷花村人士,并且她有爹有娘,这都是活生生的事实,这也是她无法解释的部分。

“你……”她急着想问些什么,但又怕自己的问话冒犯了陶姚,她看得出来陶姚与去世的爹娘之间感情相当好,就像是亲生的那样。

可是这胎记确实跟她女儿身上的是一样的,而且她还暗暗算了下陶姚的年龄,这都对得上啊,如果她女儿还在的话,明年确实就要及笄了。

“鲍姨,你怎么了?”陶姚见鲍芙似乎有不对劲的地方,赶紧转过身子来面对鲍芙,此时的鲍芙看起来似乎很激动,嘴唇甚至还翕动了几下,好像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于是,她又道,“鲍姨有话要对我说吗?但说无妨,如果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告诉你……”

“夫人,你怎么了?”山茶也发现夫人似乎不对劲,忙上前跟陶姚一起搀扶着鲍芙。

鲍芙却是紧紧地握着陶姚的手满眼的急切,不过这十多年她都走过来了,她不能着急于一时,得从长计议才行,对,从长计议,哪怕她觉得陶姚就是她久寻不见的女儿,可是这说法也得陶姚认可才行,毕竟人家陶姚也是有父有母的。

“没……没什么……”她生生地克制了冲动认女的想法。

这会儿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仔细地打量着陶姚的五[乡村小说<ahrf=&ot;tart=&ot;_nk&ot;&t;]官,陶姚是美丽的,她一直也有这个认知,但以前不会看得如此仔细,这下子再看,她在陶姚的那张小脸上找到与丈夫相似的额头与嘴唇,但那双眼睛却像她,鼻子就看不出来像谁了,这张脸都有他们夫妻的影子。

这就是她的女儿,鲍芙又激动了起来,她握着的陶姚的手更紧了一些。

“夫人,还是先让陶姑娘把衣服穿上,不然这天气寒冷她会得风寒的。”山茶忙劝了一句。

鲍芙这才想起陶姚被下人不小心泼了一身水的事,这下子她忙松开陶姚的和手,催促道“赶紧把衣服穿好,不然得了风寒那还得了?不行,我让山茶到厨房去吩咐煎碗姜茶来驱驱寒气……”

她急切地将陶姚里衣的带子系好,并且快速但又不失温柔地侍候着陶姚穿上外衣,这外衣的款式不太好看,她感到有些愧疚,这件衣服真不衬陶姚,不过现下也没法挑剔,“先将就地穿着吧,回头我再让人给你做几套好看的衣裳,嗯,就选京城流行的花样,那些款式适合年轻女孩儿……”

从姜茶到衣服花样,鲍芙说了很多,陶姚却更觉得怪异,她虽然与鲍芙十分投缘,但鲍芙从来不会这样,这让她感觉到她有些失态,不再是那个从容淡定雍容华贵的侯府夫人,嗯,有点像家里絮絮叨叨的母亲角色。

于是,她有些担心地伸手轻碰鲍芙的额头,“鲍姨,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好在鲍芙的额头并没有发热的迹象,她松了一口气,但心下更觉得鲍芙的举动古怪了。

鲍芙这才意识到她的举动吓着陶姚了,心里有了计较之后,她努力压制那份急切的心情,又扯了扯嘴角勉强笑道,“没有,鲍姨……这是见到你高兴,对,高兴的……”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陶姚很想跟鲍芙说她实在不会说言不由衷的话,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得出来鲍芙这话有多敷衍。

不过知道归知道,她也不会拆穿鲍芙的话让她难堪,遂笑笑,“那我有空多来陪陪鲍姨。”

鲍芙一听这话,脸上这才有了几分真心的笑容,她有心事,于是拉着陶姚的手坐了下来,“我想听听你父母的事情。”

陶姚闻言,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敛了起来。

鲍芙见情势不对,忙又补充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将你教得如此好的爹娘会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只是……好奇罢了……”

她最想问的其实是那对去世的男女真的是陶姚的生身父母吗?可这话不能随便问,不然会招致陶姚的反感,因而她只能采取迂回的策略。

陶姚这才不怀疑鲍芙的用意,跟她聊起过世的养父母,当然这回说得详细了许多。

“你说这宅子是你父母生前的?”鲍芙惊道。

陶姚点点头,遂将当初这房子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当然少不了还提到陶氏宗族吃绝户的事情,这些都不是秘密,只要鲍芙随便找一个荷花村的人问话,答案都是一样的。

当然,她是不会主动说自己是抱养这样的话,在她的心里,她就是陶嫌和姚氏的女儿。

鲍芙不管是东套话还是西套话,都没套到她最想知道的话,而这话又不能随便问,这心情顿时就煎熬了起来,不过好在安慰的是,她知道了不少陶姚童年的事情。

陶姚兴起时还拉着她起身到这院子隐秘的地方去找她当年留下的小秘密,鲍芙的目光温柔地落在陶姚的身上,看着她奔跑时那红扑扑的脸颊,她的心趟过一股暖流。

山茶过来时正好看到夫人与陶姑娘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看什么,两人一边说一边笑起来,感觉有些奇怪又有些说不出来的温馨,尤其是夫人的目光,那真是温柔得能醉人,她从未见过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任何人,哪怕是侯爷与两位公子。

看了眼手中捧着的姜茶,她不得不出声打破这一刻温馨,“夫人,姜茶煎好了。”

鲍芙忙伸手端起山茶托盘里的姜茶,感觉到温度刚刚好,遂忙拉着陶姚到身边的石凳上坐下,“快趁热喝了,这样子才不会感染风寒。”

陶姚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又不好拂却了鲍芙的心意,于是接过汤碗一口气就饮尽了这一碗辛辣的姜茶。

“你这孩子怎么喝得这么急?小心别呛着了。”鲍芙担心地道。

陶姚把空碗往山茶的托盘上一放,“鲍姨放心好了,这么大个人了哪还会呛着?”

鲍芙这表情与关怀的动作,让陶姚恍惚看到姚氏在生一般,这是母亲的味道,这会儿她开始有些心动鲍芙说过收她为养女的提议,但想到傅邺,她那一点子心动又全都熄灭了,她是不会给傅邺任何再将她囚禁到金丝笼的机会。

“鲍姨,都这个日头了,我得回去了,不知道诊所那边会不会有事。”她不想再待下去了,不然在鲍芙这似母亲般温柔的眼神下,她会忍不住答应当她的义女的。

“陶姑娘,这就要回去了?”鲍芙急切地道,“要不吃了午膳再回吧?”

在她的认知里面,她才刚刚找回自己的女儿,这么快就要分开,她舍不得,这是她十多年来的等待。

“不了,我担心诊所那边会有她们应付不来的事情。”陶姚找了个无可挑剔的借口。

这下子鲍芙就不好再强留陶姚,只好送她离去。

她一直将陶姚送到大门口,这举动有些反常,陶姚很快就感觉到鲍芙待她越发异样,这到底缘于什么?

一时之间,她参透不出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在大门口处,她忙劝鲍芙止步,鲍芙这才发觉这段路这么快就走到了尽头,她握着陶姚的手舍不得放,但这会儿她也看出陶姚的不自在,于是,她不得不松开手,“回头我去你诊所那儿坐坐。”

“好,我到时候好好招待。”陶姚笑道,没提鲍芙失常的举动。

两人在大门口处分别,鲍芙一直站在那儿目送陶姚。

陶姚走到拐角处,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就看到站在寒风中鲍芙那有些瘦削的身影,这站姿这神态像极了送女儿出门的老母亲,这想法一出,她吓了自己一跳,自己这想的都是什么啊。

她忙转头回快步子离去,不然失态的也会包括她。

她得回去好好想想,鲍芙为何失态如此?

直到陶姚的身影看不到了,鲍芙这才转身回去。

山茶感觉到夫人的异样,扶着自家主子回去时也不敢多问,生怕惹怒了鲍芙。

只是,“夫人,这条路不是回去我们院子的……”

“我知道,我要去找谭夫人说说话。”

鲍芙想过了,她想要知道的答案,只能找旁人来问才行,而目前她能想到的人就是谭夫人。

谭夫人看到鲍芙过来有些受宠若惊,早上的事情她已知道了,只是没想到陶姚那么快就离去,遂一边抱着儿子逗弄一边遗憾道,“可惜了,本来我还想留陶姑娘用午膳呢。”

鲍芙没怎么搭腔这个话题,她伸手逗了逗谭夫人怀中的大胖小子,这孩子养得好,看起来白白胖胖的,格外讨人喜欢。

她按捺住急切的心情,不疾不徐地与谭夫人聊起了育儿经,然后不着痕迹地来了一句,“对了,我听陶姚说,她爹娘就生了她一个,最后还被同族的人吃了绝户,怎么她爹娘不多生一个孩子,万一是个儿子,也与女儿有个照应啊,总比家产都被族人霸占了去强得多。”

谭夫人对陶姚的身世也只知道个表面,因为这些都不太重要,她也一向都不深究,不过想到如狼似虎的陶氏族人,叹气道,“这就是我们身为女子的悲哀,不过陶姑娘的身世我知道的不多,还真不知道她娘是怎么想的,但她娘对她也是真的好,这宅子当年就是我那当家的从她娘手中买来的……”

这些事她听谭老爷说过,倒是能说得详细,说到姚氏当年为了女儿所布署的一切,她不禁有几分动情,若她没生这个儿子,也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都要把好的都留给女儿,只是这执行起来相当有难度,几乎不可完成,毕竟还有庶子在一旁虎视眈眈。

鲍芙没能打听到陶姚究竟是否陶谦夫妇亲生的这个最想知道的信息,但却侧面知道了更多有关于姚氏的事情,她的眼圈不自禁地就湿润了,姚氏这个母亲不能更好了。

谭夫人也说得有几分动情,“为人母当到她那份上已经是极致了,只可惜我与她终究没有缘份见上一面。”

对姚氏这个女子,她只能神交了。

鲍芙也重重地叹息一声,对于姚氏,她也在心中升起了敬佩之意。

“如果夫人想多知道点陶姚的事情,我想你可以去问问她诊所里的人,嗯,就那位卫娘子,她可是这荷花村的人。”谭夫人给指了条路。

鲍芙闻言,眼睛忽得一亮,这下子她就更有想法了。

在走回院子的路上,山茶突然说,“夫人若是想知道陶姑娘的所有事情,奴婢可以去村子里打听一番。”

她能从三等丫鬟里面杀出来,自然是足够机灵的,从自家夫人与谭夫人的谈话中,她似乎感觉到夫人在急切地想找到什么,关键的点还是在陶姚的身上。

鲍芙这才转头看向山茶,果然是身在山中只见迷雾,陶姚是荷花村长大的人,这全村的人没有一个人会不知道她的事情,遂笑道,“那甚好,不过不能露了痕迹。”

得了夫人的首肯,山茶果然很快行动起来,她有心打探什么消息其实并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