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我是你娘

小说: 重生之衣冠嫡妻 作者: 筑梦者 更新时间:2020-01-12 13:56:10 字数:4442 阅读进度:203/345

山茶出去了,鲍芙却坐立难安,这么多年来她首次见到了找女儿的曙光,一颗心就像被扔进油锅里面来回反复的炸,心实在难安,她将念了一半的经文放了下来,抬头看到佛祖那慈悲的面容,她双手合十地祈祷道:“如果此番真的证实陶姚是信女的女儿,信女回京后必在佛庙里为佛祖塑金身还愿。”

说完,她恭敬地朝佛祖跪拜起来。

再起身时,她踱到屋外看着那冬天萧瑟的景致,可此刻在她眼里,天地的色彩却是那么的浓烈,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觉得冬天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令人陶醉。

在星子爬上天空的时候,山茶匆匆回来了。

鲍芙一听到她的声音,她忙起身迎了出来,不待山茶喘口气,她忙拉着她询问,“如何?可有打探出陶姚的详细身世?”

山茶隐隐约约知道夫人想要打探的消息是什么,这是她身为一个下人的应该有的机灵,她不卖关子,连气都没有喘匀就道:“夫人别急,请听奴婢道来。”

鲍芙按捺住急切的心情,听着山茶一五一十一诉说。

不过才刚听了个开头,她的表情就激动急切起来,“你刚说什么?陶姚是她爹娘抱养回来的?”

山茶急忙点头,她到村中那一群老太太中间套话,得来的消息就是这样的,她也没想到那看起来颇为厉害的陶姑娘居然不是陶家夫妇亲生的孩子,真是看不出来,不过这应该是夫人极为期盼的消息。

“村里的老人都是这么说的,她们说陶姑娘的养母不能生育,成亲多年都膝下空空,并且为了能生个娃夫妻俩寻遍了能找到的名医,十多年前,他们夫妻上京城去寻名医治病,在回程途中的京城郊外草丛里面发现了一个小婴儿,夫妻二人喜获至宝就给抱了回来养在膝下颇为疼爱,陶姑娘的名字就来自她养母的姓氏,啊,对了,他们夫妻收养陶姑娘的时候正值深秋……”

鲍芙听到这里,眼里喜极而泣的泪水就这样滑了下来,地点,时节全都能对得上号,她的囡囡就生在夏末秋初的季节,而她带着孩子去上香是孩子满月之后,这些她都深深牢记在脑海里面不敢忘怀。

“走,我们去找她。”她一刻都等不了,为了这一天她已经等了十多年,如今再多一天,不,再多一个时辰,多一刻钟她都无法再忍受。

那个她指的是谁,山茶一听就明白了,看到夫人那急切的样子,她就知道自己果然没有猜错,陶姑娘就是夫人丢失的女儿,侯府的正经千金小姐。

自己的直觉真没有错,陶姑娘就是她的贵人。

于是,她也不再耽搁,立即跟上鲍芙的步伐走出去,她能明白夫人的心情,在夫人身边侍候了这么久,还有什么看不明白

鲍芙突然的举动,惊动了谭夫人,只见她急忙赶过来,刚好在大门口遇上急切要出门的鲍芙,“夫人,这是有什么急事?你吩咐我去办即可,这天色都晚了,村里的路不好走……”

“我只是去陶姑娘的诊所,这路我走惯了,不碍事的。”鲍芙不欲与谭夫人多说,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她已经走出了谭宅的大门。

谭夫人不放心这贵夫人出门,于是匆匆朝自己的贴身侍女吩咐两句,抬脚就去追已经走出颇远的贵夫人,这会儿她不由得感叹这贵夫人的腿脚真好,居然走得她都追不上。

什么村路难走,在鲍芙的眼里这都不算是事,再难的路她都走过了,还会在乎这区区的村路吗?

“夫人,你到底有什么急事要找陶姑娘?要不我让人唤她来也可以……”谭夫人一边追一边小声地问道。

鲍芙无暇理会谭夫人的问题与建议,这会儿她只想飞奔到陶姚的面前,哪怕是天老爷也无法阻止她的举动。

好在山茶一路都扶着她,她这才没有被路上的石头给绊倒,就算如此,这一段村路她还是走得磕磕碰碰的。

就连紧跟着她的谭夫人也不能幸免,谭夫人甚至因为走得匆忙来不及看路而摔了两次跤了,只是看着前面鲍芙的影子,她就顾不上喊疼,侍女一扶起来,她就又赶紧跟上去。

这会儿她心下开始怀疑起来,这贵夫人急着找陶姚到底有什么事?莫非这贵夫人身体不适?那也不对啊,这身体不适可以请韩大夫过来诊治啊,未必就一定需要陶姚。

她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遂不再去揣测鲍芙的想法。

路是有尽头的,夜色渐浓的时候,鲍芙终于走到了陶姚的诊所,只是她刚一进去,就看到这诊所灯火通明,所有人员都忙碌得很。

她来回看了几眼,没有发现陶姚的身影,于是只好往人最多的地方走过去,应该能最快找到陶姚。

不过路上她还是抓住了一个诊所的人问话,“陶姑娘是不是在那边?”她往人多的地方指了指。

那被抓住的人是张嫂子,本来突然被人抓住问话,她有些不爽的,可抬眼一看这近在眼前的脸,哪怕对方打扮得很普通,但她还是感觉到与她不同的威仪气度,于是不敢发作,只好应声,“是的,不过陶姑娘现在在忙,你要找她说话得等她忙完才行。”

说完,她就不待鲍芙说话,就匆匆地离去,三顺婶的儿媳妇刚刚开始发动了,她们连晚饭都只来得及刨几口就得放下碗筷前去接生,现在陶姚安排她去给手术器械做消毒工作以备不时之需。

鲍芙看着那妇人匆匆离去,也没再拦住人,而是朝人多的地方奔去,近前,说话声就听得更为真切。

“陶姚丫头,我这儿媳妇都发动了,你还让她走来走去做甚?赶紧让她生啊……”三顺婶急切地道。

儿媳妇到了预产期,她为了省钱就没有将人提前住到诊所里面,想着同一条村子,等发作时再送来也不迟,哪知道这儿媳妇一发作就如此厉害,这一路上她都紧张得不得了。

鲍芙一来就听到这村妇对陶姚说话如此不客气,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还没等陶姚说话,她就先开口了,“你儿媳妇要生娃你也帮不上忙,在这儿咋呼有何用?有本事就别找人接生,自己回家生去。”

她到荷花村住了这么久,一向颇为低调,也很少出门,所以村里的人认得的并不多。当然按照她平日的作派,她压根就不会与这些村妇多费唇舌,毕竟两人的生活环境不同,不会有共同话题。

而且她时刻谨记自己是来避难的,就更不能高调出风头。

可是,现在她却忍不了,她找了多年的宝贝女儿岂能被她一个村妇呼喝着说话?

“你,你是谁?我……我跟陶姑娘说话呢,哪轮到你……插嘴……”三顺婶被鲍芙的话吓了一跳,回头就想怼这不知名人士,但一接触到鲍芙那带着上位者的眼睛,她话都说得不利索了,这女人好生可怕。

“娘,你少说一句。”三顺婶的儿子忙拉了一下母亲的衣袖,他也看出了这出声呛母亲的妇人哪怕一身农妇的打扮,但那气度一看就不像是乡下人,他哪敢得罪得起?

陶姚看到鲍芙为了她出声呛三顺婶,吃惊之余连本来要说的话都快忘了,好在最后她还是找回了自己的主场,直接就冷脸与三顺婶道,“虽然看起来有些凶险,但她现在产道还没有开,得等等才能生。”

本来她提议三顺婶让儿媳妇先住到诊所来,可三顺婶不愿多花钱硬是在家住到生产,好在离得也不算远,三顺婶这儿媳妇倒也没有多受罪。

三顺婶一听,再看了看旁边气场全开的鲍芙,顿时就不说话了,反正是她儿媳妇生孩子痛,又不是她痛,她急什么?这么一想,她完全淡定下来。

陶姚看这三顺婶不再蹦跶,脸色这才和缓了一些,于是转头朝鲍芙温和一笑,“鲍姨,你看我这暂时走不开,你若有急事找我,也请等我忙完了我们再说,好吗?”

看鲍芙来得这么匆忙而且天色已晚,怎么看都像是有话说的样子,可陶姚现在真是没有时间陪鲍芙说话。

鲍芙哪会为难陶姚,她是来认女儿的,不是来给女儿添堵的,哪有不应“好”的可能?“你先忙,我在这儿等你。”

陶姚皱了皱眉,“鲍姨,这生孩子的时间不好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忙完,要不你先回去,我明儿早上应该就能空闲下来,我再过去找你说话……”

“不碍事,我就在这儿等着你。”鲍芙不肯走,若不是来的时机不对,她一定拉着陶姚的手认女儿。

陶姚看她坚持要等下去,想要再劝几句,但隔壁房间的盛青唤她进去,说是另一名产妇也快要生了。

她这才顾不上与鲍芙多说话,匆匆说了句“抱歉”,拔腿就往隔壁房间走去,里面的产妇发作得比三顺婶的儿媳妇的还要厉害,想来应该比三顺婶的儿媳妇要早生。

果然,一进去检查了一番,这产妇的产道全开,立刻就要进入生产的程序,于是她忙安排她到产床上,然后朝卫娘子道,“卫婶娘,我先给她接生,你去看着三顺婶的儿媳妇,若是她也赶着这时间生产,你就为她接生,若是遇到难产,你就过来找我。”

卫娘子是跟她学习最长时间的人,再加上她的实操经验多,所以她现在可以放手让她去做,惟有涉及到难产才需要找她。

不过据她给三顺婶的儿媳妇做的产检,她大概率会顺产。

卫娘子忙点头,然后就洗手走出去。

陶姚这边立即给产妇接生,闲杂人等全出去,只留了盛青与卢嫂子在一旁协助。

鲍芙看到诊所外面的人都安静下来,包括另一户人家也不再大声说话,而是翘首以盼地等着抱孙子。

她其实也翘首以盼地能跟女儿相认,时间每每流逝,她的急切就增加一分。

谭夫人喘匀了气,想跟鲍芙说几句要不回去再等的话,可一接触到鲍芙望着产室那望穿秋水的眼睛,她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遂,只好默然地陪在这儿。

陪儿媳妇说完话准备回谭宅的容夫人一出来就看到了鲍芙和谭夫人的身影,心下好奇,她忙过来问询。

鲍芙没有心情搭理她,于是一句话也不说,甚至连个眼神也不给容夫人这等闲杂人等。

谭夫人只好摇了摇头表示她不知道,这让容夫人就更摸不着头脑了,她觉得这贵人真是越来越古怪,而且也不好讨好,逐渐打起了退堂鼓,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先行回去了。

她在陶姚这诊所来往的次数多了,对陶姚忙起来逐渐有了些了解,也不知道是这诊所渐渐有了些名气还是怎的,时常会经常有人过来求诊,所以陶姚忙起来那是真忙得脚不点地。

好不容易才挨到了子时,那两个产妇都生了孩子,先生产的那个产妇生的是儿子,一家人都欢天喜地的去抱孙子,至于被她怼的那户人家,生的却是个闺女,气得之前跟她说话不客气的那村妇立即转身就走,连进去看一下儿媳妇都不曾,就连产妇的男人脸色也不好看,这让她对这户人家越发不喜。

陶姚对于这些人生百态早已看惯,在异时空那个讲究男女平等的地方,尚且有些当婆婆的一听到儿媳妇生的是孙女,立即就脸黑转身走人,所以这三顺婶的举动压根就不令人惊讶。

但是,总归是令人不高兴。

“你不去看看你媳妇与闺女?”陶姚对三顺婶的儿子不客气地道。

三顺婶的儿子不敢与陶姚争辩,只好木着一张脸走去看看媳妇与闺女。

“什么人啊?”盛青不高兴地道,“难道闺女就不是他亲生的?这么嫌弃,就别生娃啊。”

陶姚轻拍一下盛青的肩膀,“好了,跟这种人计较做甚?省得气坏了身子。”一转头看到鲍芙走到自己的身边,她这才记起鲍芙一直在等她,于是,她朝鲍芙轻声道:“鲍姨,你等很久了吧?真不好意思,今天的产妇都扎堆生娃……”

“不,我没等多久。”鲍芙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陶姚看。

山茶有些不解,夫人一等就等了两个多时辰,现在都子时了,她还说不久?

可是此时,鲍芙没有心情关注一个丫鬟的想法,她所有的目光都放在陶姚的身上,实在忍不住,她伸手握住有些错愕的陶姚的手,千言万语只化做一句话,“孩子,我是你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