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消息往来

小说: 重生之衣冠嫡妻 作者: 筑梦者 更新时间:2020-01-19 05:59:42 字数:4822 阅读进度:206/345

对于陶谦与姚氏这对夫妻,鲍芙是真的打从心底里感激,正因为他们收养了她的囡囡,这才免于女儿沦落到那些个见不得人的地方去,这份恩情,她这辈子没法报答,下辈子结草衔环她也要报答。

其实这些年她一直坚持找女儿,心底深处也是害怕万一女儿真活着却沦落到风月之地去,她该怎么办?这些忧虑一直煎熬着她的心,也是她最怕面对的景况。

可是,就算如此,她也要坚持找女儿,带她回家。

丈夫也曾说过,哪怕会在不堪之地找到女儿,他也有能力瞒天过海给女儿再造一个身份来,不会让人对此有微词,不会让他们的女儿面对流言蜚语,让她放宽就好,所有事都让他来扛就行。

从那时起,他们夫妻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就连后手也想好了。

好在,上天可怜他们夫妻的一片苦心,最终她的女儿还能被好人家收养,据山茶打听回来的消息,在陶谦夫妇活着时,她的囡囡是没有吃过苦头的,就是陶谦夫妇死后,她寄居在陶有财家受了几年苦,这让她心里对陶有财一家也有了恨意。

可偏偏现在陶有财一家家破人亡了,仅剩的一个女儿也住到亲上加亲的未婚夫表哥家,她心底的恨意这才消散了少许。

陶姚没想到会听到这些话,鲍芙的真情实感让她不得不动容,她主动握紧鲍芙的手,眼眶有些红地道,“谢谢。”

“傻孩子,我是你亲娘,你永远都不需要跟我说这俩个字。”鲍芙温柔地轻抚着陶姚的鬓发,“有错的是我,我不该将你弄丢了……”

说到这里,她又有了几分难过。

陶姚看她难过,心里也跟着难过,最后还是将头轻轻地靠在她的肩头,“你别难过,你看我,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鲍芙被她这亲昵的举动治愈了心口的伤疤,今天的囡囡给了她太多的惊喜,也许不用等太久,她就能听到梦寐以求的一声“娘”,这么一想,她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翘。

鲍芙不是个复杂的人,陶姚看她心情在转好,嘴角也像她那般翘了起来,如今这样就很好,她想,亲情什么的哪怕错过了,但是有心想要培养,一切都还不迟。

这会儿,她的头痛似乎好了许多。

正因为现在氛围正好,陶姚犹豫再三,还是轻声问道,“当年的事情,真的查清楚了吗?我觉得……这是一个阴谋……”

她斟酌了一下用词,用了阴谋二字,但是谁在害她,她到现在也没有头绪。对于永安侯府的人员构成,第一世的时候她就知道了个大概,鲍芙与永安侯夫妻感情和睦,而永安侯更是个洁身自爱的人,没往后院抬过任何一个女人,这在京城都是有口皆碑的。

说鲍芙是京城女人最羡慕的女人也不为过,毕竟权势财富相貌这些世俗的评价标准,永安侯叶游没有一条不符合。

还有永安侯的两个兄弟,比起他这个大哥来是黯然失色的,对侯爵这个位置半点竞争力也没有,再说自己是女儿,是没有侯爵继续权的,对付自己说不过去的。

这么转了一圈,都找不出一个有作案动机的人来。

鲍芙的神色严肃起来,“这事你不用操心,我会让你爹去再彻查,可惜已是陈年之事,要查清楚并不容易。”顿了顿,她又道“你失踪那会儿,我们就查过,但因为找不到你,就有了葬身野兽之口的说法,没有多少珠丝马迹可查,这才让害我们母女生生分离了十多年的人逃之夭夭。”最后的语气带着恨恨之意。

陶姚闻言,这才作罢,这事她知道的详情有限,根本就没有追查下去的力量。

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诊所,突然对鲍芙道,“我喜欢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在我看来,这是有意义的事情,我不打算因为认回父母就放弃……”

稳婆在当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职业,但这是她力所能及之事,所以她不可能因为身份显赫的父母就放弃自己的事业。

鲍芙很快就打断她的话,只见她认真地道,“囡囡,为娘也没想过让你改变什么,你放心,无论你做什么,爹娘都是你的后盾。”随后想到这前那场闹剧,她又冷脸道,“像今天这样的人,你以后直接打出去便是,万大事还有爹娘兜着。”

陶姚扑哧一声就笑了,“那是不是我以后就能像螃蟹那般横着走?”

“那是当然。”鲍芙微昂头道,“囡囡,你可是正儿八经的公侯千金,这世上能欺你的人并不多,但若你真的受到欺负,我与你爹拼个鱼死网破也会给你讨一个公道。”

她对女儿的职业接受良好,就是太辛苦了一些,但她看到那晚努力认真工作的女儿,突然间觉得她身上的光辉照亮了她,所以她是不会阻止女儿做喜欢的事情。

陶姚定定地看着鲍芙自信昂扬的面容,对于这位突然杀出来的母亲多了几分认可,她突然觉得其实自己真的很幸运,她的两位母亲,都是世上最好的母亲,其实她的亲情一直都在。

陶姚找到亲生父母一事,很快就传遍了荷花村,而且这亲娘还是谭夫人的表姐,这母女俩的事情真的比戏文都还要精彩。

诊所也热闹起来,不少人专程来看谭夫人的表姐,这陶姚的身世之谜总算是揭开了。

陶姚对于这些凑热闹的人没有什么好感,直接就让人都赶了出去,放话诊所是为产妇接生的地方,不是任人看猴戏的地方。

众人颇有微词,但架不住陶姚的坚持,这才作罢,但私下的议论却是不绝于耳。

谭老爷有钱,众人都看在眼里,就算谭夫人的表姐穿得像乡下妇人似的,但那长相气度怎么看也不像是乡下人,估计以前也是过好日子的,现在没了丈夫才没落了下来,但烂船还有三分钉,估计人家手里还是有些银钱的。

这么一来,不少家中有适婚儿子的人都开始暗暗动了心思,以前嫌弃陶姚是因为她出身来历不明,现在看来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只是母女失散了,再加上偌大的房子也摆在那儿,这不就是现成的好儿媳妇人选?

说亲的人开始出现了,甚至还到陶姚的诊所来游说,不管是见到鲍芙还是陶姚都一窝蜂的冲上前来,准备推销手中的人选,势必要做成这单媒人。

陶姚简直是烦不胜烦,诊所渐上轨道后开始忙碌起来,这些人还像个嗡嗡叫的苍蝇那般让人厌恶,最后,她的耐心告罄,开始让张嫂子开始赶人,不是要生产的产妇一律不许进诊所来。

鲍芙也是终日黑着脸色,现在她不好公开身份,也不能说她的女儿可是公侯千金,就算要许人也不是乡下泥腿子能匹配得上的。她好不容易才找回女儿,不会这么快就将她嫁出去,肯定要留在身边好好培养断了的亲情。

她开始又惦记起京城的局势,毕竟压下的写给丈夫的信还没有寄出去,好在她没有等多久,谭老爷就又到了荷花村,给她带来了好消息。

“侯夫人,这是侯爷写给你的信。”谭老爷毕恭毕敬地将手中的信件奉给鲍芙。

京城那场宫变已经有了结果,皇后与太子都倒台了,两人都被废圈禁了起来,这辈子是玩完了,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而他这次冒险终于可以得到最丰百的回报,这段时间的提心吊胆总算有了好结果,这让他这两天都笑得像个弥勒佛似的。

他这新出生的嫡子果然旺家,一出生就给他带来了这么多的好运。

更何况他还收到妻子快马加鞭送来的消息,陶姚居然是永安侯府那位传闻失踪的女儿,这简直是意外之喜,这下他与永安侯府算是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年永安侯府满京城找女儿的事情他还记忆犹新,那时正逢他在京城拉关系,可是见到那兴师动众的一幕,所有京城的住户和客栈都被搜查,说是地毯式的搜索也不为过。

现如今母女重逢相认就是在这荷花村,这是老天爷送给他的好运。

他再一次感慨这宅子买得实在是太值得了,当年那个大师真是诚不欺他,这宅子果然旺子旺家。

鲍芙不知道面前的谭老爷心思已经转了几个弯,并且持续的兴奋未曾消失,接过了信就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一目十行,果然,丈夫与俩儿子都平安无事,并且还产下大功,这最近好事一桩接一桩,她的脸上也不由得泛起红光来。

“谭老爷,你对我们一家的帮助,我与外子必定铭记于心。”她朝谭老爷真心实意地道。

谭老爷搓搓手道,“侯夫人言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谭老爷的脸上也泛着红光,做生意的人要有靠山才能走得长远,而他以后也算是有强大靠山的人,“我还没有恭喜夫人寻得失散的小姐。”

鲍芙一听到他这话,笑得就更为亲切,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到荷花村来避难,要不然她估计也不会与女儿重逢。

她从袖口掏出一封信递给谭老爷,“既然京城那边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不过我短时间内还不会回去,这封信就劳烦谭老爷转交给外子,切记,一定要交到他手上。”

谭老爷接过信,心想这里面一定说了十分重要的事情,于是郑重地道,“侯夫人放心,这信我亲自去送,保证万无一失。”

鲍芙这才点了下头,与谭老爷说了会儿话,就先行回去暂住的院子。

谭夫人这才从帘子后面走出来,问丈夫道“你要到京城去?”

“既然结了这善缘,就要送佛送到西,让人家更加记得我们的好才是。”谭老爷笑呵呵地道,目光老早就放到妻子怀中的小儿子身上,上前伸手就抱了过来在怀里逗弄起来,“我们还要给儿子攒家业呢,善缘是越多越好。”

这话谭夫人爱听,于是她很豪气地道,“外头的事情你尽管去忙,这里就交给我。”

“夫人辛苦了。”谭老爷对发妻是越发敬重,这可比那些只会温柔小意哄男人的小妾实在多了。

谭夫人也很受用这样的话,一时间,老夫老妻倒是感情又增进了不少。

永安侯叶游收到妻子的家书时,手中处理的废后彭氏与废太子一党有关的人的案件暂告一段落,这段时间他还不敢去接夫人回来,就是怕会有漏网之鱼报复他,从而对妻子不利,所以想着等时局稳定下来再去接她回来更好一些。

只是,看了妻子的家书时,他一时间情绪激动地站了起来,这……简直不可置信。

正从外面进来的叶凛与叶凌俩兄弟看到父亲这失态的举动,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们很快就看到案上信封的字迹,这是他们亲娘的笔迹。

叶凌速度更快地冲向父亲,“爹,是不是娘有信来了?”他都快想死亲娘了,好在那天被绑到城楼上做质子的人不是他亲娘,不然光是想想有可能出现的可怕后果,他就会后背一凉。

当然好在假扮他娘的人最后也平安无事了,他的后怕才少了些许。

叶凛毕竟是长子,经过了一些事情,倒是显得更稳重了一些,他上前恭敬地与父亲行了一礼,然后也眼含激切地看向父亲,“爹,可是母亲有信送来?”

叶游没有回答俩儿子这话,而是感慨又激动地道“你娘找到你们妹妹了。”

妹妹?

兄弟俩对视一眼,这说的是谁?

叶凌说话一向比较直,没经过多想,他就疑惑道,“表妹不是还在金家住着?什么时候跑到娘那儿去了?前儿她不是还遣人过来说,想我们了,准备回侯府来……”

在他的意识里面,这妹妹指的就是表妹金晴。

京城的风波消弥了,他也有几分记挂表妹,但却不得闲前去看看她,听她的丫鬟说她在金家过得并不太如意。

也是,那小姨与她的母女情份颇浅,也不知道会心偏成什么样,想到这里,他不禁想快些去接回表妹。

叶凛倒没有这么冲动,但眼里所思表现出来的与叶凌也差不多。

叶游看了眼俩儿子,板着脸直接道“你们娘找回的是你们的嫡亲妹妹,我叶游的亲生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