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 她永远都在

小说: 都市沉浮 作者: 易克1 更新时间:2020-01-15 09:21:27 字数:3287 阅读进度:1140/1183

姜秀秀一看床头柜,登时慌了,糟糕,自己看日记的时候,因为受到的震撼太大导致精神恍惚,接着就去客厅沙发上发呆,忘了把木盒放回去,木盒此刻正在床头柜上。

乔梁接着转脸看着姜秀秀,眉头微皱,带着审视的目光。

一看乔梁这神情,姜秀秀顿时局促不安,神情非常尴尬。

“乔哥,我……我……”姜秀秀心慌意乱道。

“秀秀,这是怎么回事?”乔梁轻声道。

“我……我在给你收拾卧室的时候,不经意看到了这个……我于是就,就……”姜秀秀继续有些慌乱。

“于是你看了里面的东西,对吧?”乔梁平静道。

虽然平静,但乔梁还是感到被动,卧槽,自己和张琳的事叶心仪知道了,现在姜秀秀又知道了。

姜秀秀难堪地点点头:“是……是的,乔哥,我……我不是故意要看的,对不起,我不该好奇……”

乔梁轻轻呼了口气:“你都看完了?”

“没,没有,我只是看了一点,然后就……就放回去了……”

“虽然只看了一点,但你都明白了,都知道了,但你很吃惊很意外,对不对?”

“嗯……”

“有什么感想?”

“我……不知道。”姜秀秀局促地低头站在那里,两手不安地绞在一起。

“为什么会不知道?”乔梁问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不知道。”

乔梁又呼了口气:“这个盒子是叶心仪整理琳姐遗物的时候发现的,然后她转交给了我。”

“啊……”姜秀秀抬头看着乔梁,带着愕然的表情,“那……那就是说,心仪也知道了?”

“是的,她是第一个知道的,第二个是你。”乔梁点点头。

姜秀秀又低下头:“乔哥,我不是有意要知道的,我,我……”

“好了,既然你知道了,我也没必要瞒你,我和琳姐的事,是在和你结束之后开始的。”乔梁干脆道。

姜秀秀默默点点头:“嗯,只是,大家……任何人都没有任何觉察。”

“这很正常,我和你的事不也是保密的?当然,琳姐知道我们的事,我和她没那关系之前,她就感觉出来了。”

姜秀秀低头不语。

乔梁沉默片刻,接着把两手放在姜秀秀的肩膀上,缓缓道:“秀秀,我感谢你,感谢琳姐,感谢你们给予我的亲爱和情爱,感谢你们给予我的安慰和抚慰,感谢你们给予我的快乐和满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永远不会……

虽然你和我已经结束,但你带给我的那些炽热和柔情,我永远铭记,虽然琳姐已经离去,已经永远离开了,离开了我们,但在我的心里,她永远都在,都在看着我,看着我们……”

乔梁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悲酸悲楚和悲怆。

“乔哥……”姜秀秀被乔梁的一番话所感动打动,眼圈倏地红了,接着就扑到乔梁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腰,身体轻轻颤抖着,发出伤心伤感的抽泣。

此时,姜秀秀的抽泣包含了很多东西,不仅仅因为乔梁说的这些。

作为女人,姜秀秀心中有难言的苦和痛,可是,她无人可以诉说,只能积郁在自己心里,此刻,乔梁的话勾起了她内心的酸楚,她终于忍不住了。

乔梁轻轻拍着姜秀秀的后背,仰脸看着天花板,心里发出阵阵叹息,活在这世上,男人不易,女人更不易。

半天,姜秀秀平静下来,脱离乔梁的怀抱,乔梁捧住姜秀秀的脸,用手轻轻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痕。

姜秀秀泪眼朦胧看着乔梁:“乔哥,再次道歉,对不起,我不该好奇,不该打开盒子看……”

乔梁努力笑了下:“秀秀,我没有责怪你,我不会责怪你,你是个好女人,琳姐也是好女人,你们都是我生命里带给我深刻记忆的好女人,对你们,我永远深怀感恩和感激。”

“乔哥,其实我更应该感恩你,你为我做了那么多,而我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你把自己的身子都给了我,我为你做什么不都是应该的?”乔梁道。

姜秀秀脸色微微一红,接着道:“其实,在看到那日记本的时候,我一开始是很意外很震撼的,甚至精神都有些恍惚,可是,我冷静下来思考一番,又觉得自己能接受并理解。

毕竟你和琳姐都是单身,你们都有正常的生理需求,而且琳姐除了比我更成熟更有风韵,还在很多方面能给你指导和帮助,这是我做不到的。现在,我终于明白,琳姐的离去为何对你会有如此大的打击,会让你在相当一个时期内无法自拔……

这也正说明了你对琳姐的感情,说明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这样的好男人,没有女人会不喜欢。其实我们从开始发生那关系起,我就明白,你不会只属于我,我认真想过,在你今后的生命历程里,或许还会有其他女人,而且未必只会有一个……”

乔梁怔怔看着姜秀秀:“秀秀,你挺想得开啊。”

“这不是想得开想不开的问题,而是现实。”

“什么现实?”

“现实就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优秀男人,不可能永远只属于一个女人。”

“我出类拔萃?我很优秀?”乔梁自嘲道。

“对,在我眼里,你是这样的男人,天下独一无二。”姜秀秀认真道。

“那在其他女人眼里呢?”

“这个我不知道,但以我作为女人的角度来看,只要真正熟悉了解你的女人,都会这么认为。”

“那么,你认为有几个女人能真正熟悉了解我?”

“这个……我不知道。”

“你呢?熟悉我了解我吗?”

“我……”姜秀秀犹豫了一下,“除了你的身体和功夫,其他方面,我有时觉得熟悉,可是,有时又感觉看不透你。”

“看不透就对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乔梁沉吟了一下,“因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私密空间和思维,都不会也不想把自己的所有展现出来,即使对方和自己关系很好,甚至是最亲密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乔梁不由想起吴惠文昨晚告诉自己的那些话。

姜秀秀点点头:“你的想法或许是对的。”

“不是或许,而是肯定。”乔梁纠正道。

姜秀秀点点头吧,肯定,你这人,在女人面前就是霸道,什么都是你说的对。”

“男人在女人面前就要霸道,特别是在床上。”乔梁一板正经道。

姜秀秀脸又一红,这男人在床上岂止霸道,简直是驾驭一切的皇帝。

“那,在女人面前霸道,在男人面前呢?”姜秀秀道。

“霸气!”乔梁手一挥,干脆道。

“嗯,乔哥,你这一挥手,有王者风范。”姜秀秀赞道。

乔梁笑了下:“我也就只有在你面前装一下这所谓的王者风范,在单位里,还是那个跑前跑后的小秘书。”

“你这秘书可不是小秘书,而是大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二号人物。”姜秀秀道。

“谁说的?”

“大家在背后都这么说呢。”

“大家包括谁?”

“比如苗……”

乔梁眉头微微皱起,知道姜秀秀说的是苗培龙。

以自己和苗培龙的关系,乔梁实在不愿意看到苗培龙在姚健这事上这么做,甚至对他有些不满,但认真想想,或许自己也应该体谅苗培龙此时的心理,毕竟他处在县里,毕竟他要考虑到更多更复杂的因素,如果换了自己是苗培龙,处在这样的境地,或许也会这么做。

想到这里,乔梁对姜秀秀道:“关于姚健这事,你不要对苗有什么情绪,回去后该干嘛干嘛,不要再提这事,甚至,你要做到当自己不知道这事。”

“他是松北老大,我哪里敢对他有什么情绪,在提拔这事上,我还感激他呢。姜秀秀点点头,“你放心,我都听你的。”

乔梁点点头:“秀秀,你永远记住一句话,这世上,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暂时的妥协不等于放弃,暂时的后退是为了更好的前进。”

说这话的时候,乔梁暗暗发狠,虽然基于现状暂时不能对姚健出手,但早晚得撂倒他。

“嗯,乔哥,你这话说的真好。”姜秀秀点点头。

然后乔梁从衣柜里抱出被子,冲姜秀秀点点头:“秀秀,晚安。”

“乔哥,晚安……”

当夜无话。

第二天起床吃过早饭,姜秀秀要回松北,乔梁送她去车站。

大巴徐徐启动,姜秀秀隔着车窗冲乔梁恋恋不舍挥手,乔梁抬头看着姜秀秀,面带微笑挥挥手。

看着大巴车驶出车站,乔梁抬头看看天,刚要深呼吸一口气,又停住,尼玛,天空灰蒙蒙的,雾霾很严重,这毒气有啥好吸的。

这几年,江州的大气污染越来越严重,特别一到冬天更厉害。

其实不光江州,整个江东省都是这样,黄原在全国都挂了号。

乔梁刚要走,肩膀突然被人在背后重重拍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