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依甲借甲

小说: 凤巢 作者: 骑羊追燕 更新时间:2020-09-07 07:13:26 字数:3337 阅读进度:6/19

雪后暖日下,一男一女正在“咯吱咯吱”地赶路,听那频繁的踏雪声,似乎有些急促。

这男子二十出头,一身衙门官差打扮;那女子四十来岁,棉裙罗靴,容貌甚好。她丈夫和他父亲以兄弟相称,她和他母亲自然也是好姐妹,他就叫她“美姨”,她与他母亲一样,唤他“羽儿”。

羽儿是安康县一名在职捕头,昨日他接到线报,今日辰时会有一众人私运兵器从借甲古道经过,他寅时便起了床,立即召集一班捕快,星夜赶往借甲古道提前做好埋伏。

借甲古道是安康县外,依甲山下的一条偏僻的小道,据说是当年当朝开国皇帝开疆拓土时的临时行军之道,后来征服此地后,修了驰道,这条小道就被舍弃了,如今这小道两旁杂草丛生,偶尔也有一两行人经过,鲜有人迹。

辰初三刻,深草下的羽儿果见一众人驾着五六辆马车“轱辘轱辘”的驶来,每辆马车上都堆着六七口大箱子。看着其他捕快摩拳擦掌的样子,羽儿微微抬起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车队为首那位骑黄马的大汉,羽儿远远看去,觉得有些眼熟,等他再走近一些后,赫然发现那人是啸聚在依甲山上的贼匪头子祁喜魁。起初,羽儿接到线报心里就有些疑惑,有人私运兵器借道借甲小道,祁喜魁会视若无睹?现在看来,这分明就是祁喜魁一手承办的,他当然不会劫他自己。难怪近日安康县有传言说祁喜魁进了县,羽儿苦寻了两日,却并未发现他的踪迹,还以为是哪个无聊之人在胡诌乱传,不曾想这一切却是真的。

等祁喜魁的车队再驶近一些后,羽儿一个号令,二十来位捕快一下子就跃了出来,倒把祁喜魁一众人吓了一跳,看也不看来人是谁,就怒吼道:“哪里来的不要命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头儿,就敢在这里劫财?”

羽儿剔了剔眉道:“祁寨主好大的排场啊,这又是去哪发了笔横财?”

羽儿话一出口,祁喜魁就记起这说话的语气,这才去抬眼去看,等看清来人的样子,他忙笑脸相迎,道:“是展捕头啊,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不是!”

羽儿肃声道:“本捕是官兵,你却是贼匪,谁与你是一家人?”

祁喜魁刚想说什么,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的笑容却突然僵硬了,直到消失,要脱口而出的话也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他低思了一会儿,又笑道:“祁某是一寨之主,令尊也是一寨之主,咱们纵使不是一家人,也是同道中人,何苦为难对方呢?”

羽儿又道:“家父之寨乃朝廷所设之寨,岂是你这种贼匪之寨可以比拟的,我们连同道之人都不是,你不用跟本捕套近乎。”

祁喜魁脸色又是一变,眯着眼道:“这样说展捕头是执意不肯放行了?”

羽儿坚定地道:“今日本捕要将你和这些财物一并拿下!”他又高呼一声,道:“把他们拿回衙门,听候知县大人发落。”

众捕快应了声“是”,便一拥而上。

祁喜魁冷声道:“还等什么,展捕头不给条活路,自己还不拼条出来?”

依甲山众贼匪也喊杀着冲上前来,与众捕快战在一起。

羽儿冷峻地道:“祁寨主,你应该不会束手就擒的吧,咱们也不要拐弯抹角了,出手吧!”

祁喜魁沉声道:“正想领教展捕头的三十六路大擒拿手又精进了多少。”说着,他已经跃马而起,自上而下一刀劈来。祁喜魁体格魁梧,这大刀被他这力大的壮汉使着,原本就势大,现在又有马匹跃沉之力,就更加力沉了,刀才挥出,羽儿就感觉到一股凌厉劲风迎面扑来,若被击中,非死即伤。羽儿心头一紧,心道:这祁喜魁能称霸依甲山多年,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羽儿反应倒也快,当下他立刻向倒去,后背贴地,躲过了祁喜魁的这一刀,但战斗却没有结束,羽儿虽躲过了祁喜魁的这记重刀,但祁喜魁所乘骑的那匹黄马还在倒地的羽儿上空飞跃,仍没有落地,羽儿眼疾手快,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骤然出手。

只见羽儿双手一拍地面,人已挺身而起,借势一手抓向祁喜魁的足踝。祁喜魁心里一惊,急忙单手撑在马背上,腿脚高高抬起,羽儿见这一爪抓不住祁喜魁,立即把手改击在马腹上。以羽儿的功力,一掌击死马匹不是什么难事,况且羽儿的三十六路大擒拿手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手上功夫甚是了得,掌穿马腹,再拿住祁喜魁也是极容易的事,但他不忍心杀死这样一匹良驹,就只是托着马腹,人却已离地而起。

这刹那间,映入眼帘的局面是:骏马被一人离地托起,骏马上还有一大汉单手撑着马背,腿脚高高抬起!

羽儿喝了一声,收力回掌,抓住马腿,把骏马骤然往回一拉,这下祁喜魁在空中就没了支撑点,摔落已成必然,可就在骏马被回拉的那一刻,他一拍马背,人已腾空跃起,直接飞到了一棵大树上,把必然之势化解了。

羽儿听声辨位,也不抬头去看,只是松手让骏马奔走时,脚再轻踏地面,人已如离弦之箭,离地而起,右手化掌为爪,抓向大树树杈处,这看似普通的一招,正是三十六路大擒拿手中最朴实的一招“单手擒王”。此招虽朴实,但威力却不俗,练至精通,指穿寸余木板轻而易举,若拿人筋骨要穴,更是令人痛不欲生。

羽儿人未至爪已先至,凌厉地抓向祁喜魁,祁喜魁自是不敢大意,迅速向后一倒,斜靠在另一个树枝上,使得羽儿这一爪一击成空,如此羽儿落在树枝上的位置已稍稍超过了祁喜魁,后背也就暴露在了祁喜魁眼前。祁喜魁心中一喜,暗叫了声“好机会”,便一刀砍向羽儿的后背。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羽儿还未转身,双臂已经后弯,双爪一起向后背抓来,他的后背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右手准确无误地抓向祁喜魁握刀的右手腕,左手则直接抓向大刀刀刃,就好像在把剑背在背上一般,“仙人背剑”因此得名。羽儿右手抓住祁喜魁手腕的同时,左手已经改抓为捏,大拇指、食指和中指紧紧捏住刀刃。祁喜魁右腕被抓,吃了一惊,左手紧握成拳,一拳轰向飞儿的右臂,欲使羽儿手臂吃痛而松开抓着他手腕的手,可就在他出手的那一刻,羽儿手臂已经用力往前拉了回来,他一下就被拉离了树杈,身体从羽儿后面升空,经过头顶,被拉到了前面,羽儿再一松手,他就此向地面摔去,但羽儿并没有就此罢手,也跟着跃了下去,乘胜追击。

就在这时,片片雪花突然飘落,羽儿从树上飞跃下来时,脑袋朝下,双手再次成爪,前抓下来,这一招“天坠流星”伴着雪花击下,别具一番风味,连祁喜魁都忍不住叫了声,“好一招天坠流星!”但他并没有就此束手就擒,在落地的前一刻,他急忙用刀柄顶击地面,一个鹞子翻身,已重新站立稳了,也躲过了羽儿的“天坠流星”。

羽儿见招式被躲,化爪为掌,隔空向地面拍出一掌,地上方圆两三米的深草被掌风压得紧贴地面,直到他收掌,才有小部分深草重新探出了头,似是想看看刚刚是谁击倒了他们。他借助击掌风,在空中一个翻身,快速抓向祁喜魁的肩膀,正是一招“灵蛇探头”。

祁喜魁急忙旋步转了几圈,躲到一棵老树的后面,羽儿则没受到阻拦的飞向了另一棵大树,他双爪抓住树干,脚在一踏,人已经凌空折返了回来,使出一招“燕子回巢”,而树干上则留下几个清晰的指孔。

羽儿这招“燕子回巢”接“灵蛇探头”接得很快,祁喜魁刚躲到老树后面,还没来得及探头出来看羽儿接下来的动作,羽儿的攻击已至,只听见“咔嚓”一声,老树已被他一爪抓断,随即他左右手先后迅捷抓上祁喜魁的胳膊肩膀,将其制伏。

祁喜魁这才哀求道:“展捕头若今日放了在下,以后必定青云直上,但若执意要捉拿我等归案,恐怕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羽儿不以为意地笑道:“你区区一介草莽,哪来这么大的底气,皇天后土不是你家后花园,不容你肆意妄为。”

祁喜魁面容上没了哀色,取而代之反而是一抹狠色,道:“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羽儿坚定地道:“本捕身为朝廷命官,自当为朝廷尽责,即使身首异处又有何惧!”羽儿只是抓着祁喜魁,任由雪花飘落在身上,整个人已渐渐变白了,他也不去拍打,只是向车队靠了过去,他提气扬声,向那些还在与众捕快打斗的贼匪道:“匪首已被擒获,你们还不束手就擒。”这一声犹如一道焦雷,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给喝停了手,他嘴前些许飘落的雪花,也犹如遇到了大风,被这一喝吹得打起了卷儿。

众贼匪先是一愣,在看到祁喜魁被制伏后又是一愕,然后才有人后知后觉地说道:“寨主都被抓了,我们再抵抗又有什么用,还是另谋出路吧!”这话一出,还未被抓住的贼匪们面面相觑后,便一哄而散,各自奔逃。

羽儿和一众捕快驾驶着五六辆马车,押着祁喜魁和一些贼匪,向安康县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