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3

小说: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 作者: 朽木刁也 更新时间:2020-03-26 11:12:31 字数:5374 阅读进度:103/104

闻离和穆离越一回到国内, 江施铭就告诉他们,有很多节目组打电话过来,想邀请他们做客。

这段时间, 国内大肆报道了威尼斯电影节的事。

网友也将这件事当做茶余饭后的话题。

再加上《地久天长》马上要上院线,大家更是热情十足,连其他的瓜都吃得少了。

比如,闻离前经纪公司的瓜。

闻离前经纪公司差不多要完了,自己先作死后, 穆离越做了一次推手, 接着其他公司也落井下石,现在经纪人、艺人走得走, 没几个人留下。

再加上走的那批人,还曝光了一些违法乱纪的事, 现在公司负责人天天被请去喝茶,已经徘徊在破产边缘。

就算天降救世主,也救不回来。

闻离倒没有特别关心。

但他有跟杜垚联系过, 知道杜垚和他签的艺人早在去年就离开了, 换到另外一家经纪公司, 便放心下来。

这些年,他跟杜垚很少联系。

只有刚解约那段时间是比较常联系的,他答应过杜垚, 有机会会带一带他新签的艺人。

他履行诺言,一有合适的机会,就帮杜垚搭线。

也是杜垚新签的两个艺人有真本事, 他带了两次,就逐渐有了起色,后面他就没再跟他们联系了。

知道老朋友一切都好,就好。

虽然闻离凭借《地久天长》摘下威尼斯电影节影帝的事,国内争相报道,关于这部电影的宣传,已经足够。

但电影上映前的正规宣传,还是少不了。

江施铭从邀请他们的节目组名单里选了一个各方面都合适的节目,让他们跑宣传。

将近两年,闻离再一次回到《快乐同行》的录制现场。

节目组官博宣传时,网友激动疯了。

比上次还疯狂。

这一次,穆离越会跟闻离同行,也就是说,他们可以看到一整期的秀恩爱,全是糖。

有粉丝留言:等蛀牙。

节目组官博下场点赞,还回复:蛀牙不给报销医药费的哦。

《快乐同行》的一切,都是熟悉的配方。

当主持人笑问“想不想我们节目舞台”的时候,闻离露出了十分复杂的表情。

“如果我说想,肯定是骗人的。”闻离捂住脸,露出通红的耳朵,“站在这里,我就会想起自己犯蠢的所有经过……我希望自己是金鱼记忆。”

台下观众:哈哈哈哈哈哈。

网上观看直播的网友也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宝宝越来越可爱了。】

【梨很甜=离很甜,嘿嘿嘿,双离很甜。】

【其实仔细算起来,还有点可惜,宝宝掉马以后,虽然小号还在群里,但几乎没上线过了,我好怀念跟宝宝聊天的时光!】

主持人乐了几声,询问穆离越,“穆老师介意我抱一下闻离么?他实在太可爱了。”

闻离疑惑,“为什么不直接问我?”

“因为众所皆知,穆老师是个极爱宣誓对你的所有权的人,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要先询问穆老师。”主持人一本正经,调侃的笑意却完全压不住。

闻离:“……”

穆离越揽住闻离肩膀,拉到自己身边,“很抱歉,不给抱。”

闻离脸颊有些烫,瞪了穆离越一眼。

穆离越却捏了下闻离的手指,冲他笑的温柔。

【噢噢噢噢噢噢!】

【我就喜欢这种自然流露的相处!】

【这对太神仙了,即便他们什么都不做,眼神、神态、动作,都在告诉所有人,他们深爱彼此。】

玩笑开了几个后,大家坐下来,步入正题。

主持人问:“我们都知道,《地久天长》是一部纯粹的文艺片,在两年前,未知它能够取得现有成绩的情况下,请问你们为什么会接这部电影?

据我所知,当年这部电影,因为拉不到投资,没有演员,险些腰斩。”

闻离和穆离越对视,闻离先开口,“当时看完剧本,我就被感动了,在我看来,一辈子或多或少都会有遗憾,可爱人在身边,相爱、相守,就是幸福。”

穆离越说:“这是一个很温暖的故事。”

“很笼统的概括啊,你们要不要稍微剧透一下?”主持人期待问。

闻离连连摇头,“剧透会被打的。”

穆离越思考了几秒,说:“大概,有几分像我和阿离的故事。”

【啊啊啊啊,冲这句话,三刷走起!】

【宝宝你透,我保证不会打你,还会爱死你!】

【呜呜呜,第一次想被剧透。】

【我这边已经有预售票了,立刻买起!】

这次做客《快乐同行》的只有闻离和穆离越两个人,除开剧宣以外,节目组还准备了很多让他们秀恩爱的小游戏。

比如心有灵犀的测试,十道题,两人全部答对。

而主持人这边成了对照组,一下子被碾压在地里,拔都拔不出来。

【这个默契,绝了。】

【这些题太小意思了,《我的男朋友》里,两人就展现出非一般的默契了。】

【我就注意到穆老师的臂力,能把宝宝整个人托举起来,嘿嘿嘿,所以,很多姿势都可以玩的啊。】

【楼上姐妹你可以,我黄了!】

小游戏是穿插在访问里的,不然都是提问,观众看着也会无聊。

玩完,再次回到正题。

这次聊到穆离越和闻离后面的工作打算。

“闻离你还会再回归电视剧吗?很多粉丝都很期待你再塑造一个经典,当初的太子、江祁,观众都非常喜欢。

而且,很多粉丝都在遗憾,你飞天、金鹰都跟视帝擦身而过。”

“很高兴观众喜欢我,如果有合适的剧本,我会拍。”闻离说。

主持人点点头,对着镜头说:“所以,请各位导演快点带着好剧本找闻离啊。”

话落,他把话题换到穆离越身上。

“穆老师呢?我这边打听到,您后面好像都没有接工作,是打算继续休长假吗?”

这个问题,江施铭本来想让节目组删掉,但穆离越却让他们保留下来。

算是公开说明一下自己后续的行程。

“我已经申请了学校,未来几年,重心会更多转到学习上,希望以后,能以导演的身份,给大家带来优秀的作品。”

【OMG!】

【穆老师的意思是,要跨界当导演吗?】

【不要吧,当导演太容易翻车了,这几年来,也就寥寥几个演员转导演没有扑街的彻底。】

主持人把观众的担心玩笑一般问了出来,“穆老师会担心翻车吗?”

穆离越笑了,温声说:“不怕,我有最优秀的演员当我的主角。”

“穆老师的意思是,您心目中已经有主角人选了?”

“嗯。”穆离越莞尔,握住旁边闻离的手,“阿离。”

【哥哥既然想讲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我们穆粉无条件支持!】

【离粉一样。】

【双离粉也是!】

【我相信,宝宝和穆老师肯定会互相成就!】

……

录完节目回到酒店,闻离瞬间软趴趴瘫在沙发上,像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穆离越在他屁股上拍了下,“起来洗澡,小懒虫。”

闻离犯懒,“不起。”

抱着抱枕滚两圈,他亮晶晶的眼看向穆离越,手臂伸长,“你抱我去。”

看了会他,穆离越忽然勾起唇,“好。”

闻离瞬间高兴蹦到穆离越怀里,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穆离越身上,一只手臂举得老高,“出发,男朋友。”

又拍了下闻离的屁股,穆离越提醒他,“抱紧我,别玩。”

闻离乐呵呵笑了几声,乖巧的抱好穆离越。

到浴室门口,他就从穆离越身上下来,一溜烟跑进去,只留一条缝,探个脑袋出来,“男朋友,帮我拿一下衣服。”

穆离越挑了下眉,转身进房间。

闻离并没有锁浴室,穆离越拿完衣服出来时候,水声已经响起,他轻轻一推,便开了,里面弥漫着热气,雾气萦绕。

忽然从旁边伸过一只湿漉漉的手,穆离越转头,就看见闻离歪着头,冲着他笑。

穆离越看着他,嗓音有些哑,“阿离,你是在撩我吗?”

“对的呀。”闻离坦然承认。

他走近穆离越,仰起红彤彤的脸,“要不要做点少儿不宜的事?”

这怎么能抗拒的了?

于是,满屋春,色。

夜还很长。

第二天,闻离一点也不想起床。

昨晚闹得有点晚,再加上被迫解锁了一个新姿势,体力消耗过大,他现在动根手指头都觉得累,只想瘫到地老天荒。

然而,又不得不起床。

今天他是要履行一个承诺的,请一位粉丝吃饭。

方筱雅去年九月份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术后恢复的也很好,经过一年调养,已经恢复元气,并在今年九月份,重新回了学校。

餐厅是范彭彭选的,普通的家常菜,而且为了让方筱雅可以更放心,闻离直接包下餐厅,没有其他客人,但留了很多服务生。

方筱雅到的时候,闻离和穆离越已经先到了。

两人都穿着特别休闲的衣服,佩戴情侣款手表、手链,就连帽子都是同款式,正有说有笑。

方筱雅见到闻离,眼眶瞬间就红了。

对她而言,闻离就等于她的救命恩人,没有闻离,她根本等不到合适的骨髓,就已经被昂贵的医药费拖垮。

“我之前不是说过,不要哭,小仙女是不能哭的。”闻离给她递纸巾,又把菜单递给她,“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有没有什么忌口,所以你自己点。”

方筱雅擦了眼泪,笑起来。

“医生说我恢复很好,不用忌口,可以随便吃。”她点了几道菜,就放下菜单,然后瞄一眼穆离越,又瞄一眼。

欲言又止。

闻离招招手,把点完菜的菜单交给服务员,注意到方筱雅的几次偷瞄,问:“你奇怪我和哥在一起?恐同?”

“不是不是!”连连摆手,方筱雅说,“我是觉得,你们太配了。”

她揪着衣角,不太好意思,“其实是,我想请穆老师帮我签几个名,我妈他们,很喜欢您。”

穆离越点头,“可以。”

方筱雅惊喜无比,“谢谢您!”

全店只服务他们一桌,上菜自然特别快,没一会就上了满满一桌,方筱雅只点了两三道,其他都是闻离点的。

他觉得方筱雅肯定放不开,事实也是这样。

所以,他观察方筱雅,方筱雅目光停留比较久又没点的菜,他后面重新加了上去。

方筱雅显然也发现了这件事,对闻离更加感激。

跟闻离说话时,兴奋的双颊红红,眼神特别亮。

吃饭完,送走方筱雅,穆离越抱着手臂,板着脸在旁边看闻离。

闻离正觉得自己胸前的红领巾红艳得厉害,还想找穆离越夸夸,再摸摸头,扭头却发现他不太高兴地站在旁边。

一秒明白原因,他好笑的凑上去,握住他的手,拉他上车。

否则待会人群围过来,要走就不容易了。

勾住穆离越的一只手指头,闻离毛茸茸的脑袋探过去,“哥。”

隔一秒又叫:“哥哥。”

软软甜甜的,透着股撒娇的味道。

穆离越垂眸,看他一眼。

“那个女生很喜欢你。”

“她是我的粉丝嘛。”

紧紧凝视着穆离越,闻离认真说:“我只喜欢你。”

穆离越轻轻捏住他下巴,靠近过去,眼底笑意再也藏不住,流露出来,声音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见,“那下次再尝试另外一个新姿势好不好?”

闻离眨了好几下眼睛,恍然大悟。

“你装的!”

生气。

牙痒痒的想磨牙了!

穆离越体贴的把手臂送过去,“要咬吗?”

“要!”

闻离气鼓鼓。

但他哪里舍得重重地咬,除非在某种少儿不宜的情况下,他被欺负坏了,才会真的咬,比如昨晚。

穆离越的肩膀有两个牙印呢。

最终,闻离只是磨了两下牙齿就完,印子都没留下一个。

闹完了,闻离抬起头,直勾勾盯着穆离越的双眼,望进他的眸底最深处,声音很轻:“哥,你真的没事吗?”

“嗯,没事。”

穆离越摸了摸闻离的脸,浅笑说:“其实,我前几天去看心理医生的时候,他说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以后不需要定期去见他了,所以,别担心。”

“太好了!”闻离激动的跳起来,结果脑门撞到车顶,疼得脸瞬间皱成了一团。

穆离越摸他的头,摸到了一小块肿起,皱起了眉。

装了一路小聋瞎的范彭彭也吓一跳,连忙靠边停车,回头问:“怎么样?”

闻离尴尬的把脸埋在穆离越胸口,声音闷闷的,“没什么没什么。”

穆离越说:“肿了一块。”

范彭彭:“……去医院?”

“不用。”闻离说,“回酒店。”

车子重新启动,闻离才把脑袋抬起来,冲穆离越开心地笑。

穆离越弯着嘴角,低头亲了亲他。

闻离噘了下嘴,小声说:“再亲一下。”

穆离越轻哂一声,捧着他的脸,在他的唇瓣上又亲了一口。

不小心瞄到后视镜的范彭彭:“……”

对不起,我不应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

作者有话要说:比心~

明天应该能完。

感谢在2020-03-19 17:42:14~2020-03-21 17:16: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沈安然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萧瑜儿、今生_就当渡劫了、不是炸毛喵 5瓶;鲸落、爱澄&洋 2瓶;下一秒,笑靥如花、呼噜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