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前传·冷王弃妃086 莫名恐惧

小说: 凰途无双:和亲逃妃 作者: 陌离 更新时间:2020-01-14 01:14:54 字数:2499 阅读进度:354/

第354章 前传·冷王弃妃086 莫名恐惧

“咣当”一声,卫兰心只觉手腕一阵酸痛,莫离剑已从她手中脱落,掉在了地上。

她尚未从疑惑中回过神来,轩辕澈已快步走到了她身前,右手一把捏起她的下巴,咬牙狠声道:“心儿记性不好,本王就再提醒你一次,莫再想着用任何鬼把戏为卫家求情,更别想着以死这种方式!”

“否则,你前脚去向阎王爷报到,本王后脚就派人到狱中关照卫曦与卫景明,让他们及时到阴间陪你!记住了吗?嗯?”

望着他气得发红的双目,卫兰心又笑了:“王爷那么害怕心儿死掉吗?那就请王爷放过卫家吧!否则,心儿迟早还是要逆了王爷的意。”

“若不想你爹和你大哥马上出什么意外,你最好在觉雨苑给本王好好待着!来人,送王妃回去!”说完,轩辕澈松开了掐住她下巴的手。

“王妃,请!”一名侍卫首领走上前来。

卫兰心望着轩辕澈,缓缓说道:“王爷不让心儿死成,那么,就是答应心儿的请求了,是吗?心儿这就回觉雨苑,静候佳音了。”

说完,她转身,走出了听风苑。她不确定轩辕澈是否就此放过卫家,但她真的尽力了。如果家人最终还是难逃厄运,她再到阴间陪着他们吧!

“王妃!”等在苑门外的浅红三人忙迎了下来。她们早已被卫兰心的举动吓得花容失色,却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盯着卫兰心一行远去的背影,轩辕澈眼神一片阴郁。终于,他猛然转身,大步向蕴墨轩走去。

走进蕴墨轩,轩辕澈径直走到案桌前,拿起案上的茶怀,捏在手中欲饮下,却终是狠狠向地上摔去。

“砰”一声脆响,一只珍稀的紫玉茶杯在地面上四面开花,紫玉碎片与茶水溅了一地!

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何总能轻易勾起他的怒火?他为了她,到底第几次改变曾全盘周详思虑过的计划了?

以他一向雷厉风行的狠辣作风,早就该将卫氏九族彻底控制起来,悉数抓入狱中了。而卫曦与卫景明,也会在他们有机会为自己辩解之前,就在狱中离奇病死!

就像那次抄秦王的家,整个秦王府没有一人能逃脱。即使与他有亲缘关系的妇孺,也没有任何机会活命!

只要认准了方向,就要先下手为强,绝不给敌人任何反击的机会,也不给自己犹豫不决的机会!这一贯是他的作风!

然而,卫家被抄至今已一月有余,他却始终下不了决心走出这两步。内心仿佛有一股莫名恐惧在时刻提醒他,只要真的走出这两步,一切都将无法转圜!

所以,他还在等待,还在思虑。他要确信,他的每一步计划都是周密而严谨的!

“王爷,忠命侯求见,正在王府门外等候!”孙野走了进来,向他禀报。

“是吗?那就请他进来吧!”轩辕澈脸上戾气散去,淡淡说道。

薛景墨?他为此事竟是主动找上门来了!

待孙野出得门去,轩辕澈瞟了一眼侍立门边的荆於南与霍胜,略一思索,道:“霍胜,你马上带人到觉雨苑去!从今日起,你的职责就是王妃的暗卫首领。假如王妃真出了什么意外,比如‘以死明志’什么的,或是被什么人带走了,你就提头来见本王吧!”

“是!”霍胜领命,走了出去。

轩辕澈拿起案上的银色面具戴上,慢慢品着侍女重新沏上的茶,耐心等待着薛景墨的到来。

这个薛景墨,越来越让他不敢轻视了!

短短一个月时间,在洛都毫无根基的他,不仅查清了两名北匈奸细的来龙去脉,并说服皇上相信卫曦无辜,而卫景明也是被奸细所蒙骗;而且,听皇兄说,他竟还查到杨左相与赵太尉与此事也甚有牵连!

甚至,他似乎已把他轩辕澈与太子、赵太尉、杨左相等人的利害关系摸了个透。若让他再查下去,会不会把他轩辕澈的底细也查个透彻?

捏着杯底,轩辕澈眯着眼思忖着。

“请忠命侯入内,王爷正在等候。”孙野话音刚落,薛景墨高大俊逸的身影便出现在蕴墨轩内。

轩辕澈放下茶杯,缓缓站了起来,面具下完美的唇角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到底,该本王称忠命侯一声‘六哥’,还是忠命侯该称本王一声‘表哥’呢?”

“能称王爷一声‘表哥’,是景墨的荣幸!”薛景墨人未站定,俊脸上已露出了灿烂温煦的微笑,“景墨与心儿还在杭城之时,就已听闻表哥的美名!

“表哥少年出征,执掌帅旗。仅用三年,就收服扶余国,之后仅用两年,又收服马辰国,彻底改变三国边民世代血腥纷争的局面。

“东昊贞元八年与贞元十一年,表哥两次大败北匈的大举进犯!北匈太子带着残兵抱头鼠窜,大败而去。北匈依留单于气得吐血,以致卧榻年余。

“若没有表哥,东昊十年来国力何来如此强大?百姓如何得以安居乐业?所以,表哥绝对配得上‘东昊战神’这一称号!东昊百姓得晋王,何其幸哉!”

“哈哈哈哈……”薛景墨话音刚落,轩辕澈就爆发出一阵莫测的大笑,“本王怎么记得,几月前还有人说本王不配称‘东昊战神’,甚至‘枉称为人’呢?”

“晋王的英名,岂是旁人几句话就抹杀得了的?”薛景墨紧盯着轩辕澈,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晋王英名,只会毁于自己手中!

若只为一泄一己私愤,而陷害忠良于不义,使近万无辜之人枉丢性命,岂不让东昊臣民心寒?晋王为国征战近十年所得英名将毁于一旦,而‘东昊战神’也将成为杀人狂魔的代名词!”

“呵呵,忠命侯果真能言善辩,肺腑之言更是感天动地!本王怎么不早些向你请教,该如何为人处世的道理呢?”轩辕澈冷笑。

薛景墨微微一笑,道:“景墨有何资格教王爷如何为人处世?只是,景墨深知,王爷为了轩辕氏的江山,可谓呕心沥血,早已置生死于度外,十年来血战沙场、赴汤蹈火均在所不惜!”

闻言,轩辕澈眼神闪烁,却仍是冷笑不语。

薛景墨继续说道:“王爷征战边关之时,以手段狠辣著称,敌军无不闻风丧胆!只是,王爷如今回到朝堂之上,日夜辛劳只为永保东昊江山稳固,百姓安居乐业!此时对待忠臣顺民,岂能再用一个‘狠’字?文治武功,如此浅显的道理,王爷何须景墨来教?”

“哈哈哈!”轩辕澈再次由冷笑转为大笑,“忠命侯今日说这么多,又给本王戴了这么多的高帽,就是为了给你的养父卫曦求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