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旧日呓语

第四章 钟楼

作者:白天太白 更新时间:2022-08-06

“早上好,兰登先生!”

“兰登先生,昨晚发生了什么?我看到治安官在找你。”

“兰登先生,要吃点什么吗?”

翌日清晨,推开房门,此起彼伏的招呼声,络绎不绝。

这是对门邻居的招呼;

也是转角曼彻斯学院工程教授的问询;

亦是楼下贩卖热腾腾燕麦粥婆婆的叫卖。

一张张鲜活的面庞带来的朝气蓬勃,令李慎之愈发欢喜,甚至一扫昨夜的辗转忐忑。

人啊,真是一种奇怪生物。

如果一开始就让李慎之穿越到这里,他一定难以接受,说不定还会发疯。

瞧瞧这个糟糕的世界:

浑浊的空气,灰蒙蒙的天空,洗得发白的衣衫,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娱乐。

更糟糕的是,连拧出来的自来水都有一股怪味。

甚至连上厕所的厕纸,都是硌屁股的旧报纸。

硌屁股也就罢了,那粗糙触感,总令李慎之有种擦不干净的错觉。

他不得不像个爱干净的姑娘,打水清洗。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方便。

但经历过那感官惨遭剥夺的极致孤独之后,眼前的这些不方便,反而成了一种别样体验。

此时,他左手拿着一块六便士果酱面包,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那在味蕾间炸开的酸甜口感,令他感到由衷欢喜!

——活着的感觉真好啊!

掐指一算,今天正是他上班的日子。

他居住的公寓楼距离市政钟楼有些远,大约有4英里。

这可不是步行可以在短时间企及的距离。

好在兰登斥19先令巨资,买来一辆翻新二手自行车。

这让他可以省去不少通勤花销。

要知道,即便是最便宜的2便士地铁,对于很多市民来说,依旧是一笔不可忽视的开销。

没错,这个世界也有地铁。

但遗憾的是,这个地铁和李慎之记忆中那种“高速静音”地铁不同,它说到底,就是个烧煤火车。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呜呜冒着黑烟的火车头,拉着一排大号矿车,将一车车耗材,运往各大工厂。

“咚——”

一道仿佛从灵魂深处响起的钟声,惊醒打量四周的李慎之。

他循声看去,鳞次栉比的街道,遮掩不住市中心那座高耸钟楼!

传闻,即便是在都铎郊区,也能听到钟楼声音。ωwW.八⑦7zω.còΜ

对于都铎市民来说,钟楼已然是他们粗略判断时间的标准。

事实上,这一声钟声之后,街道显然更加忙碌起来。

所有人都在加紧脚步。

除了李慎之。

他优哉游哉的蹬着自行车,穿过铁轨,掠过暗巷,同汽车争道,与马车赛跑,不知过去多久,钟楼跃然遥遥在望。

咦?

钟楼下,一名靠在墙壁上,毫无形象抽着雪茄的身影,令李慎之眉梢微挑。

“早上好,兰登·达里厄斯先生!”

那人看到李慎之,笑着摘下礼帽致礼,眉眼间遮不住的喜色。

“早上好,汉森先生!”

李慎之停车,点头致意。

“很抱歉,在工作时间打扰你,你应该不忙吧?”

戴上礼帽的汉森,再度恢复吊儿郎当模样。

“那得看是谁?如果是你的话,我今天可以不上班。”

李慎之笑道,他已经猜到了什么。

艾略特明面上是他的钟表零件供应商,实际上,更是他私活大客户。

他手里总有大量二手钟表,急需修缮和翻新。

眼前汉森,正是艾略特的副手。

“哈哈哈,兰登先生说话就是风趣幽默,难怪艾略特总喜欢找你合作。”

“谢谢夸奖,这是我的荣幸。”

“艾略特死了!”

汉森突然道,目光促狭的看向李慎之。

出乎他意料,面对这足以影响他生计的消息,兰登毫无惊讶之色。

“昨晚治安官先生找过我。”李慎之故意搬出治安官。

“是吗?你说了什么?”汉森表情紧张起来。

“没什么,例行询问罢了!”

汉森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想了想道:“艾略特的生意我接手了,我想,我们可以延续艾略特的友谊,看在英镑的面子上。”

李慎之颔首:“当然,没人会和英镑过不去。”

“我喜欢和聪明人合作!”

汉森模仿着艾略特的口头禅,潇洒转身离去。

李慎之看着汉森离去背影,半晌吐了一口气,推着自行车走向市政钟楼。

都铎王城市政广场有专门停车场。

不过,李慎之不喜欢停在那边。

原因无他,太远了。

他更喜欢直接停进钟楼里,反正也没人查他。

来到钟楼前,他掏出钥匙,打开大门,一座螺旋状楼梯,呈现在面前。

他先将自行车停好,然后转身关上大门,这才沿着楼梯,卖力攀登起来。

大概是经常攀登形成肌肉记忆的缘故,漫长楼梯并未让李慎之感到疲劳。

很快,他登顶钟楼。

数座巨大的灰色铜钟,鳞次栉比的悬吊在顶楼,犬牙交错的齿轮、杠杆,纵横其中,构成独特的机械美感。

每小时一次的钟声,正是由这些铜钟发出。

李慎之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座堪称时代结晶的机械造物,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得干活了。

再不干活,等到钟声响起。

身在钟楼里的他,那滋味……绝对一整天脑瓜子都嗡嗡的。

很快,他来到钟表背面,一座更加复杂的机械构造横卧其中。

这就是钟楼核心——钟楼机芯。

不同于手表发条,乃是一圈圈铁片构造;

钟楼发条实际上乃是三根挂着哑铃片的吊锤,一根敲音乐,一根拨走时,一根敲正点。

因此身为守钟人的上发条,可不是机械表那种拧几圈就行的。

他需要通过杠杆原理,手动上链,也就是将三根吊锤拉上去,钟楼才能持续不断的将重力势能转化为机械能,维持着钟楼的自动运转。

活很累!

好在兰登已经习惯了。

李慎之按照记忆中的操作流程,顺利完成上链,又检查一遍机芯,在关键部位滴上机油,保持润滑之后,工作算是完成了。

他掏出怀表,弹开表盖,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要整点报时了。

“呼——”

“比起兰登慢了有十来分钟,应该是路上耽误了。”

李慎之吐了一口气,准备不顾形象的跑下楼。

然而就在他踩上第一阶楼梯时,他忽然若有所思的抬头看向那一座座巨大吊钟。

他在想,幽灵状态下的他,听不到声音,会不会是因为声音太小了?

他记得之前冒出的幻觉中,常常跟大型祭祀集会有关。

这会不会是因为祭祀声音比较大,所以才被幽灵状态下的他听到了?

有可能啊!

要不试试?

正好这里也没人,正合适进行隐秘实验。

思罢,李慎之掏出怀表,盯着时间走势起来。

他决定,等到最后十几秒,再半脱离躯壳。

时间如水,潺潺而逝。

很快四分钟过去,李慎之紧张起来。

作为守钟人,兰登的私人怀表走时极准!

几乎和钟楼完美同步。

这也是他给客户校对时间的母钟。

“滴答……滴答……”

随着秒针的跳动,李慎之心脏也咚咚跳动起来。

“就是现在!”

在距离正点还有五秒钟时,他思绪一动,果断离开兰登身体。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白天太白的旧日呓语

御兽师?

上一章 梦魇女妖主目录下一章 命运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