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旧日呓语

第七章 神降

作者:白天太白 更新时间:2022-08-06

杀声震天,屠戮伐心。

在血气蒸腾间,愤怒、猩红、死亡、杀戮……唤醒众生初诞的暴虐!

也让众人灵魂得以升华。

在那鲜血四溅的狂暴恍惚间,他们看到了一头不可名状之存在,投来令人纳首臣服之目光!

“碎颅者竟然……真的出现了!”

命运先知激动得呢喃起来。

哪怕匍匐在地,他依旧能看到碎颅者那伟岸而无法形容的庞大神躯。

因为此时他的感官,早已融入那无处不在的腥臭血气中,仿佛共享神之荣光。

仓库中,众生亦看到了伟大的碎颅者。

祂大如山岳,蒸腾如雾,笼罩仓库,又似潜伏人心,无处不在。

在祂的目光下,大地在颤抖,发出不堪重负的哀嚎。

唯有极致杀戮,才能换来祂的垂怜和恩赐。

众生幡然醒悟。

斗兽台上,停止杀戮的困兽之人,再次举起屠刀。

观众席上,猩红教徒血贯瞳仁,目露凶芒,抄起一切可以杀戮之器,挥向身旁刚刚才把酒言欢的同僚!

更加暴虐而混乱的杀戮,自此拉开帷幕。

惨叫和喋笑,奏响歌颂神之序曲。

“伟大的碎颅者,这些都是我的献祭!请赐予我力量吧,我能为祢奉上更多的献祭!”

命运先知迫不及待的呐喊起来。

他甚至已经想到,当他拥有神赐力量之时,一统都铎黑暗世界的伟大霸业。

这是他那个捡粪为生父亲,至死也不敢想象的成就!

“砰!”

一声枪响,打断了命运先知的狂想。

他那壮若狗熊的身躯,突然一僵,他一脸茫然的低头看去,殷红鲜血从他胸膛甚至鼻口间汩汩渗出。

他又茫然的抬起面庞,看向高台边缘,只见那名身穿晚礼服的斯文青年,一脸谐谑的看着他:

“捡粪的泥巴种,也有资格荣获碎颅者的垂怜?去地狱做你的春秋美梦吧!”

声落,明明是命运先知的手下,却满脸冷酷的走了过来,犹如拖拽死狗一般将他扔下高台,

劲风在耳畔呼啸,灌入肺叶的鲜血,令命运先知呼吸都带着血腥味。

极致的愤怒,直冲脑际。

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他要死了!

不!

那蒙上血色的双眸,倒映着碎颅者那庞大而不可名状之身躯。

“神啊,救救我!”

命运先知拼尽全身力量怒吼起来!

“噗通!”

声未落,他便坠入疯狂杀戮的人群之中,溅不起半点波澜。

高台上,斯文青年中指推了推金丝眼镜,步入高台中央。

他低头看向台下疯狂撕咬杀戮的人群,贯血双眸中闪烁着无法形容的兴奋。

谋划至今,他终于得偿所愿。

他豁然转身面向衣着华丽的兰登,满脸狂热而扭曲的张开双臂,呐喊起来:

“降临吧!伟大的血神眷者,碎颅者,奥斯汀·加布力尔!”

“祢的忠诚仆人布尼安,渴望祢的恩赐和救赎!”

狂热呐喊,回荡在这血光盈天的杀戮之地,喷涌的血浆铺就碎颅者莅临之红毯。

在杀意和暴怒的充盈中,碎颅者那庞大身躯隐隐凝实,化为不可名状之天象,似山岳,似汪洋,落向坐在高台上的兰登。ωwW.八⑦7zω.còΜ

李慎之呆住了!

这、这不是就是一条狗吗?

当祭祀仪式开始之后,幻觉再次降临,他以一种极度冷酷的上帝视角,俯瞰了这场残忍暴虐的血腥祭祀。

当祭祀走向尾声时,他怔住了。

在那翻滚的血气中,他分明看到一条狗。

它脸尖若狐,两边耷拉着两片长耳朵,漆黑的身体,没有一根杂毛,身体精瘦如柴,看起来像极了细猎狗!

卧槽!

狗也能成精,变成厉鬼?

感情这场荒诞而残忍的献祭,都是你个畜生搞出来的?

浓烈的反差,令李慎之对降临而来的碎颅者,感到浓浓的荒谬和……愤怒!

……

……

“咳咳……我不知道……老、老大只说是仓库,我不知道是哪个仓库,我对那边……真的不了解。”

泽弗奈亚赌场风光无限的金牌打手,瘫软在桌椅上,不停呕吐着鲜血。

但他还是竭力诉说着,生怕慢一会儿,便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你们有几个仓库?”

负责审讯的治安官维拉德,皱起眉头。

“八、八个……都在……维克托河港,救……救我……”

金牌打手挣扎着回答完,流逝的生命令他本能求救,然而话未说完,便头一歪,死了。

维拉德扭头看向巡长派恩。

派恩脸色阴沉的喊住身边一名治安员道:

“杜克,渡鸦传讯给阿诺德治安长,请求支援!”

治安员杜克连忙颔首,嘬唇吹了一声口哨,一只盘亘在空中的黑色渡鸦,呼啸落下,站在他的肩膀上,左顾右盼。

杜克歪着脑袋,对渡鸦低声吩咐几句。

那渡鸦仿佛能识人言一般,闻言咕咕回应几声,旋即扑棱起翅膀,振翅跃入漆黑夜色,眨眼消失不见。

“派恩巡长,只是一起邪教集会,应该不用惊动阿诺德治安长吧?”

维拉德神色有些不解。

“我担心这不是一场普通集会,别忘了,泽弗奈亚赌场是弗雷德里克下金蛋的母鸡,平日至少也有三十名打手驻场,今天却只有七八人,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派恩一边说着,一边挥手召集众人,向门外走去。

维拉德闻言脸色微变。

治安员杜克凑了过来,压低声音,但又能让派恩听到的音量道:“咱们巡长大人虽然才晋升巡长,但他在基层可是干了有九年之久,经验甚至比一些治安长还要丰富,他觉得有问题,那肯定有问题,做好准备吧!”

走在前面的派恩,头也不回道:“在邪祟异常面前,再多的经验也没用,唯有谨慎才是致胜之道。”

杜克笑嘻嘻的点了点头,低声补充一句:“还有邪祟异常。”

派恩没有说话。

维拉德神色微动,不再多言。

一行人穿过漆黑夜色,很快来到恶臭扑鼻的维克托河港。

这座白天吞吐着巨量物资的河港,今晚不知为何一片死寂,甚至不见巡逻喽啰。

几盏掉在地上的瓦斯灯,散发着微弱火光。

维拉德循着一处亮光,矮身摸了过去,没多久,便快回来了。

“都死了,看样子,像是帮派仇杀。”

“不,不是仇杀,我嗅到了杀戮欲望!”

巡长派恩忽然低声道。

嗯?治安员循声看去,只见夜色下的派恩,双眸倏然熠熠生辉,仿若宝石。

“这边!这是神降仪式!快!快破坏仪式!”

派恩倏然厉声道,旋即循着杀戮欲望,向着河岸一座仓库狂奔而去。

身旁治安员也脸色大变,纷纷冲了过去。

百米距离,弹指即至。

然而厚重的钢铁大门,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仓库门前,几名守门喽啰早已死在自相残杀之下。

隐隐绰绰的喊杀声,从仓库中传来,撩拨着他们杀戮欲望!

“头儿,大门反锁了!”

正在检查环形阀门的杜克,转头喊道。

声刚落,一道娇媚女子从派恩体内冲出,恍如幻影般无视钢铁大门阻隔,钻了进去。

杜克立即反应过来,再次发力转动环形阀门。

“咔咔咔……”

铰链嵌合齿轮的摩擦声,传入众人耳畔,令人牙酸。

厚重的钢铁大门也随之缓缓升起。

一股不知发酵了几个世纪的腐败血腥恶臭,从打开的门缝中争先恐后的翻涌而出。

隐隐绰绰的厮杀怒吼声,蓦然在耳旁放大。

天啊!

都铎十四区的治安官们,看到了什么?

地狱?

不,那是比幽冥地狱更加可怖的场景。

这场景足以令他们铭记一生!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白天太白的旧日呓语

御兽师?

上一章 碎颅之名主目录下一章 食魂和神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