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做出决定,不出所料

小说: 绝世战皇传记 作者: 遗殇不语 更新时间:2020-01-03 20:10:42 字数:2187 阅读进度:303/304

月凌仙儒雅一笑,道:“看你这个样子,便是已经知晓我的选择,我的条件,貌似和你所说的天地人劫正好符合,自是要选它的。”

战天颔首,不出其所料,继而开口,道:“不过,在此之前,却是需要先将人体十二经脉淬炼一番,不然,若是承受不住天地人劫而爆体而亡,那乐子可就有些大了,尽管新开辟的战脉以寻常情况来说,是会比十二经脉要弱小很多的,但是,那是在玄品之下的品质,地阶,已然能与人体十二经脉持平至于天品,却是要高于人体十二经脉的,真武境层次,只需开辟六道战脉即可,原先的人体十二经脉,淬炼一番便能够蜕变微战脉的。淬炼功法无需担心,我所掌握的《淬脉神决》品质是最高的。”

月凌仙点头应是,这就是拥有底蕴的好处,能够遇到眼前这货,的确是有一番福泽的。

“战脉之中,内蕴战穴,每道战脉之中,拥有三个战穴,总共三百二十四个战穴,可以作为丹田之外储蓄战元之地,亦可将一些奇异力量收入其中,以战穴之力镇压,战脉的主要作用便是内部中的战穴,战穴之内,拥有先天战气,与战元拥有异曲同工之妙,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便是脉轮,十八道战脉是为一尊脉轮,共有三尊脉轮,所谓三重战脉实则是三尊脉轮,以十八道战脉划分。脉轮的用处,乃是汇聚天地伟力,仅次于十重境禁术,天地伟力,等同意志,拥有一尊脉轮,便是相当于有一道意志,由此可见一斑,第二尊脉轮,是具备法则雏形,而第三尊脉轮,则是真正完整形态的各系法则。”

战天幽幽开口,便是他,都是有些神往的。前世尽管是三尊脉轮齐聚,但那等威力,今生亦是不能够无视的,并且,不知道打破境界束缚,究竟是有多难,故而,以他的心境,亦是泛起阵阵涟漪的。

月凌仙讶异无比,若这战脉的作用真如战天所说,那么,他超越蓝秀晨,的确不是什么难事的,故而,星目烁烁发亮,有着坚定不移的色彩于其内凝蕴而现。

战天霍然起身,一振白袍,对着月凌仙如是开口,道:“那么,便这般说定咯,至于丁·十二班的学员,就交给你和林天音了,你们明日清晨于演战场集合,我就先告辞了。《淬脉神决》明日一并传授于你们,就这样吧,先走一步。”

白影晃动,少年已是消失,残存着的清风徐徐吹拂,月凌仙墨发飞扬,却是苦笑摇头,这家伙还真是说走就走,一点儿也不含糊,既然这样,那他也该回去了,想必天音老师又要焦头烂额一整晚咯,以那家伙的个性,断然是做甩手掌柜的。

青光乍现,月凌仙亦是在一瞬间消失,二人的速度,皆是若鬼魅一般,同阶之中,无可匹敌。

林天音办公室之中,却是突兀出现一位带着痞坏笑容的白衣少年郎,仿若一尊邪神在世一般,含情脉脉的注视着端坐于办公椅上的俏丽少女,正是林天音。

其实,林天音年龄虽然比如今战天大上一些,但是,前世战天却是已有百岁之多,如此算来,林天音的确是少女的,并且,战者寿命悠久,年龄不超三十之龄,皆可算作少者。

笔墨纸砚,整齐摆放于办公桌之上,一摞摞的资料,捆绑于一旁,井井有条,给人一种干净整洁之感,似是因光线微暗,故而点燃一根红烛,正细细凝视着一页纸张的少女,完全没有注意到少年的到来。

静谧的氛围,让人不忍打扰,秀发肆意披散在肩后,一袭教师职业装,显得干练得体,更将本就玲珑有致的身躯映衬的更为完美。

皎月披上一层朦胧烟雾,星辰一闪一闪亮晶晶,似是庆祝二人的重逢一般,明明不过一天的时间,便是发觉思念如潮水般的泛滥成灾。

似是累了,一只玉手揉着秋水美眸,一只玉手揉着肩部,发出声声诱人呻吟,却是突然娇躯猛颤,柔荑已然被一只大手覆盖,另一端肩部,亦是被一只大手搭着。

战天温柔的替林天音捏着香肩,靠近娇嫩耳垂,道:“都说了不要那么辛苦,怎么就是不听话呢?再不听话,我可就要打屁屁咯。”

林天音耳根红起,整张俏脸亦是成了红苹果,无力出言反驳,道:“你要死啊,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去休息?”

细弱蚊蝇的声音,好在战天听觉敏锐,不然亦是听不清楚的,坏笑答道:“这不是想我的小宝贝了吗?我一猜你就在这里,看吧,果然没错。”

林天音挣开战天双手,秀眉轻蹙,道:“你真的要将丁·十二班的学员一并带到战兽森林之中进行历练,战兽森林距战王学院数百里,这个距离虽然不远,但也需要半日时间才会抵达,你应该知道,只要我们从战王学院出去,帝都中的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便会跟着我们,名院战榜争夺在即,若是出现意外,这个损失,我们承担不起的。”

战天揉着林天音的眉心,道:“放宽心咯,既然承担不起,那便不让它出现损失便是,这一点,难道你对我没有信心吗?还有,沉寂这么久的战王学院,是该显露峥嵘了,让那些家伙尝尝雄狮苏醒后的力量。”

林天音愈发无奈,道:“你千万不要胡来,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不宜太过张扬,两位副院长的精心布局,你最好不要打破。”

战天摇头,道:“为时已晚,还记得那只巨大的眼眸吗?我以为你会知道的,是我搞出来的动静。”。

林天音骇然,道:“是你搞出来的?我说怎会那般震慑灵魂,如此一来,却是瞒不住的,搞这么大的动静。还这么云淡风轻的,大抵也就只有你了,我本以为是什么绝世人物在渡劫,却不曾想是你这家伙,要知道是你的话,我就应该第一时间帮着那眼眸把你给灭了!”

战天无奈苦笑,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呐,直接坐在林天音的办公桌上,昂着头,望着其,似要用眼神将她给吃掉一般,让林天音很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