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九死不悔 天海澄澄(4)

小说: 琉璃阙(青璜) 作者: 青璜 更新时间:2020-01-14 00:23:46 字数:2360 阅读进度:352/

<>app2();

“不安。”凌霄君坦然答他。还果然是这一干东越将士,人人奉那女人旨意为尊,自己不过是托她照拂罢了!

林峰为他这一回答险些气笑了,季墨又在一旁直言,“殿下可否派我等去迎一迎长公主。”

“这是正理!”羽麟不计前嫌地附和着,“我随……将军贵姓?啊——管他呢!我澹台羽麟愿随这位将军一起去迎救阿璃!生死不惧!”

“此事——”凌霄君斟酌着言说,“此事我另有安排!以尔等之力未必能保全璃公主万无一失!故而——本君还是决议,使萧雪带金甲侍卫去迎璃公主。”

“萧雪他不是……”羽麟将想说萧雪负伤一节,正撞上玉恒投来的幽冷目光,忙又改言,“他不是领城中戍防吗?他若去了,这城里的二万兵怎么办?”

“可以先托给季墨将军领兵代管。待我归朝后会另外派人来接手。青濯与林将军领兵随我过径亭山往帝都,萧雪迎上璃公主后或往径亭山与我们汇合,或者直往帝都,到时再依时日而定。此样安排,诸位将军以为如何?”凌霄君注看着东越几位将军。

“微臣谨遵殿下谕旨!”青濯率先应旨。林峰、季墨彼此互看一眼,也只好上前行礼领旨。

于是凌霄君又嘱托季墨一番守城之则,又与青濯议了一回行军路线,时辰果然已望四更,天色渐亮了。众人都是多日旷野行军,此刻已是难掩困倦,于是便令众人先行退去好好休息,整军三日再往帝都进发。众人辞礼,依次退出。

青濯行至门前又被凌霄君唤住——“濯儿,你且等等。”

青濯讶异着回身,惟长姐与长公主才会这样唤他,而如今她二人都已是身影无踪,这位殿下何故对自己这般亲昵?“殿下,还有其他事要议?”

“倒也不是甚么要紧的,”玉恒抚额缓言,也是早已疲惫不堪,“你身上的伤如何?”

青濯愈发惊诧,怔了怔才道,“没事的!苏小叔的神药,加上若伊小姐的医术,这点皮肉伤算不得甚么!”

他这样说时发觉澹台羽麟一直在瞪自己,一时间才又恍悟,南海慕容一族甚为太子所忌讳,不好这样直言称赞,不由得愧悔又言语有失。

青濯正思量着该怎样补救一下,玉恒似乎看出他焦灼,也只是无谓浅笑,“伤好了便好!本君无意于别事!中恐麾下侍卫没有分寸,真若一顿鞭刑伤了你筋骨,你们那位长公主迟早是要与我清算呢!”

“不会不会!”青濯连忙摇头,“长公主敬慕殿下,视殿下如兄长……我是说敬殿下如敬兄长……偶尔吵闹,也是,也是……”

“也是兄长把她宠坏了!兄长活该!”澹台羽麟一旁接去,看他答话又要端着谨慎,又是满心懵懂,着实替他着急!

青濯诧异着便不知如何言说了,玉恒看看羽麟,“你为何还不去?”

“我为何要去?我去哪里?”羽麟一派理直气壮,仿佛他生就是长在这位殿下身边一般。

“还有你长姐,她也无事!”羽麟又代玉恒言说——不就是借着照拂青门讨好阿璃嘛!这点伎俩还当他智绝天下的澹台少主看不出!“她去北关了!去寻擎远了!不过她是被萧雪救了!这点你得领情!萧雪又是殿下的近身侍卫,你还得谢殿下恩典!你是青门男儿,自当顶门立户,担起这一族振兴!就像我是澹台家少主,肩上担得可是全族老少的吃喝拉撒!你呢……族里虽眼下没有那么多人,可你也得用心治家才是!不要凡事都要麻烦阿璃!她也是要嫁人的,怎么能一心护着你们呢!就算她夫家愿意替她护着你们,可这受人维护总比不得自强不息罢!所谓君子,就该自强不息……”

玉恒与青濯都诧目看他,大约都不知道他倒底想要说些甚么。羽麟被他二人目光看得无措又不安,忙轻咳了两声,索性直言,“阿恒打人便是真的打了,别以为喂两颗甜枣,阿璃就能把这事一笔勾销了!”转头又向青濯道,“萧雪救你姐,那全然是他个人私心!他是想娶你姐做妻子!这事你也不用记谁恩德!只当自己不知!”

青濯愈听愈蒙,清秀面容布满了疑惑,“那我姐……为何要去北关?这事又与擎大哥何干?”

“去借兵啊!蠢物!”羽麟急道。

“澹台羽麟!”玉恒终忍他不得,非要时时彰显天下间独他绝顶聪明!

“借兵?打谁?”心实的青濯还是看不出门道,懵懂着又问。

羽麟气得瞥他一眼,“你爹你娘也是偏心太过!你们青门那点睿智都传给你哥你姐啦!独到你这,毛也不剩!”偏如今青门还只剩他一个愚钝的!

青濯也觉愧窘,低头看地,不再作声。

玉恒看他这般愈觉可怜,带笑劝慰,“原是璃儿宠你护你太过,掩埋了你男儿锋芒!你原该像今日这般,多多往沙场历练,才不负你青门大将之名!”

青濯重又抬头,看着这位太子殿下,那份随和温润,还真是亲如兄长。想自己曾经正是为兄长所护,兄长亡故,自己又受璃姐姐所护,确也不曾怎样历练成长,活了这些年,才知自己肩负青门振兴之重任。

“你也无须自责,”玉恒缓言又劝,“且慢慢来罢!”说着微叹一声,另外又说,“我原本要和你说的也不是这个……是关于廊原城那位守将,并他一干党羽……现下已然查实,他们的家眷都藏于城中某处,并非如守将所言,是困在帝都内受莫家挟制。如此看,他们是自愿附庸莫家,执意谋反,论罪当诛杀九族。濯儿以为呢?”

青濯更觉诧异,这事何以问到自己头上?——军不议政,政不问军,此是朝堂之法!这位殿下……意欲何为?这位青门小将犹疑着,更不知该如何作答。

羽麟一旁陪坐,也觉蹊跷,索性代青濯回答,“阿恒不是说过,当下时期,非霹雳手段,无以肃邪风清逆党!自然是要杀一儆百!杀他个草尽根绝!方能永除后患!”

“若然如此……”青濯还是忍不住要进言。

<>app2();

(https://www.x./read/165345/8448234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