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九死不悔 天海澄澄(5)

小说: 琉璃阙(青璜) 作者: 青璜 更新时间:2020-01-14 22:32:30 字数:2411 阅读进度:353/405

<>app2();

“若然如此……”青濯还是忍不住要进言,“又与莫家淫威治军、霸权凌朝有何区别?叛逆之行大多罪在男子,与家中妇孺何干?诛杀九族,其中又要牵累多少无辜性命!殿下君子,有宽仁之德,悲悯之心,何以要效仿暴君行为?”

凌霄君微著笑意,只是这笑意是如此浅淡而悠远,以致无人能解其中意味。

“殿下,臣是一己之见,不足以……”青濯醒悟自己亦是叛臣之后,岂可随意为叛臣求情。

“就依青将军的‘一己之见’”凌霄君颔首言说,“男儿之罪确实无涉家中妇孺。本君知悉,你且去罢!”

青濯不明所以地挠头去了。

羽麟待他背影消逝,才讥笑着问道,“你自以为这样三言两语便可收服青门?你可别忘了——他还有个姐姐是一心想要杀你呢!青濯是个实心的!可是阿璃也绝不会许你欺他半分!”

凌霄君喝下最后一盏热茶,也嘲弄着回他,“我每次下逐客令实则都是想逐你出门?你如何就看不出呢!一天到晚地大呼小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还真是交友不慎啊!”他舒展了一下筋骨,自座位上起身,又唤元鹤,“枕席可清爽?是该睡一下了。”说着往内室去。

“嘿——”羽麟后面紧追,“我话未说完呢!这是又点到你穴位了!说中你计了罢!你又来嘲笑我!你且说说——故意调派萧雪去迎阿璃,是不是还想囚她入霜华宫啊!我可事先言明!你敢再虐待阿璃,我澹台羽麟第一个不答应!别忘了风王族可是把她让给我了……”

“是风肆!他一个人若能代表整个风王族,风王族也好亡了!”玉恒慵懒回说。

羽麟听着心惊,可也无暇顾及,还是佳人安危最最要紧,“你休要乱扯!只说阿璃归来会住何处!?你东宫若是没处供养,大可接去我澹台家别业!你尽管放心!只定不会给你养瘦了!”

玉恒回头白他一眼,“你也放心!一个女人,我还养得起!”

“只怕你不只要养一个罢!甚么齐家小姐,莫家小姐,北国公主南国公主的,到时候一起拥进凌霄宫,就怕你东宫太过拥挤,阿璃未必喜欢住!”羽麟讥诮说。

“那便搬去清凉地!”玉恒实不耐烦他这样缠闹。

“你敢!你敢使她住霜华宫!我一把火烧干你们家的霜华宫!”羽麟急得顿足咬牙。

“羽麟豪言,我记下了!”玉恒已至床前,自解衣带,又看一旁仍旧缠磨不休的羽麟,笑问,“你是要与我同榻还是要侍奉更衣?无论哪样且做起来,天就亮了,切莫误了良辰!”

羽麟受他戏弄愈发气恼,索性三下两下闪了外袍,先往那床榻中央占下位置,“又不是未曾同榻!你问元鹤!这些天是谁人守在你寝榻外面,彻夜不眠!就为了护着你睡个安稳觉,我等可是一觉也不曾睡过!若是那青袖再杀回来!没有我们……定杀你个措手不及!还有那些军中隐藏的莫家同党!你知我今天在外面逛,都听到些甚么?——莫嵬老贼竟敢在帝都放言,说你必然不敢杀他!就是天子也不敢杀他!……”

“不是不敢。只是不能。”玉恒一面浅淡言说,一面叠放衣物,“在见到陛下之前,在解东越危势之前,在消磨掉莫家军中亲信之前,便不能杀他!我若入城前便杀他,则陛下亦必遭毒手!我若于朝堂上杀他,则莫嵩必然兵发越都!若派人于暗杀他,则他余党亲信必起兵叛乱!所以……”

“所以你还是要囚阿璃入霜华宫,以此为缓兵之计来稳住莫家,好再议你的‘消磨’大计?!”羽麟说时又翻身坐起,拎住玉恒衣领,“玉家太子!我告诉你!我澹台羽麟不许你这么做!”

玉恒挥手将他拨开,仍戏言道,“我榻上的人,必须惟我命是从!你敢嚣张,当心踢你下去!”

羽麟忿忿,“阿璃为你那块破玺印已然是经万难历千险了!她如今处境如何还不知晓!若然带伤归来,再受霜华苦寒……你倒底还要不要她活!此事必有他法!阿恒……算我求你!江山固然重要,美人也不可欺啊!你想想阿璃已然为你派出了国中一半兵力,你又怎忍心再陷她于囹圄呢?要不你把我关进霜华宫罢……”

“霜华宫只囚王室。”凌霄君自正枕席,又拉被子盖好,上下左右塞了个严实。

“你可以当我是阿璃夫婿啊!”羽麟无枕也无被,孤零零躺在一边,早已是无心计较。

“你还真是——”凌霄君转头看他一眼,奚落道,“想得美极!”言罢闭目调息,又唤一声,“元鹤,熄灯。”

“嘿嘿!等一下,我话未讲完!”羽麟各样挣闹,被玉恒挥臂打倒,“讲话还要灯火?”

“不然我怎察看你神色,怎知你是真是假……喂!”果然话未说完,四下一片漆黑,“至少给我条被子盖罢!枕头也没有?你这甚么床,枕被怎么不成双啊……元鹤会不会做事!喂,阿恒,我是认真的!你若再行险招必会害死阿璃!你必会遗恨终生的!”

“羽麟……”暗夜中他幽幽念来,声色凄楚,“回到帝都,你只须多备暖裘棉毯,送进宫来,元鹤自会料理万端……我当真已别无他法!莫嵬篡皇位未成,惟有觊觎东越王权,而璃儿是他必争之棋……而我要顾全的又远不止是东越蔚族,还有天子安康,还有帝都安危,还有天下安定……

我手无兵权,拼得惟有策略,拼得就是这几步险棋!险招!胜,则胜,败……则亡!这一路凶险,你也见识了!你也知莫家残暴非有风族之文雅,玉室若亡于莫家,上至天子,下至忠良,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大险当前,我又怎敢顾念儿女私情?罔顾天子忠良之生死……

羽麟,我已后悔送她归国,或许当初就该使她改名易姓,在我宫中做个普通宫女,便也不会使她陷入这些权谋漩涡,也不会有后来这许许多多的劫难……只在那间流云小筑里,由着她扶风赏月,听雨醉酒,平安顺遂度过一生,岂不圆满……”

他絮絮念念,直至天明。

羽麟早已困乏的怀恨睡去,纵有晨曦透窗,他也未能瞧见——同榻人枕上早已泪痕殷殷。

<>app2();

(https://www.x./read/165345/84445232.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