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五天太短?一周吧…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2945 阅读进度:3/306

“妈妈,妈妈,呜呜呜,不要卖了妞妞……”

小丫头缩在沈慕雪怀里哭着,嘴里不停含着:“妞妞不吃鸡蛋了,妞妞不要离开妈妈……”

沈慕雪无助地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女儿,无声地落泪。

“哼,你说不卖就不卖?”

王娟直接进屋,叉着腰对沈慕雪的手臂就掐了起来:“贱女人,真以为你说了算话吗?要知道你男人早晚把你也卖了……”

沈慕雪被对方一掐,刚刚奋起反抗的勇气又消失了,只是哭着紧紧抱住女儿,闭上眼睛用身体挡着对方。

“你个贱人………啊,啊,疼…疼……”

正当王娟准备再次伸手去掐沈慕雪时,一双大手从背后突然伸了出来,死死地抓着她的手指用力一掰,王娟顿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沈慕雪没有迎来手臂上的疼痛,传声入耳的反而是对方痛苦的求救声。

她猛然睁眼,只见“陈风”正用抓着对方的手指,眼神里充满了愤怒。

“陈风,你个疯子,赶紧放开我……”

王娟用另一只手打着“陈风”,可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猛然加大力度,王娟瞬间半跪倒在地,哭诉着:“啊,疼…疼…,求你了,快放手,我的手要断了……”

听到对方求饶,陈景文卸了卸力,可依旧抓着对方的手指不放,扭头看着沈慕雪:“你怎么样了?”

“昂?”

沈慕雪没意识到对方居然会护着自己,一时反应不过来,憨憨地摇头:“没…没事……”

她惊讶地看着眼前一幕,此刻王娟还在哭诉,半跪在地上不断惨呼,心道这种情景,不应该是自己更合理吗?

“滚出去,如果你再敢对她们母女动手,你的手指断定了……”

陈景文恶狠狠地骂道,随手拉着王娟一脚踹出门去。

王娟一脸扑倒在墙角,揉着发红的手指,怒目切齿地指着“陈风”:“你个混蛋,居然敢打我,你完了,我一定不会绕你……”

陈景文毫不畏惧,冷笑着瞪着对方,往前迈了一步,对方吓得抓起包包,屁滚尿流地跑了。

边跑嘴里不停地喊着你给老娘等着之类的威胁。

陈景文看着对方落荒而逃的样子,耸了耸肩,砰一声将大门关上了。

转身之际,发现沈慕雪母女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挠了挠头对着“女儿”招了招手:“妞妞,过来,面凉了,赶紧吃。”

女儿求助式地瞄了瞄沈慕雪,看到妈妈鼓励的眼神,她哦了一声,然后乖巧地坐在餐桌边继续吃着面。

“你也吃,凉了对身体不好。”

陈景文不冷不热地对沈慕雪说了一声,随后坐到沙发上,翘起脚,随手翻翻抽屉有没有什么可打发时间的东西。

沈慕雪看到对方似乎并无异常,也缓缓回到餐桌吃了起来。

“砰砰砰……”

没过半饷,门外又响起了激烈的砸门声。

沈慕雪就像受惊的小鸟般赶忙抱住了女儿,下意识看向了“陈风”。

陈景文心道那死肥婆这么快找到帮手。

“别怕,有我。”

陈景文随口说了一句,从墙角操起一根棍子藏在身后,缓缓走过去开门。

开门之际,站在眼前的是一对中年男女,女的阴险,男的猥琐,可并非刚刚的王娟。

“你们是谁?有事?”

陈景文决定先礼后兵,同时不忘握紧身后的木棍。

“你个死穷鬼……”

女人刚想大骂,可看到沈慕雪已经在看着自己,冷着脸别过头怒道:“哼,问你老婆吧。”

陈景文疑惑地看着沈慕雪,只见沈慕雪赶忙起身恭敬地将对方迎了进来:“两位房东好,赶紧进来坐坐。”

“行了,别折腾了,这点破地方还坐什么。”

女房东一脸嫌弃,似乎忘了是自家房子:“我就来问问房租什么时候给?已经拖欠了十多天了。”

男房东自始至终没吭声,满脸笑意,小眼睛不住地在沈慕雪身上打量。

听到对方的话,沈慕雪揪着手指,低下了头,陈景文也噎住了,原来是来要债的,可看到沈慕雪的模样,不用问也知道家里没钱。

“怎么办呢?”

陈景文脑子转悠着,思考如何拖延。

妞妞看到来人气势汹汹,如同惊弓之鸟,赶忙跑到沈慕雪怀里,直直地看着母亲:“妈妈……”

“别怕,妞妞别怕……”

沈慕雪温柔地揉着小丫头的脑袋。

“哼,别扮可怜了。”

女房东趾高气扬怒道:“我已经够宽宏大量了,都拖了半个月了,要是别人,我早扫地出门了。”

“房东太太,真的抱歉,我工资还没发,能再宽容几天吗?”

沈慕雪低着头,苦苦哀求着。

“几天?”

女房东瞄了眼“陈风”,又转向沈慕雪:“那究竟是几天啊?无限期拖可不行,话说小沈啊,你这模样这么俊,当初怎么就不带眼识人?找了这么个窝囊废。”

陈景文杵在那,还没搞清楚缘由就被人啪啪打脸,虽然对方打的是“陈风”,可此刻心里却不是滋味,他将木棍拿出来放在手里掂了掂,笑着问道:“窝囊废说谁呢?”

“窝囊废说你……”

女房东扭头指着“陈风”,话说一半,看到对方手里的木棍,赶忙往自己老公后面缩了缩身子,支吾说道:“你…你想干嘛?”

男房东看对方这架势,也往后缩了缩脖子。

“哦?这个啊。”

陈景文笑眯眯说道:“没事,刚刚有个肥婆嘴贱,被我揍了一顿,这个也是准备招呼她的,跟你们没关系。”

“哦,对了,我相信你们都是文明人,不会嘴贱吧?”

陈景文突然直勾勾看着两人。

“你……”

女房东刚想出口,男房东立马拉住了她,不住给她打眼色。

女房东哼了一声,站到一旁不吭声。

“陈风兄弟,我们当然都是文明人,怎么会乱说话呢,更不会动手,你说对吗?”

男房东笑呵呵说道。

“当然。”

陈景文又将木棍别在身后:“大哥这话我爱听,有事说事,嘴贱迟早遭雷劈的。”

听到这话,女房东愤愤转头瞪着“陈风”,可看到对方背后的木棍,又怂了。

男房东也不敢吭声,只是连连点头。

“房东大哥,这房租多少钱啊?”

陈景文掏出一根皱巴巴的红梅递给对方,觉得太皱了,又给捋直了。

男房东眼皮跳了跳,躬身接过了烟:“不多,3个月一交,1500元。”

陈景文瞥了眼沈慕雪,见对方看了自己一眼又低下头不敢说话,他猜了个八成,转身拍着男房东肩膀:“这样吧,大哥,我们刚从医院回来,身上没钱,容我们3天,可以吗?”

“3天,你怎么不去……”

女房东一听这话,又炸了,可看到“陈风”将木棍又拿在手里掂着,又赶紧闭上了嘴。

“如何?”

陈景文笑眯眯问道:“还是大哥大姐觉得3天太短了,想宽限到5天呢?”

“啊?5天?”

男房东满脸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

“怎么?5天还太短?那就一周吧,如何?我代表全家感谢两位宽容大量。”

陈景文彻底将无耻发挥到极致。

房东两人对视一眼,碍于对方手里的家伙,生怕扯下去对方又加码,最终男房东只能无奈说道:“行吧,陈风兄弟,就一周,可你记得讲信用啊,都要生活,别为难我们。”

“行,没问题,我陈景…陈风说话算话……”

陈景文大大咧咧地说道。

“没用的东西。”

女房东瞪着自家男人,愤愤说了一句,扭着肥臀就走了。

男房东点头哈腰,笑着跟“陈风”告别,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