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明察暗访,伺机而动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3047 阅读进度:19/306

次日上午,陈风瞒着沈慕雪,跟公司请假后独自回到城中村的出租屋附近。

时隔几日,城中村周围似乎并没有发生变化,街道一如既往的脏乱差,龙蛇混杂,外来人口众多。

陈风换上一身休闲牛仔,戴了顶鸭舌帽,一路上小心翼翼,在察觉没人注意自己的时候,一个闪身就进入了出租屋的楼道。

陈风并没有回原来的小屋,而是来到房东的家门口守候,他想适当的给房东夫妻一个警告。

房东夫妻并没有住在沈慕雪原先小屋那栋楼,而是在城中村的后半段,一栋宅基地重建的三层小楼。

小楼周边高低不平,既有垫高了地基改建好的楼房,也有依旧保持原貌的平房,两者地基相差一米,每逢雨季,这些平房一般都会积水,最高时候水深高达70公分。

陈风猫身在房东隔壁一间旧平房的角落里,平房平时并没人租住,这倒给陈风提供了便利。

运气不佳,陈风守了一个上午都没见房东人影,此时平房地面早已满地烟蒂,矿泉水都喝了两瓶,他的耐心也已被磨灭殆尽。

正当他犹豫继续蹲守还是离去,抑或是想个办法引蛇出洞时,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房东的门口。

此人正是胖婆娘王娟。

趁着对方没发现自己,陈风赶紧缩着身体躲了起来。

王娟似乎很急,站在楼下一个劲猛按门铃,时不时还瞄了瞄手上的手表。

“来了,来了……”

伴随着铁门开启,房东太太孙学莲从里面探出头来:“催催催,赶着去投胎咩?”

王娟白了对方一眼怒道:“你个贼婆娘,大祸临头还不知道,强哥刚给我电话了,再抓不到那个死丫头母女,反过来对付你我呢。”

“啊?”

孙学莲脸色大变,惊声道:“不能吧?我们又不是没用心,但是那个死丫头以往都是傻乎乎的,谁知道这次怎么就那么精明,怎么哄都不肯说出住址,甚至都不接我的电话了。”

“肯定是陈风教的。”

王娟皱着眉头说道:“这个窝囊废,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突然就变了。”

“那…那现在怎么办啊?”

房东孙学莲面带惧色,弱弱地问道。

“走吧,叫上你家老李,强哥喊我们去景山花园呢。”

王娟催促道。

紧接着,两个蛇蝎妇人关上门,进了里屋。

刚刚的谈话,陈风一字不落全听在耳里,果然,幕后的黑手还是庄松强,看来自己坑了对方二十五万,还揍了对方一顿,这事没那么容易解决。

既然对方要去景山花园,那陈风索性继续守着,等探清楚具体位置,来个一锅端。

约莫等了十五分钟,王娟联同房东夫妇再次出现在陈风视线内,三人面色沉重,步伐匆匆地朝着村外走着。

陈风躲在暗处,小心翼翼一路尾随。

半小时后,三人抵达了景山花园,位于城中村临大街的一个中型小区,面积不是很大,看着楼上标示牌,估摸有七八幢的样子。

王娟似乎跟保安挺熟的,寒暄几句之后,对方就让她进去了。

陈风站在大门口,看着对方朝着小区里面走去,有些焦急。

环视四周,围着两米多高的铁栏杆,相隔不远间还有不少监控。

“怎么办呢?”

陈风咂巴着嘴,有些无计可施。

“吆喝,这不是陈风吗?”

正当陈风措手无策的时候,保安亭出来一个30多岁的男子,看着陈风热情地招呼。

陈风有些愣神,但仔细一想,砸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敢情自己重生前应该是这里的常客,不然怎么会欠下巨款。

想通之后,陈风脸不红心不跳,熟门熟路地掏出烟递给对方,跟对方打起了招呼。

“风老弟最近在哪发财呢?好久没见你来了。”

保安接过烟,啪嗒一声点燃,满脸笑意地盯着陈风。

“咳,发财能是我这样的?穷死了都…”

陈风随意扯着谎话,搓着手催促道:“赶紧把门打开,手痒了。”

对方闻言,嘿嘿笑着,帮陈风打开了门。

“哦,对了,最近王婆娘有没有来啊?”

陈风假装不经意问道。

“王婆啊,来,常来,这不她前脚刚走呢,估计这会都到3栋停车场了。”

保安毫无戒心,抽着烟回道。

“3栋?停车场?”

陈风默念着一句,做了个“懂了”的表情,告别了保安,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进了小区,王娟等人的身影早已不见了。

陈风只能按照保安的提示,朝着3栋停车场赶了过去。

终于,陈风幸运地在停车场负二层的一个铁门处看到了房东的背影。

此时三人早已消失,铁门口一个男子在对方进入之后,又探出头来左右警惕了一番,最后才关上铁门。

陈风不敢贸然上前,远远地就看到铁门的四个方向都安装着监控,不难想象这应该就是庄松强的老窝,也是地下赌档的所在地。

“没办法进一步确认虚伪,万一报了警搞错怎么办?”

陈风躲在暗处,思考着:“还有不知道庄松强在不在里面,如果不在,打草惊蛇又如何。”

反正都蹲守大半天了,陈风索性继续暗中观察再行判断。

因为怕错过某个细节,陈风连午饭都顾不上吃,水也喝完了,此时早已口干舌燥。

幸亏当年自己也是创业一代,经历的困苦不少,早已养成常人没有的意志力,否则真撑不住。

约莫等了一个多小时,铁门开关好几次,出入好几波人,有独自一人的,也有结伴成行的,有满面红光进去垂头丧气离去的,也有全程鬼鬼祟祟的。

多年来养成的观察力,陈风判定此处绝对是庄松强的老窝。

突然,铁门再次开启,陈风看到了先前在出租房发生矛盾的汉奸男,对方出来不知道干什么,转了一圈之后再次进入“暗室”。

“汉奸男应该是庄松强的跟班,平时形影不离,看来庄松强就在里面无差了。”

陈风自言自语一句,起身离开了景山小区。

路过保安室时,保安倒是没太意外,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就放行。

陈风辗转来到景山西区管辖的凤北警局。

徘徊在警局门口,陈风犹豫直接报警,还是找关系更加妥当。

经过一番考虑,陈风直接选择最直接有效的做法,将电话拨给了白灵儿,有关系不用,向来不是自己的风格。

“喂。什么事?”

电话一接通,话筒里就传来了白灵儿清冷的声音,从声音不难判断,对方此时很累。

“有件事想请你帮忙,我相信凭你家在江城的地位,铁定不难。”

陈风直接给对方戴了个高帽。

“有事说事,我这两天忙死了,没空跟你打趣。”

白灵儿冷冰冰地怼了一句。

“我有事要找江城凤北区警局,最好是老大那种。”

陈风直言不讳。

“警局?”

白灵儿有些意外地问道:“你找警局做什么?别给我整什么幺蛾子,我忙着呢。”

“等等,你就说能不能帮?肯不肯帮就行。”

感觉对方有些不耐烦,随时可能挂断电话,陈风索性怒喝道。

果不其然,白灵儿顿了顿回道:“怕了你了,我先打个电话,你十分钟后给燕璇电话,她会帮你安排。”

……

半小时后,陈风出现在了凤北警局局长办公室,看着对方态度客气,陈风有些不太适应,心道自己只要找个小队长就行,白灵儿居然给自己安排这么大一个官,反倒让自己为难。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陈风将所见所闻直接汇报。

“陈风同志,你放心,这件事我们绝对秉公处理,我绝不会让人在我的眼皮底下做任何违法乱纪的勾当。”

听完了陈风的举报,凤北警局局长吴雪涛拍着陈风的肩膀义正言辞地说道。

因为时间紧迫,吴雪涛直接交代一个大队长带着人,乔装打扮后跟着陈风即刻出发赶往了景山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