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成功与变故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3367 阅读进度:20/306

“就是这个小区,黑赌档就在3栋楼下的地下停车场。”

半小时后,陈风随着十来个警员,在小队长蔡金明的带领下,再次返回了景山小区。

蔡金明微微揭开了面包车玻璃上的黑布,仔细审视了周边环境,发现小区门口挂着好几个监控,周围护栏也有好几个。

怪不得陈风一再强调自己要便装出行,否则还真打草惊蛇。

“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去而不被发现吗?”

蔡金明问道。

“有。”

陈风很肯定地说:“从正门进去,我跟保安熟,可以带两三个小伙伴进去。”

蔡金明皱着眉头打量着陈风,颇有深意。

“蔡队长不用这么看着我。”

陈风摆了摆手说道:“我承认,我曾经被奸人误导,误入歧途,不过现已迷途知返,改做善事。”

蔡金明呃了一声,表达了自己有点反胃的意思。

任务分配好后,陈风就带着蔡金明还有另外两名警员大摇大摆地靠近了保安室,“哐哐哐”敲响了小区大门。

“谁啊?”

保安手里端着盒面,一脸愠怒地探出头来嚷道。

“陈风?”

保安看到陈风去而复返有些意外,问道:“你小子这么又回来了?”

“哈哈,这不下午手气不顺,带着几个兄弟再来杀过。”

陈风随意扯了个谎,打着哈哈。

“哎,我说你小子,一天到晚正事不干,尽干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小心老婆孩子都赔上了。”

保安边说边给陈风打开了门。

陈风笑而不语,带着几人快速朝着3栋走去。

“保安是什么人?同伙?”

几人走了一段距离,蔡金明警惕地瞄了眼保安亭,低声问着陈风。

“不像。”

陈风摇了摇头:“这是正规小区,保安应该只是知情不报,但未必是同伙。”

为什么这么说,陈风觉得如果是同伙,自己的行踪早被卖了,根本等不到这会。

“不管如何,一会一起带回去审讯一番再说。”

蔡金明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态度,对属下交代了一句。

属下警员点头表示会意。

“诺,就是那。”

三人小心翼翼来到陈风此前潜伏的地方,陈风指着负二层的一个类似防水闸门的大铁门:“里面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我敢肯定在那。”

蔡金明微微探头观察周边环境,啧啧说道:“好家伙,居然藏着这,如果不是有线报,还真很难想象正规居民小区停车场会有改装的黑赌档。”

“这周边也是布满监控,估计只要我们一动,里面的人就会从其他地方跑了。”

蔡金明继续看着陈风说道:“还和大门的办法一样吧,你带我们进去。”

“蔡队长,不行,您别高看我,事实上我也不清楚里面什么情况。”

陈风摆着手撇撇嘴说,心道我如果带路,不是自投罗网,这种蠢事才不能干。

“你不是说你是常客吗?”

蔡金明半信半疑地问道:“怎么会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呢?”

“咳,我就胡说八道而已。”

陈风耸了耸肩。

蔡金明翻了个白眼,继续问道:“那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去呢?”

陈风想了想说道:“下午我蹲守了两个小时,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你们可以做好准备,只要有人进出,立马攻进去。

“你们?”

蔡金明重复了陈风的话。

“当然啊。”

陈风往后缩了个身子说道:“蔡队长,我是好市民就提供消息而已,不带跟着行动的哦,别害我。”

蔡金明打量了陈风一番,觉得似乎也有点强人所难,不再坚持,跟着其他两名警员围在一起商量对策。

陈风也懒得搭理,自顾自跑到另一个安全角落悠哉地抽烟。

估计是讨论出方案,其余两名警员在蔡金明的示意下分别散开躲了起来,蔡金明又掏出手机,不知道打给谁。

陈风边抽烟边巡视了周边环境,两手准备,早早探好退路,一旦任务失败,便可全身而退。

这是他一贯做人做事的习惯,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几个人分别猫身在监控死角处,就像蓄势待发的猎鹰,静待着猎物出现。

负二层停车场很安静,时不时只有几辆经过汽车的轰鸣声,其余时间都是连人影都没有。

这次等待的时间稍微有点长,几人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早已腰酸背痛。

就在几人精神松懈的一刻,蔡金明喊了声“注意警惕”,众人的神经瞬间绷紧,紧接着就看到大铁门哐啷一声打开一半,从里面出来两个人,一男一女,正站在门口跟看门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行动。”

蔡金明对着对讲机一声令下,众人瞬间从各个方向冲出,对讲机里还能听见外围的喊叫声。

似乎察觉到动静,看门人立刻欲将大铁门关上。

蔡金明眼疾手快,将一块事先准备好的木头横插进去,跟着几个人用力一拉,大铁门砰的一声全开了。

刚出来的男女见状,撒腿就跑。

蔡金明没搭理对方,直接带人就冲进了暗室。

半小时后,全部警员集合,大获全胜。

此次行动,警方成功捣毁地下赌档,现场抓获涉案嫌疑人员32人,收缴涉案金额40多万,其中包括了房东夫妇,王娟、汉奸男等人。

可美中不足的是庄松强并未在内,侥幸逃脱。

虽然陈风提供了此人的线索,但凭他多年的经验,他觉得只要不是现场抓获,对方有上百种理由可以辩护逃脱。

“陈先生,这次行动感谢你,我会向上级主管反应的。”

行动结束后,蔡金明兴高采烈地握着陈风的手嘿嘿笑道。

陈风微微一笑,实则心事重重,心想你们是建功立业了,可我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呢,最放心不下的当属沈慕雪母女。

“哎,只能寄希望这次的事件自己不被暴露,另外也希望能给对方震慑作用,好让对方忙活一场。”

陈风自言自语叨囔一句,随后告别了蔡金明。

而此次事件比较重大,蔡金明估计还有大把手尾跟进,也就没和陈风客套,彼此分开,各忙各的。

为了避免沈慕雪担心,陈风没有将下午的事情如实告知,反复千叮万嘱最近少出门,而且不能去上班。

沈慕雪比较憨实,属于百分百以家庭和男人为主的女人,尤其陈风变好后,她更是以陈风为中心,所以对方说的,她基本都是百依百顺。

次日上午,陈风若无其事继续上班,不过分的说,现如今整个江城,最安全的无非就是警局和白氏集团了,敢在太岁脚下动土的人,估计很少。

……

“你回家收拾下东西,下午陪我去黑城奶源基地。”

今天陈风如往常般看资料打发时间,谁曾想到,失踪多日的白灵儿居然再次出现,且扔给了自己一个重磅**。

“去奶源基地?”

陈风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不采购不就完事了?干嘛去蹚浑水?”

“哎,我也不想。”

白灵儿叹了口气:“公司经过多日讨论,终于下定决心暂停国内奶源采购,并将近期的问题批次产品暗中召回,短期内全部购进海外奶源,可谁知道消息一公布,黑城那边的奶源基地就出事了,甚至出现强卖的局面。”

“当地子公司负责人撑不住了,昨晚把电话打到我哥那,呼天喊地求救,公司安排我过去现场解决。”

听到白灵儿的话,陈风眉头紧锁,总觉得事有蹊跷。

“好了,我现在赶着回家收拾行李,一小时后机场见。”

白灵儿留下一句话就匆匆离去。

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陈风躁动的心更加强烈,总觉得哪里不对。

自己昨天刚捣毁了黑赌档,今天就爆发黑奶源动乱?

两者有没有关系呢?

是巧合还是有更大阴谋?

一切发生过于突然,一连串的问题在陈风脑海浮现。

陈风默默为沈慕学母女的安全担心起来,另一方面也觉得前路漫漫,凶险万分。

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陈风回到了家里收拾行李。

一进门,妞妞正乖巧地蹲在沙发上玩玩具,看陈风回来,肉嘟嘟的脸上瞬间露出了甜甜的梨涡,边喊着“爸爸”边扑进了陈风的怀里。

“唔,小丫头又长肉了。”

陈风溺爱地掐了掐女儿圆鼓鼓的小脸,柔声问道:“妈妈呢?怎么只有你一个?”

“妈妈洗澡呢。”

妞妞微笑着指着浴室。

陈风没在意,笑着将妞妞放回了沙发,转身进入房间收拾行李。

“啊!”

收拾一半,浴室里传来沈慕雪惊慌的尖叫声。

陈风心头一慌,放下手中的衣服冲出了房间,客厅里只有满脸呆滞的女儿,陈风心头一急,拧开门锁冲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