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中伏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2446 阅读进度:24/306

前有狼后有虎,白灵儿吓得直接紧抓住陈风的手。

“司机大哥,你别下车,跟你没关系,情况不妙,你就赶紧跑。”

陈风知道对方肯定冲着自己来的,临下车嘱咐了对方一声。

的士司机此时也吓得脸色煞白,至于陈风说什么,他也没听全。

“你干什么?”

白灵儿看着陈风正欲开门下车,拉住了他。

“跟他们谈谈,看看具体什么事。”

陈风扯开了白灵儿的手吩咐道:“你呆车里,别下来。”

看着陈风的背影,白灵儿吓得直趴在玻璃窗旁瑟瑟发抖。

陈风下了车,前后挡路的人就围了上来,带头的正是饶县奶站负责人张大成,随行的还有羚湖村的张正。

“各位大哥这是做什么?拦路抢劫吗?”

陈风一眼认出领头的应该是穿着棕色皮革的张大成,看着对方微笑着问道。

“拦路抢劫?哈哈,兄弟,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张大成扯开皮革大衣,咬着烟,一脚踩在车盖上不屑地说道:“说吧,你们来羚湖村做什么?”

“羚湖村?这是什么地方?景点吗?”

陈风装着糊涂问道:“不好意思,大哥,我们就是旅客,到处踩点写实画画呢。”

“放屁。”

张正突然从人群中跳了出来:“我刚刚明明在张勇毅家里看到你,还有个女的,你们在谈采买鲜奶的事。”

陈风脸上的表情一僵,知道瞒不过去了,索性闷声不坑。

“编啊,继续编啊,不是挺能说的吗?”

张大成吐掉嘴里的烟,手拍着陈风的脸嚣扬跋扈地说道。

突然,陈风趁着对方靠近,一个箭步上前抓住对方的脖子和手腕,手里的钥匙一把顶住了对方的脖颈怒道:“草泥马的,老子最讨厌别人打我的脸了。”

说话间,陈风加大了力度,钥匙虽然不锋利,可尖头抵着大动脉稍微用力,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兄弟,有话好好说。”

张大成没想到对方被十几个人围着还能这么勇猛,一下子也慌乱起来,急道:“大家求财不求气,如果伤了我,你也跑不掉。”

“没事,我烂命一条,起码有个垫背的。”

陈风又加大了力度,对方感觉脖子的肉一紧,生疼得很,这才意识到碰到个硬茬。

“兄弟,放了我,我让你们走。”

张大成终于示弱,跟着陈风商量道。

“让他们把车开走,放我们过去。”

陈风怒喝道。

张大成对着手下努了努嘴,对方会意,爬上了泥头车启动了大车。

陈风边看着车子转动,边警惕着手中的张大成和其他人。

可惜对方的人实在太多,不知何时,对方的人直接摸到了的士车旁,趁着陈风一个不注意,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玻璃碎声,的士车的玻璃窗都被砸得粉碎。

“尼玛的,耍诈。”

陈风怒骂一句,欲再加大手里钥匙的力度,无奈耳边传来了白灵儿尖锐的呼叫声。

“捅啊,兄弟,用力。”

有了依仗,张大成顿时变得硬气起来。

“救我啊,陈风,救我……”

白灵儿被两个人一左一右抓着手臂,完全动弹不得,只剩下惊慌地求救。

陈风愣住了,左右为难。

放开张大成,死路一条。

不放开他,估计白灵儿也是死路一条。

“捅啊,兄弟,我张大成夜路走多了,活这么多年早够本了,但你看看这个小妞,多俊啊,没准还没享受过男人呢,哈哈……”

张大成贱兮兮地大笑道。

“陈风……”

白灵儿哭着又喊了陈风一声,虽然她想过跳楼,可当危险真正来临,心里面还是害怕的。

“给我扒了那娘们的衣服……”

张大成看着陈风依旧不放手,对着手下怒吼一声。

“不…不要啊……”

白灵儿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哭诉着。

“哐啷。”

陈风扔掉了手里的钥匙:“你赢了。”

张大成没了束缚,扭了扭脖子回头冷笑着看着陈风,突然一拳砸在陈风的鼻梁上,紧接着一个膝撞,陈风顿时感到胃酸翻腾,整个人蜷缩在地上。

“陈风……”

看到陈风被打,白灵儿哭得更伤心,无奈此刻自己完全被人架住,动弹不得。

“打,给我打,如果这小子还能站起来,回头我再收拾你们。”

张大成一声令下,陈风只觉得拳脚如雨点,不一会就昏了过去。

……

“陈风,陈风,你醒醒啊……”

迷迷糊糊中,陈风感觉有人在拍着自己的脸,随着意识的逐渐恢复,陈风只觉得身后是一片柔软,鼻尖是淡淡的幽香,脸上还有点点的雨珠。

猛然睁眼,发现自己此时正躺在白灵儿的怀里,对方哭得满脸泪痕,头发乱了,鼻尖红了,脸也脏了。

“陈风…陈风,你醒了,你吓死我了,呜呜……”

白灵儿看到对方醒了,加大力度抱紧了他,哭得更加厉害。

“咳咳……”

陈风咳嗽了两声:“大…大小姐,你勒死我了……”

白灵儿本来足够伤心,被陈风这么一说,反而破涕为笑,娇羞地打了对方一下:“要死了你,伤这么重还有心思说笑。”

陈风喘着粗气,弱弱问道:“这…这是哪?”

白灵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被他们带到一个村子里,然后关进了这间小黑屋。”

“还好,对方对我们不错,没把我俩分开,不然你更害怕。”

陈风强忍着疼痛,尽量轻松地说。

白灵儿听到对方地话,泪眼汪汪地盯着陈风,咬了咬嘴唇说道:“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陈风有些愣住,顿了顿大概明白对方的意思,笑了笑说:“别矫情了,还是留着力气想想怎么出去。”

“陈风,你说他们会怎么处理我们?”

白灵儿六神无主地问道。

“不知道。”

陈风撇了撇嘴,环视四周说道:“但我知道我们对他们有利用价值,否则没必要关着我们,最起码你对他们有价值。”

“等着吧,我们内部绝对有他们的团伙,兴许这次还能一锅端了。”

陈风自信地说道。

“真服了你,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将对方一锅端。”

白灵儿无奈地往旁边一坐叹气道:“早知道这么危险,我才不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