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反转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3181 阅读进度:25/306

时间过得很慢,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时钟,甚至不知道外面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

陈风和白灵儿呆坐在小黑屋,感觉过了很久,直到两人肚子咕咕叫,紧闭的房门才被人打开。

“吃饭吧,别饿死了。”

随着眼睛适应了房门透进来的灯光,陈风认清了来人正是跟张大成一起的张正,对方手里拎着两个饭盒和两瓶水。

“你们关着我们做什么?快放了我们。”

白灵儿一看到人,大小姐脾气就上来,对着对方怒道。

“闭嘴,贱人。”

张正狠狠刮了白灵儿一眼:“要不是老大吩咐不能动你,兄弟们早把你正法了。”

听到对方的话,白灵儿赶紧缩了缩身子,躲到陈风身后。

“行了,吃饭吧。”

陈风拉了拉白灵儿,知道来人肯定做不了主,再说也是费口舌。

张正自感无趣,扔下饭盒就走了,顺手又把门锁上。

“哎,乌漆麻黑,万一吃鼻孔怎么办。”

陈风发了句牢骚,端起饭盒吃了起来。

“快吃啊。”

陈风扒了几口,看着白灵儿还不动筷,催了她一下。

白灵儿其实肚子也饿了,无奈打开饭盒,看到猪食一样的快餐,又没了胃口。

“只有吃饱了,才有机会逃走,别矫情,起码还有东西吃。”

陈风懒得劝导,只是边吃边唠叨了一句。

“你真的觉得我们还有希望出去吗?”

白灵儿很失落,满脸狐疑地问道。

“我不知道。”

陈风三两口吃完饭,又喝了口水:“我只知道,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希望。”

听完了陈风的话,白灵儿有些愣神,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似乎他的性格不应该如履历上那般糟糕,可为什么呢?她开始对这个男人感到好奇。

吃饱喝足后,困意来袭,陈风眯着眼睛休息,白灵儿一开始还有些惶惶不安,无奈黑暗中呆久了特别容易犯困,坐着坐着也睡着了。

……

江城白家,一座依山伴海的别墅庄园。

此刻已近午夜12点,但大厅内灯火通明,人头涌动。

正厅中央坐着两位老者,主位上的满头银发,眉梢细长,闭着眼睛,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这就是白灵儿的父亲白金丞。

偏位的老者跟白金丞相貌上有七分相似,神态凝重,眼神凌厉,他就是白灵儿的二叔白金昊。

白盛南刚刚挂断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生气地将手中的手机狠狠砸在地上,手机应声而碎。

“大哥,那边怎么说?”

老二白盛廷见状,赶忙上前问道:“小妹怎么样了?”

“对方勒索1000万现金,不连码,不能报警,三天之内见不到钱,灵儿凶多吉少。”

白盛南瘫坐在椅子上,大大地呼了口气。

“操他妈的,谁那么大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老四白盛轩狠拍桌子,站了起来:“我现在订机票去黑城,看谁敢动我三姐。”

“轩儿,回来。”

白金昊喝住了儿子,皱着眉头。

“爸…人家都欺负到白家头上了……”

白盛轩不服气地应了一声。

“放肆。”

白金昊一拍桌子怒道:“白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坐下。”

白盛轩环视众人,愤愤地坐了回去。

“老二。”

白盛南想了想道:“你去通知银行明天提款,记住,全部不连码。”

说完,他由扭头看着白盛轩:“老四,灵儿的事不能外传,乳业公司业务不能停,你暂时替她打理。”

“大哥……”

白盛轩还想说什么,可白盛廷拉住了他,冲他摇了摇头。

白盛轩会意,两人分别朝白盛南点了点头,各自离开。

……

黑城绕县一个夜总会内,叶智忠刚刚挂断了属下的电话,心情非常愉悦,满脸笑容。

“怎么样?对方怎么说?”

张大成紧张兮兮地问道。

“哼,对方答应了,1000万现金,不连码,三天内送到黑城。”

叶智忠叉了块苹果放入嘴里,边吃边笑道。

“那…会不会出事?”

张大成有些不放心,虽然他也很喜欢钱。

“有什么好担心的。”

叶智忠彻底撕掉平日里伪善的表情,变得面目狰狞:“按你所说的,在场三个人都被你控制了,钱到手后,全都如此,神不知鬼不觉。”

叶智忠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张大成有些心惊,瑟瑟问道:“那如果失败呢?”

“失败?”

叶智忠冷笑道:“负责关押的人不是张二狗吗?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找替死鬼?”

张大成听闻,想了想,感觉一切顺理成章,心也跟着安定了不少。

叶智忠不屑地说道:“这件事过后,白灵儿没法再插手乳业,白家还得靠着我,自以为聪明,傻乎乎以为我们不知道他们来查化工材料的事呢。”

“放心,只要干掉白灵儿,奶源的路,断不了。”

张大成听后,顿时也觉得钞票满天飞的感觉,两人顿时哈哈大笑。

“把音乐打开,去让英姐喊几个妹妹进来,愉乐时间到了……”

……

白灵儿自然不清楚江城白家发生的变故,此刻正靠着陈风的肩膀呼呼大睡。

“咯吱”一声。

睡梦中陈风隐约听见房外的大门好像开了,猛然醒来,竖起耳朵极力听着外面的动静。

可一时半会,屋外一片寂静,仿佛刚刚的声音就是错觉。

陈风不放心,推醒了旁边睡得迷迷糊糊的白灵儿。

“干什么?”

白灵儿带着小脾气问了一句,陈风赶忙捂住了她的嘴,朝着她打眼色。

黑暗中,一抹白光带着一个身影,缓缓靠近了小屋,透过纱窗,身影若影若现,正慢慢靠近。

白灵儿看到幽灵般的身影,吓得瑟瑟发抖,嘴巴里呜呜呜发出声响。

“别怕,有我在。”

陈风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了一句,缓缓起身,站在了门后。

身影从纱窗边越过,消失在陈风的眼前,可白光却停留在小屋门外,紧接着房门响起了钥匙开锁的声音。

陈风从屋内将一张椅子拎在手中,准备来人进来一瞬间给对方一击。

气氛有些凝固,黑暗的环境中彷佛仅剩下心脏的跳动声。

白灵儿紧紧捂住嘴巴,死死地盯着门外,她生怕自己会喊出声来,汗珠沿着鬓角缓缓滑落。

突然,房门打开了,陈风抡起椅子正欲朝着来人头顶狠狠一砸。

“陈风大哥?你们在吗?”

千钧一发之际,对方喊出了陈风的名字。

陈风猛然刹车,止住了手里的动作,对方察觉到门后的人,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张大了嘴巴吓得说不出话来。

“小毅?”

借助对方手机上的白光,陈风认出了来人正是羚湖村的张勇毅。

“哗,好险。”

张勇毅拍着胸脯说道:“幸亏我喊得及时,不是脑袋得开花。”

白灵儿也认出对方,剧烈跳动的心终于落地,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愣是站不起来。

半小时后,陈风和白灵儿出现在张勇毅家里,吃了碗热汤面,又洗了把脸,整个人瞬间精神了许多。

“小毅,你怎么会跑去救我们的?”

陈风端坐在椅子上,疑惑地问道。

“咳,那天我送你们走后,半道上看到张二狗鬼鬼祟祟跟着你们,一时放心不下,我就跟了上去,然后就看到了半途中的事情。”

张勇毅解释道:“但我势单力薄,只能偷偷跟着,最终发现你们被关在邻村张二狗的老屋,这不就回来搬救兵去就你们了。”

“那张二狗呢?”

陈风问道。

“那兔崽子想跑,但被我们抓了,被关牛房呢。”

张勇毅碎了一口:“王八羔子,尽干缺德事,明早天亮我就送他进警局。”

“等等。”

陈风阻止了对方:“你们去救人的时候,有没有被发现?”

“这个没有。”

张勇毅肯定地说:“我们也是蹲守了好久,看着对方松懈下来,才去救人的,至少这个时间点,张大成应该还没发现。”

“行,那我明白了。”

陈风的表情瞬间变得自信起来:“我要给对方布个局,争取一锅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