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2987 阅读进度:30/306

“喂,慕雪?”

陈风接通了电话,不安地喊了一声。

“喂,陈…陈风……”

话筒里传来沈慕雪柔弱地声音,隐约中带着哭腔。

“你怎么了?哭了?”

陈风心头一紧,果然出事,但好在电话那头还是沈慕雪的声音,没有突现一个恶心男吓唬说老婆孩子在对方手上的戏码。

“你…你要回家了吗?”

沈慕雪祛祛地问道:“我…我好怕。”

“究竟什么事,你别吓我。”

陈风焦急地问了一句。

“谢振军…他刚给我电话,催我还钱,说不还钱不会放过我……”

沈慕雪压抑着情绪说道:“他…他说他就在路上,马上到我们家……”

“什么?”

陈风吓了一跳:“他怎么知道我们家在哪?”

“我…我也不知道啊,你要回来了吗?我…我好怕。”

沈慕雪终于绷不住,哭了起来。

“别怕,你赶紧把门紧锁了,除了我,谁来也不开门。”

陈风着急地抓起包,嘱咐道:“记住不能开门,我现在就回家。”

陈风没等沈慕雪挂电话就奔出了公司,冲到楼下拦了辆的士就往家里跑。

一路上胆颤心惊,不停地念着“千万别出事,不能出事”。

半小时后,陈风在的士司机骂骂咧咧声中随手扔下一百块,就冲进了小区。

临近楼道的时候,陈风突然顿住了。

“不对,对方会不会是故意引我回来,然后在楼道埋伏?”

陈风心里默念了一句。

心里越想越怕,小心为上,陈风又退出了楼道,猫着身子躲到暗处,警惕着四周,顺手掏出手机拨通了沈慕雪的电话。

“喂,陈风。”

电话一接通,沈慕雪胆怯地叫了一声。

“慕雪,我到楼下了,有没有人来?”

陈风听到对方的声音,慌乱的心稍微冷静了许多,他边警惕着周边环境边跟对方聊着。

“没有,家里一直都很安静,没人来过。”

沈慕雪赶忙回应。

“没人?”

陈风嘀咕了一声,心道难道对方故意吓唬的?还是说此时有人正在楼上等着自己?

“你继续锁着门别开,我一会就上来。”

陈风交代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以防万一,陈风又在小区楼下四处寻找衬手的家伙,最后找到一根手臂粗细的桌角,拎在手里小心翼翼地上了楼。

一路顺利,到达六楼的时候,陈风又故意上多两层去探路,可八楼已经是天台,整栋楼安静如常,一点异常都没有。

“妈的,耍老子呢。”

陈风碎了一口,缓缓下楼回到自家门前。

开了锁,发现里面发锁着,陈风又让沈慕雪开了门。

大门一打开,沈慕雪抱着妞妞正缩在门后瑟瑟发抖,陈风一阵心疼。

“爸爸…”

妞妞一看到陈风,立马哭着扑了上来。

陈风紧紧抱着女儿,抚摸着女儿的脑袋,嘴里念叨着别怕,爸爸在之类的言语。

沈慕雪比较含蓄,揪着手指,憨憨地低着头。

陈风看着呆萌的对方,一阵心疼,一把将沈慕雪拉进了怀里,一手搂着女儿,一手搂着沈慕雪。

沈慕雪没想到陈风居然如此,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她有些惊慌失措,下意识地就要起身。

“别动,怕就躲我怀里。”

陈风看了对方一眼,深情地说道。

强大的臂弯,宽广的胸脯,起伏跳动的心脏,一下子融化了沈慕雪的心,她没想到以前总是随意打骂自己的男人,有一天居然可以成为自己避难的港湾。

这一下,崩溃的情绪彻底爆发,沈慕雪紧紧抱着陈风,呜呜地哭着,眼泪顺着美眸夺眶而出。

女儿听到妈妈哭了,也跟着呜呜哭着。

陈风大大地呼了口浊气,一手一边抱着大小两个憨宝宝,第一次有了丈夫的感触,有了父亲的责任。

半饷后,沈慕雪母女的情绪终于稳定,陈风也起身给两人做了晚餐。

简单地吃过晚餐,沈慕雪去给女儿洗澡,陈风则来到楼道抽烟。

“事出反常必有妖。”

陈风叨囔了一句,心里基本确定车间主持谢振军肯定意有所图,至于对方的目的是色心,还是有庄松强参与的成份,陈风暂时不得而知,只是预感着最近日子将不太平。

烟抽一半,手机莫名的响了起来。

自重生到陈风这副躯壳,手机是经典的诺基亚8210,没法上网,没法听歌,没有线上支付,更没有朋友,陈风对手机铃声变得异常敏感,尤其是大晚上来电,特别容易让神经绷紧。

“喇叭”

陈风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有些愣神:“什么乱七八糟名字,还有人叫这个?”

陈风嫌弃地挂断了电话。

可似乎对方故意的,在陈风挂断后,对方还不厌其烦地打着。

因为觉得可能是狐朋狗友,陈风再次拒接。

转身朝家里走去,刚踏进家门,手机再次响起,陈风有些不耐烦,有冲动想骂对方一顿,岂料掏出一看,屏幕上备注的名字更加诡异:“弹弓”。

还没挂断,恰逢沈慕雪从洗手间洗完澡出来,陈风将手机对着她问道:“慕雪,你认识‘喇叭’和‘弹弓’吗?”

听到对方的话,沈慕雪呆呆地点了点头回应:“他们是你的发小,最好的朋友啊。”

沈慕雪不解地看着陈风,觉得有些意外,怎么连他俩都不认识。

“发小?”

陈风默念了一遍,也不避忌,继续问道:“这两家伙是好人还是坏人?”

听到这话,沈慕雪更加糊涂了,实在想不通陈风究竟怎么了。

盯着陈风看了一会,确认还是自己老公后,她解释道:“他俩人还不错的,我的工作是郭奇伟帮忙找的,他也是我的车间同事。”

“至于‘喇叭’柯宏泽,家里但凡缺钱,他一般都会帮忙的,我们欠了他不少钱呢。”

陈风哦了一声,默默点头,经对方一解说,不用再问,他也清楚“喇叭”叫柯宏泽,“弹弓”就是郭奇伟了。

“我给他们回个电话。”

陈风心生一计,拨通了郭奇伟的电话。

“慕雪,喇叭和弹弓约我出去吃宵夜,我出去一下。”

几分钟后,陈风挂断了郭奇伟的电话,朝着屋内喊了一声。

听到陈风的话,沈慕雪穿着睡衣走出了客厅,呆呆地看着陈风欲言又止。

陈风抓了件外套披上,经过沈慕雪身边的时候,摸了摸对方圆润的鹅蛋脸说道:“我不喝多,12点前准到家,记住,谁来都不许开门。”

说完,陈风就开了门走了出去。

沈慕雪看着紧闭的大门,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娇俏的脸上现出了甜甜的梨涡。

陈风边抽烟边下楼,路过街口的时候,发现一辆黑色的日产轿车停在路边,车内乌漆麻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

正当陈风准备上前看看的时候,一辆的士车稳稳停靠在自己面前。

陈风好奇地盯了一会日产车,犹豫不决时,的士车的车窗摇了下来,司机不耐烦地问了句:“走不走啊?”

“哦,走。”

陈风心想自己神经过于紧张,随口应了一句就上了车。

……

看着的士车远远离去的车尾灯,日产车里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子探出了脑袋,瞄了一眼小区A座六楼,将电话拨了出去。

“喂,老板,陈风出去了。”

“嗯,从下午跟他到家后,他一直呆到这会才出去的。“

“对,地址就是宝岗路120号春光花园601。”

“小区有保安,但就一个老头,楼上应该只有母女在,还没见过人,大门一直紧锁着…”

“好的,我明白了,我们不会轻举妄动,就继续监视着。”

男子打完了电话,压了压帽檐,继续缩在车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