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争分夺秒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2660 阅读进度:33/306

陈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不停地抽烟,烟灰缸里早已满是烟蒂,满屋子烟雾弥漫,呛鼻得很。

陈风口干舌燥,但还是止不住想要抽烟,似乎此刻只有尼古丁的刺激,才能让自己保持清醒。

……

“爸爸,爸爸,妞妞要抱抱……”

“爸爸,爸爸,你的胡子好扎人啊…呜呜,不亲不亲……”

“爸爸,以后有了弟弟,我就给他洗澡澡,给他玩玩具,嘻嘻……”

……

“陈风,别抽烟了,可以吃饭了……”

“陈风,衣服挂在门后,你要洗澡可以直接洗哦……”

……

迷糊中,记忆仿佛电影般,曾经这个小家日常的一切,一幕一幕在陈风脑海里浮现,就像沈慕雪母女未曾离开一样,是那么真实那么生动。

可当陈风伸手去抓的时候,母女俩又突然消失在空气中,遗留给自己的,只有黑漆漆的小屋和冷清的一切……

不知不觉,陈风的眼眶湿润了,他自嘲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原来也有眼泪……

外面天已黑透,路灯透过纱窗投射到小屋内,使得这个黑暗的小屋有了一道昏暗的亮光。

陈风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坐在沙发上,没吃饭,没喝水,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不曾离开。

他相信,对方的抓走母女的目的,一定是针对自己的,所以一定会有电话。

“叮铃铃,叮铃铃”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宛如黑暗中一道催命符,亮起的屏幕显得格外刺眼。

陈风看都没看就按了接听键,突然发现此时的喉咙干燥到发不出声音,干咳了几下才发出沙哑的一声:“喂。”

话筒里没有声音,只有沙沙的风声。

“喂,你是谁?为什么抓走她们母女?”

陈风怒吼着,可是因为喉咙的问题,声带干涩,声音依旧含糊不清。

“喂,疯子吗?”

过了一会,话筒里终于传来了声音,可是来电者不是绑匪,而是“弹弓”郭奇伟。

“弹弓,是你吗?”

陈风艰难地问了一声。

“是我,你的声音怎么了?”

对方焦急地问道。

“别…别管我,你有事吗?没事的话,我…我挂了,我在等电话。”

陈风应了一声就想挂断,他生怕错过任何电话。

“别挂,疯子,等下。”

郭奇伟喊了陈风一声:“我知道你出事了,沈慕雪被抓了对吧?”

“什么?”

陈风惊讶地站了起来:“弹弓,你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对,我知道弟妹在哪里。”

郭奇伟回道:“下午上班我去洗手间,无意间听到谢振军在厕所里鬼鬼祟祟讲电话,虽然听不清具体内容,但我听到了慕雪的名字,我就索性跟着他,结果居然找到了弟妹。”

“操他妈的,她们在哪里?”

陈风狠狠朝着茶几砸了一拳,愤怒地问道。

“具体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就打了个车一路尾随来到这的,貌似一个农村的庄户院,我现在猫身在一个小山坡上,可以看到庄户院的全貌。”

郭奇伟解释道。

“行,辛苦兄弟帮我盯着,我一会带人过去找你。”

陈风应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妈的,敢动我家人,我绝对把你家祖坟都给挖了。”

陈风咬牙切齿地碎了一口。

为了保持更好的状态,陈风连续喝了好几杯水让喉咙舒服点,又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然后将电话拨给了凤北警局的蔡金明。

临出门之际,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陈风赶忙掏出一看,眉头皱起:“陌生电话?是谁?绑匪?”

陈风自言自语了几句,接通了电话。

“喂,陈风先生,好久不见啊,哈哈哈…”

话筒那边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声音,陈风无法辨别对方的声音,显然是用了变声器。

“你是谁?我们认识?”

陈风重新把门关上,边跟对方聊着,边退到窗边微微揭开窗帘的一角窥视着楼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

“你别管我们是不是认识,我只想让你知道,得罪了我,没什么好下场的,哈哈哈…”

对方继续哈哈大笑。

“庄松强,别装神弄鬼了,说吧,怎么样才肯放了我老婆。”

陈风直呼其名,不再跟对方瞎扯,需要用变声器的,一定是自己熟识的。

听到陈风的话,对方顿了一下,笑着说:“庄松强是谁?看来兄弟得罪的人不少啊?”

陈风暗叹对方果然够高,还懂得防止录音,不像一般呆瓜。

“少废话,既然是冲我来的,说出目的吧,要我怎么做?”

陈风直言不讳,表现得比对方还要镇定:“我没钱没势,你们抓我老婆孩子,无非就是要我这个人而已,想怎么玩,说说吧。”

“哈哈,果然聪明。”

对方似乎没想到陈风居然如此冷静,倒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他接着说:“但有一点错了,你不是没价值,最起码白灵儿估计会救你,拿你换点下酒钱还是可以的。”

“胡说八道,这事关白灵儿什么事,我就是给他打工的。”

陈风怒了,吼了一声:“还有你怎么认识白灵儿?你不是庄松强,你是叶智忠?”

“行了,别瞎猜,你要清楚现在我才是庄家。”

对方也不闲扯了:“现在就来葫芦山,到了山下给我电话,记住了,别报警。”

“等等,我怎么知道就是你抓了我老婆孩子?”

陈风一听地址,猜想应该跟沈慕雪关押的地方不一样,索性多聊两句拖延下时间顺便验证下:“我要跟老婆孩子对话。”

“对话,你想得真美,反正你老婆大着肚子,起码也七八个月了吧,女儿肉嘟嘟的挺可爱,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先寄点东西给你,哈哈哈……”

对方妖里妖气地说了一句。

“行,我相信你。”

陈风心道果然是不同地方,他不敢再冒险,直接答应了对方。

“这才对嘛,记住,一小时后看不到你的人,后果自负。”

对方留下一句话,然后就挂断了。

陈风呼了口气,看了看时间,估摸着蔡金明应该出发了,他又给了蔡金明和郭奇伟分别通了电,告知这边的情况。

蔡金明一开始反对陈风独自前往,可担心对方会一路监视陈风反而耽误救援,只能表示兵分两路,除了救人,再派一队人赶过去帮助陈风。

的士车疾驰在宽阔的马路上,冷风呼呼地刮,今夜的月亮似乎故意的,躲在云里不愿出来,的士车出了环城高速,紧接着就是一段乌漆麻黑的林间公路,随着车子通过,留下的只有车轮碾压树叶的沙沙声。

陈风坐在车里一直心绪不宁,他很想继续拖延时间,无奈对方将时间限制死了,只能祈祷蔡金明那边更快找到郭奇伟。

警方可以对手机号码进行准确定位,他深信沈慕雪母女会平安救出的,至于自己,一切交给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