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新的征途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3174 阅读进度:38/306

几天后,陈风交接完白氏乳业的相关工作,带着同样办好离职手续的柯宏泽,还有老婆女儿,踏上了通往西川的飞机。

白源乳业的原经销商基本位于西川省会城市运城,故陈风将首站安排于此,开启了自己的征西之路。

运城与江城相隔1000多公里,一座历史古城,内陆城市,底蕴很足,飞机需要飞行一个多小时,除了陈风,其他三人都是第一次坐飞机,显得既兴奋又紧张。

然而众人不知道陈风的飞机经历,其实并不属于这个躯壳。

下午一点多,飞机稳稳落地在运城,一走出机舱,妞妞就兴奋地大喊大叫。

运城的天气适中,四季分明,秋天的气温在15-20度左右,非常舒服。

天空万里无云,蔚蓝的天空如广阔的海洋般,深不见底,凉风习习,吹去一身疲倦,甚至让众人忘却了一路上前途迷茫带来的惆怅。

机场距离市区不远,半小时后,陈风带着几人来到提前预定好的酒店,先将母女安排妥当,紧接着顾不上休息,陈风又带着柯宏泽四处奔走,寻找住所。

因为来之前早在网上大致浏览过相关租房信息,所以一个下午时间,陈风就选定了住址,一个中档小区,比江城的房子好很多,虽然同样不大,但楼下就是小区私立幼儿园,方便沈慕雪带娃。

至于柯宏泽则更为简单,直接在同小区租了一套一房一厅。

解决完住宿问题,陈风又马不停蹄地在小区不远处,租了一间临街铺面,属于内街,价格也比较便宜,最重要的是可以停靠车辆。

为了节省费用,陈风又让房东介绍了施工团队,准备将商铺后半段改造城办公室,暂时应付着用。

充实的一天就这样在忙碌中度过,傍晚时分,陈风又带着柯宏泽返回了酒店。

“疯子,接下来具体什么计划?”

餐桌上,柯宏泽好奇地问道。

“明天上午我们去打扫房子,先入住。”

陈风放下手中的筷子,擦了擦嘴,看了看身边的沈慕雪和妞妞道:“先稳定下来,然后你一边跟进商铺装修,一边开始招人,再则就是白灵儿给了运城营业部经理和原总经销的联系方式,我们需要去拜拜码头。”

“拜码头?”

柯宏泽皱着眉头问道。

“当然,虽然我们撬了别人的饭碗,但他手上现有的资源还是要利用起来的。”

陈风答道:“当初白灵儿让他降级为二级经销商的时候,承诺过他,半年前依旧给他总经销的价格和特权,也意味着,前期我们要生存,必须自行开发客户。”

“这个经销商手中的货,以后从我们这走,白灵儿按人情价给我们适当提成,但绝对是苦工活,顶多应付点铺租和少量工资,意义不大。”

柯宏泽听完,微微点头,脸色有些凝重。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你按我的节奏来就行,只是前期可能会比较辛苦。”

陈风喝了杯酒道:“我从来没想过借用目前这个经销商的力量,说难听点,如果他行的话,也不至于混了这么多年还这样子。”

陈风虽然表面轻松,实则心里却在想着,那些人不给自己使绊子就不错了,靠他们是绝无可能,但他不想打击柯宏泽,所以避而不谈。

次日上午,陈风按计划搞定了房子,安排妥当沈慕雪母女,随后就赶往运城的白源乳业营业部。

白源乳业的销售架构是四五个省份设置大区经理,省级单位再设置营业部,由省级经理管辖,市级单位再设置办事处,由办事处主任管理,各乡镇就由各业务员分管。

这四级架构的作用,就是管理好当地经销商、卖场和导购员,负责调货和控价,避免区域窜货,做好路演、广告、宣传等活动,可以说与经销商的作用相辅相成。

运城营业部位于运城市中心的高远大厦,一座32层高的高楼,不算CBD,但也属于商务办公大楼,集合了各行各业。

“哇,真气派啊,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有这样的办公室?”

当电梯稳稳停靠在18楼的时候,柯宏泽看着门上高挂着“白源乳业运城营业部”的牌子,不禁发出了感叹。

陈风白了对方一眼,甩了对方一个脑门说道:“别丢人现眼,这破办公室有什么好羡慕的,你又不是没见过。”

“哈哈,是见过不少,不过都是别人的,哪有自己的强呢。”

柯宏泽厚着脸皮嘿嘿笑道。

说话间,营业部的大门突然打开,迎面而来的是两个西装男子,前面一个略年轻,30岁上下,面带笑容,远远地就朝着陈风挥手问好,走在后面的年纪略大,40岁左右,脸上虽然同样带着笑,可眼神里却不难辨出有一丝阴沉。

“陈总好,欢迎光临指导。”

年轻的男子赶忙上前握住了陈风的手:“自我介绍下,我叫甘俊良,是白源运城营业部经理;我身边这位是刘总,刘金炎,原运城总经销。”

“哈哈,两位好,陈风初来乍到,还望两位多多照顾。”

陈风礼貌地跟两位握了手,顺便指着旁边的柯宏泽介绍道:“这是我的兄弟,柯宏泽,未来主要负责运城的业务。”

几个人相互客套了一番,陈风就随着甘俊良进入了运城营业部。

运城营业部地方不大,200多平米而已,业务员主要是跑市场的,一般只有签合同或开会才会回公司,所以一般情况下,办公室人少,也不需要太大地方。

“陈总,早几日白总就给我和刘总交代过了,我们等了好几天,怎么才到啊?”

落座后,甘俊良客气地说道。

“哎,这不举家迁移,刚落地运城,人生地不熟的,就得找房子,给孩子找幼儿园,置办住家用具等等,恰巧运城又是名胜古都,老婆孩子又闹着到处逛逛,这不一来二去,时间就从指缝间溜走了。”

陈风故意扯着谎:“让两位老总见笑了。”

“哈哈,应该的,有机会我再带您到处走走逛逛,运城还是很多地方可圈可点的。”

甘俊良笑呵呵说道。

几人又随意扯了些话题,最后陈风看着偶尔搭话的刘金炎微笑着说道:“刘总,现在运城具体情况如何?能给我介绍下吗?”

“回陈总,运城的情况比较复杂,这里是西川的省会,可以说西川基本70%的经济也集中在运城,怀城,边城等地,各大商场、超市、**店也多集中在此,但品牌众多,白源乳业向来以价格优势为主,可西川又是“美而优”的老本营,故而原有的优势也变得没有了。”

“基于上述原因,多年来市场不好开展,高端产品民众们会选择外资品牌,中低端产品又会倾向于本土品牌。”

刘金炎叹着气介绍说。

陈风听完,默默点头:“那您之前的二级经销商,多集中于哪些地方?”

“基本就在运城及边城等地,再往下的乡镇都是不入流的小店铺,消费力比较低,故而我们一般就以市级为单位,最多发展到县城一级,农村乡镇就很少了,除非有大型商超才会入驻。”

刘金炎耐心解说。

“嗯,明白,看来情况确实不融乐观,我都有些担心了,哈哈。”

陈风挠着头,苦着脸,尴尬地笑道。

“哎,这些年来,能保证这样的业绩,其实也不容易。”

刘金炎摇晃着脑袋:“希望这次陈总过来,能有更好的突破,否则我老刘心里也愧对白总对我多年的扶持,愧疚啊。”

听了对方的话,陈风笑而不语,陪着啧啧叹气。

紧接着,陈风又跟甘俊良和刘金炎随意交流了一下未来的计划和策略,但基本上都是困难比解决办法多,而陈风也再次表现出乳业的外行人状态。

“哦,对了,甘经理,刘总,初到贵宝地,明晚我准备在金华大酒店设宴,顺便认识下当地的经销商,不知道两位能否帮忙引荐呢?”

临走时,陈风对着甘俊良和刘金炎恭敬地说道。

“这个嘛……”

甘俊良有些难为情,不自觉地将眼光转向了刘金炎。

察觉到对方的目光,刘金炎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陈总设宴,再忙也得赴宴,下级经销商我来通知,业务员和办事处主任,由甘经理通知,绝对准时到。”

“哈哈,感谢,那就明晚8点,金华大酒店。”

陈风捧手道谢。

看着陈风两人走远,甘俊良和刘金炎对视了一眼,默契地笑而不语,重新回到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