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有人捣乱,给我干他丫的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3026 阅读进度:41/306

陈风环视了四周,看着赵雅薇柔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赵雅薇听到陈风的话,抬起头来瑟瑟地看着陈风,眼睛里噙着泪花,脸上有个微弱的巴掌印,低垂着头不敢与陈风对视。

“先别哭,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吗?都让你们给急死了。”

陈风压着怒火,再次问道。

“陈…陈总,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别开除我……”

赵雅薇边抽泣边说着。

听到对方的话,陈风更加糊涂,他呼了口气,抽了口烟道:“什么乱七八糟,你倒是先说错了什么,咱再谈开不开除的事。”

“今天上午,营业部的甘经理带着几个经销商来公司,说是我忘记给他们下单,导致现在运城好几个经销商都断货,现在市场没货可卖,总部发货需要提前一周订货的……”

赵雅薇解释道。

“那你究竟有没有忘记下单啊?”

陈风问道。

“有的,我一开始有些懵,但后来查清楚确实下单了。”

赵雅薇吸了吸鼻子:“可…可甘经理不信啊,硬说是我的错,还…还打了我一巴掌。”

听了对方的话,陈风大体心里有数,估计对方是故意找茬的。

他指着四周问道:“也就是说这些也是对方所为?”

赵雅薇点了点头:“我翻查了单据给甘经理看,可对方看都不看就撒了一地,其中一个经销商更是摔了一个水杯。”

“陈总,您相信我,我真的有上报要货清单的,但是…就不知道怎么总部就没收到。”

赵雅薇看着陈风阴沉着脸,继续解释着:“您…您别开除我啊。”

陈风闷声不坑,深呼了口气,突然对着门外大喊:“孙正东,杨建华,你们两个狗日的,给老子进来。”

过了一会,两个仓管员低垂着头祛祛地走了进来。

“我问你们?今天人家上门,你们都在不?”

陈风气呼呼问道。

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岂料陈风二话不说,上前一人踹了一脚,孙正东个头大,180公分的高个子,身材魁梧,仅后退了一小步,杨建华矮胖一些,被陈风一踹,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

“陈…陈总,都是我的错,不关他们的事……”

赵雅薇见状,连忙帮着说话。

“闭嘴。”

陈风生气地怒吼:“你连我为什么踹他们都不清楚,求个屁情。”

这一吼,吓得赵雅薇缩了缩身子,再也不敢胡乱说话。

说完,陈风扭头瞪着两人:“我问你们,你们俩长得牛高马大的,有人上门捣乱,自己女同事被打了,居然屁都不敢放个,算男人吗?”

突然,陈风的话令几个人傻眼了,面面相觑,敢情剧本不对啊。

“别他妈看我,老子不是善茬,你们有没有错暂时放一边,我只知道,有人敢到我地盘捣乱,敢动手打我的人,即便错了,也要狠狠揍他丫一顿。”

陈风气得掏出香烟塞进嘴里,打了几次火都点不着,索性将打火机一扔:“你们两个怂蛋,对得起我吗?”

“陈…陈总,我们怕…怕给你惹麻烦啊。”

孙正东祛祛地说:“其实我早就想发火了,无奈看您平时对他们点头哈腰的,您都忍了,我们能不忍吗?”

听了对方的话,陈风眼皮不自觉跳了跳,转头看着孙正东:“按你这么说,是我错了?”

“没…没有,我…我们是不想您难做。”

孙正东连连摆手解释。

“行了,今天的事就这样,记住了,以后谁敢在这撒野,给我狠狠揍出去。”

陈风给每人发了根烟说道:“下手注意点就行,打赢了,每人奖励1000块。”

“昂?”

三人都傻眼了,呆呆地不知道老板究竟想干什么。

“哎,不用这么惊讶,你们闹事有我兜着,我闹事没人兜着,所以才要忍着,做生意不容易啊,但咱不能总被欺负嘛,对吧?”

陈风假装哭丧着脸卖惨。

果然,这些话彻底激起了两个仓管员的勇气,孙正东拍着胸脯说道:“陈总您放心,有您这话,我豁出去了,现在就上门打他丫的。”

说完,傻大个真的就迈了出去。

“站住。”

陈风及时喝住了两人:“别人来闹事,你们还手叫正当防卫,打伤了也不怕,要是上门报仇,别人报警怎么办,别犯傻。”

两人对视一眼,愣愣地点头。

“陈…陈总,那订货的事怎么办?”

赵雅薇虽然很感激老板的宽容大量,但毕竟是大事,她还是忧心忡忡。

“货嘛,没事,我来解决就好,既然他们敢耍诈,那就索性别卖了。”

陈风嘿嘿笑道。

“啊?别卖了?”

赵雅薇嘴大得可以塞进鸡蛋。

“行了,就是你不用管了,该干嘛干嘛,有事我来扛。”

陈风大大咧咧地说道。

事实上他早就想找个机会收拾这帮自以为是的经销商,没想到对方自己撞枪口,索性来个杀鸡儆猴,而办公室被捣乱,员工被打依旧不敢吭声,这种怂法,比平时装孙子的戏码更有效果。

但陈风的作风,除了让员工诧异外,这种护犊子的风格,却在员工内心里深深扎根,整个团队凝聚力一下子提升好几个档次。

……

江城,白氏集团会议室。

今天是月度股东大会,白盛南主持,其余几兄妹陪同,几个人端在会议桌主位,霸气十足,以至于集团其他小股东和高管都正襟危坐,大气不敢乱出。

“灵姐,怎么回事?你派去的那个陈风不行啊。”

白盛轩靠着真皮座椅往后一靠,嘴角上扬轻蔑地说:“才去了不到一个月,市场销量不增反降不说,以前的二三级经销商都投诉到我这了,说他手下都是饭桶,连订货单都会搞错,搞得经销商无货可卖啊。”

听到对方的话,白灵儿黛眉微皱,睁着美眸瞪着白盛轩,可对方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丝毫没有半点畏惧。

“老四,都是自己人,说话别阴阳怪气的,具体什么情况。”

白盛南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好的,大哥,具体情况就是陈风负责西川总经销后,毫无建树,尽吃老本,这还不重要,前几天他属下一个小妹搞错了订货单,结果生产没有排期,导致了运城怀县一带全面断货,损失惨重。”

白盛轩“如实”回答。

“有这种事?”

白盛南将目光投向了白灵儿。

“这事我知道,是我授意做市场调整的。”

白灵儿顿了顿,面无表情回了一句。

“市场调整?灵姐是在为陈风找借口吧?”

白盛轩继续刁难着。

“呵,笑话,我说轩儿,白源乳业好像归我管吧?”

白灵儿傲娇地翘着嘴角说道:“且不说下面的营业部和经销商直接饶过我越界向其他股东告状,单乳业的所有政策指令,我想我有足够的权力可以支配吧?”

“你……”

白盛轩顿时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另一方面,西川本来就是个烂摊子,陈风说他有办法解决,让我支持他,我觉得即便败了,也没什么损失,顶多就是撤出市场,年销不到3000万的市场,对白源几乎九牛一毛,我认为值得一试,仅此而已。”

白灵儿眼角一扫,转向了白盛南:“白董,这次决策应该不算失策吧?”

白盛南与白灵儿对视一眼,自然知道她是故意为陈风开脱,只能顺着她的话说道:“白源乳业既然归你管,自然决策权在你,现在还不到考核业绩的时候,一切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他环视了会场一圈:“这个话题不再讨论了,下一个议题,针对地产公司准备进军大型商业广场的决议,大家怎么看?”

……

虽然白盛南直接将话题跳了过去,白灵儿表面装作轻松,实在压力不小,不知觉中背脊都汗湿了。

“陈风,你究竟在干什么?”

白灵儿默默在心里念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