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将计就计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3055 阅读进度:47/306

“雅薇,你给我拿个计算机过来。”

陈风突然停住了脚步,朝着赵雅薇说了一声。

小姑娘哦了一声,赶紧跑了出去。

陈风闷声不吭,对着计算器一顿狂按,柯宏泽和赵雅薇也不明白他在算什么。

“行,对方做初一,我就做十五,我们索性将计就计。”

陈风突然眼睛一亮,自言自语一句,将罚款单递给了赵雅薇:“把这个裱起来,平时多给弟兄们观摩观摩,壮士断腕,要深记耻辱。”

“什么意思?疯子,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说,什么办法?”

柯宏泽急得跳脚,催促着对方。

“哈哈,对方不是说我们窜货吗?原本我还没这个想法,既然别人都当成事实,我们也不狡辩,干脆就让它成为事实。”

陈风笑着答道。

柯宏泽不明白,摇了摇头。

“你个猪脑子,就是让你通知下面的兄弟,区域不受限制了,货往整个西大区铺开了卖,狠狠冲它一波。”

陈风信心满满地说道。

“什么?”

柯宏泽惊呼一声:“你…你是在玩火?会出事的。”

“出事?能出什么事?”

陈风笑嘻嘻抽了口烟:“出事也是那些经销商出事,我们只要稳住价格,不损害白源的利益就行,事实上对白源没损失,顶多市场乱一阵。”

“但如果我们能趁机吃下市场,稳定住客户,没准以后业绩能干得比现在还好,吞噬掉其他竞争对手,到时候白灵儿还得谢我。”

“我总觉得不妥,没这么做生意的。”

柯宏泽叹了口气,坐回了座椅。

“行了,就这么干,别人做生意还玩陷害,我就不能偷鸡?”

陈风碎了一口道:“再说白灵儿还欠我三条命呢。”

柯宏泽想说什么,但又有些无力,索性闷声不吭。

“落实下去吧,你是我兄弟,要跟我老婆女儿一样无条件支持我。”

陈风笑眯眯说道。

看着眼前这个大无赖,柯宏泽无奈地甩了甩头骂道:“真庆幸跟你是兄弟,不是你的对手,兄弟都快让你给玩死了,对手估计更活不久。”

说完他跟赵雅薇准备离身,陈风又喊住了对方:“罚款单的事,先拖着,我们不说不认账,但也不买单,记住了。”

赵雅薇哦了一声退出了办公室。

“想从我身上拔毛,想得美。”

陈风贱兮兮骂了一句。

……

“管老板,行,没问题,凭我们的关系,一定优先给您供货……”

“哎,林总,实在是不好意思啊,目前爆单啊,量太少的暂时排不上啊…哎,您别急着骂我嘛,我一定给您争取的,放心……”

“叶经理啊,行,没问题,咱哥俩什么关系,早就该合作上了,弟弟就等你开口呢……”

是日清晨,陈风刚踏进办公室,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电话铃声、销售员的电话对话,不绝于耳,热闹得很。

陈风站在办公室外头看了好一阵,不明所以,众人甚至忙得都没空搭理自己,连个打招呼的都没有。

他顿了顿,走到赵雅薇面前敲了敲桌面,对她招了招手。

赵雅薇明显也忙得够呛,手里还拎着电话机,看到老板招呼自己,硬着头皮说多了两句然后就挂断了客户的电话。

“陈总,您有事吗?”

赵雅薇推开门,急冲冲地问了一句。

“怎么?老板不能找你谈心?”

陈风微笑着问道。

“哎呀,老板啊,今天真没时间,您没看大家都忙疯了?”

赵雅薇一脸不耐烦,奈何对方是老板,她只能忍着。

“说说,今天早上都什么情况啊?”

陈风掏出烟含在嘴里:“敢情是月度考核时间到?都做样子给我看?可好像月底还没到啊。”

“哎,老板,谁有空演戏给你看啊,是真的很忙。”

赵雅薇解释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大早订单满天飞,以前合作过的,没合作过的,竞争对手的,全上门来了,络绎不绝。”

“这么神奇?”

陈风皱着眉头想着是不是又被人阴了,想了想实在想不通,他又问道:“柯总呢?”

“不知道,早上都没见过。”

赵雅薇应了一句,紧接着说道:“老板,如果您没其他事,我得去忙了,不然今晚肯定加班到很晚。”

陈风顿了顿,摆了摆手让对方离开。

“难道事件曝光了?风口到了?”

陈风下意识看了看手表,准备打开电脑查阅信息。

“哐啷”一声,陈风还没打开电脑,柯宏泽门都没敲就推门而入。

“干什么呢?你也疯了?”

陈风碎了一口。

“靠,不是我疯了,是世界疯了,都跟你一样疯了。”

柯宏泽哈哈大笑道:“知道吗?疯子,今天的业绩蹭蹭蹭往上涨,之前取笑你下十倍销售计划,我估摸着到时候四五十倍都不止啊。”

听完对方的话,陈风的脸色大变,近两个多月的等待,终于还是等来了风口。

“怎么了?你不高兴?”

柯宏泽看着对方的表情,神态自若,并无半点惊喜,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有什么好高兴的,预料中的事。”

陈风耸了耸肩膀说道。

“预料中的事?你是怎么知道行业会爆发氰胺化工事件的?”

柯宏泽更加疑问。

“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上周我让你趁着别人给我们安窜货罪名的空档,暗中走访西大区所有竞争对手的经销售,干了吗?”

陈风不问反问。

“做了啊,就是因为有了这波托底,凌晨爆出消息后,所有销售员的电话都给打爆了,就连办公室固机都没停过。”

柯宏泽兴奋地答道。

“嗯,很好,告诉业务员,不用客气,全面散货,有多少杀多少,动作快点,不能比其他营业部慢。”

陈风冷笑着说:“诬陷我窜货,我现在就窜给你看。”

“可动作太大,会不会出事?要知道白源没有在凌晨公告的受污企业名单内,这一波整个白源都会趁机崛起的,各部都会积极抢夺市场。”

柯宏泽有些顾虑。

“怕什么?到时候就解释是竞品被下架,那些经销售直接找到我们来填补市场空缺就行,我当时没让你们动他的既定市场就不错了。”

陈风目露凶光说道:“再则,所有营业部都按正常规模去提报销售计划,不可能有多余库存的,有没有囤货就看白灵儿听不听得懂我的暗示,反正市场乱成一锅粥,能抢就抢。”

柯宏泽想了一会,一咬牙说道:“行,既然乱,就让它乱到底。”

半小时后,柯宏泽去而复返,看着陈风在办公桌前抄抄写写,他索性不说话,坐到茶几旁抽起了烟。

“怎么样?都安排好了?”

陈风没抬头,边处理着手头的工作边问道。

“嗯,刚开完会,都交代好了,这周全面取消休假,大战一场,来者不拒,销售员也都出去跑市场了。”

柯宏泽答道。

陈风没有回应,又拿着笔对着电脑在纸上抄录了一些东西,几分钟后才起身来到茶几旁,将一张纸递给了柯宏泽:“这纸上都是西川的小众网站和本地电视台,你交代下去跟他们联系,按照这份资料做下宣传,电视广告,软文都给弄下,再雇下水军刷一刷。”

“打广告?做宣传?”

柯宏泽有些懵逼,不解问道:“这不是白源的事情吗?怎么我们做经销商也要干这个?”

“白源的广告最多是全国性的,或是央视广告,不会涉及这些小众渠道的,但别小看这些小众网站和地方电视台,在乡镇渠道还是有点作用的。”

陈风解释道:“我们要比西大区那些人更快渗透到渠道,就要进一步锁定销售者,不能只是单纯把货压给下级经销商,如何让别人觉得我们与众不同,往往就是这些小细节了。”

“哦。”

很明显陈风的思想放在2008年有些超前,所以柯宏泽半知不解,所以只能呆呆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