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真相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28 字数:2723 阅读进度:101/306

“萧旭,离开灵儿吧,你这样做,对你没好处。”

“白董,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和灵儿是真心相爱的。”

“哦,包括之前被你骗的几个女人,也是真心相爱?”

“你…我不懂你的意思。”

“颜东莉,蓝卫芳,时子茵……够不够?还是需要我再列举几个?如果我没记错,好像其中还有一个接近50岁的吧?”

“你…我还是还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事实上每个接近我妹妹的,我都会调查他,如果还不服,不妨看看这些照片……”

“你?哼,就算你知道又如何?你妹妹脾气那么犟,认定的人和事一根筋,你觉得她会相信你?”

“无论如何,离开她,你无非就是要钱而已,开个价…”

“哈哈,白董,您觉得白氏集团女婿这个名号需要多少钱可以换呢?何况灵儿名下可还有白氏集团20%的股份……”

“人心不足蛇吞象听过吗?你信不信我有上百种方法让你彻底消失?”

“哈哈,这我当然相信,可你信不信我能让灵儿恨你一辈子?”

“这样吧,我手头上有个项目,你去接手,事成之后收益不会少于8位数,这是我最大底线,否则我宁可灵儿恨我一辈子……”

……

视频整整20分钟,白灵儿从一开始的疑惑,到后续的震惊,到最后的绝望,千丝万缕的愁绪顿时间冲击着她的大脑。

“不…这不是真的……”

白灵儿惊喊了一声,跑过来抓住白盛南的肩膀道:“那不是真的,对吗?那不是萧旭,那是你找人扮演的……”

“灵儿!”

白盛南大声吼了一声:“事到如今,你还想存在幻想吗?哥之所以不想让你知道真相,就是希望你能永远单纯,可事实是哥错了,为了让你清楚认识到社会的残酷,我才不惜做这恶人。”

“不,你骗我,都是你骗我的……”

白灵儿推开了白盛南,结果一个踉跄,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板上。

冰凉的地板,肉刺的痛感,却不及此时白灵儿内心的痛苦。

失落,绝望,迷茫,再次狠狠地摔打着她。

“灵儿……”

白盛南看到对方如此,心头一绞,咬着牙喊了对方一声。

“走,你走啊,为什么要让我知道,我宁愿永远活在梦里……”

白灵儿嚎啕大哭:“现在梦碎了,一切都没了,走,你走啊,我再也不想见你……”

“灵儿……”

白盛南向前迈进一步试图去拉对方,可白灵儿突然起身从抽屉里掏出一把剪刀,直接抵住了自己的脖颈哭道:“走啊,再不走我就捅进去……”

“别,千万别,灵儿,别犯傻……”

白盛南连连摆手,后退了几步说道:“哥走,哥这就走,你千万别犯傻……”

白盛南没有犹豫,直接退出了房间,顺带着帮她把门带上,随着房门再次关闭,仅剩的只有白灵儿悲戚的哭声。

“看好大小姐,如果大小姐少一根头发,小心你们的脑袋。”

临走前,白盛南对着保镖和保姆怒斥了一声,叹了口气,愤愤地离开了别墅。

……

与此同时,陈风在家陪着家人吃完了早餐,如往常般准点上班,可意外的是他刚到公司,发现覃培康居然比自己更早,也不知道什么时间起就已经在等他。

小秘书一副有苦难言的表情,看着陈风有些尴尬。

陈风进入办公室以后才发现原来办公室还没收拾,估计是覃培康来得太早,以至于小秘书都没法完成本职工作。

“覃工有急事?”

小秘书给两人倒了茶退出去后,陈风微笑着对覃培康说道:“公司9点才正式上班,覃工没必要这么早的,否则小莹都没法帮我收拾办公室了。”

听到了陈风的调侃,覃培康有些尴尬,挠着头嘿嘿笑道:“抱歉哦,陈总,老覃我一根筋,昨晚回家看到女儿恢复得不错,老婆一直念着让我一定要好好工作报答您,结果我失眠了一夜,早上跑了几公里依旧没有睡意,所以……”

“哈哈,覃工果然真性情!”

陈风哈哈大笑,摆手示意无碍,紧接着问道:“覃工想了一夜,接下来可有什么计划?”

覃培康一听,解开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大叠文件信誓旦旦说道:“陈总,这是我先前积攒下来的手机制造工艺资料,您先看一下,如果没问题,接下来我将重点研发改进,保证未来我们的手机比市面上任何一款质量都要更好。”

陈风接过文件,随手翻了几页,微微一笑又放回了桌面。

覃培康看着陈风的举动,有些被泼冷水的错觉,皱着眉头问道:”陈总对这些资料不满意?”

“不。”

陈风摆手解释道:“这些资料我当然满意,只是我更希望听听覃工的研究方向。”

“目前国内手机市场基本还是被几大外资品牌所占据,国内厂商最多就是做代工,本土品牌给人的标签就是质量差,外形土,功能弱,缺少核心技术。”

覃培康侃侃而谈:“所以未来的研究方向,我将在原有基础改进音效、外形美观等缺陷,重点完善拍照、音乐等功能,突出我们的特色。”

“嗯,不错,未来手机的定位绝不是单一通讯工具,更多的可能会成为娱乐工具,所以覃工的方向是对的。”

陈风微笑着赞赏道。

受到了鼓励的覃培康更是彻底放开,认真说道:“目前国内的摄像头模组配件核心技术依旧掌握在外资品牌手里,所以我的想法是先从视听功能入手,比如集中精力研制‘音乐手机’。”

可出乎意料的是,他的这一论调并没有得到陈风很好的肯定,所以他愣呆呆看着陈风,等着陈风决策。

“覃工,你对智能手机有多少了解?”

陈风顿了一会,微笑着问道。

“智能手机?”

覃培康叨囔一声回答:“智能手机我只是大体了解,上个月安卓系统正式推出,貌似授权给了一些厂商,可是否成熟,市场接受度如何,成本如何,价钱是否被接受等等,一无参考数据,二无检测标准,一切都很难说。”

“这个没事,有了解就行。”

陈风笑着答道:“事实上未来一定是智能手机的天下,所以我们的研究方向也要随着改变,最好是趁着现在国内各家还未觉醒,就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这……”

覃培康有些接不上话,噎了一会问道:“陈总,这个风险会不会有些大?一来我们还是这个行业的新手,二来国内甚至海外还没有成功案例,一旦失败,将满盘皆输。”

“就因为国内还没有成功案例,而我们又是新手,故而更要兵行险招,反其道而行,否则市场是不会赋予我们机会的。”

陈风一脸坚定地答道。

对比老板的自信满满,成竹在胸,覃培康有些难以置信,事实上他还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以至于一时间搭不上话。

而陈风似乎很满意对方惊讶的表情,心道默念着这只是一个开始,未来他想做的,是全方位的品牌建设,而产品则是涵盖了生活所需,硬件结合软件,用互联网模式的打通传统制造的奇经八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