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威胁电话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2-07 字数:2335 阅读进度:126/306

段曦看着此时嗡嗡作响的手机,脸色大变,抬起头求助地看着陈风。

“怎么了?是谁?”

陈风问道。

“是…是小茜。”

段曦支支吾吾答道。

陈风凝神想了一下说道:“接吧,该来的总会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段曦得到鼓励,深吸口气,接通了电话。

“哈哈,窝囊废,我还以为你吓得都不敢接电话呢。”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席永贵那惹人厌的笑声。

“席永贵,你好卑鄙。”

段曦破口大骂:“俗话说祸不及家人,有种你冲我来,搞我家人算什么。”

“哈哈,骂吧,没事,尽情骂。”

对方听到骂声不仅不生气,反而越笑越大声:“趁着还有力气,尽管骂,不然我怕你以后没机会。”

“你…你个王八蛋,你已经得到小茜了,还想干什么?”

段曦被气得胸口上下起伏,无奈对付无赖,他明显嫩了些,说着说着语气渐渐弱了下来。

“我想干嘛,我喜欢女人啊,尤其是嫩的出水的女孩,你懂我的意思吧?”

对付贱兮兮的淫笑着。

“你个王八蛋,你要是敢动我妹妹,我杀你全家。”

段曦怒吼着,估计隔着话筒都能感到他此时的怒气。

无奈即便段曦喊得再大声,席永贵依旧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继续笑着说:“事实上我已经动了你妹妹,这次算她运气好,否则此刻就不是女孩了,应该变成女人了,哈哈……”

“你个挨千刀的,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段曦已经完全失控,抬脚对着电脑桌就是一踹。

陈风见状,连同几人急忙上前按住近乎疯狂的段曦,同时抢过对方手里的手机。“

“喂,席永贵。”

陈风对着话筒喊了一声。

“你又是谁?”

席永贵疑惑地问道。

“呵,你别管我是谁,我只想告诉你,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有些事别做得太过了,否则会有人收拾你的。”

陈风冷冷说道。

“哦?哈哈,那我倒是想看看哪位高人收得了我?”

席永贵不屑答道。

“说吧,你打这个电话过来究竟什么目的,总不会是为了威胁吧?凭你目前的优势,应该不至于干威胁这种蠢事。”

陈风继续冷言攻击。

“哈哈,还真让你说对了,我就是来威胁的,我就喜欢看有些人被吓得脸色煞白,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怎么样?我觉得特好笑。”

席永贵嘿嘿笑道。

“呵呵,大家都是聪明人,我建议你收起这套小丑把戏,咱有事说事,想玩阴招,别忘了你也有家人,你也有落单时候。“

陈风脸色一变威胁道:“事实上这世上两种人得罪不起,一种是有钱人,一种是老实人,可你全得罪了,我倒是很想看看你会不会也惶惶不得终日。”

“你吓唬我?”

席永贵怒吼一声:“老子吓大的。”

“是吗?但我不屑于吓唬人,我只是陈述事实。”

陈风掏出烟缓缓点上:“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吓唬你,那你也可以试试。”

听完了陈风的话,对方沉默了。

陈风也不着急,自顾自悠闲地抽烟,事实上从对方不搭话那一刻起,证明了陈风的猜测是对的,对方也有软肋。

“你究竟是谁?”

沉寂了一会,席永贵突然对着电话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只能告诉你,段曦的游戏是我买的,我不缺钱,你想玩,我随时奉陪。”

陈风笑着回答:“但如果你想彻底解决问题,划出个道,我们接着,别跟小孩子似的玩那些下三滥,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又是一分钟的沉默,陈风知道对方在权衡,在猜测陈风的话真实性,也猜测陈风的身份和分量。

许久,席永贵再次开口:“好,我相信你,既然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冲突又在赛车场上发生,那就去赛车场上解决,敢不敢?”

“呵呵,行,依你。”

陈风爽快答应。

“好,那就明晚十点,月牙山。”

席永贵说道:“既然兄弟自称有钱人,那不妨我们加个码,赌1000万,谁输了跪在对方面前喊对方爷爷,敢吗?”

“哈哈,你等着送钱给我花吧,孙子。”

陈风碎了一口,紧接着不等对方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短短几分钟,小屋里安静得很,众人都屏住呼吸,默默地注视着陈风,直到对方挂断那一刻,众人才松了口气。

“哥,好样的,真帅。”

习子珍稍微缓和了一下,直接给陈风抛了个媚眼,竖起了大拇指。

陈风无语地白了对方一眼,暗叹对方的心得多大,都火烧眉毛了还玩。

“疯子,现在怎么办?”

柯宏泽最紧张,直接上前拉着陈风问道:“我们哪里会赛车啊?你还跟人家赌1000万,我滴天呐!”

“没事,你赶紧给耗子电话,他常在外头跑,看看认不认识这方面的好手,有的话让人赶紧过来。”

陈风交代了一声,叹气道:“如果实在不行,那就我亲自来。”

“你?”

柯宏泽狐疑得看着陈风,最后摇摇头说道:“我还是找耗子算了,否则去哪找个老公赔给慕雪。”

“疯子…”

郭奇伟交际面不如柯宏泽,此时也只能担心地喊了对方一声。

“哥!对…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段曦已经从愤怒失控中缓和了下来,此时看着陈风,眼神里充满了愧疚和难过。

“行了,你们几个记住了。”

陈风大手一挥,看着众人说道:“从我们签约那刻起,你们就是我陈风的兄弟姐妹,谁有事,我都会帮忙,所以别跟我扯什么连累,什么谢谢,如果大家愿意信任我,哪天我出事,希望大家也能这样对我就行。”

听到了陈风的话,几个人的眼睛变得不再纯粹,较比之前似乎多了份情感,每个人眼里不自觉地泛着水雾,紧握着拳头,咬着嘴唇,重重地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柯宏泽去而复返,只是脸上依旧带着担忧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