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人都去哪了?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2-09 字数:2281 阅读进度:131/306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冤冤相报向来都未必是解决仇恨的最佳途径,很多人或许无法理解段曦的处理方式,甚至有些嗤之以鼻,但段曦却依旧选择了这种方式来了断自己的这段孽缘。

闹剧收场,席永贵终于得到了陈风和孙腾飞的宽容,灰溜溜地带着小茜和一众混子逃离了现场。

陈风对孙腾飞的相助表示了感谢,也表示未来将为其跟白家的合作进行牵桥搭线。

一行人如释重负,胜利归途。

倪辉还是一脸怡然自得,面无表情,除了手中的酒瓶,似乎世间一切都与之无关,哪怕是面对生死,一样泰然处之,以至于陈风开始对这个邋里邋遢的男人过往经历有了兴趣,他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经历,才会让一个如此有才能的男人沦落到此番模样。

段曦似乎一夜长大,在情绪彻底发泄之后,人也变得安静许多,虽然一样的精神不振,可至少没要生要死,陈风相信,在经历了诸多磨难的他,未来将会更快成长,而到那时候,一个成熟男人也将正式登场。

空中明月如同一把弯刀,站在山顶斜斜望去,宛如一个白皙的月牙,陈风突然有点明白为何此山名唤月牙山。

清风明月,山风飒飒,树影淙淙,似乎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

陈风眺望着深不见底的黑色天空,大大地呼了口浊气:“接下来等待自己的罹难,又将是什么呢?”

“哥,诺,给你的。”

正当陈风感叹人生的时候,耗子笑嘻嘻地递给了陈风一张银行卡。

“这是什么?”

陈风接过卡,上下翻阅了一下,狐疑问道。

“席永贵的,1000万,您忘了?”

耗子咧着嘴笑着回答。

“不是吧,你居然追讨回来了?”

陈风有些不相信:“对方就这么给你?没为难你?”

“嗨,他哪还有这胆啊?”

耗子大大咧咧笑道:“小曦太仁慈了,这种人,就该狠狠扇他,既然你们下不了手,那坏人就由我来做呗,让他出出血也成。”

陈风斜着脑袋打量了耗子一番,突然发现对方也并非就是贼眉鼠眼,最起码脑袋瓜精灵的很,做事也不拖泥带水,是越看越喜欢。

陈风转身将卡递给了柯宏泽说道:“喇叭,回头你去取100万,奖励给耗子和倪辉,再取50万放在耗子那做经费,耗子常年在外跑,以后多找些靠得住的能人异士,有钱好打点,剩下的,留待发展。”

柯宏泽接过卡,笑着微微颔首。

“哥,不用,我不需要那么多钱,赏碗饭吃就行,至于辉哥,那家伙有酒就成。”

耗子挠着头嘿嘿笑道。

“那不成,咱众兄弟,未来都是论功行赏的,有奖有罚,不能让任何人吃亏,给你的就好好留着,将来有了老婆孩子,处处要钱呢。”

陈风搂着耗子看着他认真说道。

感受到陈风的关怀,耗子也没再推辞,咧着嘴欣然接受了。

……

因为解决段曦的麻烦,陈风的行程耽误了一天,次日一早,他又带着柯宏泽和郭奇伟奔赴惠城,而耗子则带着倪辉返回江城,段曦等人继续收拾手尾,即日起也将奔赴江城大本营汇合。

惠城的行程更加顺利,贝利的实力对比锦洋和诺曼,显得上不来档次,陈风也决定从许诚两个代工厂中择一合作即可,而锦洋电子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如果不考虑万盛电子的关系,陈风倒是很愿意跟孙腾飞展开合作。

……

原本一周的考察计划终于完美落幕,虽然中间有波折,但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而陈风在第八天也带着柯宏泽和郭奇伟从惠城直接返回了江城。

一下飞机,江城独有的气息扑鼻而来,虽然对比许诚清新的空气略有不足,但影响心情的永远不是地方,而是人。

蔚蓝色的天空晴空万里,空中朵朵白云飘逸,演绎着各种形状,时而如同连绵起伏的山脉,时而又仿佛一朵朵诱人的。

陈风眺望着变幻多端的白云,一时间如同看到了沈慕雪憨实的笑脸,又好似看到女儿妞妞娇俏的脸蛋,他暗自感叹自己居然会想家。

“哎,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屋,离家数日,真想家里的大胖儿子。”

郭奇伟看着天空,感觉跟陈风出奇的一致。

“得了吧,你们俩家伙,能不能别酸了,别忘了这里还有个光棍呢,撒狗粮回家撒去。”

柯宏泽嫌弃地碎了一口,拉着行李箱自顾自往前走。

陈风和郭奇伟对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

因为几人来时将车停在了停车场,柯宏泽先将郭奇伟送回家,紧接着才把陈风送到家。

站在阔别多日的家门口,陈风心里止不住一阵激动,这是穿越前所没有的,很明显,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家”。

他兴奋地拿出钥匙开了门,可令他意外的,家里静悄悄,而不是想象中的嘻嘻闹闹,温情满屋。

“奇怪,人都去哪里了?”

陈风皱着眉头自言自语。

“爸,妈,雪儿……”

陈风随手放下行李箱,边换拖鞋边朝着里屋喊着:“雪儿,我回来了,你们在哪啊?”

出乎意料的,陈风喊了好一阵,愣是没人回应。

陈风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客厅的挂钟,时间显示是下午3点半,不可能存在时差,可人都去哪了?陈风禁不住有种不好的感觉。

他没再迟疑,直接迈开脚步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寻找,可接连找了三个,都是空空如也。

“人呢,不会真出事了吧?”

陈风心头一震,自顾自嘀咕了一声。

此时他站在主卧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手紧紧握住门把犹豫不决,不知不觉中冷汗沿着背脊缓缓滴落。

孩子很小,沈慕雪极小可能会带着孩子一起出门……

如果老婆孩子在家,那么母亲和何云佳最少会留下一人……

可事实是,母亲和何云佳都不在了……

陈风的心砰砰直跳。

他深呼了口气,慢慢地拧开了门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