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男人三十不回头

第186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作者: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2-29

倪辉没有愧对“车神”这个称号,果然将车开出了神速,他虽不说话,但陈风的话还是牢记心间,沿途也不知道多少违章,硬生生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缩短了一半时间。

出了车,取了票,因为距离上机还有近一个小时,陈风十分无奈,可飞机毕竟不是车,没法说走就走,他只能默默祈祷不要延误就好。

“喂,雪儿,情况怎么样了?”

陈风刚一坐下,又给沈慕雪去了电话:“我刚到机场,具体上机还有近40分钟。”

“风,妞妞还没醒,一直晕迷着。”

沈慕雪哽咽着回答:“喇叭和弹弓到了,我们这会正往医院赶呢……”

“行,有他们俩在还好点,一会我要关机了,你有事就跟他们商量就好,千万别怕。”

陈风吩咐道。

“嗯嗯,我会的,你自己注意安全。”

沈慕雪回答道。

“你让喇叭接电话,我有事问他。”

陈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紧接着电话就响起了喇叭的声音。

“喂,喇叭,妞妞怎么样了?”

陈风直接问道:“雪儿可能比较慌,我不便问她,你具体给我讲讲。”

“妞妞面色倒是正常,除了有些惨白,其他还好,呼吸也很平稳,感觉就是在睡觉,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一直叫不醒。”

柯宏泽没有掩瞒,直接将妞妞的情况一一道来。

“呼吸平稳?就像在睡觉?”

陈风皱着眉头继续问道。

“对,确实就像是在睡觉,更多的…倒像是吃了安眠药一般……”

柯宏泽顿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安眠药?”

陈风默念了一句对方的话,突然想起前几天金刚提到的男人,他急忙喊道:“喇叭,你给金刚打个电话,问他这两天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金刚?”

柯宏泽疑惑问道:“疯子,你是不是想到什么?”

“不知道,一切都不好说。”

陈风如实回答:“但隐约中觉得这事不简单,怕又是南宫家的计谋。”

“妈的,还没完没了了,居然还对小孩子下手,真他妈的混蛋……”

柯宏泽碎了一口骂道。

“行了,我差不多要上机了,雪儿没主见,你多帮忙看着,我很快到家,谢了。”

陈风叹道。

“谢个毛。”

柯宏泽骂了一句:“好好的保重自己,赶紧给我滚回来就好。”

说完,柯宏泽直接挂断了电话。

陈风挂断电话后,整个人陷入沉思。

柯宏泽的话,令陈风禁不住想起前些天家门口监控里的那个黑衣男人,恰好此人也是在幼儿园附近跟丢的,这样的结果不得不让陈风怀疑。

“请乘坐16:20分飞往江城的乘客现在开始检票登机……”

恍惚中,广播台响起了一次又一次的登机广播,耗子在一旁推了推陈风:“哥,该上机了。”

陈风抬头看了眼登机信息,微微点头后带着耗子和倪辉登上了前往江城的航班。

一个半小时后,陈风终于抵达了江城机场。

冬日的江城天黑得快,还不到傍晚六点,天就已经黑蒙蒙一片,整个江城机场灯火通明,外围的高速公路车水马龙,宛如一条延绵不断的黄色巨龙。

因为柯宏泽提前安排了金刚接机,所以陈风几人一出机场就看到打着双闪在旁等候的金刚。

“金刚,喇叭告诉你关于我的担忧了吗?”

一上车,陈风就拍了拍金刚的手臂问道:“我不在的几天,有没有再发现那个男人?”

金刚摇了摇头回道:“没有,这几天我都在幼儿园附近守着,没发现异常,而家里监控也没发现异常。”

“那就奇怪了。”

陈风疑惑问道:“如果不是那个男人,那又是谁捣鬼呢?”

金刚再次摇头,继续聚精会神地开车。

“哎,哥,你就别再瞎猜了,这不医院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呢,兴许小侄女不是有人加害呢?”

耗子安慰着说道:“所以放宽心,等咱到了医院再说。”

耗子的话不是没有道理,陈风想了一下,也觉得有可能是自己神经过敏,但女儿的身体一直不错,不可能无缘无故昏迷,没弄清楚之前,他始终觉得忐忑不安。

半小时后,陈风终于抵达了江城人民医院。

因为自己就是从这里重生的,所以陈风对医院的一切还算熟悉,一路上轻车熟路,他很快就来到病房门口。

远远的,陈风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沈慕雪低着头,捂着嘴,肩膀不停地抽动,眼里的泪水就没断过,何云佳帮忙抱着陈颖杰,脸上愁容一片,大眼睛里同样挂着泪花,而柯宏泽和郭奇伟脸上也是精神不振,不用多问,此情此景多少也能告诉陈风结果。

他心头一抽,有些窒息的感觉,整颗心就像被刀切割一般,很痛,非常痛。

陈风止住了脚步,他甚至都不敢朝前迈进,他害怕别人告诉自己不好的消息,他第一次感到原来自己可以如此无力,原来自己对家人的牵挂如此强烈。

他呆呆地站着,咬着牙,眼泪不自觉地夺眶而出。

“哥,别这样!小侄女不会出事的…”

耗子看出了陈风的心思,他扶住了陈风,定着眼神安慰着陈风。

陈风瞅了对方一眼,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揉了揉耗子的脑袋,勉强再次向前迈开了脚步。

很快,柯宏泽等人就发现了陈风的到了,尤其是沈慕雪,一看到陈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直朝着陈风怀里扑了过去。

“呜呜呜,风,妞妞不理我了…无论我怎么喊她,怎么叫她,她都不理我了,她不要妈妈了,呜呜呜……”

沈慕雪哭得身心俱裂,小脑袋埋在陈风怀里,身子不停地抽动:“妞妞从小很乖的,她从来没离开过我,更不会不理我的,可是现在她睡着了,她睡着了,妞妞不要我了,她不要爸爸妈妈了……呜呜呜……”

陈风原本极力压住的情绪随着沈慕雪的哭声再次被激了起来,眼泪顺着他的脸颊哒哒哒直往下掉。

此时此刻他才发现,原来一个人哭是如此简单,如此难以控制。

谁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上一章 妞妞出事了主目录下一章 昏迷的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