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是她!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2-31 字数:2299 阅读进度:191/306

“姓秦?”

耗子在电话里嘟囔一句问道:“是不是叫秦佩珠啊?52岁?”

“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

陈风解释道:“我只隐约记得有一次去接妞妞,她说幼儿园有个新来的秦阿姨很疼她,私底下经常给她一些东西吃,而南宫敏告诉我,南宫奕帮一个跟我有仇的男人在幼儿园谋了份差事……”

“哥,那准是她了。”

耗子在电话里肯定地说道:“因为秦佩珠巧不巧跟我们一样,是彭城人。”

此话一出,陈风后背直接惊出一身冷汗。

他脸色煞白,双脚发软,鸡皮疙瘩从头皮直接蔓延到脚底。

原来老婆和女儿身边都埋伏着这么一个定时雷,可自己却丝毫不知,那是多么大的失误啊。

“你重点查下这人的资料,再把资料带回来,我要亲自看看这个人长什么样。”

陈风尽量压住内心的惶恐,对着耗子严肃说道。

“行,没问题。”

耗子自信回道:“这女人在幼儿园还包吃住的,我现在就带着金刚去会会她。”

“行,自己小心,我现在也赶过去。”

陈风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回身就要跑出去。

“陈风!”

南宫敏喊住了对方,满眼柔情地看着他。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办。”

陈风和耗子的通话,南宫敏一字不差地听在耳里,她自然知道陈风要去做什么。

“对不起,我…我当时也不知道这个信息对你有用,没及时告诉你,导致……”

南宫敏抓着裙摆衣角十分纠结:“是…是我害了你女儿……”

“傻了,别这么想,那不是你的错。”

陈风淡淡说道:“很多事有因必有果,防不胜防,做好自己就好。”

“你真的不怪我?”

南宫敏睁着好看的大眼睛,满脸期待。

“回去吧,外面太冷,你一个人不安全。”

陈风走过去把披在南宫敏身上的衣服捋了捋,又将领口纽扣合上:“外面太冷,衣服你留着,早点回家,记住了,以后大晚上不要穿这么少。”

此话一出,南宫敏的俏脸瞬间红透了起来,火辣辣的有些烫手。

她摸着自己滚烫的脸蛋,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呆呆地看着陈风渐渐消失的身影,默默念叨:“千万要小心啊。”

虽然此时的陈风早已不见了身影,南宫敏说什么他也听不见了,但对于南宫敏而言,她却觉得心里暖暖的,第一次觉得原来有人担心有人牵挂的感觉是这么美好。

……

半小时后,陈风开着车到了兰英幼儿园门口,远远的就看到耗子那部打着双闪的宝莱。

陈风一个疾驰直接绕到对方前方停下,又急冲冲上了对方的车。

“怎么样?还有其他发现没?”

陈风急切问道。

“哥,你的猜测没错,动手的人一定是这个秦佩珠。”

耗子认真说道:“我和金刚去了对方宿舍,结果没找到这个人,而且有关对方的东西都不见了,从生活轨迹判断,应该是妞妞出事之后就跑了……”

“操他妈的!”

陈风狠狠砸了一拳车座椅,自责道:“都怪我,百密一疏,明知道他们要对我身边的人动手,却忽略了我女儿……”

“哥,别自责了,这也不是你的错,毕竟明刀易档暗箭难防。”

耗子搭着陈风肩膀安慰道。

陈风呼了口气重新问道:“对了,那个女人的资料呢?给我看看。”

耗子立马从包里掏出了幼儿园的员工登记本翻了一翻,直到看到上面写着“秦佩珠”的名字那页才递给了陈风:“诺,哥,就是她,也是彭城人。”

陈风打开了车里的阅读灯,嫌灯光不够亮,他又点着了打火机凑近着看。

照片里的女人带着厨工帽,穿着白色的厨工服,五官中规中矩,年龄在50岁上下,几缕垂落的刘海微微挡住了眼睛。

乍一看有些脸熟,只是一时半会想不出哪里见过,陈风闭上眼,使劲让自己冷静下来去回忆,他又想起了那天接妞妞的场景,同样熟悉的背影。

“这个人我一定认识的。”

陈风重新睁开眼自言自语说道。

他盯着那张照片,又拿着手在照相上比划了几个角度,突然心头一震,大呼一声:“是她!”

“昂?”

耗子疑惑不解,随即问道:“哥,是谁啊?”

“麦银霞!”

陈风指着照片说道:“她是麦银霞,她不叫秦佩珠,她是我二婶……”

“不…不是吧?你…你二婶?”

耗子不可思议地看着陈风,或许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因为自己原本就是借用‘陈风’这么一个躯壳,没有对方的记忆,当初在彭城跟麦银霞也是匆匆几面之缘,加上对方刻意装扮,一时半会还真认不出来。

“别猜了,赶紧把资料送过去给喇叭,让他联系蔡金明,就说陈凌涛出现了。”

陈风随口一说,又拍了拍金刚的肩膀说道:“金刚,去医院。”

紧接着,陈风重新回到自己车上,一脚油门就窜了出去。

麦银霞的出现,那么代表一直盯着自己的男人一定是陈凌涛,这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陈风甚至一直都以为这个人会从自己生命中消失,可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像一条毒蛇一般一直盘踞在暗处等着一击即中。

车子疾驰在宽敞的道路上,因为夜晚人少车少,陈风开得很快,伴随着一盏盏不断向后倒去的路灯,两辆车一前一后地飞驰在江城的大街小道上。

时间过了不到一小时,陈风就抵达了人民医院,金刚同样开得很快,两部车几乎前后车同时抵达。

“哎呀,哥哥啊,您就不能等我们一下吗?”

耗子一下车就火速追了上来吐槽道:“你们开得实在太快了,好几次差点要了我的小命,我这会还晕着呢。”

陈风没闲工夫跟对方打趣,他冷着脸快步小跑着,既然知道隐藏在暗处的男人是谁,有些事情陈风就必须跟沈慕雪去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