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为什么要瞒着我?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2-31 字数:2434 阅读进度:192/306

因为提前跟柯宏泽打好招呼,陈风刚踏上走廊,远远的就看到对方在等着自己。

“怎么样?雪儿醒了没?”

不知不觉,自己已经离开了两个小时,这期间变数太多,陈风都没时间关注老婆女儿。

“嗯,醒了有一会了,这会正坐在床边抓着妞妞的手发呆呢……”

柯宏泽点了点头说道:“妞妞睡得很安稳,半点反应都没有,慕雪睡得很慌,总不停在做噩梦,梦里不知道喊了多少次妞妞……”

陈风心头一疼,暗自发誓一定要将陈凌涛抽筋剥皮。

“对了,你联系蔡金明了没?”

陈风转移话题再次问道。

“刚通完电话,蔡队长知道这个消息也很震惊,但陈凌涛是从他手里跑掉的,他很自责,说这次一定要亲手逮住他。”

柯宏泽努了努嘴说道。

“千里之堤毁于蚁巢,事实上我们都小瞧了那小子了,怨不得谁……”

陈风掏出烟闷闷抽着。

“哥,话说你们究竟在说什么?能不能让我也知道知道,否则一头雾水,完全跟不上节奏啊。”

耗子强忍着好奇心,愣是在旁边站了好一会,这会终于忍不住问道。

陈风没心情解释,对着柯宏泽摆了摆手,示意让他给耗子解释。

柯宏泽没任何保留,直接将陈风跟陈凌涛之间的恩怨一一阐述,虽然省去了一些细微情节,但耗子还是基本知道了实情。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耗子张大了嘴,满脸惊讶问道:“风哥跟那个陈凌涛是亲戚?回乡过节看不惯他欺凌女友就设计陷害他,结果对方是将计就计又骗了一个小肥婆举家迁移,然后又骗了风哥吞了地产项目,再后来被合作商骗得血本无归走投无路,来江城求援又不幸女友被抓搞得精神失常?”

柯宏泽听完,努了努嘴答道:“基本上是这样,小朋友总结能力不错,小时候不读书浪费了……”

“切,少糊弄我!”

耗子撇着嘴嫌弃一番说道:“可这王八蛋也太不讲江湖道义了,明明是自己贪心才成了今日这番田地,居然报复到咱小侄女身上,如果让我抓到,一定宰了他……”

柯宏泽面对耗子的牢骚,只是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耗子,江城你兴许不是太熟,但你那群小伙伴散出去兴许还是有点用处。”

陈风一根烟毕,直接掐灭了说道:“你把人都派出去,给我好好找下这个陈凌涛,只要他还在江城,就一定有生活轨迹,从幼儿园开始查,一定要抓住他。”

“行,没问题。”

耗子拍着胸脯自信满满答道:“我这就去安排。”

“喇叭,你跟过去吧,给耗子安排点钱方便打点,顺便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耗子走后,陈风又拍着柯宏泽的肩膀说道。

“那你一个人行吗?这几天估计都没睡过好觉……”

柯宏泽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这还不到咱喊累的时候。”

陈风目光如炬,眼神坚定说道:“陈凌涛的事情需要解决,但南宫家的事情更要解决,以我们目前的实力,直接跟他对抗,无非以卵击石,但这座大山始终要跨过去的,所以你回公司好好看着,我们要从商场上碾平了它。”

柯宏泽平静地看了一会陈风,重重地点了点头。

病房里,冷风飕飕,医院的窗户即便关的再严实,也挡不住那肆意横窜的寒意。

小房间很冷,女儿妞妞安静地躺在床上,面色平和,呼吸平稳,脸色没有任何痛苦,甚至比平日里睡觉都还要安稳。

沈慕雪呆呆地坐在床边,手一直紧紧握着女儿的手,桃花眼里的泪珠一颗一颗不住往下掉,面前的被褥早已被泪水浸湿了一大块,可沈慕雪始终没有察觉,此时此刻,彷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她和妞妞,容不得其他。

陈风安静地站在门口看了好久,此情此景,让他整颗心揪成一团,他轻轻地走到了沈慕雪的身后,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对方,将头枕在了沈慕雪的肩膀。

沈慕雪先是一颤,等察觉到陈风,她才将脸紧紧地贴在陈风脸上。

“雪儿,放心,无论多大代价,我一定会让女儿恢复健康的。”

陈风将沈慕雪的身体摆正,轻轻帮她擦了擦眼角挂着的泪珠柔声说道:“相信我。”

沈慕雪眼里噙着眼泪,乖巧地点了点头,将脑袋埋在了陈风怀里。

陈风轻轻走到妞妞面前,伸手温柔地摸了摸女儿的脸蛋,又帮她把面前的垂发捋了捋,之后看着沈慕雪说道:“雪儿,我有事跟你说。”

陈风如此一本正经,沈慕雪有些不习惯,她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对方,愣愣地点了点头。

陈风伸手牵住了她的手问道:“前段时间,家里门口出现一个男的,在鞋柜上留下一个牛皮纸袋,有这事吗?东西你拿了?”

听到对方的话,沈慕雪突然身体一震,脸色有些慌乱,大眼睛有些躲闪,被陈风握住的玉手下意识抽了一抽,发现依旧被陈风紧紧握着,她又低下了头揪着衣角不知所措。

所有的举动,陈风都看在眼里,只是他不清楚纸袋里究竟装着什么,为什么沈慕雪要选择隐瞒,他不再逼问,就等着沈慕雪回答。

“风!”

许久,沈慕雪终于抬头弱弱地喊了陈风一声。

陈风鼓励地看着对方给了肯定的眼神,然后将陈凌涛和麦银霞的事告诉了对方。

“真…真的?”

沈慕雪惊讶地张大了嘴,整个嘴巴都足以塞进一个大鸡蛋,紧接着眼泪再次从美眸里流出,她哽咽地哭道:“为什么?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们怎么可以这么坏,妞妞那么小,我们又没害他们……呜呜呜……”

“这只是人性的偏激导致而已,贪和恨,本来就只是一瞬间的思维导致。”

陈风叹了口气道:“都是我害了妞妞,自以为是的瞎帮忙,还自诩做好事,事实上就是个笑话,是我该死。”

“不!”

沈慕雪将手指轻轻抵在了陈风的嘴边摇了摇头:“不是的,是我,都是我当时求你,否则你也不会摊上这事,是我,我才是害了妞妞的罪魁祸首。”

陈风再次帮对方擦了擦眼泪说道:“反正事已如此,我们谁也不要责怪谁,现在有个很严重的问题,陈凌涛究竟给了你什么?为什么你要瞒着我?”

陈风的话铿锵有力,眼神凌厉,沈慕雪缩了缩脑袋,犹豫不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