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蜂蜜引蚁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1-01-02 字数:2358 阅读进度:195/306

陈风紧紧地盯着所在墙角边的麦银霞,四目相对,麦银霞眼里带着极度的怨恨,宛如毒蛇一般死死地盯着陈风,不仅没有半丝惧色,反而有种跃跃欲试想扑上来的感觉。

麦银霞跟初次在彭城初见的穿金戴银,满面春风明显不同,此时的她穿着大红棉袄,脏兮兮的,衣服很旧,头发凌乱,脸上带着冻疮,冻的发红的脸上还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陈风瞪了对方一眼,四下环视了一圈看着耗子问道:“陈凌涛呢?怎么不见他?”

耗子抬头瞥了陈风一眼,又羞愧地低下了头,金刚也是闷声不响。

无声胜有声,不用回答,陈风也知道又让他给跑了,他回身看着麦银霞问道:“你儿子呢?”

麦银霞抬起低垂的头看了陈风一眼,冷笑一声别过头去,不搭理陈风。

“臭婆娘,你说不说?”

耗子本就一肚子火,对方的冷漠更让他抓狂,他直接上前揪住了对方的头发猛地往墙上一撞怒道:“妈的,又不是你碍事,老子早就抓住陈凌涛那王八羔子了……”

麦银霞被耗子一撞,吃疼地哎呀一声,可她依旧紧闭着嘴选择沉默。

耗子见状又想上前给对方一顿揍,但陈风阻止了他:“行了,事已至此,打死她估计于事无补,说说什么情况?”

“哥,原本我们计划得好好的,我悄悄撬开了对方的门,结果和金刚人还没冲进去,那小子就从后窗跑了……”

耗子吭哧吭哧地回答。

“后窗?”

陈风疑惑不解:“这里是六楼,后窗怎么跑?”

“那小子估计早就猜到这茬,租的房子跟对面楼相隔不到一米,早早就在外面做好架子,窗户也是开了口,一有风吹草动就跑了。”

耗子垂头丧气说道:“为了掩护那小子,这女的死死挡住了我们……”

陈风有些无语,看来这半年多,那小子经历的事不少,也长进不少。

他掏出烟点燃,半蹲下去边抽烟边冷冷看着麦银霞问道:“说吧,你儿子去哪了?”

麦银霞抬头又看了陈风一眼,还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

“坦白说,我并不觉得我们两家人需要走到这个田地。”

陈风微笑着看着对方,他又深深抽了口烟,将整个烟头抽得火红火红,突然脸色一变,朝着麦银霞撑在地上的手腕狠狠一压说道:“可你们不该对我女儿动手……”

麦银霞没想到对方下手如此之狠,这一下疼得对方撕心裂肺,哇哇直叫。

“不告诉我陈凌涛的消息也成,关于我女儿的药,你总不会说你不清楚吧?”

陈风板着脸看着对方:“如果我女儿出事,我绝对让你们偿命,千万不要怀疑我……”

麦银霞缩着身子,眼泪鼻涕一起流,扶着受伤的手,看着对方咬着烟嘴用力抽着,烟头上的红星一闪一闪,陈风的眼神过于犀利,麦银霞彷佛看到魔鬼一般。

可惜陈风的警告并没起到作用,麦银霞似乎想到什么一般,脸上的惧色只是一闪而过,紧接着又似看破红尘一般,咬着牙闭上了眼,视死如归。

“他妈的,别以为老子真不敢弄死你……”

耗子看着对方油盐不进,把心一横,直接从厨房拎了把菜刀就跑了出来。

“砰”的一声,一刀狠狠砸在了麦银霞的耳边,对方的身子明显一抖,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陈风,你弄死我吧。”

麦银霞咬牙切齿怒道:“从你害得我家破人亡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这辈子活着的意义就是要报仇,要亲眼看到你妻离子散。”

“呵,就凭你。”

陈风冷哼一声笑道:“结果呢?你还不是一样落在我手里?”

“可你也别想救你女儿。”

麦银霞哈哈大笑道:“我已经年过半百,死不足惜,想想你女儿才几岁,大好青春年华,一换一,值了。”

陈风突然有种蛮力砸在棉花上的感觉,一个人不怕她不服,怕的是她不怕死。

“二婶,事实上我们两家原本还是亲戚,也没什么仇,凌涛搞成这样,本身就是他自己贪念太重,从一开始我就警告过他,做生意有风险,投资须谨慎,可他偏偏不听,甚至还越过我想独吞项目,最后被人坑了,这事不能怪我吧?”

陈风看着硬的不行,决定来软的。

“哼,你不用假惺惺攀关系了,我跟陈宪昌早就离婚了,我跟你们陈家没任何关系。”

麦银霞别过头冷笑道:“那件事本来就是你牵头的,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认定你了。”

果然是油盐不进,陈风咬着牙,忍着怒火,差点夺过耗子手中的刀直接一刀结果了她,可他清楚此时此刻需要冷静,弄死她并没有任何好处。

“他妈的,哥,让我直接弄死她就行,大不了我从此亡命天涯。”

耗子性子急,眼见左右不行,直接拎起刀就冲上去。

麦银霞看到耗子的阵势,再次闭上了眼睛。

“耗子,等一下。”

陈风大声喝住了怒气冲冲的耗子。

“哥,别忍了,这娘们不会说的,让我砍她两刀也舒坦啊。”

耗子哼哧哼哧地发着牢骚。

“把刀给我。”

陈风怒喝一声,直接从耗子手里夺过菜刀说道:“现在是文明社会,整天动刀动枪的,有啥意义,真想进去呆着啊?”

“哎……”

耗子大声叹了口气,愤愤地走到一边闷闷抽烟。

麦银霞知道陈风只是逞口舌之能,不敢真正动手,这下更有些肆无忌惮,总之就是打死不开口。

陈风抽了口烟,突然灵机一动,回身对着金刚说道:“大黑个,我记得你们有种治疗外伤的办法,好像叫‘蜂蜜引蚁’?”

此话一出,屋子里的几人纷纷诧异地看着陈风,就连麦银霞也不自觉竖起耳朵好奇听着。

陈风对金刚眨了眨眼使了眼色说道:“就是那个在伤口撒上蜂蜜,再把蚂蚁引到伤口上,把人绑起来,不准抓,让这些小玩意使劲咬,使劲啃那种啊……”

金刚和耗子对视一眼,突然明白了陈风的意思,金刚直接对着陈风点了点头。

“哥,我去拿蜂蜜来。”

耗子机灵,一下子明白了陈风的意思,笑嘻嘻地就抛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