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你是特意回来的?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1-03-13 字数:2317 阅读进度:234/306

冷风再次袭来,刚刚还吵吵闹闹的天台瞬间冷清了下来,南宫敏双手抱胸,孤独、寂寞、无助,所有情绪袭上心头,豆大的泪珠从她脸颊慢慢滴落。

“哦,对了,那个药剂没我的同意,绝对不能试哦。”

绝望中,陈风突然去而复返,笑嘻嘻地站在楼道口探出脑袋叮嘱着南宫敏。

南宫敏对陈风的复返很是意外,心里的涟漪再次被激起,她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问道:“你…你是特意回来叮嘱我的?”

“废话,不然呢?”

陈风白了对方一眼,故意说道:“我怕你傻,傻乎乎乱试,要是试出个好歹,那我不是责任重于泰山。”

“噗嗤”一声,南宫敏被陈风逗乐了,哪怕脸上依旧挂着泪花,可她的内心却无限温暖。

“行了,我真得去忙了,天冷,赶紧回去,注意安全。”

陈风说完,毫不犹豫地消失在楼道里。

“陈风,谢谢你!”

看着早已人去楼空的楼道,南宫敏轻声一句,哪怕陈风根本听不见,可她还是说了,她看着天边的乌云,笑了,她突然觉得乌云和黑暗其实也未必一定可怕。

几分钟后,陈风快速回到了病房,病房门口除了柯宏泽,自然还有白灵儿。

白灵儿面无表情地坐在长凳上,耷拉着头,双手撑着下巴,垂下的长发遮住了面容,面前的地板上留下了星星点点的小圆圈。

柯宏泽对着陈风努了努嘴,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陈风没搭理他,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到白灵儿面前,或许是眼前突然出现个人,白灵儿终究还是抬起了头,红色的眼睛挂着泪花,楚楚可怜。

“灵儿,眼见的未必就是事实的全部。”

陈风坐到了她旁边,轻声解释了一声。

白灵儿傲娇地哼了一声,直接扭过头去不搭理陈风,甚至还故意移开了一个身位跟陈风保持距离。

陈风知道对方的公主脾气又犯了,正当他想进一步解释的时候,突然发现沈慕雪病房内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此时的他正闭着眼睛帮沈慕雪把脉。

“什么情况?”

陈风直接站起身看着柯宏泽问道。

“白小姐带来的,听说是很有名的医生,燕京来的。”

柯宏泽指着白灵儿问道。

白灵儿似乎也听到了柯宏泽的话,当她想要解释来人时,却意外地听到陈风喊出了“任弼堂”的名号。

“啊?”

白灵儿惊讶地张大了嘴:“你?你认识白老医师?”

“谈不上认识,一面之缘。”

陈风摸着脑袋笑了笑,他想起如果是陈景文身份却是跟任弼堂有些交情,可这会对方怎么可能认识自己,他问道:“你怎么能把他请来?要知道任老可不轻易出医,而且这么远……”

“哼,你也不看看是谁出马?”

白灵儿傲娇地撅起鼻子神气得很,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冷哼地扭过头嫌弃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我不跟贱人说话……”

陈风和柯宏泽一头黑线,可这就是白灵儿,早已习惯对方怪脾气的两人也只能识相地选择无视。

几人说话间,任弼堂似乎对沈慕雪完成了把脉,在一位年轻男子的搀扶下走出了病房。

“这位是?”

任弼堂看着陈风,疑惑地指着对方。

“任老,我来介绍下,这位是陈风,也是雪儿姐的…的丈夫,妞妞的爸爸……”

尽管生着气,但白灵儿还是十分得体地给众人相互做了介绍,只是趁着众人分心,她又狠狠地踩了陈风一脚,还装模作样地咬着牙揉压了一下。

“任老,我妻子没事吧?”

陈风瞄了眼病房内依旧熟睡的沈慕雪,对着任弼堂恭敬问道。

“尊夫人没什么大事,就是急火攻心,加上劳累过度,一口气堵住了心口,我开个中药调理一下就好了,莫需担心。”

任弼堂轻轻摆手,随后递了张药方给陈风。

陈风看着药方上龙飞凤舞的草书,反正一窍不通,他又直接递给了柯宏泽,又问道:“任老,您既然来了,那有没有办法救我女儿呢?”

陈风没半点隐瞒,直接将妞妞的情况如实做了陈述。

“这就是你所说的解药?”

任弼堂举着那瓶绿色药剂,将老花镜擦了又擦,随后又在灯光下端详了许久,可一时半会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任老,这药怎么样?能用吗?”

陈风焦急问道。

“陈先生,我暂时没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事实上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毒药在世上还有解药,枉我研究了两年多,有些孤陋寡闻了……”

任弼堂边看边摇头,脸色颇为无奈。

“研究两年?”

陈风对任弼堂的话有些惊讶,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他实在想不通对方居然在两年前就知道这毒药的存在,并且研究了这么久。

白灵儿看出了陈风的疑惑,又将燕京所见所闻如实告知。

“任老,那您研究这么久,而且这毒药跟您又有一定渊源,您是否有其他的解救办法?”

事实上,陈风对任弼堂的出现更加兴奋,他更宁愿相信任老的医术。

可惜,事与愿违,任弼堂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惭愧,这毒药是直接影响脑神经的,成分相当复杂,我儿子当初留下的资料只是只言片语,所以两年来哪怕我专注研究,可成效颇小,惭愧啊……”

任弼堂的话无疑给陈风的希望浇上一盆冷水,可笑自己曾经还想过远赴燕京求医,没想到原来对方早有关注。

“任老,那您觉得这药剂如何?”

白灵儿看到大家沮丧的样子,立马上前扶住了任弼堂问道:“化验所的结果是合格,但陈风始终不放心,您看您能否从这方面做文章呢?”

任弼堂再次端详了那瓶药剂,冥神想了一下回道:“也罢,我在江城有有个学生就在化验所工作,待我联系他,或许集多人力量也可能出现奇迹。”

“不行啊,任老!我怕我女儿等不及啊……”

原本对方的方案最为妥善,可陈风却心急如焚,他生怕自己女儿真的熬不过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