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时机成熟了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1-03-24 字数:2418 阅读进度:246/306

江城永春花园小区,五楼的一套三居室套房内,一位年约五十上下,头发略白的男人扶了扶眼镜,一手拎着油条沾着豆浆,一手抓着报纸看得津津有味。

男人没有说话,但一直咧开的嘴角不难让人看出他心情不错。

“别看了,赶紧吃饭,粥都冷了。”

此时从厨房走出一位身系围裙的中年妇女,瞄了眼男人手上的报纸,看到标题赫然写着“论乐玩游戏与天成网络闹剧背后的种种”,妇女有些烦躁,砰一声将粥摆在男人面前,闷闷不乐。

“怎么了?大清早的,谁惹你了?”

男人看出妻子的不悦,收起报纸,边喝粥边问道。

“周剑铭,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成天不着调,好歹你也是市委书记,一连数日就知道盯着那几个破游戏公司,人家闹官司跟你何关,别跟小孩似的搞什么游戏,害人的玩意。”

女人一听到丈夫的话顿时来气,带着哭腔数落一通:“你有时间的话,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女儿,成天跟着江城那些二世祖瞎混,我看再不管,早晚得出事。”

“怎么?婷婷又闹什么?”

周剑铭皱了皱眉头问道。

难得老公有空,楼冰梅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把连日来女儿的荒唐事吐苦水般倒了出来,事儿不大,无非就是不好好读书,炫富,泡吧、喝酒抽烟、甚至近日来还迷上了非法飙车,周剑铭忙于政务,无奈之下,楼冰梅只能禁止女儿住校,采取了走读形式。

周剑铭也觉得自己疏于对家庭的关注,内心愧疚难当。

女儿周梦婷自幼品学兼优,无奈近年来疏于管教,尤其是自己调任江城后,面对着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大都市,很多人在周剑铭身上找不到突破口,一下子就将目标锁定在周梦婷身上,缺乏社会历练的女娃面对着奢靡生活,一下子就沦陷了。

周剑铭微微叹了口气,起身压住了妻子的肩膀,一时间他似乎能体会妻子的压力。

哐啷一声,突然内屋房门打开,一声粗野的撞击声打破了餐厅的气氛。

“爸…”

周梦婷没想到周剑铭今天居然还在家,四目相对,她愣住了,不可否认,周书记身上的威严无论是外人还是女儿,震慑力依旧不一般。

周梦婷祛祛喊了一声,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立马调转身体准备回房。

“站住!”

周剑铭一声爆喝喊住了对方,吓得周梦婷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婷婷,你…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你这都是什么装扮?想气死你爸妈啊?”

周剑铭气得胸口发闷,上前一步扯了扯周梦婷身上的衣服,花花绿绿的,一条牛仔裤破了无数个洞,好好的黑长直头发,愣是让小丫头搞得像个行走的五彩灯笼,金的,黄色,蓝的,绿的。

周梦婷从小到大最怕周剑铭,被对方这么一喝,吓得所在墙角,手抓着头发低垂着头。

“赶紧把这身衣服换了,再把头发染回来,否则从今天起不准出门。”

周剑铭气得胸口上下起伏,楼冰梅见状不妙,立马上前搀扶着他。

周梦婷看着父亲如此,也吓了一跳,赶紧将头上的假发取下,祛祛答道:“假…假的。”

“假的也不行,你…你小时候多乖啊,为什么现在成这样了?”

“爸,我是真不明白,你都不知道你自己管着一片金山,我才不明白为什么你手下屁大的官都能让老婆孩子穿金戴银,我却连个名牌包包都买不起……”

“放肆!你…你……”

周剑铭没想到自己女儿居然被腐蚀到这种程度,一口气堵在喉咙口,差点就咽不下去。

“婷婷,快,给你爸倒水,别再胡说八道了……”

楼冰梅眼见着情势不妙,母女俩手忙脚乱地给周剑铭顺气、喝水,搞了好一会周剑铭才算顺气。

紧接着,周剑铭又像训下属似的对着女儿一顿说教,若不是秘书来电提醒早上还有会议,可能训斥的时间会更长。

“周书记,您没事吧?”

上午十点,当周剑铭步入市政办公室,秘书卢永群立马上前关切问道。

“无碍,家里出点糟心事。”

周剑铭摆了摆手,显然不愿多说,卢永群是个人精,立刻不再多言。

“会议在哪个会议室?”

“回书记,在三号会议室。”

“行,那我们直接走吧。”

周剑铭看了眼手表,时间已经过了近五分钟,他放下衣服,快步走了出去,卢永群也赶忙帮着收拾文件跟了上去。

“对了,蔡金明今天参会不?”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周剑铭突然回头问道。

卢永群看了眼与会名单,点了点头。

“一会你私下跟小蔡交代下,就说我约他一起吃个午饭,时机成熟了。”

周剑铭交代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

午休后,柯宏泽和郭奇伟站在车旁一边抽烟一边朝着街道两旁张望,时不时瞄了瞄手表,柯宏泽有些心急,明明跟陈风约好的时间,可眼见着即将迟到,对方依旧连人影都看不到。

“喇叭!”

正当柯宏泽准备第三轮电话急召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循声望去,远远地看到陈风半跑着过来。

“哥,爷,怎么回事?都几点了?”

柯宏泽指着手表满脸怨气。

“艹,你着急个毛线,平时谈生意也不见你这么积极……”

陈风手扶着车身,半喘着粗气。

“对了,你的大奔呢?”

等陈风稍缓了口气,柯宏泽才意识到不对劲。

“大奔?留给老婆女儿了。”

陈风摆摆手:“中午带妞妞去医院复诊,车子留给小丁接送她们娘俩,又不是这样,我也不至于迟到,还跑得气喘吁吁。”

“这…这…没车那怎么去啊?”

“啥?没车?敢情这辆摆着的是单车?”

陈风拍了拍柯宏泽的宝莱,白了对方一眼。

“嗨,疯子,你是不知道,喇叭这不嫌弃宝莱撑不起场面嘛,怕掉价……”

郭奇伟捂着嘴,笑着帮着解释。

“啥意思?宝莱不是车?再说如果要装逼,大奔也不够看啊,起码得搞个宾利啥的……”

陈风显然不在意,咧着嘴哈哈笑着。

柯宏泽眼见着梦破,尴尬地愣住原地,脑海里浮起过无数次的“豪车进场、夹道欢迎”的镜像,宛如碎镜般碎成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