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1-03-30 字数:2552 阅读进度:256/306

次日上午,为验证解药的真伪,陈风又将任弼堂约至家中,虽然他想不出周剑铭有什么理由需要害自己,可小心驶得万年船。

“任老,怎么样?”

看着任弼堂研究了药方好一阵,陈风忍不住焦急问道。

任弼堂没有回答,而是又对着药瓶的配药说明核查了几遍,甚至直接对药进行了尝试。

“陈先生,坦白说如果这药方上的配方都是属实,那这药没有问题,能不能解毒另说,至少不会有害。”

“你确定?”

陈风问道。

任弼堂微微点头。

“那如果实际药的成分不是配方上的呢?”

柯宏泽突然问道。

任弼堂微微一笑,结果自然不言而喻,这点谁也保证不了。

“不管了,我来试,我不信周剑铭会害我,可我不能拿我女儿当小白鼠。”

话说完,陈风直接打开药瓶取出几颗就欲往嘴里塞,可却被沈慕雪及时拦了下来。

“疯子,冷静啊,这么试太儿戏了……”

“是啊,疯子,这事需要慎重啊。”

柯宏泽和郭奇伟赶忙劝阻。

“风……”

沈慕雪有千言万语,可最终只剩下眼泪和摇头。

“没事的,别担心,我和女儿都会没事的……”

陈风帮着她擦了擦眼泪,轻轻揉了揉对方的脸。

沈慕雪哭着拼命摇头,紧抓着陈风的手死活就是不肯放开,对这个可怜的女人而言,丈夫和女儿同样重要,缺一不可。

“喇叭、弹弓,快把雪儿拉开。”

陈风大喝了一声。

“不,不要,不要啊……”

沈慕雪挣扎着。

“快,别他妈婆婆妈妈……”

“疯子,这…这事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考虑个屁,你们能忍受自己儿女天天跟活死人差不多,我受不了,快把雪儿拉开,是生是死我都得拼一次,再不动手就不是我兄弟……”

“快啊……”

“艹……”

柯宏泽大骂一声,紧接着伸手拉住了沈慕雪,郭奇伟见状也上前帮忙。

“不,不要啊……”

沈慕雪大哭着,可手刚放开,陈风就已经将药塞进了嘴里,咽了下去。

“风…你……”

沈慕雪顿了一下,紧接着跑过去扑倒在陈风怀里,哭得声嘶力竭。

突然,趁着陈风稍不注意,沈慕雪突然夺过陈风手中的药瓶,咕噜一下倒出几颗,紧接着直接塞进嘴里咽了下去。

“雪儿,你干什么?”

陈风想要阻止,可一切都已经慢了。

“如果你和妞妞出事,我陪你们一起走!”

沈慕雪目光如炬,向来柔弱的她,此时的眼神从未有过的坚定。

看着妻子,陈风顿时觉得眼睛里一股暖流急冲而上,哪怕自己多不情愿,眼泪还是决堤似的流了出来,陈风二话不说紧紧抱住了沈慕雪。

“操他妈的,这办的都是什么事……”

柯宏泽气得跳脚,碎了一口闷闷地跑到门外抽烟,任弼堂从医多年,看淡了生老病死,可眼前的一幕,还是令他颇为感动。

“任老,需要多久才能确定药是否有毒?”

陈风搂着沈慕雪,扭头看着任弼堂问道。

“很难讲,一般情况是30-60分钟,特殊的慢性药可能要三五天甚至更久,不可一概而论。”

“好吧,那劳烦您在这陪同,如果一小时后我们夫妻安然无恙,劳请您帮我女儿用药。”

“你确定?”

陈风看了眼沈慕雪,此时的她眼里噙泪,乖乖趴在陈风怀里,眼神游离,彷佛看淡了生死一般。

“确定,雪儿说的对,大不了全家一起走,至于给药的那位,我信得过他。”

作为医生,任弼堂其实不愿病人如此莽撞,可作为一个父亲,他却能够理解陈风的做法。

时间一点一点跳动,柯宏泽和郭奇伟都不知道抽了多少烟,可屋内依旧半点动静都没有。

“叮咚”

随着整点始终敲响,陈风轻轻推开沈慕雪,捋了捋对方散乱的发丝温柔一笑,然后看着任弼堂:“任老,用药吧。”

任弼堂微叹了口气,边走边摇头,拿着药瓶倒腾去了。

……

一连三天,陈风夫妻俩身体倒是没有异样,可女儿可怡然不见好转,虽然各方面指标正常,依旧昏迷。

陈风追问过任弼堂多次,可得到的答案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等待的过程是煎熬的,陈风夫妻在等,周剑铭在等,任弼堂也在等,诸多势力,似乎都因为这小小的一瓶药剂而将命运交织在一起。

……

“第一批手机总共500台,伴随游戏上线的活动,以试用装名义已经投入市场,现阶段试用效果良好,客服部紧跟各用户的反应,也收集了一些产品上需要优化的建议,诸如产品外形,按键功能,耳机音质、电池待机时间等等,均是小问题,工程部已在加班加点进行完善。”

“开发区厂房一期工程已全面竣工,现阶段总共安装两条生产线,经测试符合要求,即日起将投产……”

“灵风电子开发区预计招工500名,现已到位392人,人员缺口方面将由人事行政部在一周内完成填补……”

……

游戏和风雪网络的逐步稳定,让陈风开始慢慢把重心转移到手机业务上,或许是心中牵挂女儿,会议上听着灵风电子诸位主管流水账一般的汇报,陈风经不住走神。

“陈总,陈总,二期工程即将启动,您对设计图还有意见吗?”

“陈总,陈总?”

“啊?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覃培康接连喊了陈风几次,才将其从思绪中拉回。

“现在开发区厂房一期工程已竣工并投入生产,我们计划启动二期工程,不知道您对设计图有没有修改意见?”

听完覃培康的话,陈风重新拿起眼前的设计图纸,二期工程无非就是二车间、办公楼,仓库及一些简易休闲区,地方有限,设计师恨不得将每一寸土地都用尽。

“嗡嗡嗡,嗡嗡嗡……”

陈风尚未回答覃培康,此时桌面上的手机倒是响了起来。

“喂,风,妞妞醒了……”

“什么?”

陈风一接通电话就听到沈慕雪兴奋的声音,苦等多日,当好消息真正来临时,陈风发现自己除了大脑一片空白,再无其他。

他摇晃了恍惚的脑袋,二话不说就夺门而出,只留下一群懵逼的高管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哦,对了,二期工程暂缓,重新设计。”

众人迷糊时,陈风去而复返:“我们将有2000亩的厂区,所以开发区项目重新规划。”

话音刚落,众人还没来得及消化,陈风早已消失在众人视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