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沈忠宇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1-04-17 字数:2699 阅读进度:270/306

惊讶之际,恰逢店老板安排上菜,两人停下话题,陈风趁机消化信息。

“两位老板请慢用!”

菜上齐,周剑铭对店老板摆了摆手,对方把包间门给合上退了出去。

“据我的眼线观察,最近沈家和南宫家走得很近,具体聊些什么,不得而知。”

周剑铭给陈风倒了杯酒,抿了一口笑道:“上次你让沈良彬难堪,这事总不会忘了吧,那小子可是出了名的记仇。”

“呵,记仇又如何,咱也不是什么好人,对吧?否则您老也看不上咱。”

周剑铭一阵无语,摇着头指了指陈风道:“三大家族沈家最特别,上一辈唯一一家传贤不传长,事实证明沈老爷子眼光独到,三儿子沈忠宇确实才华横溢,靠着他,沈家才能跻身江城一线,可天妒英才,沈忠宇一生未娶,中年顽疾缠身,膝下无子嗣,所以才选了老大沈忠扬的儿子沈良彬作为家主候选人。”

陈风耸了耸肩,谁家没点破事,这种有钱有势的大家庭更是如此,只是他不太清楚周剑铭的用意。

“外界传言,沈忠宇的顽疾并非天生,存在很多隐情。”

“哦?又是家族勾心斗角迫害?”

陈风品着酒,轻佻问道。

“传言是为情所困,至于真伪,不得而知。”

“既然不知,咱就别管人家家事,我只知道,前进路上遇神弑神,遇佛诛佛,挡我者,纵然粉身碎骨,也要让其不得善终。”

陈风的话令周剑铭打了个冷颤,尤其是他说话时的眼神,半点不带迟疑,此时的他心中不免多了一丝担忧。

“呵呵,书记,来,咱赶紧喝一杯,肚子都饿扁了……”

话锋一转,对方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浑不羁形象,周剑铭也分不清哪个真伪,但无疑,刚刚陈风身上确实带着一股杀气。

“总之你小子还是小心点沈良彬,我怀疑他根本就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收起忧虑,周剑铭语重心长说道:“我相信你有对付南宫家的实力,但如果同时加上个沈家,纵使能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肯定不是你陈风希望的。”

对方的话确实正中下怀,这样的事,陈风确实不会干,所以他只是微微点头。

“对了,明晚市政举办的晚宴,你会参加吧?”

“书记不会无故提起,怎么?有好事?”

陈风笑眯眯反问。

“确实有大人物到,没什么大事的话,去一趟吧。”

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端起酒杯跟互碰一下,一饮而尽。

酒足饭饱,陈风坐在车里,由店老板安排的代驾开着车,缓缓离开了庄园。

看着车尾灯渐渐消失,李秘书很识趣地掏出烟递给了周剑铭,这个戒烟许久的老书记,最近每次跟陈风见完面都喜欢抽上几口,俨然已成为习惯。

周剑铭很满意秘书的聪明,很满意地抽上一口,看着白烟缓缓飘散空中。

“书记,陈风这人野心很大,未来会不会更难控制?”

“控制?”

李秘书一语惊人,周剑铭眉头紧锁:“为什么要控制?”

“这…”

李秘书哑言,支支吾吾问道:“可控制不了,岂不是又是新的麻烦?”

“呵,不见得。”

周剑铭敲了敲烟蒂:“陈风这人虽野,但很守规矩,胃口很大,但尺度很稳,而且他只喜欢钱,不贪权,只要不妨碍市场良性发展,一切正当商业行为我们都该支持。”

“明白了。”

李秘书点了点头。

“哎,多好的苗子,如果不从商改从政,你说会不会是一个很好的帮手?又抑或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呢?”

面对领导颇含深意的笑容,李秘书僵在原地。

……

“沈家?沈忠宇?”

喝酒上头,陈风坐在车后座靠着座椅,嘴里念叨着,扭头看向窗外江城夜景,与生俱来的搏杀感让他觉得畅快无比,对手越强大,快感越足,咧嘴一笑,想着想着,渐入梦乡。

醒来的时候,车子已到了小区楼下。

不得不说,店老板不愧是做惯领导们生意的,就连下属都很识趣,陈风不醒,他也不吵不闹,就只是将车子稳稳停下,任凭车内暖气吹着,确保陈风最舒适的感觉。

“呃……”

陈风连打了几个酒嗝,给了司机小伙几百块赏钱,漫步在小区抽烟散散酒气。

此时的小区内灯笼高挂,彩旗飘飘,到处灯火通明,张灯结彩,洋溢着节日的气氛,陈风颇为感概,不知不觉穿越过来已近一年,一年内发生的事说多不多,但总的跟过山车似的,好在亲人依在,事事顺境。

回到家,小丫头妞妞还没睡,一看到陈风就闹腾了起来,甩着两个羊尾辫要抱抱。

“妈妈呢?”

陈风溺爱地将女儿抱在怀里,掂了掂,捏着女儿的鼻子笑问。

妞妞嫌弃地揉了揉小鼻子,反过来捏着陈风的鼻子回道:“妈妈在房里打电话,佳姨在房内照顾小弟弟。”

“打电话?谁的电话?”

妞妞摇了摇头,指着电视机里的灰太狼怒道:“爸爸,你帮我打灰太狼啊,他好坏啊,成天要吃懒羊羊,妞妞也是羊咩咩,讨厌大灰狼。”

陈风望着电视机有些无语,揉了揉小丫头脑袋:“爸爸明天去帮你把灰太狼买回来,到时候我们父女俩把它大卸八块好不好?”

“好耶好耶!”

小丫头手舞足蹈,跳得可开心了。

搞定了女儿,陈风轻轻敲响了房门,随着房门打开,沈慕雪穿着宽松睡衣,裸露着大长腿,拿着电话机歪着脑袋正连连点头说着什么。

陈风瞄上一眼,长发被对方扎到一边,对门的一边裸露着性感的耳垂和白皙的脖颈,他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一把将沈慕雪抱入怀中,吓得对方呀的一声尖叫,等看到陈风才定了心神。

“跟谁聊电话呢?这么神秘……”

“妈…你妈……”

沈慕雪弱弱地应了一声,陈风无语,直接接过电话:“老娘,咋回事,一天到晚给儿媳妇打电话,位置反了,我都快成女婿了……”

“你小子还好意思说?我给你电话,每次都忙,也不见你给我电话,要不是还有个儿媳,我都差点忘了自己还有子嗣……”

陈风嘿嘿笑着,挠着头跟母亲胡扯了一番。

“对了,春节快到了,回不回家啊?”

康玉娥问道:“我问了雪儿,她说得问你,她做不了主……”

“回啊,你们不来,我们就只能回去呗,小杰都长大不少,你们俩老都没见几回。”

“哎,妈也不想啊,你三叔遇事了,烦心得很,前段时间想过去,你们又不让去,现在年关近,想去也去不了……”

“话说三叔究竟怎么了?神神叨叨的……”

“都怪你那个堂弟凌志,算了,等你们回来再说,搞不好还得你帮忙。”

陈风满头雾水,对方不说,他也懒得问。

挂断了电话,回身看着沈慕雪羞答答的样子,尤其暗黄色灯光下前凸后翘的身材若隐若现,心头一阵热血,陈风再次抱紧对方:“明晚市政举办了一个酒会,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出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