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设计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1-11-03 字数:2489 阅读进度:285/306

一夜无语,次日是腊月二九,按照农村的惯例,今天要忙活的东西更多,康玉娥也顾不上陈宪民一家了,一大早就带着妞妞赶集购物。

陈风又是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来后跟曹丹莹简单聊了几句,了解了公司近况后,又交代一些诸如值班人员的福利以及安全事项等等,过完今日,明天除夕直至初三,公司将空无一人,所有值班人员也将离岗办公。

下午时分,柯宏泽如约回乡,随行的除了耗子,还有近日刚识的李伟和律师姜迅,似乎是难以想象陈风在老家居然住着这么一间破房子,李伟从进门就一直四处张望,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个不停。

“怎么样?看够没?不够的话,我再带你内堂参观参观?”

察觉到李伟的好奇,散了圈烟,故意调侃着对方。

李伟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指着这三居室小平房:“老板,真看不出您是如此勤俭节约啊,果然值得学习,我一直抱怨自己没钱没地位,现在看来,是经历的磨难不够,回江城一定好好向您学习,发挥……”

“行了,赶紧打住,收起你那套溜须拍马的习惯……”

陈风很嫌弃地白了对方一眼:“以后跟着哥几个,不兴这套,只是得牺牲你春节团圆的机会了……”

“嘿嘿,没事,原本我也没打算回家……”

李伟挠着头嘿嘿笑道:“我跟家里说过了,不混出个人样不会回去的。”

陈风不再言语,安排众人落座,将一叠资料放在茶几上,指着其中一对男女的照片看着李伟:“这次让你来,目的就是查这对男女,男的叫郭克正,女的叫辛书君,就是他们利用仙人跳糊弄我那傻堂弟陈凌志,搞个皮包公司又是贷款,搞得我三叔一家不说家破人亡,但也是凄惨连连,现如今我堂弟还因为伤人进去了。”

李伟没有说话,而是拿过相片仔细端详,相片是陈风在小区买房时偷偷拍的,比较模糊,而一些所谓的资料也只是根据父母介绍和网上搜索的一些资料,更多的只是围绕他们注册的那家名为“捷诚商贸有限公司”。

“怎么样?有把握吗?”

看着李伟闷声不响,陈风追问了一句。

“嘿嘿,没事,老板,这事不难,咱就是干这个的,更何况还有基本资料。”

李伟大大咧咧笑道:“我一定把对方查个底朝天,甭管绯闻新闻,一应俱全,到时候给您65页PPT大揭秘。”

“那你刚才啥都不说尽干瞪眼,害我以为你都没辙,我崩管你是65页还是650页,总之必须给我搞定它。”

“我这不正想法子嘛,想想从哪里下手……”

陈风白了对方一眼,扭头看着姜迅:“姜律师,让你来,我主要想让你看看有没有办法将陈凌志弄出来。”

姜迅也拿起资料大概看了一会道:“这个案子比较棘手,对方现在死抓住的点就是您堂弟伤人一案,所以要么对方主动和解,要么找到合理证据进行反驳,但从台面证据来看,估计也只有第一种办法了。”

“切,小律师,你这不是说废话吗?如果对方愿意和解,那还用得着你来。”

耗子在一旁听着,忍不住就插嘴。

陈风象征性地轻轻扫了对方一下脑壳,瞪了对方一眼:“姜律师,你继续。”

“陈总,刚这位小哥说得对,很明显现在第一种和第二种方案都行不通。”

姜迅扶了扶眼镜:“但是我看了资料,陈凌志的伤人动机是因为对方对他实施了诈骗,甚至害了他父亲中风导致半身不遂,如果我们能找到这方面的证据,那案子的性质明显就不一样了。”

“所以,这件事的关键还在你身上。”

陈风拍了拍李伟的肩膀。

“哥,查人这活咱也能干啊,干嘛非得找他啊?”

李伟话音刚落,耗子就很嫌弃地努嘴瞪着对方,眼眸里藏不住一番嫌弃。

“少废话。”

陈风喝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耗子喜欢出风头,转而道:“让你回来肯定也有活让你干,到时候别给我掉链子。

“切,哪能啊,你尽管安排。”

耗子拍着胸脯一脸的自信。

十分钟后,几人来到村尾陈宪民家门口附近,陈风嘴里叼着烟,努着嘴指了指眼前的那堵围墙:“看到没?辛书君那婆娘还伙同郭克正,利用诈骗得到的钱买通了我三叔的左邻右舍,合起伙来欺负他们一家。”

相对比耗子的愤怒,李伟和姜迅显得有些匪夷所思,似乎有些想不通当今文明社会,居然还有这种事发生,殊不知这样的事情,在一些农村地区还是普遍存在。

“哥,那你想我怎么干?直接推翻它吗?”

耗子看着眼前的障碍物,愤愤问道。

“推了?推了过几天还得建起来。”

陈风摇了摇头:“你在彭城怎么也算是地头蛇,有没有认识一些社会上混的,找两个车,黑灯瞎火开个摩托车,故意往这墙上一撞,然后报警,让警察和村委会来解决,顺便讹对方一顿。”

“昂?这么麻烦?”

“哪麻烦了?你不是说你无所不能?这点小事就唧唧歪歪……”

“不,不是。”

耗子挠着头:“哥,我是说需要这么麻烦吗?直接推了不就完事了,这社会就是欺善怕恶的主,只要比他们狠就完事了……”

“说你傻还不承认。”

陈风给了对方一个脑瓜崩:“你的方法是可以暂时解决,但是手尾很长,兴许还得闹上一阵,搞不好明明有理反而还会被人当成是恶霸欺凌弱小,到时候警察、村委会都会偏帮对方,但我这招就不一样了,这明明就是路,路就是让人走的,对方无缘无故堵上,三更半夜看不清,撞伤了路人,不得赔钱赔礼又拆墙啊?这叫一劳永逸,懂不?”

“好吧,官字两个口,怎么都是你有理。”

耗子撅着嘴一脸不服气。

“喇叭,这事还是你来干吧,耗子还是不靠谱……”

“诶,别啊,哥,我干,我干还不成吗?”

眼看着陈风故意撇开自己,耗子急忙拉住陈风一脸委屈:“发发牢骚都不行,真是欺负人……”

“你还讲?信不信老子抽你……”

陈风故意高抬起手,吓得耗子抱头溜了。

“大爷的,这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耗子走后,陈风掏出烟笑着递给柯宏泽。

“切,还不是让你给宠的,这小子以前可听话了……”

柯宏泽带着不满,白了对方一眼。

陈风假装看不到,又对着姜迅问道:“对了,姜律师,先前让你对比的天成网络的游戏,对比结果如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