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他会死吗?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1-11-03 字数:2884 阅读进度:297/306

江城南湾别墅区,位于南郊附近,十五分钟车程左右就能抵达。

自上次将解药交给南宫敏后,陈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跟对方见面,一是实在忙得抽不开身,二是怕自己被人跟踪害了对方。

或许是没有意识到今夜有人会来,当陈风踏进别墅客厅时,南宫敏一身随意的薄纱睡裙,裸露着小腿,很慵懒地半躺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不断地换台,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要看什么。

“看你的状态不错嘛……”

斜靠在栏杆旁,陈风笑着调侃了一声。

或许是突然间家里多了个人,而且是男人,南宫敏啊的尖叫一声,赶忙抓起靠枕挡住自己:“死大块头,臭大块头,你不是今晚不回来了吗?说了多少次,要进来先提前告诉我,突然出现想吓死我啊?小心我告诉你老板,让他杀了你……啊……”

陈风没想到对方的丹田力如此强大,连续的尖叫声几乎震聋了耳膜。

“丫头,停,别再叫了。”

陈风捂着耳朵大喊一声:“是我,陈风。”

兴许是听到陈风的话,尖叫声突然停止,南宫敏微微放下抱枕瞄了一眼,等到发现真是陈风时,又是啊的一声就朝着陈风跑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扑到陈风身上。

“丫头,咱能别一惊一乍的吗,我这耳朵受不了了……”

陈风抱着对方生怕摔了,吐槽了一番催促道:“赶紧去换身衣服,都走光了……”

“啊!”

南宫敏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赶忙跳了下来,捂着身体慌慌张张跑进了房间。

“真是没心没肺……”

陈风看着对方消失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别墅收拾得很干净,清新典雅,空气中还弥留着女性独有的芳香。

陈风独自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播放着不知名的综艺节目,茶几上散落着薯片和水果,还有一些时尚杂志,怪不得猫哥说对方呆不住了,虽然环境不错,但确实无聊。

“风哥,你怎么突然来了?”

过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南宫敏再次出现,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一身宝蓝色长裙,长发披肩,淡雅的妆容,有种小清新的美丽。

陈风满意地点了点头调侃道:“想你了呗,刚好跟金刚在这附近吃饭,就过来看看你,欢迎吗?”

“当然欢迎啦。”

南宫敏笑着走了过来,将陈风拉到沙发上:“只是你说了想我哦,虽然我知道是假的,但我也当真哦。”

“用得着这么凄惨吗?我是真的想你了,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哈哈,那你敢当着你老婆的面说吗?”

“这……”

陈风噎住了,顿了一下说道:“当然敢,她都知道我有个妹妹,怕什么……”

南宫敏笑了笑,她没继续纠结这个话题,转身静静地倒腾起茶叶,这就是她的聪明之处,因为她明白,自己跟对方不可能有什么结果,强硬去纠结某些话题,只会让彼此尴尬。

“对了,我听猫哥说你想出去?”

沉默了一会,陈风突然问道。

“是啊,这里实在是无聊死了……”

南宫敏扁着嘴:“你给我安排的两个保镖,一个傻子,一个呆子,连个说话的都没有,无聊死了……”

“哈哈,无聊归无聊,他们俩没敢欺负你吧?”

“就他们?”

南宫敏不屑地笑道:“两个呆子而已,别看他俩壮壮实实的,见了女人跑得比什么都快,借他们几个胆都不敢。”

陈风点了点头,事实上他对这两人还是比较信任的,尤其是金刚。

“最近外面风声紧,你再忍多一段时间,应该很快见分晓了……”

听到这话,南宫敏明显颤了一下,尽管不说话,可陈风知道她在听。

“南宫俊已经疯了,他早就不顾及你是他妹妹,所以这段时间你更不能出去,否则你之前的努力就全废了……”

陈风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全新的生活已经离你不远,再忍忍,懂吗?”

南宫敏微微点了点头。

“对了,你身体现在怎么样?还会定时发作吗?”

陈风有些尴尬,又换了个话题。

“没事,我已经全好了,全靠你的解药,很有用。”

“解药只是一方面,重点还是你自己的意志力够坚强,很棒!”

陈风对着她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吧,风哥,你知道吗?每次当病魔折磨得我死去活来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放弃,你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我吗?”

南宫敏的眼神突然变得十分暧昧,直勾勾盯着陈风,孤男寡女,倒令陈风有些不自然。

“是你,是你一直告诉我的,我要为自己而活,为了美好的明天而活,所以我坚持下来了,也幸好坚持下来了,谢谢你。”

南宫敏看着陈风淡淡一笑。

陈风有些无言以对,一时半会都不知如何回应,只能喝着茶掩饰尴尬。

“对了,风哥,按你的说法,是不是你们最近会采取行动了?”

两人安静了一会,南宫敏突然问道。

陈风点了点头,但没做过多的解释。

“那…那最终的结果会如何?他…他会死吗?”

“他?你说的是谁?”

“南宫华!”

陈风愣了一下,因为他倒没想过南宫敏还会关心他,只是想了一下又很容易想通,终究还是自己父亲。

“坦白说,我也不清楚,这次要对付南宫家的,并不是我。”

陈风耸了耸肩:“我也只是一个棋子而已。”

南宫敏有些伤感,低头不语,可她也明白,有些事情根本就没法控制。

“如果有可能,我会尽最大能力保他一命。”

陈风的话令南宫敏猛然抬头,她呆呆地看着陈风,大眼睛里渐渐浮起了一层水雾。

“傻丫头,哭什么,坚强一点。”

这一次,南宫敏彻底崩溃了,她扑在陈风怀里,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我…我其实很恨他的,恨他害了我妈,害了我,可…可当我知道他接下来可能会出事,我…我还是忍不住想哭,哥,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我真的很没用,我明明很恨他的……呜呜呜……我没用……”

南宫敏边哭边捶打着陈风的后背,陈风没法说什么,这本来就没有对错,爱恨只在一念之间,很多事,该爱该恨,谁又能说得清。

哭了好一阵,南宫敏似乎发泄完情绪,虽然身子还在抽泣,没再如先前一般情绪大作,可她似乎很享受这种拥抱,一直趴在陈风怀里迟迟没有起来。

“其实小时候他也不是完全不爱我,记得小学时有一次我考了全级第一,他还给我了1000块奖励……”

“又记得又一次,我半夜生病了,司机不在,也是他,开着车连夜把我送到了医院……”

……

南宫敏既像是在倾诉,又像是在缅怀,她静静地趴在陈风怀里,一件又一件地说着过往的回忆,有开心的,有伤心的,有爱也有恨……

这一说,不知不觉就是一个小时,陈风死撑着身体,感觉老腰都要断了,可他却不忍心推开对方。

“丁铃铃……”

直到陈风手机铃声响起,南宫敏才离开了陈风身体,或许是又哭又笑,此时的她妆也花了,大眼睛噙着泪花,跟花脸猫似的,倒别有一番风味。

“那…那个我先去洗个脸,你先听电话。”

话音刚落,南宫敏就逃似的离开了客厅。

陈风微微呼了口气,看了眼手机屏幕,柯宏泽的大名赫然显示着。

“哎,大喇叭,我真不知道该你还是该恨你!”

吐槽了一句,陈风按下了接听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