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第八十三章

小说: 求你别秀了 作者: 甲子亥 更新时间:2020-03-26 11:12:27 字数:7855 阅读进度:82/84

“他们打起来了!”

看着山下的动静, 石福生兴奋不已。

在知道了失踪的那八个人都是当年参与了殴打事件的人之后, 他立时怀疑上了郭淮。

如果真的是郭淮, 那他就一定不会放过他这个罪魁祸首。

石福生当时就慌了, 为了他的身家性命着想, 他第一时间找上了贺大少, 然后带着沈大师回到了石家村,为的就是在郭淮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之前除掉他。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阴差阳错撞上了赵冶。

他是救过贺大少的命没错, 但是这么多年来贺大少给予他的帮扶, 绝对要比他付出的要多得多。

可以说没有贺大少, 也就没有他的今天。

他跟在贺大少身边这么多年, 又怎么会不知道贺大少和赵家人之间的那点恩恩怨怨, 更知道现在的赵冶是贺家的心头大患。

所以,从他看到赵冶的第一眼, 他就认出赵冶来了。

然后他的心思就活泛了起来。

要是他能帮助贺大少除掉赵冶的话,那他可不就不仅报答了贺大少的恩情,最主要的是, 贺家要是一高兴, 随便漏给他一点好处,都够他受用十几年了。

于是他迫不及待的给沈大师打了个电话。

对于石福生的提议, 沈大师很是心动, 他虽然出生名门, 可是并不得师傅喜欢, 如今好不容易爬到了贺家供奉的位置, 当然希望能证明自己的价值以稳固地位,毕竟贺家可不止请了他一个供奉。

所以他当即就接受了石福生的提议。

因为他以为凭借他的实力,收拾一个赵冶自然不在话下。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会低视赵冶的实力。

相反,正因为清楚的知道赵冶的实力,所以他才格外的谨慎。

只是因为事发突然,他并没有事先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让后山悬崖下的那只僵尸去对付赵冶。

不过问题的关键在于,那只僵尸只是一只黑僵,显然不是赵冶的对手。

好在就连老天爷也在帮他,这场大雨竟然会持续一整天。

沈大师当即就想到了借用雷霆之力提高僵尸的实力的方法。

在他看来,赵冶或许打得过黑僵,但不一定是飞尸的对手。

如果他能和飞尸同归于尽自然是再好不过,就算他打赢了,也一定会受伤不轻,到那时他再出手,还怕杀不掉赵冶吗!

只是这样一来,需要准备的东西就有些多了,好在那些东西都能用钱来解决,而贺家现在最不缺的恰好就是钱。

再得知了他们的打算之后,贺大少当即就调拨资源,把他们所需要的东西都给送来了。

因为他们的面相都做过手脚,所以赵冶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猜到他们的真实意图。

他原本还在想,应该怎么把赵冶留下来,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赵冶两人为了帮助石家村村民竟然主动留了下来……

想到这里,沈大师不禁有些得意。

赵冶可能到死都不会想到,埋葬他的棺材竟然是他自己亲手打造的。

只可惜了,他原本还想把郭淮带回去养起来的。

——他也是到了地方之后才发现,因为心中怨气太甚的缘故,原本仅仅只是一只黑僵的郭淮竟然已经开启了灵智,证据就是在报复石家村村民之前的一整年时间里,它明明已经清醒了,却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想到了偷窃石家村的牲畜、吸食它们的血液来增长实力。

要知道资质这般好的僵尸要是能培养出来,将来肯定会是一大杀手锏。

也就在这时,石福生身旁的一个中年男鬼突然咦了一声。

沈大师回过神,当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只看见山脚下,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金光罩,僵尸正在疯狂的攻击那个金光罩。

沈大师也是一愣:“他们这么快就招架不住了吗?”

要不然也不会转为守势。

怎么可能?

这才过去两分钟不到。

沈大师定睛一看,目光在灵真道长等人脸上一一扫过,而后面色一变:“不对,赵冶呢?”

可是却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而后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沈大师瞳仁一缩,蓦地看向身侧。

就在距离他不到一米的地方——

赵冶举着一把伞,淅淅沥沥的雨水扑倒在伞盖上,溅起一层水雾。

他的目光看向山下,声音悠远:“这里的风景的确很不错,难怪你们都在这儿!”

说完,赵冶转头看向沈大师:“沈大师是吗,幸会。”

在他身侧,石福生等人俱是一脸惊惧。

沈大师瞬间回过神来,他瞳仁紧缩,额上青筋直跳:“赵冶?”

赵冶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而他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话音未落,沈大师当机立断,聚起全身功力向赵冶攻去。

看见这一幕,石福生等人心神一定。

是了,沈大师好歹也是京城贺家的供奉,他和赵冶之间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却不曾想赵冶只是轻笑一声,然后右手一挥——

下一秒,砰!

迎面冲来的沈大师瞬间停滞在半空中,而后如同炮弹一般倒飞出去几十米之远,最后在地上砸出来一个直径不下十米的大坑。

空气安静了一瞬。

赵冶却不禁有些失望,他还以为这个沈大师特别厉害,要不然怎么敢来招惹他,结果竟然连他一招都接不住。

算了!

而后他转头看向石福生等人:“这儿风景是不错,不过肯定没有近距离参观更有趣,你们觉得呢?”

石福生等人不约而同的白了脸色。

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而另一边,石岳父的剖白还在继续。

在场的石家村村民包括之前莫名失踪的八个村民都是当年参与过这件事情的人。

所以在发现失踪的那八个村民都是参与过这件事情的人之后,他们就怀疑是不是当年的郭淮夫妇回来报仇了。

这也是为什么其他村民都搬出去了,而他们却依旧留在村里的原因,因为他们担心会连累其他人。

秦择已经懵了,他下意识的为石家村人等人辩解:“可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们啊,你们也是被石……石福生给骗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石福生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听见这话,正忙着巩固金光罩的灵真道长也不禁点了点头。

石岳父喃喃说道:“是啊,我们当时也是被石福生给骗了……”

可是事情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石岳父说:“石福生原本也想隐瞒事情真相……”

直到一群孩子站了出来,他们当时就在附近玩捉迷藏,所以正好听见了石福生和郭淮夫妇的争吵。

于是事情终于真相大白。

他们原本也想投案自首,可是偏偏赶上国家严打。

也就是说,一旦他们自首,至少是十年起步。

当年的石家村几乎是一穷二白,而他们都是家里的壮劳力,他们要是进了监狱,一家人都别想活了。

石岳父:“也就是这个时候,石福生告诉我们,郭淮夫妇都是孤儿,他们在这世上没有其他的亲人了。”

也就是说,就算他们失踪了,也不会有人管。

秦择哆嗦着嘴:“所以,你们就把这件事情隐瞒下来了。”

“对。”

说话的是另一个头花发白的村民,他瘫坐在地上,伸手抹了一把老脸:“可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也知道这么做对不起郭淮夫妻,所以我们好生收敛了他们的尸体,凑钱给他们建了最豪华的坟墓,每年逢年过节都去祭拜他们……”

而后靠着石福生修的那条路和那个粉条厂,他们摆脱了贫困,后来又自发集资办起了养殖场和果园,渐渐的,村民们也都富裕了,有了钱,他们便开始做善事,为的自然是弥补内心的亏欠,村委会里那厚厚的一沓捐款证明就是这么来的。

只是没想到的是,郭淮始终恨着他们。

说到这里,石岳父等人直接红了眼眶。

他们很想为自己辩驳,明明他们已经做的够多了,可是为什么郭淮还是不肯放过他们,甚至杀起了人,明明他们也是另一层意义上的受害者不是吗?

可是他们也知道,是他们失手杀了郭淮夫妇在先,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们的逃避,罪魁祸首石福生也得以逍遥法外,而且他们做的这些从来都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自欺欺人而已,所以他们也无力为自己辩驳。

听到这儿,灵真道长当即说道:“等等,你们刚才说你们有好生安葬郭淮夫妇?”

石岳父下意识回道:“没错。”

灵真道长:“那他们的尸体怎么会出现在后山悬崖下面,还变成了僵尸?”

在场的石家村村民也愣住了。

也就在这时,见自己始终没能攻破金光罩的僵尸终于彻底爆发了。

只见它又是一阵长啸,而后聚起全身力量,猛的撞向金光罩。

咔嚓!

蛛网般的裂缝瞬间以僵尸为中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四周蔓延开来,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遍布了整个金光罩。

又是一阵连绵不绝的喀嚓声,仿佛下一秒金光罩就要被彻底击碎一般。

灵真道长顿时就急了,他下意识的摸向口袋,才发现符篆在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已经用完了。

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僵尸脸上露出一抹狞笑,再次挥起拳头就要冲着金光罩砸过来,灵真道长和秦择等人的心底俱是一凉,脑海中只剩下两个字,完了!

等等——

也就在这是,像是想到了什么,灵真道长猛地向身后看去:“祖师伯呢?”

他这才意识到,从刚才到现在,他都没有见到赵冶的人影。

“这儿呢!”

就在僵尸的拳头轰在金光罩上的一瞬,赵冶从天而降,发现自己根本腾不出手来阻止僵尸之后,他顺手将手里拎着的几个人扔向了僵尸。

就在僵尸被击飞的瞬间,砰的一声,金光罩碎了。

灵真道长见状,提到嗓子眼的心彻底落回了肚子里:“祖师伯。”

赵冶应了一声,然后就发现僵尸冲着他冲了过来,因为那一击根本就没有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赵冶直接伸手在虚空之中画了一道禁锢符,而后直接打进了迎面冲来的僵尸的身体里。

下一秒,僵尸就被禁锢在了原地。

看见这一幕,披头散发,受伤惨重的沈大师直接握紧了双拳。

原来,他还是低估了赵冶的实力。

石家村众人却顾不上惊叹赵冶的实力,只看见石岳父一把抓起石福生的衣襟,怒声说道:“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郭淮的尸体怎么会跑到悬崖下面去?”

再看僵尸身上坑坑洼洼、分外狰狞的样子,石家村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那分明是被野兽啃咬后的痕迹。

被摔了个头晕眼花的石福生这才回过神来,他紧咬着牙,根本就不愿意配合。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要是把事情真相说出来,在场的石家村众人非得撕了他不可。

赵冶见状,也懒得跟他废话,抬脚便踹在了身边一个试图钻进地缝里藏起来的中年男鬼身上。

“这家伙你们认识吧?”

灵真道长顺着赵冶的话看过去,那个中年男鬼看起来也就四五十来岁的样子,却长了一身的肥肉,比他们祖师爷还要大一号。

石岳父也定睛一看,好一会儿,他才迟疑着说道:“你是,石老六?”

石老六可不正是石福生的那个赌鬼爹。

不过他记得石老六以前挺瘦的,因为把家里的钱都输光了,所以没钱吃饭。

可是这和石老六有什么关系?

石老六没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然后就听赵冶说道:“因为对于郭淮夫妇的死,石福生不仅不觉得愧疚,反而觉得晦气,更恨郭淮夫妇害他背上了杀人犯的罪名,在你们面前名声扫地,偏偏他以后还要老老实实的去祭拜他们,所以他心生一计,连夜把郭淮夫妇的尸体挖了出来扔下了悬崖,然后把他爹的尸体放进了你们为郭淮夫妇准备的墓地里。”

就这样,在石家村村民的供奉下,石老六吃成了一个大胖子。

而被扔下悬崖的郭淮则是差点被野兽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也幸好当年石家村发生了一场地震,改变了附近的地形,将悬崖下方变成了一个养尸地。

难怪郭淮会死盯着他们不放。

难怪石福生撒谎说这次的事情是僵尸作祟,不敢告诉他们事情真相。

石岳父双眼更红了,他直接两巴掌甩在了石福生脸上:“畜生,我们石家村怎么会养出你这么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自打他搭上贺家的大船之后,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石福生当即就怒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有什么错。”

没想到石福生到这个时候都还不知悔改,秦择只觉得自己的脸正火辣辣的疼,他当初怎么会觉得石福生是个好人,而且灵真道长劝他,他还为此甩了灵真道长脸色。

以至于好一会儿,他才憋出来一句:“果然,有些人还真就是他爹妈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秦择当即说道:“不对啊,我们和你又没什么仇,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听见这话,石岳父也反应过来,而后又是一巴掌甩在石福生脸上:“说。”

也就在这时,赵冶又开口了,他歉声说道:“其实他这次是冲着我来的,你们只是被我牵连了而已。”

秦择:“……”

石岳父:“……”

石岳父一口气憋在了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毕竟赵冶刚才还救了他们来着,他们还真不好怪罪赵冶。

所以他只能又是一巴掌甩在了石福生脸上:“所以你就心安理得的看着我们去死?”

按辈分,他还是石福生没出五服的伯父呢。

当年石老六死的时候,石福生才十二岁,他能长大,全靠村民们的帮扶,结果石福生就是这么报答他们的?

石福生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他咬牙切齿。

他这些年来之所以这么优待石家村人,纯粹是为了安抚住他们,让他们不要去投案自首,免得连累了他。

当然也是因为他喜欢看这些以往因为郭淮的事而看不起他的村民现在对他阿谀奉承的样子,又一想到这些年他们给他爹上了那么多的供,烧了那么多的香,而他们偏偏还不知情,他就更高兴了,也就乐的花点小钱找乐子。

不过既然享受了他带来的富贵,现在付出一点不是应该的吗!

但是这话,石福生只能在心里说一说,因为他知道,一旦他说出口,等待他的必然又是一顿毒打。

可是一旁的沈大师却像是明白了什么,瞳仁紧缩:“你早就知道我们要对付你的事!”

要不然赵冶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

赵冶闻言,直接转头看向沈大师,点头说道:“没错。”

沈大师:“那你为什么一直等到现在才出手?”

赵冶笑了笑:“因为三点,第一,以我的实力,早出手和晚出手有区别吗?”

沈大师脸上的神情直接僵住了。

这分明是在反讽他实力低微,不堪一击。

赵冶的声音冷了下来:“第二,贺弘义当年那样欺辱我大姑,可是不管从阳间法律还是阴间律例来说,都罪不至死。”

尤其是阳间法律,贺弘义对赵璇做的三件事:骗婚、出轨、打压,其中骗婚和出轨法律上只属于民事纠纷,打压也可以被歪曲成正常的商业竞争,算下来,贺弘义甚至连牢都不用坐。

“所以我不甘心!”

赵冶继续说道:“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贺弘义都派人来杀我了,那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

听见这话,一时之间所有人脑海中都想到了一个词:钓鱼执法!

沈大师更是睚眦欲裂,他这才意识到,他竟然生生的将一个足以覆灭贺家的把柄送到了赵冶的手里。

最主要的是,赵冶肯定不会放过他。

想到这里,沈大师突然暴起,祭出一个三清铃:“你以为我就只有那点本事吗,那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说完,他猛的晃动三清铃,只看见三清铃中陡然冒出一股股黑雾,瞬间便充斥天地,少顷,黑雾散去,一颗颗火球遮天蔽日,下一秒便以雷霆之速向下坠去。

事实上,沈大师祭出这一招杀手锏并不是为了和赵冶斗法,而是想牵制住赵冶,然后趁机逃跑。

至于石福生等人的死活,则根本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而且要不是石福生撺掇,他又怎么可能落到现在这般田地。

想到这里,沈大师头也不回的跑了。

赵冶哪里会不知道沈大师的真实目的,只见他左手一挥,一道无形的气罩瞬间便将灵真道长等人保护了起来,而后他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了沈大师身前。

而后不等沈大师反应过来,便听赵冶说道:“放心,我不杀你,我还指望着你把我刚才的话传给贺弘义呢。”

沈大师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又听赵冶说道:“不过你帮着贺弘义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我又怎么可能会让你带着这身修为继续去作恶呢!”

说完,他聚起一道气劲,打进沈大师的身体之中,直接击溃了他的丹田。

“啊!”

同一时间,两道凄厉的惨叫响彻天地。

一道自然是来自沈大师,另一道则是来自石福生——他被一颗火球砸了个正着。

等到灵真道长等人将他救出来的时候,他的两条腿连同两个手掌都已经被烧成了焦炭,上半身包括脸在内也大面积烧伤,简直是惨不忍睹。

可想而知,石福生的下半生将会是何等的凄惨。

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这就是了。

众人长吐一口恶气的同时,有理由怀疑赵冶是故意只用气罩将他们保护起来,而独独将石福生遗漏在外的。

至于石老六,早在沈大师祭出三清铃的时候就跑了,甚至都顾不上石福生。

毕竟也不能指望一个赌鬼有多少爱子之心。

不过跑得了鬼跑不了坟。

别忘了,它的尸骨还在郭淮的墓里埋着呢!

就看石家村众人打算怎么处理它了。

至于石岳父等人……

石岳父张了张嘴:“我们会去自首的。”

这话一说出来,他身体顿时一松,似乎从什么禁锢中走了出来。

赵冶却说道:“不急。”

然后他伸手指了指地上的被禁锢住的郭淮:“把他再放回悬崖下面去,再过几年,他应该就能恢复神智了,他人也不错,到时候有什么恩怨你们再慢慢商量着解决好了。”

这就是沈大师的功劳了,他那一顿雷电乱劈,不仅抬高了郭淮的等级,更提升了他的灵智。

而这也是赵冶方才没有说完的第三点。

一箭三雕,赵冶从来算无遗漏。

第二天早上,石家村众人把原本给郭淮夫妇修的坟墓毁了,把石老六的尸骨挖出来埋到了公厕下面。

然后在悬崖底下给郭淮夫妇重新修了一个墓。

同时他们也在悬崖下面发现了失踪的那八个人的尸体,一时之间,所有村民都痛哭了起来。

好在这场人为制造的悲剧终于结束了。

而另一边,沈大师也终于逃回了之前石福生给他安排的临时住所。

而后他直接跪倒在床头柜前,抓起话筒拨通了贺弘义的电话,他面目狰狞,一边咳血,一边说道:“大少,出事了……”

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了贺弘义。

他现在就指望着贺弘义帮他复仇了。

京城。

正准备出门去公司的贺弘义直接停住了脚步:“……好,我知道了,我马上派人来接你,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挂断电话,贺弘义的脸直接阴沉了下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说道:“我记得,沈大师的师傅似乎是松云观的傅道长,他这人特别护短?”

一旁的管家当即回道:“是的。”

傅道长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师,贺弘义就不信连他都不是赵冶的对手。

所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想到这里,贺弘义的脸色瞬间由阴转晴:“你去给皇甫供奉打个电话,让他亲自去一趟,把沈大师了结了,务必不要留下任何马脚。”

管家当即说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