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深入虎穴探究竟

小说: 权柄(尚夏) 作者: 尚夏 更新时间:2020-01-14 06:02:55 字数:3402 阅读进度:239/392

他飞跃而起,想激怒她。

他的目的达到了。

她骂他:“臭民工,没文化。”

这下彻底惹恼了他,拿起手边的藤条,用力地朝她身上抽去。藤条在空中划出一条美妙的弧线,带出呼呼的风。春水甚至可以感觉到藤条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划过的力道。在怒气之下,他的力量通过这藤条传达到她的身上。她不由自地“哎呀”一声,声音凄惨,惊得林中的鸟儿四下飞散,如果被人听到,还以为春水是什么歹徒呢,一定会上来揪住他的。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受尽百般恩宠的公主,却是对这般虐待并不排斥。

她希望他再来几下。可他停止了。

她看着他。

他忽然想起上午她父亲不问青红皂白的一通批评,那些见风使舵的官僚们,也许,她应当替他们挨一鞭子。

他想着明天的事。明天与丽梅约定的事,还要按计划实施吗?

在这个远离城市的地方,在一场性事之后,吹着凉爽的风,他突然清醒了,对事情的来龙去脉理出个大概来。

市长这次来,肯定是为了陈来老板。

他批评春水时,只指出一件事,就是征地。征地为谁,就是为了陈来老板。春水对征地的政策存在抵触情绪,也是因为陈来老板。

一个是想保护陈来老板,另一个却想搞倒陈来老板。

看来,他与市长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真是一团乱麻。如果想搞倒陈来老板,就必须通过市长这一关,说不定要连市长一起推翻。可他自己,却是市长一手提拔的,没有市长,就没有他今天的地位,没有他这个公安局长一职。

就是说,推翻市长,等于他革自己的命。

这搞来搞去,最终必须把自己一起搞掉。

他知道,不管结局如何,他的公安局长位置是保不住的,甚至他的性命都有危险。

他的对手之强大,远远超乎他的意料。怪不得这么些年,有几个血性汉子为此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他已没有退路。

他看着沉睡的女人,不知道她会站在哪一边。会因为他而背叛她的父亲吗?她父亲的倒台,她同样万劫不复。官场是很残酷的。这算是连累吗?

他越想越沉重。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她无疑是好看的,睡着的她就是睡美人。她的两腿张扬地叉开,那里刚刚经历过一场持久的运动。春水看着她睡了那么久没有醒的意思,就拿了根树枝,轻轻地在她腿间上下逗弄。

在逗弄下,她的两腿开始并拢起来,并扭动着。春水看着觉得挺好玩,不断地弄她。她竟动情了,连臀部也跟着扭动起来。

她醒了,见春水一脸的坏笑,对他喊:“你好坏。”

春水说,时候不早了,回去吧。春水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呢。

她不舍,急什么,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说着,她又滚到他的怀里。刚才春水的逗弄把她又唤醒了。

春水肠子都悔青了。

只好随着她了。

该回去了。

春水问她晚上如何安排。她说回去后,他就自由了,不用陪她。她这里还有个家呢。

她不说,春水倒忘了,她的老公也在艾城的官场上,有几次开会,春水见到了他,彼此打过招呼。挺干净的一个男人,怎么就那方面不行呢。

春水如释重负。晚上他得与丽梅多沟通沟通,事关重大,来不得半点马虎。

他对爱君说,希望她多在市长面前美言几句,让他在公安局长任上多呆几天。市长说要撤他的职呢。她仔细问了问,说回去后一定会问清楚的。有什么消息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他。

春水突然问她,如果有一天她不做官了,她会怎么办。她愣了下,说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做领导对她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怎么会不做了呢。

她问他为可突然问这个问题。他说没什么,随便问问,因为他老是想自己如果不做官了,会做什么。

她让他不要胡思乱想,好好混,该巴结要巴结,该妥协要妥协,有些事只能说不能做,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把握好了,做官有什么难的。

***************

晚上,春水与丽梅沟通时,并没有对她说起今天的节外生枝。一切都得按计划进行,时间不多了。

他对她说,上级有关部门已经开始调查化工厂的严重污染了,陈来老板的倒台是迟早的事。他编造了个谎言,就是想给她打气。

丽梅这一天也在挣扎。她不是个善于伪装与表演的人,要她去与陈来老板周旋,探清底细,勉为其难了。

她为什么要帮春水?她不断地问自己。现在生活过得好好的,这不是自断前程吗?与陈来老板相处了这么久,虽谈不上情深意合,但也没什么嫌隙。她与他更像是一对合作伙伴。

为了家乡人民?她一介女子,肩头担不下这么大的责任。她甚至开始害怕春水电话的到来。

她是校长,学校里将近有二千学生。看到他们,她心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欣喜。孩子总是充满希望的。但近来情况有点糟,请病假的学生多了,有好些个都去了大城市就医。让她作出决定的,是一个噩耗。四年级三班的一名学生在今天去世了,死在上海一家医院的手术台上。消息传来,全校师生都陷入悲痛中。也许春水说的是对的,化工厂是罪魁祸首,孩子的生病与离去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她忽然觉得家乡人民不再是个空泛的概念。

她记得有五年级三班有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十一岁,学校少先队的大队长,成绩优异,长相俊美,人们都说这孩子长大一定十分出息,不是名演员就是科学家,她自己也说要做一名医生。可不久前,她病了,莫名其妙的病了,她的父母带着她到处求医,千辛万苦,医生却一筹莫展,说这种病从来没有见过,她变得瘦骨嶙峋,一个少女变成一个小老太太。虽然这种病不常见,治起来还找不到合适的办法,但病因却是明显的,说是环境的染污。

这事对丽梅的触动很大。

她也是一位孩子的母亲。

她愿意去试一试。不管怎么样,要知道个究竟,了解真相。

她对陈来老板说,明天想去他的工厂看一看。他并没有觉得意外,工厂的办公楼他的王宫,那里一应俱全,他几次邀请她去,她总推辞。他说只要她想去,随时欢迎。男人总希望在女人面前展示实力,无疑,工厂是他实力最好的体现。

春水让她做些准备,明天约会时,随身带点窃听器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她拒绝了,这些东西让她不自在。

约会是从晚餐开始的。陈来老板把她接到工厂内,食堂的大师傅早就做好了一桌好菜。说实话,这菜比外边餐馆里的味道好多了。这里的食堂师傅一顿要做上千人的饭菜,功夫自是了得。再说是陈来老板的客人,更是下了一番功夫,从用料,到烹饪,都挑最好的人完成。用餐地点在十楼的一间优雅的房间内,靠着窗,可以俯瞰外边的景色。但晚上只能看见厂房内的灯火了。就算是白天,也没有什么景色,都是灰蒙蒙的。

两人对坐着,房间内只有他们俩,服务人员站在门口静候,有什么吩咐,立刻赶到。这是富翁的生活,丽梅看着窗外,如在云端。

陈来老板倒了杯酒,放在她的面前,笑盈盈地看着她,并不说话。

她举起酒杯,说多谢招待了,这里果然是你的王国,看来我来晚了。说完,她一干而尽。心中有事,她需要酒精才能平静下来。这次约会因为有任务在身,她觉得心跳加快。平常看电视电影,那些地下人员镇静异常,倒没觉得什么,今天做了一回地下工作,就明白做间谍不是件容易的事,非一般人所为。

他等的,就是她的赞美,由衷的赞叹。男人有拥有江山,才能拥有美人,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在这里,他的国王。

“如果在白天,我可以带你好好参观参观。”他说。

“我又不是领导,参观就不必了。”她莞尔一笑,接着说,“我想知道的,是你在这里的生活。”

这话他爱听。

他问:“要不要叫人来助兴?”

“助兴?”她不解。

“我们两人喝酒,有点沉闷,要有人跳个舞唱个歌表演个节目,不是更有趣吗?”

原来如此,可这会,哪里找会表演节目的人?

看到她纳闷的表情,他得意地笑了,问她:“想看哪类的节目?雅的还是俗的?唱的还是跳的?这样吧,给你个节目单,你随便挑。”

他按了下铃,就有个服务小姐来,手里拿着个精美的节目单。

丽梅打开一看,弄得跟菜单似的,有歌曲点唱,有舞蹈表演,甚至钢管舞。她觉得跳舞热闹些,就说跳个新疆舞吧。

服务小姐领命而去,不多时,就有两个姑娘进来了,穿着新疆的民族服饰,长得也像是新疆人。房间内很宽敞,稍一布置,就是现成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