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祸事

小说: 燃烧的海平线 作者: 廖佳云 更新时间:2020-03-26 11:17:08 字数:2603 阅读进度:11/11

安都公司总经理室,宇文星娅注目看着龙津伟的相框。

她突然有什么想法,赶快拿起电话拨了个号。

暗云低垂。江堤边,龙津伟和费丽雯站着。

龙津伟痛苦不已说:天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做错了什么,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他的手机响了,接过。

电话是从安都公司总经理室里打来的,.宇文星娅说:我是星娅——

龙津伟恼怒地道:别来烦我!

他狠狠关了手机。

津伟写字间内,宇文星娅愣愣的拿着电话,好莫名其妙。

宇文星娅想是不是弄错了,她再拨打。

江堤边。

费丽雯还在说:这都是周传铭害的,如果他不栽诬你,你也不会不去接你的爸爸妈妈!

手机又响了。

龙津伟再接过,狠狠地说:你别来烦我好不好?混蛋!混蛋!

安都公司总经理室内,宇文星娅愣怔着。电话断了。

宇文星娅气得脸都白了,在房内走了几步。

宇文星娅说:哼哼,一定是又和那个朴小姐好上了!哼,你才是混蛋!你才是地地道道的混蛋!

她朝外走,拉开门,见那些职员竟都凑在门边偷听。

宇文星娅大吼说:你们干什么?!

公寓内,费丽雯在打电话。

费丽雯说:我是国际贸易部的,我找一下周传铭总裁。

周传铭写字间的秘书间,女秘书在接电话。

女秘书说:他到电视台参加访谈节目去了

公寓内,费丽雯放下电话,眉心紧缩。

宁远阳盛公司安都分公司写字间内,所有的职员们都乖乖地坐着,宇文星娅表情严肃地走来走去,显然想把内心的恼怒渲泻出来。

宇文星娅说:哼,你们是来这儿工作的,心思都放到哪儿了?我跟你们说,到这个公司来工作的人,都应该是高智商的人才!你们怎么样?都不敢吭声呀?好,现在我要问你们几个问题,测试一下你们的水平!这些问题都是儿童脑筋急转弯书上的,你们要是答不出来,那只有把你们统统删除扔进垃圾箱!

众人听了一时面面相觑。

宇文星娅说:听好啊——一家公司里,老板正和客户在谈生意,老板拼命杀价,客户却一直抬价,这是为什么?

众人紧张地思索着。

一个女职员拿起报纸遮住脸。

宇文星娅说:用报纸遮脸的——回答!

众人一下把目光投向拿报纸的女职员,全都幸灾乐祸的表情。

女职员慢慢放下报纸说:你问的什么呀?

宇文星娅说:没带耳朵呀?老板拼命杀价——

居然是众人齐声说:客户一直抬价——

宇文星娅说:这是为什么?

女职员赶快想,片刻说:处理品。

宇文星娅说:错!处理品客户会抬价吗?

宇文星娅说:第二个问题——一队伞兵训练跳伞,队长说跳出飞机数到30秒才能拉伞,其中29个人都平安落地,有一个却不幸坠地死了,为什么?

没有人能回答。

宇文星娅指着一个肌肉男职员说:你说!

肌肉男职员说:我不跳伞。

宇文星娅说:我要你动脑子!

肌肉男职员回答不出,他站起来朝一边走去。

宇文星娅恼怒地说:你上哪儿去?

男职员嚅嗫地说:我撒尿——

众人一下全笑起来。

宇文星娅说:去去去!(瞅着所有人)居然都不知道?

众人默然。

宇文星娅说:因为他是一个结巴!第三个问题——

宇文星娅背过身——

哗——

所有的职员全都站起来,风一般地朝卫生间跑去。

宇文星娅还在照书提问说:人最不愿背的是什么东西?

没人回答,她再问一遍,还是没人回答,她转过身来一看,写字间已经不见一个人影!

宇文星娅大喊说:跑哪儿去了?

从男女卫生间里传出几乎要震坍墙板的吼声说:全体撒尿!

宇文星娅高兴地说:嘻嘻,这么怕我啦?(大喊)五秒钟之内,全都出来!

男女卫生间的门一下又开了,挤在里边的职员们又开始往外冲。

他们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宇文星娅得意无比说: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们居然一个也回答不出,什么水平?脑子全都死机啦?!我告诉你们,人最不愿背的是什么?黑锅!幸好是我考你们,要是让龙津伟来考,还不丢咱中国人的脸?一天到晚只知道埋怨宁远人太严厉,太苛刻,就是自己不努力!

众人都垂着头。

她指着帅哥说:你!

帅哥一愣。

再指着一脸白霜的女职员说:你!

女职员一抖。

再指打毛线的女职员说:还有你!

打毛线的女职员一颤。

宇文星娅说:你们到前边来!

三人慢慢走到前边,惶惶地站着。

宇文星娅冷视他们,全都噤声。

宇文星娅突然指着帅哥的裤裆说:还公司第一美男呢!拉链把领带都夹在外面了!

帅哥赶紧捂住下身。

她马上又对满脸白霜的女职员说:这么爱美?用的什么护肤霜?

女职员说:柔姿。

宇文星娅说:柔姿?那里出品的?

女职员说:温州。

宇文星娅说:假的。柔姿只有广州清远市第四日用化妆品厂生产的才是正品!还涂一脸,不怕起皱?(指着她的眼角)仔细瞅瞅,还——有——眼——屎耶!

女职员赶紧转身抠眼角。

宇文星娅却大笑起来说:哈哈哈,上当了吧、上当了吧!骗你的。

众人也嘿嘿跟着笑了起来。

宇文星娅一下止住笑说:你们两个居然还能在这样的跨国大公司混?头脑这么简单,这么轻易就上了当!商海竞争多么激烈,靠你们这样的简单头脑能胜出吗?!听着,在金总回来之前,除了你们完成自己的工作,还要打扫公司的卫生间!还有,每天给每一个同仁送四次咖啡!听见没有?

两人嗫嚅着回答说:是。

最后,她走到戴眼镜的女职员面前,夺过她手上已经快织好的毛衣。想了想扔给帅哥。

宇文星娅说:限你一分钟拆完,你能做到她就替你!——开始!

帅哥手忙脚乱地拆着。

其它所有职员都大声报时。

宇文星娅抄着手看着。

十、九、八、七——到最后一秒,男职员居然把毛衣拆完!

宇文星娅居然一举拳说:噫也!

众人也跟着一声噫也。

宇文星娅说:现在各就各位,该干啥就干啥!

职员们一下各自就位,赶紧认真的做起事来。

只有戴眼镜的女职员捏着毛线团站在原处哭丧着脸。。

戴眼镜的女职员说:这毛衣我可是花了好多业余时间才——

宇文星娅从她手上拿过毛线团,也不知怎么眼花缭乱地一舞,眨眼间变了一件毛背心出来!戴眼镜的女职员诧异无比,宇文星娅把毛背心扔给她,转身走进总经理写字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