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文佳皇帝的日常

小说: 盛世太子李承乾(易如意) 作者: 易如意 更新时间:2020-01-10 09:15:09 字数:3636 阅读进度:431/510

李承乾抓人的第二日,从嵩县那边传来消息。蔡文英倒行逆施,强逼嵩县老百姓加入反贼,有不从逆的百姓都被剥皮抽筋熬油点灯了。

这个消息像风一样迅速传遍洛阳城及周围州县,各地百姓听说后都十分恐慌,希望朝廷早日出兵平定叛乱。

东宫八风殿供俸也四处宣传,各地士族为了不减少佃租支持妖女蔡文英造反,士族子弟给蔡文英送钱送粮送消息。太子殿下正在审理此事,在清除所有士族中的间谍之前,不能轻易出兵。

一时间洛阳各地百姓心里的恐惧都变成了对士族的愤怒,士族平时虽然欺负人,但都注意不犯众怒。加上老百姓向来崇拜比自己强又会装腔作势的人,所以士族有一分好处,经过百姓口中一宣传便能传出十分来。

因此各地百姓平日里对这些士族人家是非常相信且尊敬的。

就跟后世的一些商人、明星一样通过各种宣传,人设都是十分完美,到处讲学、做慈善装的好像救世主一样,可一旦人设崩塌往往把原人砸的鼻青脸肿。

现在洛阳周边的士族就是人设崩塌了,无数咒骂和攻击纷至踏来,以前被这些士族残害的人家在此时也算得到了百姓同情,只要去官衙告状都有大群的街坊和证人愿为他们出头作保。

各地官员抬头看看上边是李承乾严厉的目光,低头看看是下头百姓们愤怒的脸,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办。

李承乾这边正借蔡文英造反之机清除洛州士族忙得不亦乐乎。

------------------------

而蔡文英那边当了快一个月的“皇帝”也越来越有皇帝范了。

蔡文英自从登基就般到道王住过的庄园里住,把这里做为她的皇宫,原来三明仙教的总坛被她当做祭天行礼的地方。

这一日蔡文英把她手下的十天王都召到她的皇宫议事。

众人到齐后,蔡文英在几个亲侍围随下绷着脸缓步来到前厅。

“参见皇帝陛下。”

十大天王迎到门口向蔡文英行礼,蔡文英见她姐夫马九道长和师父陈水平还有那个一直与她不对付的师母吕茂莲都躬身向她行礼,心里十分得意,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顾不得让众人平身,急忙抬手遮住脸,低着头匆匆走进去。

躬身礼的众人不由一阵愕然,自己起身走进去。

待他们走进去草草行一遍礼,十大天王中的李顶辉便率先站出来道:“启奏陛下,嵩县这地方离洛阳太近,我还是想咱们早点离开嵩县,上南阳去建立三明仙朝。”

他出来说话,蔡文英和其他九个天王都是一阵皱眉。

李顶辉有四十多岁,原来是少林寺的和尚,把少林寺的工夫学全后,就下山四处游荡。

李顶辉来到嵩县时恰巧黄飞蜂不在蔡文英身边,他就趁虚而入,因为工夫好很得蔡文英的信任,蔡文英称帝后就封他做了一路天王。

李顶辉近来已经几次向蔡文英建议逃往南阳,只是其他本地天王都不同意,蔡文英本人也不想离开嵩县老巢,只是不忍心当众驳李顶辉的面子,每一次李顶辉提起都是说再议。

只是蔡文英能容忍李顶辉别人却不愿了,马九道长不待蔡文英开口就直接怼李顶辉道:“李天王,这一次我们是商议征调民夫修建城墙的事情,迁都的事情还是不要再提了。”

李顶辉闻言顿时大怒,双拳握的咯咯作响,两只牛一样的大眼凶狠狠地盯着马九道长,似是下一刻就要用硕大的拳头砸在马九道长脸上。

马九和李顶辉都是蔡文英招来的人,陈水平等三明仙教的老人都看二人不顺眼,此时见两人要打起来都眼含笑意地看着。

蔡文英见了大急道:“你们俩不用争了,朕已经决定,朕要继续留在嵩县。”

李顶辉闻言急道:“嵩县离洛阳太近,咱们现在斗不过李家,还是上南阳那边好。”

蔡文英闻言微微一笑,十分自信地道:“李天王你不要总是长他人志气嘛,想当初道王李元庆还想把朕当成棋子,可是现在他已经成了阶下囚。

这是为什么呀?

因为天命在朕这一边呀!

如今朕有十余万百姓,几万强兵,最重要的还有你们十大天王,怎么也够资格与他李氏一拼了。

李承乾小儿身边只有几千府兵,龟缩在伊川县到现在都不敢与朕的仙教强军交锋。

李世民老儿在洛阳也快病死了,李承乾小儿调不来大军,这李唐的气数明显是到头了。

咱们现在怕什么呀?

等咱们的实力足够了就直接进军洛阳,朕的皇宫要修建在洛阳城里。

到时候你们都是开国功臣,李唐给功臣最高的封爵才是个公爵。

朕现在就已经封你们做天王了,等你们保护着朕进了洛阳,就给你们亲王的待遇,平定天下后,朕还要让你们镇守一方,做一个实权天王。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进军洛阳。”

蔡文英一通吹嘘,让厅里八位出身三明仙教的天王一个个面露得色,似乎他们马上就能进洛阳城,做开国功臣,镇守一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皇帝陛下圣明啊!”满头白发的陈水平率先起身行礼道。

其他几人也都跟着大喊“皇帝陛下圣明啊!”

众人喊罢口号。

马九道长再次起身道:“皇帝陛下,这嵩县城墙是否还要修?”

蔡文英闻言立即道:“修,一定要修,这是咱们的龙兴之地,一定要修建的气派才符合朕的身份。”

陈水平等人也都得意洋洋点头道:“正是,正是。”

蔡文英见众人附和心里更加得意,直接道:“传朕的圣旨,派人出去征调民夫修建城墙,一定要把嵩县的城墙修的高大气派。”

“皇帝陛下,修城墙除了要用民夫以外,还需要不少土石,挖掘土石的事就交给老臣来办吧!”陈水平等蔡文英把话说完,忙接过话头把挖掘土石的事情抢走了。

“臣就负责修城墙用的工具打造。”三明仙教的另一个天王苏真娼也抢走一样事情。

“臣愿意监督修建南城!”

“臣想监督修建北城!”

……

……

一会儿工夫,八个三明仙教的天王就把他们能想到的修城墙的差事都抢走了。

“好好好!都准了,你们去给朕修建城墙吧!”蔡文英连忙答应他们。

“咳咳!”

一直没有说话的李顶辉,脸色难看地干咳两声。

蔡文英一见,忙看着马九道长问道:“马天王不知这修城墙,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

“这不是都交给我等了,皇帝还问什么?”陈水平的结发妻子吕茂连闻言阴阳怪气地道。

蔡文英一听吕茂莲说话就火冒三丈,大怒道:“朕自问马天王,吕不懂工程上的事还是少开口为好。”

吕茂莲原来是嵩县有名的巫婆,最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蛊惑了一大批死心的追随者,在三明仙教里是个实力派。

蔡文英当了女皇帝,吕茂莲就做了女天王。

吕茂莲自从当年蔡文英拜在陈水平门下就觉得蔡文英是个狐狸精,两人一直不对付,现在看着蔡文英做了皇帝更是羡慕嫉妒恨。

“咳咳!”

陈水平见两人又要顶上忙干咳两声,转头看着马九道长,故做姿态道:“马天王不知可还有什么事情,若有,就分一件给李天王去做。”

马九道长见他们乱作一锅粥,心里早笑开了花,闻言正色地道“确实还有一件,就是征收口粮的事,不知李天王可愿劳心承担?”

可愿劳心承担?

这是肥差好不好?

……

……

马九道长话一说完,陈水平一伙人心里都骂开了。

李顶辉正要拿捏姿态说一两句推辞的话,就听吕茂莲道:“李天王若是嫌累,本天王跟你换换,你去监督修城门。”

李顶辉闻言连忙道:“不!本天王要为皇帝陛下效力。”

见事情安排妥当,蔡文英和马九道长同时松一口气。

“既然陛下降旨修建城墙,臣这就去下旨征调民夫!”马九道长起身告退。

其他天王见没有事情也纷纷起身造退。

------------------------

到了晚上,李顶辉来伺候蔡文英。

蔡文英身着一袭白色的纱衣丰满的身体在红烛下若隐若现,脸带春色,媚眼如丝地看着走进来的李顶辉。

却见李顶辉阴着脸走进卧室也不脱衣服,以为李顶辉还在为迁都南阳的事生气,不由心里一慌,忙坐起来软语道:“李天王快坐到我身边来。”

李顶辉一脸不情愿地坐过去,蔡文英双手轻轻按住李顶辉的双肩,轻声软语道:“可是为了不能迁往南阳的事生气?”

李顶辉不吭声。

蔡文英轻轻地摇着李顶辉的肩膀,软语央求道:“李天王别生气了,气大伤身……”

李顶辉被她缠不过,叹一口气道:“我倒不是为了迁往南阳的事生气。

只是我的皇帝陛下,你可知道这修城墙,陈水平那帮家伙能贪污多少钱?”

想到陈水平他们可能贪到的钱,李顶辉就觉得心疼。

蔡文英听了轻笑一声,一副看透一切的样子道:“这算什么大事?

谁当官不是为了贪钱?

我不让他们贪钱,他们会认我这个皇帝?

谁不得点好处愿意为我做事?

让你负责征粮不就是为了让你有机会贪钱吗?”

说着蔡文英又轻轻躺下,只用脚不住地蹭李顶辉的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