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李承乾的目标

小说: 盛世太子李承乾(易如意) 作者: 易如意 更新时间:2020-01-15 20:41:59 字数:2663 阅读进度:433/510

第二日,刘祥道就领着一众官员士绅从洛阳而来,言明是李世民下旨要他们随李承乾出征。

梁建方和席君买立即意识到,这是一次东宫甚至是朝廷军力的对外展示,李承乾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们,出了任何问题绝不会手下留情。

但是如果胜的漂亮他们的功劳也将比原来大的多,两个人不由打起十二分精神安排布局接下来的平叛之战。

在这批人里让李承乾感到意外的是,荥阳郑氏最强分支北祖房族长郑礼德也来了。

“太子殿下,臣来伊川时陛下亲自交待,请太子殿下单独见一见郑礼德。”刘祥道禀报道。

由此可以看出对于世家,李世民还是心存忌惮的。

李承乾一想本来也想算计郑氏,既然郑礼德自己撞上来了,平叛胜利后就见一见。

想到此李承乾点点头道:“刘卿一路辛苦了,先回去歇息,这两天你跟这个郑礼德交流一下改革官员铨选的事。”

刘祥道闻言双眼一亮脸露出惊喜,忙起身朝李承乾行礼道:“谢太子殿下指点臣这就去办!”

杜正伦和刘祥道两个人一上来就提出改革铨选,得罪了一大票权贵,虽然被李承乾强行压下去了,但是他们两个若不能成功,等平定了蔡文英叛乱也必然遭受更多的打压。

此时李承乾拿着郑氏的把柄,正好威胁郑礼德,让他支持铨选官员改革。

看着刘祥道下去,许敬宗忙压低声音道:“太子殿下,臣是不是也去见一见这些士绅,让他们联名上书洛州及河南道的佃租不得超过四成。”

李承乾闻言不由直翻白眼,反问道:“朝廷现在拿住了此地士族的把柄,这样的德政朝廷直接下旨降租,然后严格监督执行即可。

怎么许卿还要把这样好的名声拱手让人?”

说罢神色严厉地看着许敬宗等他答话。

许敬宗闻言知道李承乾可能看出他的心思,脸上露出讪笑道:“太子殿下思虑周全,是臣想差了。”

降低佃租是德政不假,但是要想执行好,还要杀不少人,抄不少家,最后得利百姓感谢的是李承乾,但是士绅恨的肯定是他许敬宗、李义府等人。

因此,许敬宗想暗中跟这些士绅媾和,然后在大面上做过去就行了。

只是李承乾怎么会让许敬宗轻松过关,听许敬宗还想糊弄他,依旧不言不语,神情严肃地看着许敬宗。

许敬宗见状知道李承乾已经洞悉了他的心思,不敢再胡说糊弄。

朝着李承乾郑重一礼道:“太子殿下,不是臣怕得罪人,实在是臣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

李承乾神色越发的冷了。

许敬宗见了心里一咬牙接道:“敢问太子殿下,陛下近来身体可安泰?”

“放肆!”李承乾直接冷喝道。

许敬宗不待李承乾说下去,抢着道:“太子殿下试想,这几日陛下接连下旨,都是为东宫着想,一心要为太子殿下铺路,会不会是因为陛下……”

这话的含意很明显,李世民这样为李承乾立威,明显有让李承乾早日继位的意图。

原因可能是李世民旧疾复发,将不久于人世,也可能是其他原因,可以不用深究。

但只要涉及到皇位传承,万事就要以稳为主,这样许敬宗的做法或者担心就合理了。

李承乾心里暗想以自己以前真是小瞧这些人了,之前仗着自己对历史有一些了解,把这些人收笼来,因为目标一致所以没有出什么乱子。

现在李承乾一心推动大唐内部改革,触动了太多人的利益,这些人就开始糊弄他了。

李承乾看着许敬宗目光严厉,寒声道:“单凭你这一翻话,就该满门抄斩。”

“臣有罪!”许敬宗闻言吓的脸色发白,直接跪下磕头。

“你办事不力,还想意图挑拨陛下跟孤王的关系?”李承乾继续道。

跪在下面的许敬宗吓得额头冒汗,肠子都悔青了。

李承乾低头看着许敬宗的后脑勺,心里想着怎么惩处他。

过了一会儿,李承乾高声对外宣旨道:“来人,传孤王旨意,东宫左庶子许敬宗驾前失仪,着连降四级为东宫内舍人,仍处理原职事务,若是再出差错两罪并罚绝不轻饶。”

许敬宗听了不待内侍去传令,忙大声道:“谢太子殿下隆恩。”

“嗯!”

李承乾轻“嗯”一声,许敬宗忙起身退下。

李承乾对许敬宗的处罚旨意正式传下去之后,所有在伊川的官员都被震惊了。

谁都知道许敬宗是李承乾心腹中的心腹,一个驾前失仪就连降四级?

正在众人诧异不已的时候,许敬宗的家仆那边传出来消息,原来是许敬宗没有办好洛州田地租佃降低的差事。

众人听说了恍然大悟,同时也感到十分心惊,李世民对李承乾的全力支持谁都看的出来,而李承乾对于改革的决心,通过处罚许敬宗也明白无误地表达出来了。

想明白这些的大臣对李承乾交待下来的差事,也更加用心了。

对此李承乾看的一清二楚,对于许敬宗补过的做法也十分满意。

近期李承乾对内改革一共有三件事要做,一是改革铨选制度,二是降低各地的佃户的田租,第三才是开通伊河河道,在嵩县修建水库。

当然做这些事的时候,也不能忘了收拾他的对手士族官员和各地士绅。

至于蔡文英一伙李承乾和李世民都没有看在眼里,不过是因势利导把这件事情利用起来罢了。

李承乾这里安排好一切,大军就正式出发,前生嵩县平叛。

梁建方和席君买领着三千盔明甲亮的府兵,浩浩荡荡地在前面开路。

薛仁贵率领两千军容严整的东宫率府的兵马,保护着李承乾的仪仗迤逦而行。

后面是这一次见证李承乾军威看客,紧着李承乾仪仗的是一百多辆囚车,囚车关押是参与伊川县造反的官员、士绅和十余个士族族长。

这些人罪名已定所以用囚车押着。

此时这些人都是身穿白色囚衣,带着重镣,精神委顿地站在囚笼里,看着前头无数旌旗飘扬,从容前行的皇太子仪仗心如死灰。

再后面是由裴行俭亲自引着的几百个骑马的人是居住在洛阳赋闲或致士的官员,已经查明没有问题士族族长,这些人虽然骑在马上,但是看见前头囚车里的人,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最后则是由薛大鼎亲自带领的一万民夫,这些人或赶着牲口或推着小车或挑着担子或扛着镐头,他们是去嵩县修建水库的。

伊川县的民夫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教育,对李承乾都是敬若神明,对于他的任何命令都是无条件执行。

李承乾给梁建方下的命令是,今日午时他要进嵩县城里处理政务,梁建方和席君买对此都是毫无异意。

李承乾这一次要把所有事情在嵩县一次性解决掉,然后回洛阳跟李世民摆龙门阵,所以除李义府继续留伊川外,其他人和事务都带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