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道王建功

小说: 盛世太子李承乾(易如意) 作者: 易如意 更新时间:2020-01-31 16:38:40 字数:2767 阅读进度:434/511

洛阳行在。

被许敬宗怀疑可能身体有恙的李世民,正好好的跟程咬金、尉迟恭一起喝酒。

对于程咬金的忠心李世民从不怀疑,当时把程咬金赶走是因为程咬金对李承乾产生了误会。

在当时的情况下,为了在他驾崩后李承乾能顺利继位,别说是程咬金就是李治也照样轰出去。

现在把程咬金召回来,自然是因为他还活着,手下需要大将。而且李世绩攻打高句丽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东征高句丽在即所以连尉迟恭也召来洛阳了。

程咬金一口喝完杯里的白酒辣的直吸冷气,脸上却露出痛快的表情。

放下酒杯脸上露出半醉半醒的神情,大着舌头道:“要俺老程说,太子殿下的孝心古今少有,也只有陛下才能教养出这样的好儿子。

这也是陛下爱民如子,老天爷赐给陛下的福气啊!”

对程咬金这样一开口就拍他和李承乾两人的马屁,李世民知道这是在向他表明自己对李承乾没有成见。

不过这话听着让他心里高兴。

喝了几杯酒,也大舌头道:“知节这话说的对,说到孝顺承乾没的说,是个大孝子!”

“太子殿下雄才大略,无论哪条哪样都是古今少有的。”程咬金继续吹捧道。

李世民听了有些不高兴,重重地放下酒杯,歪着头看着程咬金问道:“照你这么说,朕也比不上承乾?”

这话,近来李世民在心里反复问自己,今天借着酒劲又问程咬金。

程咬金似是早有准备,闻言嘿嘿一笑道:“太子殿下是陛下教导出来的,陛下怎么能问臣呢?”

“哈哈哈!”

李世民听了哈哈大笑,自己拿起酒壶满斟一杯,一扬脖子就喝下去了。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尉迟恭,大黑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心里早已不住地翻白眼,暗道:程咬金的无耻以前就领教过了,没想到陛下也是如此无耻。

正想着就见程咬金举杯遥敬他道:“老尉迟怎么一直喝闷酒,也不说句话?”

尉迟恭闻言怒盯程咬金一眼道:“俺没你口齿伶利!”

程咬金听了哈哈大笑道:“你老尉迟也承认有不如俺老程的地方。”

李世民见状也是哈哈大笑。

尉迟恭不好多说什么,一口喝干杯里的酒,转移话题道:“今日太子殿下进嵩县,到这个时候也该交上锋了吧?”

李世民闻言神情一寂,点点头道:“伊川县县城离开嵩县县城只有几十里,前锋应该到城下了。”

程咬金以为李世民担心李承乾,便宽他的心道:“陛下不必忧心,区区蔡文英一个妖女,一伙乌合之众占据嵩县小城,太子殿下兵锋一到立即就是土鸡瓦狗了。”

李世民听了勉强一笑,虽然李承乾还没有来洛阳,但是他心里有数。嵩县造反涉及到李治和一些宗室,又涉及到周晋之死,李承乾平叛后怎么跟他闹还不知道呢。

------------------------

蔡文英的三明仙教就是一些小混混组成的,骗些钱财还行,让他们造反,和朝廷两军对垒就是天方夜谈了。

不过是陈水平因为听道王的手下和一些士族官员说:李承乾怎么怎么不仁义,快要天下大乱了。才想造一回反,抢些金银财宝,然后进山过小日子。

当然这些都是陈水平的计划,蔡文英和黄飞蜂两个人都是陈水平台面上的替死鬼。

三天前嵩县周围的几处府兵一动,陈水平一伙就要出城逃跑,无奈探路和天王离城不远就被提前守在外面的唐军抓了。

这两天他们一连试探了七八次,出城的人无一幸免,全被唐军抓了。

陈水平一伙无奈只得,到蔡文英的“皇宫”来看看,蔡文英准备怎么办。

蔡文英的“皇宫”里气氛凝重,马九道长正在向讲众人讲述嵩县城防的安排。

主位上的蔡文英装做个菩萨的样半闭着眼坐着,下首的李顶辉低头数着手里念珠,恭敬地颂读佛经。

他每颂读一遍佛经都会向佛祖许愿,保佑他今晚能顺利逃走,然后给佛祖送上金山银山。

陈水平、吕茂莲、苏真娼三人脸色阴沉地坐着一言不发,眼光不时在蔡文英李顶辉二人脸上扫过。

“……四面城墙各有三千教众守卫,这些教众都是最忠心于我三明仙教和圣母的人,应该能守上七天七夜。

不过现在还需要圣母和几位天王一起登上城墙,鼓励一下守城的教众。”马九说完便看着蔡文英等她说话。

蔡文英还像以前一样拿捏着腔调,缓缓睁开眼睛,淡淡地看向陈水平问道:“陈天王可曾算出,七日之后我仙朝当往何方去?”

陈水平看一眼蔡文英,心里大骂:贱人,到了这个时候还想什么仙朝?

“马天王,我们真的能守住七天?”吕茂莲忍不住问道。

“应该能守七天,只是七天之后若是朝廷不退兵,嵩县就守不住了!”马九道长言辞诚恳地道。

陈水平听了心里松一口气,抬起头脸色平静,以莫测高深的语气道:“皇帝陛下不用担心,老夫昨夜观看天象,发现北方有变,不出五日朝廷必然退兵。”

说到这里陈水平转头看向其他天王,气势凛然地道:“等到朝廷退兵就是我仙朝大兴之日,到那时我将亲自率领仙朝的勇士们攻打洛阳,为皇帝陛下御驾进洛阳的前驱。”

蔡文英听了面含微笑地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城墙上看看。”

“臣等谨遵皇帝陛下令。”五个天王同时起身。

蔡文英见此越发得意,面无表情地看五人一眼,拿捏着腔调道:“来人——,准备朕的仪仗。”

众人见此都在心里咒骂不已。

不一会儿,百十个三明仙教教徒拿出一堆花花绿绿彩旗仪仗打出来了,半闭着眼的蔡文英坐在十几人抬的辇驾上,风风光光地走出她的“皇宫”。

马九道长也换上隆重的道袍骑着高头大马在前头引路,一路直朝北门而去。

刚过城中的十字大街,李顶辉就骑着马赶过来,“马天王这是要去北门吗?”

马九道长闻长面色平静地道:“圣母今日出来四个城门都要巡查,北门正对着伊川县,所以我们先去北门。”

“哦!”李顶辉半信半疑地跟着他继续往前走。

一行人走到了城门前,守卫北门的教众纷纷快步跑出来跪在地上迎接蔡文英。

蔡文英见此越发地安心,扶着侍女缓缓走下辇驾,让众人平身就随着马九道长缓步走上城墙。

陈水平、吕茂莲、苏真娼三人见此也不疑不他,紧跟着蔡文英就上去了。

只有李顶辉走在最头前后看看没有上去,马九道长余光看见嘴角露出一个冷笑,就直接上城墙了。

李顶辉这会儿也没有别的地方去,见人都上去了,就在下面仰着头往城墙上看。突然听见脑后风响,猛然回头就看见一支巨箭已经射到他面门前。

“噗”一声轻响。

李顶辉睁大双眼惊恐地倒在地上,人已经死了。

城墙上。

“马老九,你个**贼道,竟然敢背叛朕!朕要祈祷让下十八层地狱……”被人控制住的蔡文英对马九破口大骂道。

“呸!你个妖女竟然也敢自称朕!”道王李元庆小脸扭曲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