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水落石出

小说: 死亡之最终试炼 作者: 窗外有二哈 更新时间:2020-01-14 00:15:27 字数:4430 阅读进度:400/416

北岛太太所说非常离奇,但秦虎认为她说的是真的。这就是一条任务背景设置,怎么离奇只要逻辑合理都是正常的。

“那就只有最后一个问题,北岛梨纱去了哪里?”

北岛太太摇头:“我不知道。有一点你说错了,我将梨纱放在那个洞穴里,并不是是我自己的主意,而是三鬼郎的建议,我想最后带走她的也是三鬼郎。”

秦虎皱眉:“他为什么不直接在海边接人?”

北岛太太摇头:“这个我不知道,是他要求一定要这样做的。他向我保证,他和他的儿子绝不会欺负梨纱,加上担心父母,我只能同意。”

秦虎捂头,这不像是北岛太太临时编的,可如果真是这样,北岛梨纱仍旧是落到了海妖手里,跟之前完全没的那个嘛。

这时谜已经撤去了空间隔离,梦魇几人从外面回来,看到秦虎和北岛太太,有些疑惑:“你们干什么呢?”

秦虎摇摇头:“没事,我们回去再说。北岛太太,按照你的说法,你已经为父母兑现了承诺,接下来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把北岛梨纱找回来。”

北岛太太想了想点头:“凭心而论,我并不希望梨纱跟一个没有接触过海妖在一起,我会尽力的。还有,麻烦你们不要把我的事告诉成,拜托了。”

秦虎“嗯”了一声,走上了楼。

房间里,梦魇开始汇总外出打探得到的消息,其中大部分都是由于北岛太太承认身份已经变得无用的信息。

“关于北岛太太的信息就这么多,既然北岛太太已经承认,这些信息也就没什么用。”梦魇在说完北岛太太的信息后补充道:“我们在和附近居民打听时,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消息,就在北岛梨纱失踪的第二天早上,一艘从海上归来的渔船在距离海岸二十海里的地方一个小岛上发现了刚刚熄灭不久的火堆。”

“北岛梨纱虽然有海妖血脉,但只有四分之一,而且从小被当做人类带大,体质应该更接近人类。长时间泡水对她应该是不健康的,所以海妖会找地方帮她烤干。这个火堆很可能就是他留下来的,因为一般的渔民船上都有备用衣服毛巾之类,不需要上岛生火。”秦虎想了想,安排道:“萌萌和千鹤继续留在旅馆里,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线索,其他人跟我出海去找这个岛。梦魇,知道航线吗?”

梦魇点头:“我让渔民帮我在手机上定位了位置,有需要的话我现在可以联系渔船出海。”

秦虎点头:“马上安排,即刻出发。”

半个小时后,秦虎等人高价雇佣的一艘捕鱼船驶向大海,经过一个小时航行后,来到了一个小岛。

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岛,总面积估计不超过三百平,据渔民介绍,这个岛在夜晚涨潮的时候会被淹没,所以并不适合落脚,岛上也没有能够点燃的木柴。

秦虎跳上小岛,踩了踩沙滩,明显还有些潮湿。难怪渔民会对大清早岛上出现火堆感到奇怪。

在沙地里有一些凌乱的脚印,看上去应该是赤脚踩上去的,从大小上看,应该是一男一女。

小岛最中间有一堆灰烬残骸,秦虎捻了捻灰烬道:“应该是木头,不过很奇怪烧得很干净,难道有干木头?”

梦魇将灰烬刨开一点,抓了一把下面的沙粒看了看,搓搓手指道:“汽油,应该是淋上了汽油助燃。”

秦虎道:“现在的问题是,她去了哪儿?”

“这里有东西。”孟飞眼尖从灰烬堆旁边的沙地里扯出一块碎布。

梦魇道:“应该是北岛梨纱留下的。”

秦虎思索下说道:“我之前让萌萌向北岛太太证实了一点,北岛梨纱是没有在水下呼吸的能力的,并且她的体质也和常人差不多。这样的话,除非海妖有船可以运载她,否则海妖最多背负她游动。这样的话,很可能一路上都需要上岛停留,取暖和补充食水。这和以往的祭品是不同,以往海妖数量多,完全可以驾驶大船,而且难以监管。但现在,他只有一个或者两个人控船,身份还有问题,根本就开不出去多远。所以我认为,他们应该是游走的,这一路的荒岛上一定能找到线索。”

梦魇拿出手机打开地图,递给秦虎,秦虎思索下说道:“北岛太太说,这群海妖原本是在北海道东部活动,而我们现在所处位置是札幌附近,也就是北海道西部,并非海妖的活跃区域。他应该会选择将北岛梨纱带回去,所以要么向北过宗谷海峡,要么向南走津轻海峡。相比之下,向北人烟更稀少,便于隐藏,而且我们现在的方向本来就是偏北的,所以,我们只需要沿着北方的荒岛航行,就有可能追上北岛梨纱和海妖。”

众人没有异议,回到船上,比照着地图向北航行。两个小时后,在另一个小岛上发现了有人活动的痕迹,登岛后在一处岩石缝里发现了和上一个荒岛上同样材质的碎布,证明他们的追击方向是对的。

捕鱼船继续航行,沿着一串荒岛一路向北。

与此同时,东京,根津神社内,韩国队的金克终于找到了三年前处理过那起车祸的幸存退役交警之一,这人给了金克一个箱子,告诉金克,关于那场车祸的详细档案,就在这个箱子里,但这是一个拥有自毁功能的保险箱,只有从另一名幸存者手中拿到钥匙才能打开,暴力破解,内部的资料会被机关喷出的化学物质引起的爆炸损毁。

金克立刻联系了其他队伍,得到的消息却是根本找不到另外一人,大家只能先汇合保护这个箱子,再商量下一步行动。

神户,藤井小百合家。

“我回来了。”门外传来小百合的声音。

罗寒扭头看了一眼,是三个女孩放学回来了,随口道:“放学挺早的嘛,没有参加社团活动吗?”

小百合道:“因为关心怨灵的事情,所以就提前回来了。风大师,有什么收获吗?”

什么收获?幕后黑手已经干掉了。不过这么说了罗寒就没理由继续留在这里,因此撒谎道:“我查到一个阴阳师,分析后我认为他是冲着你的曾祖父得到过的一样东西来的,在拿到东西之前,你可能都是危险的。”

小百合诧异道:“曾祖父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那个阴阳师要这个东西?”

罗寒摇头:“我也是从楼上图书里几封信件里分析出来的,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一幅画。我个人认为,只有找到这幅画,才能真正从源头上解决这个问题。”

小百合一脸懵:“可是我不记得曾祖父留下过什么画啊。而且为什么这个阴阳师会想要曾祖父的东西啊?”

罗寒道:“你知道你的曾祖父曾经是一名阴阳师吗?”

小百合摇头:“我出生的时候他自己过世好多年了,也很少听父亲提起过。小时候我问起楼上那些书的事,爸爸只说那是爷爷收集的东西,说是爷爷对这些东西特别感兴趣。我记得我小的时候,爸爸还经常将自己锁在二楼,一呆就是一整天,但后来他就几乎不上二楼了。对了,我记得爸爸就是在有钱之后就不怎么上二楼的。”

罗寒立刻想到一种可能:“你父亲是不是突然就发了?”

小百合摇头:“不是这样的,我家原本家境就不错,算是中产。后来我爸爸整天窝在二楼,爷爷看不过去,就狠狠骂了他一顿,他就开始经商,慢慢就发展起来了。”

真是头疼,按照小百合所说,她的父亲应该是偶然知道了这件事,想要找到这东西,或是自己用,或是卖给阴阳师,被小百合的爷爷教训后就放弃了。显然小百合的父亲也不知道那幅画在哪。而最有可能知道这幅画位置的小百合爷爷,并没有在一开始就制止小百合父亲,直到小百合父亲不务正业,才出面训斥,是不是代表小百合爷爷也没有找到这幅画,否则不至于让自己儿子找那么久?

父子两代都没有找到的东西,究竟会藏在哪里呢?罗寒陷入了僵局。

要么这幅画根本就已经不在这里,要么就是藏在了一个藤井父子都不会去找的地方。小岛平则连地都挖了,也没找到,那么还会有什么地方可能藏画呢?

罗寒突然眼前一亮,转身冲向院子,来到古井边,一头扎进了井水之中。

转眼沉入井底,罗寒蹲身在井底摸索片刻,突然用力一拳打在井底边缘位置,便见浑浊的井水中拳击位置的井底竟然下沉了数公分,露出一个洞口。显然罗寒击中的只是一块完美封住了井口的石板。罗寒索性击碎石板,又向下潜游了几米,到达了真正的井底,摸到了一个箱子。

拿到箱子的罗寒跳出井口,抖了抖身上的水,在阳光下看向了自己找到的箱子。

这是一个长条形的箱子,外面是钢铁,已经锈蚀成了一坨。

在井边围观的小百合三女惊讶道:“风大师,这是什么东西?”

罗寒也不隐瞒:“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那个阴阳师想要的东西,也就是你父亲曾经试图寻找的东西。真没想到,藤井法师竟然将它藏在了井里,加上了一层完美的隔板。如果不是我主观上排除了这个院子每一寸土地,我根本想不到井下会有隔层。”

小百合惊讶道:“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阴阳师会想要它?”

“按照我在二楼查到的资料,应该是一幅画,至于有什么特别的,我也不清楚。”罗寒仔细打量着这个锈蚀的铁疙瘩,皱了皱眉:“这个铁盒子应该是被密封焊接好的,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能小心点弄开了。”

齐韬拿起铁疙瘩摇晃两下:“好像没什么活动的东西,应该是固定住的。我们可以尝试从两头破开,应该会比较容易。而且如果是画,两头的画轴应该不是很重要。”

罗寒点头,和齐韬一人一头,用武器小心翼翼地切割。

花费了十多分钟,习惯使用短兵器的齐韬成功破开一头,从一堆绸布中抽出一根两头被木塞堵住的陶瓷长管。

“这管子上有很多怪异的花纹。”齐韬看了看,尝试去拔出堵住管子的木塞,却见管子上的花纹亮起,饶是齐韬力量早已非人,却纹丝不动。

罗寒看了一眼绸布,惊讶道:“这里有字。”

绸布中有一张写满了文字,罗寒拿起来认真念了出来:“鄙人藤井飞虎,偶然从一古代沉船获得古画一幅,其中封印一强大式魔。鄙人尝试驯服,未成,反受反噬,险为其所控。不得已将之封存,又因藤井家后代凋零,唯恐子孙后代贪图其强大力量,被其控制,致使绝后,故将之藏匿于井底,且禁止藤井子孙再修阴阳。若有同仁寻得此物,务必量力而行。此物有鄙人设置测验,正常通过测验之人方有一丝可能驯服此式魔,若不能通过测验,万不可强行打开。”

齐韬砸吧着嘴巴道:“怪不得藤井法师不让后人成为阴阳师,这样后人就算机缘巧合找到这东西,实力不足也掂量一下。这个一丝机会说不定真的就是一丝,毕竟藤井法师自己都没有成功过。不过队长,这东西怎么处理?”

罗寒想了想对小百合说道:“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说一个人会因为拥有他不该拥有的东西而招来灾祸,尤其是在你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情况下,这种东西只会给你们带来灭顶之灾。现在东西就在这里,如果你们希望自己留下,我只能说后果自负。如果你们不需要这东西,我们会将它带走,这样以后就不会有阴阳师为了它对你们家下手。你可以给你父亲打电话商量一下。”。

小百合哪里做的了主,只好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没说两句,就将电话递给了罗寒:“风大师,您来跟我父亲谈一谈吧。”

罗寒接过电话,沉声道:“藤井先生您好,我是小百合请来应付怨灵事件的华夏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