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行踪不明

小说: 神洲:鬼谷传人 作者: 谢林龙 更新时间:2020-01-26 21:07:05 字数:4923 阅读进度:660/728

东南西北四大家主看到自家的大船居然把所有的大型器械都对准了他们,全都懵了,他们四家都改名换姓,所以他们真正的旗帜是不绣字的,这鬼谷中人都知道,可惜他们这次遇上的是世上最厉害的琉璃船长。

“柏儿,这怎么回事啊?”

南宫烨本能的就看向南宫柏,他已经几十年没回鬼谷了,现在对鬼谷和傲辰还没南宫柏熟呢。

“这是不是鬼谷特别的欢迎仪式?”

南宫柏随口糊弄一句,他是十万个不想来,现在别说看见傲辰,就是想想都觉得腿软,他这样的人就该去祸害澹台家。

“胡说!”

看着自己儿子颤抖的腿,南宫烨愣是给气乐了,从小到大我打了你多少次,都没见你怕我,少主是把你怎么着了?

“公子,我是瑾萱,我们来帮忙啦!”

“公子,我是涔渝,我也来帮忙了!”

另外一艘船上的北冥瑾萱、西门涔渝可就不管那么多了,老远就喊开了,看来是还不知道傲辰失踪的消息。

“完了,完了,正牌四千金聚齐了!”

听见两女自报家门,靖阳捂着脑袋,觉得天旋地转,想窜回自己的船。

“什么正牌四千金?”

步锦岚摆弄着一架大炮样式的器械,好奇的问了一句。

“麻子说过这两位加上琉璃、钰儿,这四个才最该组成四千金。”

“嘶,再见!”

傲辰的话例来无虚,步锦岚瞬间就消失了,那速度,逃命的老鼠看到都觉得汗颜,这两位他不清楚,可琉璃、钰儿他还不清楚吗?

“什么呀,不是海盗吗?我还想试试这些东西哪种厉害呢!”

正兴奋着的琉璃一听就蔫了,惋惜的看着正接近的船只,嘴巴噘的别提有多高了。

……

“见过诸位!”

四家家主、北冥瑾萱、西门涔渝,六人一起登上了船,看着船上有生、有熟的脸盘,心中感慨万千。

“别客气,别客气,都是自己人。”

靖阳眼珠子一转,起了坏心眼,一本正经的上前说话。

“见过公子!”

四家家主中只有南宫烨见过傲辰,其余三人理所当然的把靖阳当成了傲辰,一听便要拱手抱拳。

“爹,他不是公子啦,你别上当!”

“骗子,你敢占我爹便宜,我叫公子收拾你!”

北冥瑾萱、西门涔渝,一听就不干了,赶忙拉住三人,涔渝还鼓着嘴生气。

“哼,你们公子没了,现在由我代班,现在我才是正牌的鬼谷传人,你看看这威风八面的船队,全部都是由我带领的。”

靖阳继续忽悠,不屑的一撇嘴,我十万分的希望你能把麻子叫出来,看谁收拾谁!

“胡说,你胡说!”

北冥瑾萱一听就火了,你竟然敢说公子没了,立时从袖子里掏出与云阳同款的复合弓,噼里啪啦的张开,左手飞快的从腰间腰间背囊中掏出一支两指长的箭矢,一甩就变成,张弓注矢,气势汹汹的瞄准了靖阳,看起来英姿飒爽。

“我胡说?千面人前辈就在那儿呢,你去问问他!”

“辰儿是不见了,先生和武帝尊上已经去找了!”

“是吧,赶紧过来给我捶肩、捏背,不然看我不把你们赶出鬼谷!”

“才不,公子说了你最会骗人!”

“对,公子才不会让你这个大骗子代表他呢!骗子,超级大骗子!”

瑾萱本来还有所担心,但听说皇甫谨和武帝已经去找了,和琉璃一样,顿时就放心了,收起了弓箭,朝着靖阳直皱鼻。

“嘿,说谁是骗子呢!小毛丫头,有本事你去找云阳比比,赢了再过来跟我说话!”

“就是那个和我用一样兵器的家伙?哼,我找他去,要是输了,我就把落星辰拿回来!”

瑾萱一点既着,顺着靖阳指的方向飞跃而去,想教训你很久了,居然跟我用一样的神弓。

“你可别输的哭鼻子啊!”

见支走了一个,靖阳洋洋得意,果然,照对付琉璃的方法,一试一个准,剩下这个是用鞭的,是不是把她支给心妍?算了,就不给自己老婆惹麻烦了。

“你们都别闹了,小渝儿,你们怎么找到我们的?”

“我们最近一直在这条航线上运货,正好看见你们,就过来啦!”

涔渝本来还气傲辰居然找了紫祺、韵蕊,偏偏拉下了她们,可现在傲辰不在,一肚子闷气只能又咽下去了。

“哦,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快完了吧?紫祺姐姐要的货,我们都送的差不多了,顶多再两三趟,肯定能送完。”

“那样,澹台家应该能在几个月内修缮完吧?”

“应该吧,紫祺姐姐也没跟我说,要我去问问吗?”

“你能联系上紫祺?”

“当然啦,不然我怎么送货?”

“那你赶紧去问问确凿的完工时间,我们已经聚集大军准备攻打澹台家,别去早了,坏了辰儿的计划!”

“好嘞!”

“千先生,大军真的集结了吗?”

东方复等四家家主听的一阵心跳加速,不由齐声脱口询问。

“嗯,不但我们,萧、骆、洪、苏、杨,五家都不遗余力的帮忙,苏、杨两家提供物资,萧、骆、洪,来了十五位无上境界的前辈,还有天下皇城、颠道人、紫衣侯、酒仙前辈……大家全都来了!”

千面人不但记性绝佳,做事更是极为清楚,虽然四位家主只是那么一问,但他还是把情况讲述的十分清楚,这四人在这几十年来都没出过问题,自然是可以相信的。

“太好了,当年我们就是因为没有无上高手,先生才受了他们的羞辱!”

东方复双眼燃烧着炽热的火焰,其实当年不要说无上高手,只要出两三个大圆满就不是他们能对付的,毕竟他们是在澹台家的地头,鬼谷更不以武力见长。

“先生,已经快要靠近东疆了,我们是不是该制定一下作战计划?”

靖阳看他们都把话题聊起来了,就顺带着问一句,人生地不熟的,他还真不敢瞎指挥。

“行军路线我们早就计划好了,从东疆南部进入,从飞流帮的水路过去,我们就能直打澹台家的临江城,然后一路北上,只要能抗衡澹台家的大圆满和无上高手,其他绝不是问题。”

东方复想都不想的张口就来,路线上的地名、帮派说的十分详尽,就像照着纸上读一样。

鬼谷中是没有兵马的,只有几位保护皇甫谨的人,反倒是他们四家这些年暗地里培养了一些,虽然人数不算多,但个个是好手,配合皇甫谨当年研究出的攻城器械,以及他这些年在东疆积累下来的人脉,他有绝对的信心打到通天王城,但再接下来的事他就无能为力了。

“我们再请一些前辈,一起讨论一下吧!”

这些话听起来虽然很靠谱,但靖阳还是有些担心,一个不周全的计划是会害死无数人的。

“好,我可以为你们提供地图,以及详细的资料,就算你们另外制定作战计划也没问题的!”

东方复点头答应,明白靖阳的顾虑,他对大家肯前来支援已经满怀感激了,即便这个计划是他多年来深思熟虑的,也愿意放弃。

靖阳见他对东疆如此熟悉,便尝试性的问道:“在下萧靖阳,您应该就是东方家主吧?”

“正是!”

“那您能不能说一下麻子究竟在澹台家布置了什么?如果我们攻打入通天王城,我们该怎么防备?”

傲辰挖坑的能力靖阳是一丁点都不怀疑,所以最担心自己人中招。

“具体的只有小女才清楚,但从我们这段时间所筹备的材料来看,公子应该是布了阵法,以及机关。”

出于礼貌,东方复只含糊的说了一些,隐瞒了最关键的东西,这是傲辰布下的最后底牌,他绝不不允许有任何泄露的可能,如果不是知道靖阳和傲辰乃是生死兄弟,他连这些都不会说出来。

“不可能吧?澹台家的都是瞎子吗?任你们随便来?”

在靖阳的猜想中,傲辰顶多就是在澹台家藏一些轰天雷之类的东西,现在听说是机关阵法,有点无法接受。

“这些阵法机关都是公子专门设计的,必须要全部串联后开启才有效,单个的话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果然是坑王!”

靖阳嘟囔了一句,想起当年皇甫谨的誓言,通天不倒、皇甫不出,这麻子该不会是真想把通天王城弄倒吧?那么大的一个城,应该不太可能吧?能把澹台家弄倒都算了不得了。

“不知我家公子去哪儿了,是否需要帮助?”

南宫烨也问出了心中最关心的问题,这件事如果傲辰不参与,就算胜利了,那皇甫谨也不能彻底雪耻。

“谁知道,他连我都不说!”

靖阳怨气满满的道,东方复好歹知道一些内情,可他这个生死兄弟却是屁都不知道,想着就觉得难受。

南宫烨听出了靖阳心里的不快,赔笑的道:“公子应该是不愿牵连萧少主!”

“我跟他有什么牵连不牵连的?”

“那应该是这件事萧少主帮不上忙吧!”

“帮不上忙?他是想上天,还是想入地啊?我帮不上忙?”

火爆的张秋菱也过来了,正巧听到靖阳这几句话,举着梨花枪喝道:“有火你朝他发呀,冲我公公算什么?”

“我要是能找到麻子还用你说,发动了整个中洲,毛都没找到一根!”

“不可能吧?他真钻到地下去了?”

张秋菱脱口道,他无法想象发动整个中洲都找不到人,是怎么样的画面。

“啪——”

靖阳突然重重一拍大腿,高声道:“忘了,这事我该开个赌局的,让大家赌麻子去哪儿,绝对能赚大钱的!”

…………

“这儿是浑天绝地?难道我来错地方了?”

武帝带着皇甫谨从天而降,看着干枯的荒山狐疑的道,因为周围阳光灿烂,一点儿没有当年他来时的样子,接着疑惑的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却感觉地形依稀还有些当年的模样。

“应该没错,你看那边有人布下周天星斗阵,应该是辰儿!他是利用这阵法刺激奇石,引发天地之力消灭奇石,然后趁机操控天劫锻造奇石,只是他根本没有这实力,怎么做到的?”

皇甫谨只扫了一眼,便叫出了阵名,对一切如亲眼所见一般,这事辰儿一定构思很久了,否则不可能布置的如此周详。

“这应该就是辰儿带上碧菡的原因。”

“嗯,辰儿蓄谋已久,隐瞒了圣极天元体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皇甫谨又急又气,急的是不知道傲辰有没有出事,气的是傲辰居然为了报仇挺而走险。

“那辰儿是已经炼化了那块奇石?”

“奇石如果真如你说的那般霸道,我倒希望辰儿不要炼化。”

“你怕奇石对辰儿的武道有影响?”

“辰儿的武道需秉承天道,奇石如此霸道,势必会影响到他的心志……”

皇甫谨后悔了,真的后悔了,与辰儿的未来相比,他的耻辱什么都不是。

“这孩子怎么不听劝呢!”

这下武帝急了,跟你说了澹台家什么都不是,你怎么就不听呢,刚为你触碰到黄金血境界而开心呢,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影响了境界,那可怎么的了?

“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吧,希望还来得及阻拦辰儿。”

皇甫谨奔向周天星辰阵,左拐右绕,偶尔推开一些树干、石块,三两下就破解了阵法,一下子冲到阵法中心,也就是原来奇石所在的地方,如今空空如也,只剩下骇人的痕迹,一片焦黑,发出刺鼻的味道,脚踩在上面,隔着鞋底都还觉得烫,还有点麻。

“这天劫够猛的啊!”

天下皇城不知道铸成多少件神兵,武帝对此非常熟悉,尤其是雷劫,当初日月演天轮锻造成功,一百零八道雷劫他扛了不少,只是看这儿的迹象,好像不止雷劫,还有风劫、火劫,阵仗比日月演天轮都大啊!

“出事了,这味道是……草还丹,辰儿,辰儿!”

“丹香还残留,地上的还是热的,辰儿应该还没走远,我们去找找!”

皇甫谨慌了,急切的四下搜索,就连周天星辰阵都找遍了,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你是说辰儿服用了草还丹?”

武帝自然知道草还丹有多珍贵,因为当年皇甫谨搜尽春秋阁的天材地宝,还找武帝要了不少,一炉只炼出了三颗草还丹,一颗给了武帝,一颗给了傲辰,最后一颗由他保管,以备不时之需,那就是一条命,不到万不得已,傲辰是绝对不会动用的。

“应该是碧菡,如果是辰儿出事,碧菡出不了这个阵法。”

皇甫谨现在只希望草还丹能救回碧菡,不要留下什么无法弥补的遗憾,否则以傲辰的脾气,下半辈子一定会沉浸在内疚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