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绿野被团 前哨鬼神号

小说: 天山对决 作者: 公孙千羽 更新时间:2015-05-29 10:52:38 字数:8278 阅读进度:36/40

第三十六章绿野被团前哨鬼神号

阮土豪停骑支刀喝道:“你等有种的出来一个咱们交量交量!”

他们方阵前列五十支弓已满弦!只待射出!

前列的五十夫长,见猎心喜,一看他这个二十夫长,只带了二十个人来挑战!

自认为他是五十夫长,吃定他了!

立即拍马离位!口中嚷道:“咱克力古来教训你这狂忠于!让你明白些规矩!”

如是,两人对进,单人独马向中间靠来!

石府副队长游超群也将人列成方阵,向前年接应!

这克力古形像鹰目纠髯,年若四十吧!够威猛了“小兔息于!报个名上来听听!老子不斩无名之料!”

“你这猪冰听了!石家护车子夫长、阮士豪,杀!”

他一听是千夫长,村道:“老命不保!”再一想,他在唬人哩!虽慌而不乱,招出“地角天涯”这已是他会的两大精招之一也!

两人相距十丈拍马即交锋了!

阮土豪招演“风雷乍起”,扬刀斜劈而下,两支刀在中间相会!相碰!

“地角天涯”顾名思意,自应间远攻奇招,同时也是防卫特技的杀者!

两支斩马刀已如龙游凤翔在空中翻飞而已!

功力的凝聚点,都要发在刀尖上,这样才能,刀手相应!

刀在身前已割切出道道寒流冷风!

他这五十夫长能学到“地行仙主”的两招绝学,已是他的宠幸了!

不对,五十夫长“地行仙主”,如何能传他刀法,他真正的身份是五百夫长!

可知英雄所见略同,都在口头上弄好使诈,以求达到取敌残命的目地!

更积压自己在消遣人家而人也在调侃他哩!

如是按下伸手白挥白拣的心态,攻取这名老土著!

而胯下的马匹对战搏之胜负也是十分重要,人之进退转回,便受马的限制了!

因之,骑士们平时对自己的马,是有份关爱之情!人马之间有如弟般生死相联!

阵战中骑士们得分出些精神来指挥坐骑!

巧门便在两只脚上、皮靴的马刺,是指挥马匹的另两只手!

如同现在驾驶车辆的脚刹车。/WWW.Sxiaoshuo. 最快的小说搜索网/而方向盘的运用,也由脚来完成!

要前则前、要退则退,想左不会转到右边去!这便得人畜之间,有些默契才成!

使用斩马刀是要双手运作的!

也并非咱们戏台上或关公图上及卖跌打损伤草药店门前,所竖立的那一支!

实用的刀,刀锋得窄些,在明代人画的“出晔图”尚堪使用!

故而石家武士们利用“雷霆刀”(大吹刀),可装在长柄上变成斩马刀!

而燕翎刀,柳叶刀,则应是短刀!不适合两用!

马战除了人要灵活,马杰好,便要有软强的臂力!才能拨动敌刀,令他失去准头!

而冲马一次交会,即一个会合!

在这短短的交会而过中,只能有几个小动作可用!

用对了,即长驱直入,用以取敌,错了得闪身扭腰,以逃避敌人锋锐临身!

大半是,控力发招,攻防只刀尖争夺!

这是盘马为战!可转着马圈缠斗不休!

现在他们已缠上去了!同时际上豪刀上已加入“夫雷掌心诀”。

每碰一次刀,即吸收敌人功力回来!

战不多久这老土畜已耗力甚多,喉头起喘了!气力在消退中。

阮土豪和笃定沈稳!气脉悠长!斩马刀上下翻飞。

不是取敌之毛头,便是扩扫敌腰,争取那主攻权!

克力古杀得性起,厉目狂叱一声,像是功力再提,酣战正热!

而其实他是打意撤退逃走的回光运照也!

他间中的大喝是对准了阮土豪的马头,一股其气一冲而至!

阮土豪的马受惊。仰首不前了!

如是给他制造了个空隙,立即扭转马头,伏鞍回逃了!

令阮土豪,追之不及!再追则落入敌人的箭网中去了!

人且无妨,马是准死无疑!

游超群已掌握这稍纵即失的良机,狂喝着!“杀……”

六百人的大方阵已起碗前冲向敌人踹阵了!

五十支弓的箭雨先飞射出来!满空的铁矢飞羽!

这其中夹带着,由四匹“火箭马”,射出的八支弯弓“香火神箭”。

在敌人望支,只认为是些标枪而已!

疾坠而落没入敌人方阵中间!

“轰……轰……”爆炸开来!

敌人方阵立乱,马嘶八号,也正是克力古逃回之时,他惊乱着狂喝:“要稳下来”然而他的命令,迫不及远!

人像潮水倒回!向后撤退!

他总究是“地行一系”的精锐之师,虽溃而不乱,第一、二线的勇士们已挽弓杨刀,准备接住石家冲上来的人!

逃与敌乃是他们的中、后段,被火箭打乱的!

看到他们还能压住阵角,等待克力古归队!

克力古逃回本队,与鱼之入水,由诗者们拥护着,回过马头!

而石家武士也只追击至阮豪身边,等待他的指示,或进或让他们逃走!

阮士豪举手打了个停止的讯号手式!

双方尚有半箭之地!追击上去,也得不到多大的便宜!

这与他的任务不合也!

更远处有他们集结的大堆人马!一马追上来,石家本部尚未建垒呢!

不久!

石家的一万驼架,三万牛羊已簇拥前来!

双主都在整备,鼓声与号角旌旗,齐全的快迅移动!

石家铁甲货车,载重不轻,其利在守!只要能守住得住便是胜利与成功!

康青锋总提调派出前军五千骑,列队擂鼓向前挺进!

越过驼架!来至第一线!架戈相待!呐喊示威!声震数里!

后面的六百辆货车,像是一条大黑龙般的爬地而前!

只看得他们四个大公们并排站位大抽冷气!

克力古是乌鲁木齐系沙马尔大公手下骁将!

他归队后向土上说明情况,只受伤了百多人,不算什么!

不久,中军也过去了,石家的后军也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过去!

没有人阻绝车骑通路,石家没理由向过在两三里路外的敌人拥上去开打的!

你们看你们的,石家行石家的军,各不相干!

他们对石家军之盛,固然心有震憾,而对两千车绢帛,三万驼架二万多名裙叙,更是眼红心痒!

土鲁番系的搏格多大公,手抚美髯,翻着舌头向阿尔诺大公道:“他们已进入咱们的防地,你大哥有何意见!”

阿尔诺是乌鲁木齐系的首席,他抬手指算道:“他们号称七万人,撇去了老番三万人,再减掉一万多女的,实际能战搏杀戮之人,只剩下两万人,你老弟说,大哥我这笔帐算的可对么!”

“嘿嘿……正是!正是!”

沙皮尔大公,皱皱眉头道:“他们的火器,据说利害,小子们已有数十人受皮肉之伤了!”

另一人通古特尔大公道:“咱们要不要通知一下“天君”那两个小子,一齐行动,左右作来l”

搏格多道;“通知一下,他们怕是不会傻得先上,准是志在观望!”

‘便是他们站着不动,对咱们也有利这叫着,什么:犄角牵制!“咱们选择那一部分!”

“这!打头则尾应,打足则头应,拦腰杀上,而他们会首尾相应!“选择尾翼,作为重点攻击比较有利!“最妙是应,先行佯攻其首,令其中军救首!

若发觉咱们的主力在尾,已是救应不及了,若能抢下他们一万驼架,那车子咱们摧带不便,撤走不易!”

“对!而是驼架多半由老胡番管理,他们是石家虏奴,诱其反正,较有说服力!”

“好计划!就这么办了!”

他们四人再商讨些细节问题,各自归部去向属下安排去了!

车队系下营盘之后!也认为气氛紧张!

对这“地行仙”的人马,它比其他族雄壮,他们有个武功高手’他行仙主”撑腰!

一旦杀起来,他们是批硬敌!是些有份量的杀手群!

紧张一夜,却无甚大事,他们没有乾地夜袭!

担任第一线的武士们都有些疲惫不堪了,张大口打“哈欠”!

不料,他们已发动了全面拂晓攻击,四周围已战鼓齐擂,胡深鬼号2马骑已呼号着向中间石家营盘端营了!

晨间微有薄雾,神野不良!但闻杀声震野蹄雷震地而来!

中军已传下将令,外围步伍守围内撤,该换防的人。照常进行!

昨夜宿卫回垒休息!不必理会,他们的骚营I果然,他们已进行了次全面大佯攻!

并没有真的扑击上来!但却令石家车队前进不得!

这般僵持了一整天!

他们发动了几十次冲马蹄阵的佯攻,令石家武士不得不全神戒备!

因为石家车垒安全警戒线,只设定在一箭之地!

若容他们涌进来,便像钱塘江的狂潮!不易堵住这股狂澜!

过中之后,沈瑶琴举行了个小型的战搏会议5有康大兄,十五兄,两位府主及石青玉,黎不全大见参加!

沈瑶琴沉重的道:“敌方战术不难看出,骚扰是手段,他们输流着跑跑马,也是一项训练!

对我们构成重大压力,全面得紧张起来!时日久了!

我们则形成疲兵,精神紧张过度而麻木不仁了!

这是一项眼前危机,希望大家兄弟集思广义有可行之策来变化现况!”

翟谦笑道;“弟妹子似有什么腹案先提出来,大家有个头绪,再思考则能举一反三!”

“妾身若有好计,不早就传令下去了!”

十五兄道:“属下曾仔细观察过!他们涌上来的人马,以位列咱们后军属下营盘周围的人素质较高,表面看他们没有其他方而619的人狂热嚣张!

但所谓:会咬人的狗不叫!他们胸有成竹!”

大家听得一震!向他老弟望去!

这是开面战术支中的奥妙!猜对了敌人的企图心,这一战则胜了半数以上了!

沈瑶琴点首道:“下五兄观察入微,有参考之必要!”

黎不全笑笑道:“兄弟年来,承蒙不弃随军大漠,一无建树,惭愧!

兄弟负责主理一部分驻兵,他们已渐渐归属石家统制中来了!……_。、。

驼队有他们一些独特的战法!如今又经少夫人策划,战法更多了!

兄弟建议不妨加兄也来,听听他老兄的看法,也许对解决当前之敌有突破性的建言!”

三位府主一征,一齐向沈瑶琴望去!

沈瑶琴对黎不全点首道:“黎兄看法太好了!弟妹子,多有疏忽!总认为马加兄之大才应在出国之后才能发挥出来,在国内他不太熟识咱们汉人的战搏心态!

因之,有些会议都不曾命他参加!”

“现在已接近了!这些人的行动同他们老家的“阿拉马政’差不多!”

沈瑶琴点首立命建儿去请马加来了!

不久,他已报名而入帐行礼之后,坐在下首末位上!

这是一项光荣,也是一项个人身份地位之前定!

他见到这一次,除了少夫人之外,纯男人性的集会!大是意外!

可知这集会不是儿戏,乃是要做成一项战搏决定!层次颇高也!

沈瑶琴从新讲述了一番,敌我现况,直接徽求他的看法如何!

马加恭谨的道:‘属下初次参加这项会议,心理没有准备,请容仔细思考一番!”

沈瑶琴点头同意了道:“现在话归正题!本席先说说对他们的观察!

他们拿咱闪拿着箭靶子I,到也会利用机会,咱们的反击还是以静制动,看有什么陷井可设,令他上当!”

康青峰道:“属下认为咱们应集中小队长级高手,选择他们骚扰中的一组弱势马队来以快速的扫荡战!

一旦捕灭了他们一股兵力,他们会全面崩贵下来!”

“对这是个办法!可惜咱们的石帽子已用不上了!”

马加不久就进入运用脑袋思考的情况了!道:‘属下知道在汉中,常用的沙坑战术伏兵,有时十分管用!”

李大庄耸耸肩道:“那不是与咱们刚刚通过的壕沟差不多么!”

马加解释道:“情况稍有差异,例如,康提调的精兵,一出垒,一箭之地间距太长!他们一看人影,便跑了!

若能将人配置在外线上,他们上当的机会则高了!”

“情况已渐渐接近了,咱们好的计划便要完成,尚差一两个环节,连起来就是一个出奇不意的大杀陷!”

“咱们现在是以驼架来卫护车辆,本府想以驼架为饵,也可诱其入伏!”

“马加大兄,可有补充的。大府主之言只是原则!

你对驼架是有所夺长攻防战术的!早时本席与你们对决之时,没容你们有施展的机会2”

马加笑笑道:“少夫人之言确是实情!”

“你切说来听听,重新规划一次,杀他们个下马威!”

如是……马加讲述了几个在大漠中前人有名的战史!

这些都是没有文字记录的,由师徒相传而来,在大漠可反复运用!

当然得稍加变化才成!

大家听得津津有味了!

沈瑶琴叹道:’‘这些都不是我等汉人,尤其在水乡生长的人,所能了解的,战史兵法都没有的!

本座使现学现卖了!

他们开了一次成功的军事会议!

“咱们根据存水量,尚可在此待上三天!以三天夜晚来秘密进行一次在大反击!

希望能杀得他们亡命而逃?”

他们散会各自归去!

黎不全与马加走在一起,他道:“谢谢!黎据调给我这个机会!”

“正如少夫人所言,她是以汉人水乡及古人兵法来用兵,对大漠少了解!

逼急了她,便动用她的火器!那就一切改观了!任何窍门都失效了!”

“大漠上,她已不舍得使用呢!不然,老早被她轰跑了!”

“听说,存量很多!”

‘唯补充不易!能省则省门”

这三天来,他们是吃定了石家车队了I石家的武士越来越没精打采了,懒懒散散!

在车垒外,将羊解散了,让它们外出觅食,垒中牧草已吃光了!

附近那是骆驼们的食物,羊是不能争食的!

它们已被赶在驼骆圈外去了!

这天有数万头羊被姑娘们赶至一箭之地的边沿来了!

有的已跑出警戒线外了!

三、四天来,天天如此便成习惯,不以为异!

前几天的羊是真羊,今天的羊,有二分之一是“人羊”,是批批着羊皮的武功高手!

五千个人,一名武上拖一具尸体,堆在那一箭之地之外!

骆驼还伏在那里,在外面放牧的羊已赶回来T!

不久!

他们已来了大批的人马!忿怒、震动、惊吓、哭嚎、凄然!

他们望着平静如昔的车垒、驼架、追思、幻想……怎的会发生这种不可思议的情况I他们围绕着那堆尸体!哀伤!祈祷!许愿!沉痛得心似泣血!

有人激动着跪在地上。发誓!

有人望着苍天悲号!

‘要一生一世与石家车队拼到底!”

‘要血债血还!”

“誓报此仇!”

“要……”他们已激起了一种情绪!

这情绪可能产生一种疯狂的杀戮意思,找人来发泄!

最后,大公……阿尔诺,叹息着道:“先将兄弟们的尸体运回寺!

总不能在这里让他们耻笑,反正他们今天是跑不了的另外几位大公也在场安慰兄弟们!

如是……有人开始搬动尸体了腹部中刀的多数!

要两个小心奕奕的抬上自己的马背上,马鞍后边!

但听有救声怪声……‘唯啦!嗤啦!”

大火已普天而起!乖乖!石家在尸体周围布下了个“火砂子”大阵!

当真的是狗狠、狗毒,也够他们痛快的了!

誓言在耳,立即对现了!这大伙立即被邪火给烧得,反肤流油!

活蹦乱跳的了,沙阵地面够大!

但他们太多散布的也广,还是有漏网之鱼!

经波及的至少也有四、五千八!

沙阵成圈环形状,有浓有淡,为的是节省些火砂子!

立足点落在浓环中的那是非被烧死不可!

站在谈圈中的人,只全身着火烧得肉痛,马匹都被烧得乱蹦起来2可怜的它们也要被无缘无故的烧死!

它们跟错了主人!

大公们站外线的多,只少有波及!

当设计此阵时,也给他们也设定了两个较佳的位置!

可惜他们没有选对地方,幸逃此劫!

那些人尚未处理,只眨眼之间,又增加了一倍上去!

阿尔诺大公在火砂中大跳火焰舞!

胡子烧去了一截,锦袍烧得七零八落,下手一扯,打成赤膊了!

裤子烧去了大半,他的神驹也烧倒了!

苍天,真够狼狈了!

没有被烧着的人,也惊恐着瞪目结舌,在想动时,大火已消失了!

地下只剩下一团牧草焦黄,表示出发火的范围!

现在的声音都变成呻吟了!

大公们不心骇胆跳才是怪事,善后问题已不能进行了!

向车垒望去,正见到一群马队骑士向这边赶来!

有人发一声呼哨,抢马飞身而逃,待在这里找死么!

大公们被亲信们拥簇而去!

尚没死绝的人,已狂喊着道:“带我一程,离开这儿地方!”

有人被带走了!有人被遗弃下来了!

不久,石家武士已到来!有人向他们道:“我们听得你们狠话丢下的不少!怎么样,还想活下去报仇雪恨!”

“我看你早点自己抹脖子算啦!”

“烧掉皮肤的人,活着也得烂一辈子了“何苦再拖累别人!”

“这官司你得到阴营地府去打了!”

“别忘了告诉他们实话,你来此的目的也是想抢绢车货架!”

这是最难堪的一个尴尬局面!

有人在辱骂咆哮,人有在哀告求生!

当然,这最后的命运是差不多,都得死在这里!

第二天,石家车队又上路了!

他们走了很久了,他们才敢回来,看望一下!

另一面的赫连太岁与金博侯,也来了!

他们是听了他老爹的话才不敢向石家挑剔!

观看风色,何人能管得着他们呢!

这万人尸难,已触目惊心了,苍天!

石青玉——他们的小妹夫,怎的狠了!

他唯一能做的是,这次大搏杀之后,向杜君娘姨娘投诚!

成原地挖了几个大坑!草草埋葬了!建了个“万人圾”,事后再立石永志了!

阿尔诺变成了一个光杆大公,自叹倒霉透顶了!

什么仇,什么恨也没有了!

石家损失了一车火药!如此而已!

老胡驼兵们甚是伤感,石府的威煞,若要他们死,这就是例子!

马加震动中,在思索这火药的问题!

他虽有心,却不敢冒然活动,去获得这秘密!

他想久后总会知道的,也许得几十年之后!

石家车骑在已来至“阿合奇”城郊外大河之岸!

获得了“水”的补充,裙钗们最忙了!

晚间已划分了区段,从男女下河洗浴洗衣服!这一大段香水得向下游流去!

托什干河之水并不深,也不急瑞!

石家车队要渡河,得要伐木造桥!

有些人在忙碌中,这座木桥要造得相当坚牢,起码保用百年!

已看不见“大魔刀”的人,环境出奇的平静,令人费解!

五天后渡过河,进入“阿合奇”城,人口不多,百物不缺!

城中馆舍栈店特多,要越山的人必得在此城中停停脚!

由山的那一面来的人与货,也得在此,休养一番!

城中是中外胡汉各族人物都有!

是一处小型的国际都会,女市也是一大特色!

老胡番兵得输流去开销开销!

城中的牛鬼邪神、江湖混混都被微调而去,显得平静沉寂多了!

这里是天山系列中的——凌山!

拔达岭即是唯一的关隘了!

车队便预定由此越山而西去!

三崖,十八盘,是拔达领上的丝绸之路!

石家得派哨马去察视地形,车辆若不能通过之时,得开癖新路!

或者得改造旧路!

石家男女望着这高山峻领,不知要付出多少血汗才能越过!

沈瑶琴为了慎重其事,派出六大武士,每人带千人轮番去探路!

车君左被首先派出去,副本是童飞龙第一护车小队长!

这配当自自然是第一流的!

附加人员有飞天神幅,十八攒地鼠去了六个!

侯上谷第梯次,班河西第二梯次!左右个,分三路进行!

建儿的大鹏鸟侦察,得分班遥控住情况!

这任务是两线的,一面搜索,一面查路!

山区,似已脱离了大沙漠的影响,春树花开,翠绿遍野!

要搜寻大魔刀老巢谈何容易!除非他们自己出来!

骆驼每队两千匹首先登山而去!

尚加挣了两百辆空车试行一次,其车厢中辎重品样样都有!

最后车辆也爬上山去了!

走的是‘十八盘”绕山旋转而上,马匹又加了一倍!

每车有四马主拉,李大庄二府主是第一批座镇山那面的总裁决!

主押辎重在那端建立营盘!驼城!

石青玉已换了衣服,亲率二十四少年,刀杰剑豪,独自行动!

这二十四人,乃石府今日武功威力最强的一批人手了!

少主似乎没有派遣他们什么职务!

只是集中在一起随车行走!是少主的特别侍卫或亲信!

他们的任是随少主去进行侦查“大魔刀”!

已离开车队两三天了!

每人肩上背了个大包裹,头顶范阳笠,手拿山黎仗,一股子单帮客的味道,有时走山路,有时斜入山中岔路小径中去了!

石青玉走得很仔细,像个追踪老干家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