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吊民代罪 息马大清池

小说: 天山对决 作者: 公孙千羽 更新时间:2015-05-29 10:52:40 字数:6943 阅读进度:40/40

“大魔刀”姬宪少年是“成吉思汗”大帝的侍儿!

乃是身列帝侧,虽然他的禀性不足,才智不及,但,总是沾了点边边!

“成吉思汗”大帝功业之盛,凡有人类历史以来,是唯一的一人,建四大帝国,含盖了欧亚两大洲!

称他是人界中的第一人,第一英雄,亦不为过!

而他又是白手起家,非依父兄之荫而成!

这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凭什么!

凭的是他在苦难的青少年时代,得到了天地之灵的培育!

创造了他的伟人内含,其勇猛智慧,皆来自他获得天地之灵气!

这灵气就是“内功心法!”

他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不知其然而然的碰巧得到了,助他立大功成大业!

这姬老儿也只是在侍奉大帝起居饮食之时,得点皮毛而已!

他虽是蒙人,绝非直系亲属!

自然他盗窃不到真传真诀!不过便是如此,也是够他在此地称雄一时了!

他也领悟到这“心诀”来自大漠!

因之,他潜伏在大漠中,来体会这“心法”之奥义!

数十年来,亦有些收获了!限于才智,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而石青玉,乃是组基于“商族”之“天龟族部之心法”,来自穆和老爷子,“九转玄功”传承龙氏真传!

“金陵”龙氏已不可考!“天龙爪!”取之“大易”徽言!

应是“周氏”心法!上续’‘伏义氏”!

而孟老爷子,对他另传“孔氏心法”,脚法“七七四十九步”,来自‘周游列国”之大意!

如今新修之“九鼎玄功”,乃是来白“秦鼎”秘诀!

有关“天雷掌心快”是东海绝学,成此绝艺之先辈亦有所本!

久修彻通了“八脚章鱼”之吸盘之功诀,故能收取他人之真气!

因之,利于气贯手脚,与之相搏之人,只有倒霉了!

孔氏有仁义之说,忠恕之道!这只是教人之术,而那“七煞之剑”是来之孔丘在“鲁”

为卿相,余少正卯!

所以说,孔子有剑,今日民子画像中,以吴道子所绘最是传神!

他是佩剑的,这证明孔子知剑术,并非是个好好老先生!

延至后代儒者已数典忘祖!

佩“剑”!只是认为是一项饰物而已!那么为何一不佩“扇”呢?

“五行真气’,久已秩散而今已复合!这是石家秘传心法!

除他与沈瑶琴两人之外,别人都不及以传其全!

其最后一项则是“青空石乳”天地之宝了!

他得此异宝之助,各功各艺得能一以贯之!而有此非凡成就!

而‘成吉思汗”通男**阳之道,也有独门心法“金帐秘诀”!

经常命臣下选美女进献,且曾下诏旨,请丘处机道长赴大漠,命其传下些养生之道!

而他是研究过“男事藉双修”的!故‘全真教”大行于中原!

后来的道士们忘祖而效“佛”,类犬而弃虎,注重“孤阳独修”了!

如是心法失传了!一辈不如一辈也!

唐时之女皇武则天曾入道观为女道士,可知那时道家是主张“神仙眷侣”的生活!不是后来只会画符诵咒。仗桃木刻,行法捉袄的一群!

离“老子”的大道,越来越远了!与佛家灭绝人性别苗头!

且说——“大魔刀”是有些本钱与石青玉对抗的!

石青玉拍出“云龙三显”掌势似乎并不迅疾,轻若无物!

这是以“天雷掌心块”拍出,旨在引伸出敌人的回应!

若一旦让他吸住这老魔发出来的真气,便似剥兰抽丝般的,扯到了丝头总能将它扯光为至!

大魔刀亦轻松的拍出一掌“妙手空空”!

那是不似内家真力的一掌。心头中是无一招死敌之打算!

“啪!”一声巨震!

两股真气相碰!似乎是石青玉较弱一分!

这一掌将他的真气逼回去了,略占上峰!

老魔头精神为之一振,心忖:“这小子外相已修得。肤如宝玉,神蕴气足,令人不敢与之相与,他总归毛嫩年少之辈,老夫白是担心了!”

如是,第二掌乘胜拍出。乃是“化”字诀的“春风化雨”

体内输出之真气已化为千万棵气珠!鼓风而出!

乃有狂风扬沙而起的威力!取意于“大漠狂风砂”之意比之“神沙指”,自是高出百倍了!

石青玉“见龙在田”,固守阵角,真力只在周身回旋!以一点一点滴的收拾敌人如沙雨般的真气入穴!

而老魔却认为用去的真力,自然是再也收不回来!

见这一掌已打得敌人手忙脚乱,列是心中笃定!

第三掌应意而出“神通广大”!

已引发了他的豪气,一股雄猛的劲力如只铁杆般的涌出!

这是气凝成柱!向石青玉身前当胸攻来!

石青玉也加了两分劲,摇掌“龙潭虎穴”,与这股劲力对直了撞击出去!

一触即回,似乎是被反震而回!

又是恰弱了那么一丝丝,这是敌人的感应!

而实际上却不是那么一回事,这“天雷宇心诀”之妙处,便是在此了!

当自己掌力被击回时,便连汤带水的将敌人的真气也带回来了!

其气以受心诀的驱使,贯如铁柱,遇物则酥化碎裂/用全力,则如巨石投海,一去无回了,若留中不发,劲气相接!

在被敌力通送而回时,正是多了一倍的劲力,连敌人的一起带回来了!

但这一掌用的也太冒险了,劲力直通心脉!

令人有窒息之感,可说其劲力之强大无比了!

大魔刀见,三掌已过,敌我之势,在伯仲之间,如是战略一变!

接踵而来的是一阵风狂骤雨的快攻猛打了!

以求能在招式间胜过敌人,指掌具到,攻势连绵不绝!

“神来之笔”“妙绝古今”“化身于万”。

掌似飞蓬,一招比一招雄猛,一拳比一掌沉重!

真力如黄河决堤!汜澜澎湃!云涌电射,时粗时细!

粗的乃是由掌心中击出的字注,细的则是指尖激射而出的指风!

罡风劲潜中,外人已能听到气流划空而过的嘶嚎声了!

激荡如海鼓浪!似鬼哭神号般的!

其声势之壮,威力之强已锐不可挡,灭威难测也!

石青玉似乎也被打出豪气来了!

沉稳接招换式,不慌不忙,—一接下,身形之俊美带洒!

直似中流抵柱,任你千招攻来,也能千式回去!毫厘必争!

“龙飞凤舞”,“龙蟋虎踞”“龙战于野”……

身似鬼魅般在掌风指影间,来去隐现!

只片刻之间,各自发出了百多招,千变万亿,攻守互见!

不过,还是大魔刀在主攻!

可恨的是,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即能得手!

然而这一寸之关似乎是十万八千里,怎的追也追不上!

刀入剑网中那曾被一分分的削光,吃掉!

这青芒闪烁布列出有如一泓秋水般的晶亮,无隙无绽!

大魔刀的“神乎其技”绝招妙式,不能用老,乃象徽性的在剑网外虚晃!

他在等待机会及观察敌人这剑幕的后者变化!

他陡的发觉,两人接战至今,完全是他在主攻!

这其中有些什么玄虚?

这小子是气定神闲,成竹在胸,而他——却有力有不逮,气有不及之感!为什么!他的功力能比自己更雄浑厚实么!

难到自己比他多修习了三、四十年的功力是白搭了不成!

心头一震,提高警觉,收敛心神挥刀变式,再事反攻上来!

也撤出重的刀幕,这是招魔刀中的神髓之艺!命名为:“由有化无,由无化有”!

那是一旦施刀已不见刃影,而能长驱直入,无中生有,取敌残命!

是百发百中的妙招奇式,是魔力中的幽灵!

刀上真气密布,将刀影凝留在天地间造成虚影幻像,而真刀已离位探入敌人胸前!

这是沙漠中的“沙市蜃楼”,刀艺已魂魄离窍幻化无方了!

而石家的“雷霆刀”,也会发生这种现象!

那是凝聚了刀附近之空气,化云生雾,刀域生烟!对隐烟中,在极快的运作了!

挥刀取首,如探囊取物,刀到首飞,百不失一也!

现在,这岂不是班门弄斧了么!

在石家,大兄、大武上级的不必论,便是护车小队级的也有这个功力!

在场的十二剑豪,早已越过这项成就了!

因之,大魔刀的这一招障眼法,是注定了不得建功!

石青玉口角上弧发出椰扬的神情,剑尖一拨,那支鬼头般的刀峰已被强大的震力拨出偏门!

在其力上石青玉是吃定队了老魔了!

“挣!”的声撞击!

青剑已开始反击了,硬碰碰接,剑刻都指向敌人的胸前要害!

大魔刀立即回守,立持镇定,将大魔刀的刀招演化出极其巧妙的变化!

他将刀法归集成:脱、变、虚、玄、幻、化、妙、神八大总诀!

已包罗万象,精招异式,再再都是精练佳作!

然而对石青玉来说这些已是下乘武学了!

他要看到的是大魔刀的上乘武学造诣,玩这些是在浪费时间!

在这本已撑握了主攻权之时,陡的后撤五步,压剑道:“你老若艺至此耳,本府便怀疑你的身份了!”

大魔刀正只庆幸,陡闻此言,挑眉一震!

糟了!

这小子怎的难缠了!一无破绽,却露底了!

是的,他并非真的大魔刀!

由于他的技艺,不足构成大宗师之身份!

石青玉也骇然一震,比他更加迫切!时不我与!当机立断!

“该死!误我大事!”

一剑精芒三尺,直射入他的心脏!扫视一周道:“看住这些人,若有移动立即格杀!本府去下游接应!”

十二剑豪,人人点首,但知大魔刀用了个“金蝉脱壳”之计。/WWW.Sxiaoshuo. 最快的小说搜索网/

要这个杂碎伪装而拖住了石青玉!

真的大魔刀已随众溃散流向下游去,准备逃出网罗!

东方长安也,他们也是五个人!四奴一主!

是的,真的大魔刀已将胡子落下来了,生接在这假替身嘴上颏下!

下游,一处狭长河道岸边,石家的十二支“雷霆刀”分为三层!

每层四人!扼守着这处关隘!

虽不敢说是,一夫当关,千人没入,但只四、五十人的冲击,还难不倒他们!

刚好,他们只算是漏网了二十几人!

令在石窟门前的十二豪,不以为意,没有追杀!

他正在庆幸着此计之完美!已超过里把路了!回顾不见追兵!

陆的,身前石堆之后闪出四人!一式的青劲装!

四人不算多,可应付下来!

对方没有答话的必要,四支“雷霆刀”,已急袭而至!

那是一刀一条命,其煞气之烈,令大魔刀也是骇然!

但他考虑再三还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只拿这些随来的属下作为垫刀的人!

他等五人已起身而去!

这四支雷霆刀,怔得一怔,也不理会,打意先斩绝了他这些累级再说!

下面尚有八名大哥在活着呢!

疯狂的扫挥,每人挥出五、六刀才追杀完结!

敌人具具都身首离异,或腰斩两截!

他四人压刀沥沥血,转回身向下游奔去!远远看到!

中间的四名兄长们已接下了四人!另一人已漏网而去!

心忖:这人许是“大魔刀”了!他可能正自得意呢!

思忖未了!这四名兄长,也心知主角脱线了!

五兄便是这一组的龙头大哥了,他厉喝一声:“闪电火!”

你要立即解决这四个绊脚石,合力去对付包围那个正主儿!

如是,四支火线齐射,在敌人们的胸前穿泄而过!

换来的是他们伤口对穿后的八道血线,喷射丈远!

他们停得半晌,一齐摔倒下去,可能心中未甘,这恨是石沉大海7!

且说大魔刀他老,孤身一人,心中感慨万端,怎的弄落得如此狼狈,本是数十万众的大组合,这时已成了孤家寡人了!

这数十年,他从也不曾如此孤独过!还真有些不习惯呢!

他不敢回首望一眼,急似星火般的!

脚下展开轻身术,“沙流干里”的功夫,一泄而下!

一里、两里!

空山寂寂,洞水奔泄!

他似一片枯叶般的随风而逝了!此仇要报,只待来年I!

别了!天山,别了!大漠!

而石家最后的一关在石隙中,不!在四座石帽子中!

监视着这人影由少而大,由远而近!

轻功超世绝俗!但,面上无须!快速接近中,尚分辨出年龄!

雷霆一吼乃当然的主持人,领导者!

“兄弟们,这人一定是正主儿!我与二弟显身截住他!咱们四人联刀出手也不一定接得住人大宗师身份!

三弟、四弟、准备“闪电火”应急!

他或许不想恋战,急于逃走!你大哥、二哥准备以身报生了!

不论生死,你两人一定要得手!祝福了!”

正是适当距离,两人已闪身而出!左右齐广!

身起空中,口中厉啸着,刀发“霹雳闪电”!

那刀已电芒吐耀,光华干闪,向大魔刀砍去!

大魔刀鹰目暴闪,紧咬牙关,双手已左右挥出!

那功力之强,刹那间能令两支雷霆万的招式发挥不出正确的刀招!

心口处有如遭到铁锤重击般的翳闷窒息!

尚幸内穿护心甲,胸口有铜镜保护!

便是这般,也被他打得,张口喷出心血来!身负重伤!

但,也令他止步不前,气息已消耗了两成!

他“咦!”了一声!

那表示,相当意外,居然没有将这两个小子打飞了出去!

将自己阻截下来了!他又发现他们尚能挺得住!

他只认为这是最后一关阻拦者,很欣赏他们的毅力通气与技艺!

只见一号雷刀,举手将项上挂的银链上面有棵小珍珠,含在口中!

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小号命在俄倾之际,在老夫的“大沙掌”下,还想活命么!那是什么!”

‘’本命珠!”

“是药物么!”

“不清楚,从未用过,你若是个江湖成名人物等我十个数!小子尚有一招向你老讨教局明!”

他已将“本命珠”咬破了!那一滴纯真的“青空石乳”,流下丹田!

全身经脉立即被凝住了!身子似飘浮起来似的!

那里用得了十个数大魔刀五个数米数完!

“小子向姬大宗主阁下再次请教!”

大魔刀已开口讶然,不数了,默运玄功!定身相等!

雷刀对一号,挥刀回身打了个旋转,“雷震万物”已自挥雷霆刀上已芒生三尺!寒森一片,疾向大魔刀挥来!

刀上没有雷音,只见一束耀目的极光,在向大魔刀接近!

大魔刀,不得不抽刀相抗了!

这小子陡然在霎那时,功增十倍,其真力之纯之强,已可与他平吃平坐了!在伯仲之间f!

神踪,是那小珠子的神踪么!

他是大人物!他有大能力!也有更大的掠夺性与好奇心!

石家,鬼名堂可真多,眨眼之间能自动的创造了个江湖高手!

他是谁,与石青玉有何关系?

这思念一闪而过之时,他手中的宝刀已随身挥出!

又是一个意外,他的刀,已被这小子的刀吃掉了一一件!

“宝刀!”之念刚起!那刀芒已经临身!

他百忙之中,耸身而起空中,十丈!嘿嘿!jJ芒如何!只多了三尺而已!

这令雷刀一号,哀声长叹,已屈志不能为功也!

自己的功力是跟不上敌人的反应!让他免脱了!

大魔力天马空行,已落在两个雷刀身前去了!回身面对着他们道:‘暂且饶你两人一命,传话给石青玉、老夫,一年之后,向他索讨这笔血债!”

他高空中已打量过了,附近只有他们两个小子!

因之他想不能如此的狼狈着逃走,他是什么身份!

要掠下几句很话来,让石青玉记清了,他不算真的输了这一局!

可惜!他背后就是四号藏身的“石帽子”!

“你老不必再麻烦我家少主了!现在就得还清这笔血债!”

他猛的转身,又多了一个小子!

他还判断不出他由那里蹦出来的!

那支“闪电火”已按发了火线!已钻入他的“心房”中,他的功力已凝住了那已被火药烧得血红的钢计,没有透背而去!

也立即觉得到身中一支致命的暗器!真气已泄!

弃去断刀,手捂伤口,以阻止血液之喷射!

有千百个怀疑,卑视着他,认为他不是个真正的武士英雄!

四号雷刀立即激起抗议,挺胸厉视着他道:“本座奉我家少主之命截杀劫绢的贼党!乃代天执法行刑!

你是罪有应得,假如真是豪杰为何不面对少主,公平一搏,你不敢,图使幸而已!无耻的是你自己!

本座今年十八岁,有利器在,焉能容你再事反覆,又得牺牲千万人为你诱骗死命!两权相害,取其轻,你老不认命也得认命!”

他听了这话,惭然低首!便是千言万语又有何用!

石青玉已似一支飞矢般的赶来了!

他可真的跑得狼狈,唯恐此魔已扬长而去!

那能构成他石府毁灭的大患!

这人不死,他可能勾结官家,给石家带来莫之能御的大危机!

以他小小车骑三。五万众,如何能与元蒙四大帝国相抗!

这人不是个君子,乃十足伺人小人之流,落须而逃!足以证明!

当他赶到现场,尸体已倒下!石青玉见了一怔!立即比了个手式!

那是要切下头来!目中知道:“将尸体带回石窟中,此人罪孽满身,也是一代之豪!礼应顺葬!不得弃户于野!”

雷刀一号,手中之刀尚未归匣,刀光一现,那棵毛头已滚了开去!

这才了结他!你真死假死已不可能再玩花样了!

他们再归石窟中,这些逃亡的人,每人身上都带着有大批珍宝!—一搜出!

石青玉在夜里放出了一个“烟花里语”!

通知沈瑶琴派几匹空马来!石窟中的宝物得打包搬运出去!

不能留下资敌!洞中尚有六十几个妇女!及一百多个俘虏!

他们在这里住了两个晚上!

日以继夜的不时打出讯号指示方向!

第二天由康青峰率队进厂来!

一切杂务事项交待给他大兄处理了!

石青玉研究这座石窟!因为,“大魔刀”的武功秘芨没有搜出来!

而真的“大魔刀”呢,他真怀疑死的这人,可能还是个冒牌货!

这“大魔刀”应是“成吉思汗”大帝的佩刀!

他是个奸诈之徒,当日是可以趁乱调包的,有了宝刀,便有了功夫修练的法门了!

他是不是有那个体质,是个疑问!

对雷刀一号询问甚详!

那是他的掌上工夫高于刀上绝艺!

雷刀一号、二号各自咬破了“本命珠”,不但伤势立愈,而功力也列入超级高手了!

但,他不敢将这机秘宣扬出去!

石青玉不得要领,也只有随众离开了!

这石窟又成了废墟!

石家的驼马车辆停在这山角下,迎接他们的小主之胜利归来!

石青玉将“大以刀”姬老儿的尸骨与那柄断刀一起摆在大帐中!

开了个高层次的会议,来研究这人之真假!

希望能得出真正结论答案来!

此事,十分严重!石家得谨慎处理!

会议虽然没有结果,沈瑶琴,另有安排!

车队已起程向大清池进发!

沿途见到的番民与大汉中无何不同处,也是我汉家子溪流河水由山上下流!最后流入大清池中!

这里是一个大湖泊!

已是高地平原,巨构天耸,牧草千里,是一处_1:佐牧地!

石家的驼马车辆来到,自然立即热闹起来!

石家要重新整顿!

老胡兵们也眉开眼笑!离他们的老家是越走越近了!

车队得通过波斯,直达大马士革港才能开闹卖绢I那一路也非安全无虑,相反,凶险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