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别出墙

小说: 小七且慢 作者: 悠若清风 更新时间:2015-06-03 04:47:51 字数:3662 阅读进度:12/30

宋良卓轻轻摇头,抬手把小七歪着的头扶正了,转头笑着对陈子恭道:“不知这位公子有何事?”

小七看着宋良卓脸上的淡笑,心口扑通了一下,小七慌忙抬手捂住,心里暗骂小白脸儿的威力。

陈子恭看着宋良卓昭示所有权的动作,勾勾嘴角摇了摇头,转而轻咳了一声把钱小七定在宋良卓脸上的目光吸引过去,轻笑着道:“那陈某就此别过了,改日再与小七一续。”

钱小七见他转身要走,慌忙抬脚去追,被宋良卓一个暗劲儿扯了回来,钱小七暗恼,气道:“他拿了我的东西!”

宋良卓闻言眉脚轻挑了下,把手里的粗布袋子递给小七,迈出去两步扬声道:“陈公子且慢!”

陈子恭回头,宋良卓快步过去,扫了眼他手里的小红马泥玩道:“陈公子不让?”

陈子恭笑着摇头,“不让!”

“呵呵,那陈公子该付了银子再走。”宋良卓不经意的又瞄了眼他手里的泥玩,“内子顽劣,却从不乱送别人东西,还是,算清了的好。”

陈子恭微皱了眉,目光扫向看不出一丝已为人妇模样的小七,颇为可惜的摇了摇头,摸出一角碎银扬手扔到那摊主大叔的怀里。

钱小七见陈子恭扔了银子过来,气哼哼的甩来大步跨过去,还没到跟前就被宋良卓单臂挡着带了回来。

“他,他拿了我的东西。”钱小七气哼。

“他付了银子。”

“那是我先看上的!”钱小七很是委屈,转头对大叔道:“大叔你说,是不是我先看上的?”

摊主大叔笑着道:“是知县夫人先看上的。”

钱小七连连点头,气鼓鼓的瞪着宋良卓,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煞是可爱。宋良卓笑了笑道:“小七再挑其它的就是。”宋良卓拿起一个一模一样的黑色小马递过去,“这还不是一样?非得要那个做什么?”

钱小七瞪大眼睛看着宋良卓,眼中满是伤心委屈,撇开头恶狠狠的冲摊主大叔道:“谁是知县夫人?我是钱小七,钱家三小姐!让知县夫人见鬼去吧!”说完一把把粗布袋子甩给宋良卓,气哼哼的跑开了去。

温若水见钱小七跑远,回头看看摊主大叔手里自己模样的小泥人,不舍得轻声道:“卓哥哥,等大叔把这个做完再一起走可好?”

宋良卓从钱小七的背影上抽回视线,轻点了下头。站在那里等着宋良卓追出去的绿柳气的瞪了眼温若水急急的追了上去。

宋良卓在摊位前看了一会儿,问道:“这里没有方才那样的红色小马了吗?”

“没了,这批就烧了这么一二十个,每样只有一个。”摊主大叔一边捏着泥人一边抬头问道:“知县大人也看上那个红色的了?”

宋良卓笑了下道:“是啊,不知下次烧制到几时了?”

“呵呵,这还不是我自己说的算?大人要是喜欢,赶明儿我加一窑就是了。”

宋良卓目光扫向那个叉腰扬着下巴的小泥人,忍不住勾了勾嘴角道:“这种泥人也能烧的吗?”

“能,再上一层黏土,烧出来的比泥货看着滑溜。”

“那就一批烧了吧,您说个时候,到时我来取。”

“知县大人客气了,赶明儿我给您送到府上去。”

“送到衙门吧。”宋良卓掏了些碎银子出来,见摊主大叔双手泥糊糊的,遂放到摊子上道:“这些是定金,到时候需要多少您再说。”

摊主大叔知道这年轻知县从不白拿别人东西,也就不客气点点头,“这几日就能烧好。”

温若水看看小七模样的那个泥人,嘟嘟嘴道:“那我的这个也要烧了,大叔要画的更漂亮些。”

“呵呵,好!”

宋良卓迈步走了出去,温若水又嘱咐了摊主大叔两句慌忙跟上,见他手里拎着个粗布袋子,隐隐还带着一股子血腥气,皱着眉道:“卓哥哥手里提的什么?”

“鸡杂。”

“做什么用的?”

“吃的。”

温若水目光闪闪,“好吃吗?”

“给哈皮吃的。”

温若水嘟嘟嘴,跑到另一侧拉住宋良卓空着的手,宋良卓也并不甩开,只是温声道:“我已修书给温伯,想必过几日府上就会有人前来。”

温若水不乐意的垂了头,“卓哥哥不能让我在这里玩上一阵子吗?”

“一个姑娘家……”

“那卓哥哥跟我回去,小七说过要把卓哥哥让给我的。”

宋良卓皱眉,“若水,婚姻大事岂是儿戏?莫说我已娶了小七,就是未娶,我们也只是兄妹之情。”

宋良卓抽回手轻拍了下若水的头,温声道:“与明轩兄说过了,他过几日就该来接你。”

“卓哥哥!”若水红了眼眶,“卓哥哥是不是还念着那个紫绡呢?”

宋良卓面上的淡笑散去,化作了无表情。温若水抿抿唇,怯怯的继续道:“她都进宫两年了,说不定都产了小皇子了呢。”

“与她无关。”

“那卓哥哥为什么不要我?”

宋良卓转头看看微仰着脸的温若水,忽而笑着道:“若水,听明轩兄说,恒之兄对若水不错?恒之兄这人品性倒是不差!”

温若水黑了脸,嘟囔道:“一个整天只知道惹你生气的人品性算好吗?那人好欠揍哦!”

宋良卓笑着摇头。

小七跑出去半条街,心底的气只增不减,在街口竟然看见方才那个抢她小红马的男子,男子应也看见了她,视线顿了一下,又仿若未见的转开。

钱小七叉腰喘了口气,眯着眼盯着陈子恭的背影看了良久,本要气哼哼的冲过去讨回来,转念间冷笑了一下,在陈子恭第二次转头看过来后闪身拐进了一处胡同,绕道回了宋府。

玉器摊子上的下等玉差不多被陈子恭摸了个遍,却还是没等到钱小七来找茬。陈子恭转头又看过去,哪里还有她的人影!陈子恭颇遗憾的摇了摇头,转眼就看见宋良卓与温若水一起走了过来,陈子恭嘴角微不可见的勾了勾,背过身进了人群。

小七奔回宋府,先去自己房里换了女装,又慌急慌忙的跑去厨房给哈皮偷好吃的。前几日里宋良卓晌午不在家,她想怎么喂就怎么喂,这次肯定是不成的了。

小七硬是从冯妈那里要了个没剔干净鸡肉的鸡架,又一路跑回屋子里放到了床底下,准备晚上给哈皮磨牙。

小七刚忙完这些绿柳就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叉着腰喘了半天才苦着脸道:“小姐怎的半道不见了?让绿柳好找!”

小七倒了杯茶推过去,绿柳仰头喝了,气道:“那若水小姐太过分了,竟然拉着姑爷在那里买泥玩。姑爷也是,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

“嗯哼,那是胳膊长残了。”小七阴阳怪气的哼哼。

绿柳笑道:“不过小姐也别生气,我方才见姑爷就在后面,也快回来了呢,姑爷也没陪若水小姐多长时候。”

小七又哼了一声,绿柳看看她头上冠起的男子发髻,慌忙起身打散了,刚把那满头长发梳顺了,宋良卓就跨了进来,见小七披散着发瞪着大眼睛瞄向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

女子大抵都是美的,温柔良善如紫绡也好,调皮执着如小七也好,可爱单纯如若水也罢,端庄贤淑如母亲也好,都有自己的那一份美丽等着识得的人来欣赏。

宋良卓还没感叹完,钱小七已经鼓着腮帮子道:“你进来干嘛?没见我正梳妆呢吗?”

钱小七的话说的理直气壮,隐隐还带着一丝怒火。宋良卓冲绿柳摆摆手,等她下去自己拿着梳子想给小七梳头发,小七偏头躲开,皱眉道:“你干嘛?”

宋良卓把梳子递给小七,施施然晃到一旁坐着,淡淡道:“出去怎么不带小厮?”

看吧!就知道会这样!小七撇撇嘴没应。

“以后就是知县夫人,莫要再像以前那般乱跑。”

小七撇了下嘴道:“这话咱们都说了多少遍了,我可不要再重复了。我是钱小七哦,不是你的夫人,我有离书的!”

宋良卓微蹙了下眉,“那,最起码在宋府这段时间,要像模像样的做个知县夫人吧。”

小七眨眨眼,点点头道:“好吧,以后我不出去就是了,你可动作快些,别把我活活憋死在这院子里。”

宋良卓笑了下,“要是闷了就说与我,我带你出去走走就是。”

小七拍拍胸口道:“算了,你陪你的若水妹妹吧,我自己还来的自在些。”

宋良卓定定的看着钱小七,见她眼中没有一丝嫉妒或者爱慕的颜色,垂下眼帘道:“这话我也说了许多遍了,我当若水是妹妹。”

小七哼道,“那你去陪你的妹妹吧,反正一样的。”

宋良卓轻叹口气,低头就看见不知何时捣着四条小短腿晃过来的哈皮。

哈皮哼哼唧唧的围着宋良卓的双脚嗅了半晌,许是鸡杂里的鸡血滴到了他鞋上,哈皮追着他的脚不放。宋良卓抬着脚躲了两次,哈皮竟然一口咬住他的裤脚打起了提溜。

宋良卓哭笑不得,微抬起脚伸到小七那边道:“抱它下来。”

小七嘟嘟嘴不动作,自己随意扎了发绾起来,见宋良卓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睛一亮笑道:“你怕狗?哈哈,一个大男人怕这种东西,你羞不羞人!”

宋良卓面色微讪,磨牙道:“我对这东西过敏。”

“过敏?”小七弯腰把哈皮抱起来,“对皮毛过敏?起小疹子吗?”

宋良卓点头,惜字如金的开口,“痒。”

小七想着宋良卓浑身小疹子,抓耳挠腮的模样咧嘴嘿嘿直笑。宋良卓皱眉,见小七笑的没心没肺又神游天外的模样,忍不住抬指冲她眉心弹了一指。

“哎哟!”小七捂着眉心揉了揉,气嚷道:“宋知县你太过分,不带打人的!”

真是个孩子啊!宋良卓叹口气,起身去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