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珈蓝弟子星洛

小说: 樱雪花开 作者: 恋云薰儿 更新时间:2020-11-08 15:23:28 字数:3059 阅读进度:9/83

五人正要离去,信亦突然叫住了星洛,从他一进入测评室起,信亦就闻到了他身上的这股香味。

打发走其余四人后,信亦把星洛单独带到了二楼测评室外,“小洛,你身上什么东西这么香?”

香味正是从那只帝王花香囊里传出来的,见信亦问起,星洛犹豫了,他还不想让信亦知道自己和浅薰儿相识的事情。

“院长,我刚才在蓝沁堂外捡到一个香囊,也不知是哪位姑娘不小心掉的,见没人来寻,我便自作主张收了起来。”

“香囊?拿出来我看看。”信亦脸色微变道,让他警觉的不是香囊本身,而是装在香囊里的花末。

星洛见瞒不住,只好将东西拿了出来,信亦一眼就认出了香囊上的图案,“果然是帝王花…”

“院长你见过这种花?”星洛好奇问道。

“恩,这是千羽族独有的帝王花。”信亦正色道。

“千羽族?”星洛眼中闪过一抹惊讶道,难不成浅薰儿是从千羽族来的?

“你仔细想想,当真不知道这东西是谁的?”信亦又问了一遍。

星洛果断地摇了摇头,“外面那么多人,我哪知道究竟是谁丢的,院长,怎么了,这只香囊有什么问题吗?”

“暂时没有!”信亦半信半疑的把香囊交还到星洛手中,然后俯下身看着他的眼睛道:“小洛,如果你知道些什么,一定要记得告诉我,千羽族虽然从未主动侵犯过我们,但万事都要多留个心眼才是。”

星洛连忙点点头,“院长,我记下了。”

信亦“嗯”了一声立直起身,接着说道:“还有一事我要告诉你,事关你的入学学籍。”

“入学学籍?”星洛瞪大双眼看着信亦,“是说我刚才的修为评测结果要记录到我的学籍手环中吗?”

“不,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信亦突然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星洛道,他也是个爱才之人,见到星洛这样的孩子,他怎会不心动,但墨晚辰毕竟是墨晚辰,就算信亦极力挽留,也依旧改变不了星洛已是珈蓝弟子的结局。

想到这里,信亦这才从衣袖里拿出一个金色的手环,手环在信亦手上很快变成了一张金色的纸张,纸很薄,还透着点淡淡的光泽,“半个时辰前,晚辰亲王已经把你的学籍手环交给我了,你自己看看。”

“学籍手环?”星洛诧异道,金色的纸张上,几行墨色的字迹正清晰的映入眼帘:星洛,男,蓝梓四十四年出生,初始修为:七级元灵,师承:墨晚辰,注册学院:珈蓝学院。

见到“珈蓝学院”四个字时,星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确认没有看错后,他抬起头望着信亦,带着疑惑问道:“院长,这学籍手环是不是记错了,注册学院为何不是帝凌,而是珈蓝?”

信亦无奈一笑,“不会的,珈蓝的学籍手环怎么可能会记错,你的的确确已经是珈蓝的弟子了。”

珈蓝的弟子?星洛更是一惊,在过去的十二个时辰里,他已经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帝凌的新生了,但现在,他却突然变成了珈蓝的弟子。

看到星洛的反应,信亦多少感到有些意外,寻常人若知道自己成为珈蓝弟子,早就已然兴奋不已,毕竟,珈蓝学院在千灵族的地位是没有任何一所学院可以超越的。

“怎么,做珈蓝的弟子你不乐意?珈蓝和帝凌不同,珈蓝的教导方式讲究一对一,每一位老师一次只能选择一位弟子,在弟子没有拿到毕业手环前,老师是不许再收第二位弟子的,据我所知,现存的珈蓝弟子已经发展到第三代了,做为晚辰亲王的亲传弟子,你在珈蓝的地位与第二代弟子是平等的,即便日后雾歌见到你,还得按辈分喊你一声师叔呢。”

星洛转身摇了摇头,“我在帝妗生活了七年,早已习惯了这里的一切,留在这里,我至少还能每月见一次父亲。”自星洛懂事以来,他始终觉得父亲是一个一无是处的酒鬼,他埋怨过他,还与他闹过脾气,但自从昨晚墨晚辰告诉他七年前发生的事情后,星洛心中便对父亲充满了亏欠。

信亦叹息一声,道:“你所有条件都符合珈蓝学院的入学要求,晚辰亲王做为珈蓝的首席老师,是不会放过你这么一个优秀弟子的,不论是年龄还是初始修为,你都刷新了珈蓝的最新记录。”

“可我……”

“放心吧,晚辰亲王说了,虽然你已是珈蓝的弟子,但你依然可以留在帝凌修炼,他不远万里从珈蓝来帝凌的目的也正是如此。”

“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不用走了?”星洛兴奋的叫道。

信亦点了点头,微笑道:“是的,你不用走了,从明天起,你每日上午和其他新生一同学习修炼,下午和晚上再由晚辰亲王单独指导,千灵族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年轻的高修为修士了,你爷爷蓝梓王看重你,你可一定不要让他们失望。”

从蓝沁堂出来,星洛看到了依旧靠在石柱上看书的浅薰儿,时间已快到午时,此时的阳光比早上的更强烈更刺眼,空中,地上都是白亮亮的一片,但这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浅薰儿,她照例优雅地翻着那本「剑术入门」看得津津有味。

星洛有意在她身旁停下脚步,然后小声道:“薰儿,院长刚才问我香囊的事了,他说帝王花是千羽族独有的,叫我多加小心,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告诉他香囊是你给我的,他要是一会儿问起你,你就说你的香囊也是捡来的。”

星洛絮絮叨叨说了许多,他甚至连应付信亦的说辞都替浅薰儿想好了,但除了前面两个字外,对方好像什么也没听进去。

“你刚才叫我什么?”浅薰儿放下书问道。

“叫你薰儿呀!”星洛应道,话刚说出口,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正所谓关心则乱,情急之下,他竟喊出了女孩的闺名。

“对不起,是我冒失了。”星洛低下头道。

浅薰儿噗呲一笑,用力推了推星洛的肩头,道:“叫都叫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为了公平,以后我也像他们一样叫你小洛吧,怎么样?”

“啊!?”星洛张大嘴巴看着薰儿,他刚才还在担心自己的失礼会不会让她生气,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

没等星洛说话,薰儿已经起身来到星洛面前,“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让我跟院长说我的香囊也是捡来的?你当院长是三岁小孩吗?这么贵重的东西,想捡就能随便捡?”

面对浅薰儿一长串的问题,星洛显然有些尴尬了,“那你说怎么办?你身上的香味那么明显,一进蓝沁堂就会被院长发现的。”

浅薰儿侧过身淡淡一笑:“这点小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带这个香囊在身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的是说辞解释清楚。”

听浅薰儿这么一说,星洛也就放心了,沉默片刻后,他又凑近女孩耳边低声问道:“话说,薰儿,你真的是从千羽族来的吗?”

女孩浅浅一笑,“这个问题我日后再告诉你,好了,你的伙伴们还在下面等你呢,别让他们等急了。”

星洛转头看了一眼台阶下,轻茗他们正在焦急地朝他挥着手,“薰儿,那我就先告辞了,一会儿测评结束出来,别忘了告诉我一声。”

“好,如果我猜的没错,我们最后应该会分在一同一个班。”浅薰儿眨了眨眼睛道。

……

新生的测评一直持续到当天下午,星洛是个闲不住的人,趁着舍友们午休时间,他又独自找地方修炼去了。

自从三岁开始修炼幻术,他已经领悟了不少幻术技能,其中修炼最好的要属他的易容术和控心术。

易容术,简而言之,就是将自己易容成任何人的样子;控心术,则是通过幻术让对手陷入自身的幻境世界,幻境世界中的时间、空间和五感均受施术者支配。

不过,不论是修炼哪种技能,其施展程度都受到修为等级的限制,所以,星洛的幻术暂时只能对付修为在他之下的人,只有不断提升修为,他的幻术才能变得更加强大。

傍晚,五百零一位新生的分班结果被公示出来了,果不其然,二零八校舍五人一同被分到了戌四班,更让星洛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在戊四班的名册里看到了浅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