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学院的三六九等

小说: 樱雪花开 作者: 恋云薰儿 更新时间:2020-11-08 15:23:29 字数:3368 阅读进度:10/83

晚膳前夕。

新生们的长衫校服和腰带已逐一发到每个人手中,长衫颜色为统一的白色,腰带颜色则是按甲乙丙丁戊班划分的,甲班的腰带是朱砂色,乙班是藏蓝色,丙班是绿沈色,丁班是缃黄色,最后的戊班是茶白色。

看到腰带的颜色,轻茗没好气地说道:“才进学院第二天就被分为了三六九等,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混?”

一旁正在试穿衣服的司城点头附和道:“你说得对,我可不想在帝凌的这八年都捆着这根白色的腰带。”

“我刚才看了公示栏,能进甲班的,最低修为都到了子灵,像我们这些连一级初灵都没有的人,如何能跟他们比。”平时不怎么说话的雨非这时也忍不住和大家聊了起来,他的父母在帝妗王宫外经营着一家小客栈,一家人省吃俭用把他送进帝凌,为的就是让雨非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但眼下看来,他离出头的日子还很遥远。

“大伙都别灰心,既然咱们先天天赋不足,那就靠后天的勤奋来弥补吧。”荣羽道,四人当中,就只有他让测灵石变了颜色,尽管只是白色一环,但也比零修为要好多了。

说着说着,大家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到了不远处的星洛身上,整个二零八校舍,唯一一个没有说话的人就是他,一下午的幻术修炼让他此刻有些疲惫,趁着舍友们闲聊之际,他抓紧时间盘坐在床上凝神休息。

浅薰儿给他的帝王花香囊果然是个好东西,沉浸在花香中的星洛,此时觉得全身上下的经络都舒坦和顺畅了许多。

“小洛,那个叫浅薰儿的姑娘不会是对你有意思吧?看看,连香囊都送你了。”轻茗凑上去问道。

星洛深呼一口气,将体内最后一丝浊气排出,然后缓缓睁开眼睛,对于轻茗这个问题,他实在不愿回答,于是索性转移话题道:“天色不早了,是不是该吃晚饭了,司城、雨非、荣羽,我们走吧!”

一听到要吃饭,轻茗立即来了兴致,“小洛,还有我,还有我,我早就饿坏了。”

星洛瞟了一眼轻茗后暗自笑了起来,“我就不信有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

简单收拾后,五人手拉手出了二零八校舍,轻茗走在最前面,不管什么事,他永远都是五人当中最积极的。

傍晚的帝妗,晚霞消失后,天地间变成了一片银灰色。

刚出夕月阁,他们就看到了站在阁外池塘边的浅薰儿,她穿着学院刚发的白色长衫,精致如画的脸蛋上,肤如白雪,如羽扇般的睫毛正扑闪扑闪的颤动着,与之前的穿着相比,现在的浅薰儿显得清纯可爱了许多。

轻茗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星洛,调侃道:“我说什么来着,那个姑娘就是对你有意思吧,连吃个晚饭都要找你。”

星洛抬手从身后用力拍了一下轻茗的脑袋,微怒道:“就你话多!没准她是在这里等她的舍友呢?”

星洛的“呢”字还没说出口,浅薰儿已经一路小跑来到他面前,“小洛,你们去吃饭可以带上我吗?”

星洛环顾了一圈四周,见只有浅薰儿一人,纳闷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的舍友们呢?”

“她们一早就走了,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

“等…等我?”星洛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讶道。

浅薰儿“嗯”的一声点点头,“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早上请我吃了早饭,现在该轮到我请你吃晚饭了。”

话说到这份上,星洛已经无法拒绝浅薰儿的盛情邀请了,只好答应让她和他们一道去食堂。

六人一前一后来到学院最大的一食堂,刚走近,轻茗就已经闻到从食堂里飘出的肉香味,对他来说,吃简直就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了。

一食堂的用餐形式是自助式的,每人只需缴纳五十个铜币就能享用从一楼到二楼所有不限量的食物,轻茗早已顾不上拉同伴的手,撒腿便往里冲去。

星洛故意走在几人后面,待伙伴们都进去了,他才慌忙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绛紫色的香囊塞进浅薰儿手里,“这个送给你的,别嫌弃。”

浅薰儿先是一愣,随后捂着嘴巴开始笑个不停,星洛递给她的香囊,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粗糙的荷包,里面包裹着一些碾碎的雪樱花瓣。

见对方哈哈大笑,星洛急切说道:“薰儿你别笑,我真的已经尽力了,那些姑娘家的手工活我是真不擅长。”

薰儿的笑声渐渐收敛了,她把头发往后甩了甩,然后微笑说道:“小洛,你的礼物我收下了,谢谢你。”

看到薰儿红嫩的小脸,星洛也忍不住笑了。

进入食堂,两人很快在人海之中找到了他们的伙伴,一盏茶功夫,轻茗面前的空盘子已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星洛无奈的吐了吐舌头,轻茗一顿饭的食量足够他吃上三天了。

“呦!这不是戊班那群人吗?修为不行,吃饭第一。”正吃着,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食堂的另一端传来。

星洛和浅薰儿同时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说话的正是白天那个衣着华丽的富家公子路长亭,他也穿着一身白色长衫,和他们不同的是,对方腰间系着的是一条朱砂色的腰带。

见众人不说话,对方露出一脸不屑的神情继续说道:“有吃饭的功夫,还不如去找个没人的角落修炼呢,没准三五年后,你们还是有希望接近我们甲班的初始修为的,哼哼…”

见还没人说话,浅薰儿已经按捺不住了,她呼的一声站起来叫道:“朱砂色腰带有什么了不起的,谁规定戊班的人就不能吃饭了?”

轻茗低头拽了拽浅薰儿的衣服,小声说道:“薰儿姑娘,你小声点,那人可是甲班的,初始修为在我们之上……”

“你拽我干什么!!甲班的人又怎样,他能保证自己到毕业那天都一直待在甲班吗?”浅薰儿大声说道。

轻茗不敢说话,把头低得更深了,路长亭见状,更加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竟然要一个姑娘家来出头,小妹妹,我看你就别和他们一起了,到哥哥这里来,往后在帝凌学院,哥哥来保护你。”对方一边说,一边朝浅薰儿走来。

周围的食客们也都陆续起身围了过来,但多数人都只是束手旁观。

“怎么样,小妹妹,哥哥的话考虑地怎么样?”路长亭一脸坏笑道。

浅薰儿淡淡一笑,“只不过是一个修为刚刚到子灵的人,你凭什么保护我?”

“只不过??”路长亭冷哼了一声,“这词说得可真轻巧,不知道的还以为姑娘你的修为有多高呢,我说保护你那是看得起你,别不识好歹。”

面对对方的挑衅,浅薰儿不仅没有动怒,反而轻松地笑了起来,没有人注意到她眼中闪过的那丝淡蓝色的光,正想抬手,星洛突然站了起来,“大家都是同门,你为何一定要这样?”

路长亭用不屑地眼神藐视了一眼星洛,“哼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酒鬼的儿子,瞧你那一脸傻样,就像没见过世面一样,怎么,你想替她出头?”

围观的人群中传来阵阵笑声,就在大家都等着看热闹时,星洛一脸阴沉的走了出来。

“你说谁一脸傻样?!!”

虽然他身形消瘦,但也绝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尤其是对方刚才言语中那些有辱墨淮羽的话,更是直接把星洛给激怒了。

“说的就是你!”路长亭仰起头来到星洛面前说道。

忍了很久的荣羽站起身,他虽然生气,但又怕惹怒对方,于是压低嗓子冲着星洛喊道:“小洛,别冲动!”

说完,他又转身面朝路长亭微微一笑,道:“星洛刚才说的没错,大家都是同门,没必要把关系弄得这么僵。”

路长亭哼哼一笑,顺手拉过身边的一把椅子坐下道:“我可以不把关系弄僵,你让你的同伴过来跪下向我磕三个头,我就当今天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你别太过分了!”荣羽收起笑容怒吼道,这种要求,别说星洛,就算他自己也不会答应。

“哼哼,那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今天你俩要么向我道歉,要么跟我打一架,二选一,你们自己看吧。”

前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人群中甚至有人火上浇油,不停的怂恿星洛和浅薰儿应战,总而言之,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反正也伤不到他们。

大家一起哄,路长亭就更来劲了,他起身抡起刚才坐过的椅子就朝星洛砸来,星洛侧身一闪,椅子瞬间砸到地上断成两截。

见没击中星洛,路长亭转身又提起另一把椅子囔囔道:“我看你往哪儿躲!”

这一次,星洛并不打算躲闪,他已经做好准备要对这个无理的家伙施展控心术,这种技能对精神境界的控制要求极高,且仅对施术者和被控制者有效,旁人根本无法察觉。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闪现在星洛面前,路长亭手里的椅子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来人的手臂上,椅子散了架,路长亭的双手也被震得生疼,但来人似乎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