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晨跑搭档

小说: 樱雪花开 作者: 恋云薰儿 更新时间:2020-11-08 15:23:47 字数:3388 阅读进度:13/83

星洛微笑着抬起头,看着墨晚辰,道:“伯父,您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下了。您上次说,千影族王凌翼封的修为已达满级超圣灵,那他是不是已经这个世界上修为最高的人了?”

“你既然问到了他,那我就先从这个世界最强的三大种族说起,三大种族中,修为最高的人不是凌翼封,而是千羽族小公主梦曦,听说她的修为已达四级玄灵,因为长年久居深宫,外界关于她的消息并不是太多,我们甚至连她的年龄和长相都无从知晓;修为排位第二的才是千影族王凌翼封,他今年52岁,修为在七年前就已突破满级超圣灵,凌翼封最擅长的是剑术,27岁那年就已是一名终极剑神;修为排位第三的是千羽族长公主清潇,53岁,八级超圣灵修为,她是梦曦的长姐,也是千羽族下一任王位继承人,清潇公主最擅长的是琴技,和凌翼封一样,她多年前就已晋级为终极琴使;修为排位第四的是千灵族王蓝梓和千影族60岁女将青黛,他俩的修为都是七级超圣灵,最擅长的也都是剑术,或许是因为年龄的原因,这些年,你爷爷在修为上并没有太多的突破。”

“……”

深秋的夜,凉如水,浓密的黑云,渐渐遮住了空中的明月,从南面吹佛而来的晚风,抚动着林中的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回到二零八校舍已过子时,星洛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整夜,直到寅时,他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

“小洛!起床了!”一个似乎从很远地方传来的声音把星洛从睡梦中惊醒,猛地睁开眼睛,时间竟已到卵时。

舍友们还在酣睡,周围并没有其他人,星洛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想缓缓,那个声音又传了过来,“给你半盏茶时间,我在学院正门等你。”

是墨晚辰的声音。

星洛瞬间清醒了。

穿上学院发的白色长衫,他拿起腰带就往学院正门跑去。

刚出校舍,星洛就看到站在楼下的浅薰儿,尽管只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长衫,但也依旧掩饰不了那对充斥着空灵之色的双眸。

“薰儿!”见到女孩,星洛大步跑上前,“你昨晚突然不告而别,是不是生气了?都怪我,当时应该早一点站出来的…”

“哼,我才没那么小心眼呢,再说,那个叫长亭的男孩已经受到了惩罚,我就没必要再待在那里了。”

“默老师把他从甲班降到了戊班,的确也算是对他的惩罚了。”星洛道。

浅薰儿淡淡一笑,“恐怕他从帝凌毕业前都要一直待在戊班了。”

“啊……为什么?”星洛刚想问,浅薰儿一把就上前拉上他的手,道:“走,一起晨跑去。”

星洛像触电一般地把手缩了回来,“手就不要拉了吧,男女授受不亲……旁人看到要笑话的。”

浅薰儿哼了哼,“我一个姑娘家的都不怕,你怕什么?”

星洛一脸尴尬地不知该如何接话,眼前这个姑娘,的确与其他姑娘不同。

“还傻愣着干嘛,走啊!”浅薰儿催促道,她又想上前来拉星洛的手,星洛一紧张,连忙侧身跑开了。

从校舍到学院正门不过半盏茶功夫,一路上,浅薰儿始终在前方保持着与星洛两米的距离。

“薰儿,你怎么知道我卵时起,又怎么知道我是要去晨跑的?”星洛问道。

“我还知道你的师父默星城已经在正门口等得不耐烦了呢。”浅薰儿笑道。

听到浅薰儿的话,星洛突然停下了脚步,“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师傅是默老师?”

“因为我昨天偷看了你的学籍手环。”浅薰儿故作神秘地说道。

“我的学籍手环?”星洛一怔,在他记忆里,他的学籍手环早就已经被信亦收起来了,为何现在会被薰儿看到。

“哈哈,瞧你紧张的,一个学籍手环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记得上面写了什么来着,星洛,七岁,初始修为:零;师承:默星城;注册学院:帝凌学院……嗯,没记错的话,大致就是这些东西了……”

星洛这才勉强松了一口气,原来薰儿看到的是他帝凌的学籍手环,心想信亦大概是为了让他和其他人一样,特意给他准备了一个帝凌学院的学籍手环,星洛便也没再多想。

快到学院正门时,星洛一眼就看到站在“帝凌学校”四个大字下面的墨晚辰,薰儿说的没错,他的确是等得不耐烦了。

“我跟你说的是半盏茶时间,不是一盏茶时间!”墨晚辰一改平日儒雅的表情厉声道:“作为惩罚,今天的晨跑时间再加半个时辰!”

星洛“啊”的一声张大嘴巴,昨日一个时辰已经让他累得够呛,今天还要再加半个时辰。

“默老师,请允许我陪小洛一起晨跑吧。”浅薰儿上前说道。

墨晚辰转头看了一眼女孩,通过系在她腰间的腰带颜色,墨晚辰很快判断出了她的身份,“你也是戌班的新生?”

“是的,默老师,我叫浅薰儿,和小洛在一个班。”女孩眨着大眼睛说道。

“你要愿意同他作伴就去吧,我可要告诉你,一个半时辰可不轻松哦。”

“老师你可别小瞧我,小洛能坚持,我就能坚持。”

墨晚辰淡淡一笑,抬手轻轻摸了摸星洛的脑袋道:“快去吧,可别输给人家姑娘了。”

墨晚辰的手一上来,星洛立刻就感觉自己的浑身的灵力又被封印了,“您对我当真是毫不留情。”星洛鼓着眼睛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那天,薰儿陪星洛一直跑完了全程,临近巳时,二人才气喘吁吁的回到墨晚辰面前,当着浅薰儿的面,墨晚辰没有展开像昨天一样的铅白色门,反倒是塞给了两人一人一个纸包。

打开纸包,是一块足足有脸庞大的肉饼,“学院的早饭是赶不上了,你俩就将就着吃吧!”

顾不上多想,星洛抓起肉饼就开始一阵狼吞虎咽,不一小会,一整块大饼并就全部下肚了。

“时间不早了,休息一下我们就该回学院了,第一天上学,迟到太久总是不太合适的。”墨晚辰心里算了下时间,从迷雾海走回帝妗,快的话也至少要花一炷香时间。

“您安排就好。”星洛微笑道,自从他知道自己是墨晚辰的弟子,他就把自己完全交给了他。

返回帝凌途中,星洛从墨晚辰口中得知,昨晚那个叫路长亭的男孩,一夜之间被人废掉了所有的初始修为,不仅如此,他的灵根也被废掉了。

“这个男孩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修炼了,一旦灵根被摧毁,结果不可逆转。”墨晚辰惋惜道。

星洛突然想起了此前浅薰儿对她说的话,她似乎早就知道那个男孩修为被废的事了。

“薰儿,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什么?”星洛抓起浅薰儿的手小声问道。

浅薰儿嘿嘿一笑,抬起被星洛抓住的手说道:“怎么?现在就不顾忌男女授受不亲了?”

星洛顿了一下,还是把手缩了回来,没等他再次询问,浅薰儿已经开口了,“刚才的问题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不必再来问我了。”

“你不知道,我以后不问便是了。”星洛连忙说道。

浅薰儿哼了一句,道:“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你怀疑谁都不能怀疑我,知道吗?”

“哦。”

“就一个字打发我了?不行不行……重来重来……你要跟我好好说……”浅薰儿说着扑上前就要挠星洛。

“哈哈,那你来追我呀,追到了我就好好说……”星洛边躲闪边笑道。

“你别跑……”

看到两个孩子一边追逐一边逗乐,墨晚辰的嘴角露出了淡淡微笑。

慢慢的,三人的背影消失在迷雾海的晨熙中。

一个月后。

帝凌学院的第一个一整天月假,星洛晨跑结束后便直接从迷雾海岸跑回了家。

自从进了帝凌,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到父亲了。这一个月来,星洛每天都很努力的修炼,除了睡觉和吃饭外,他余下的时间几乎都和墨晚辰在一起,两天前,墨晚辰惊讶的发现星洛的修为已经进阶到了八级元灵。

“爸爸……”

还没进院门,星洛就激动的大叫道。

开门的不是墨淮羽,而是侍从阿布。

“星洛公子,是你?”阿布有些意外。

“嗯,我爸爸呢?”星洛边往院内走边焦急问道。

“他一大早出去还没回来呢……公子你有没有用早膳,你这突然回来,家里还什么都没准备呢。”

“你不用管我了,去替我找找父亲现在在哪家酒馆,告诉他我回来了。”

“是,公子,我这就去。”

等人的过程总是漫长的,临近正午,星洛才听到院门被打开的声音,墨淮羽醉醺醺地从外面回来了。

他浑身冒着热气,身上的衣服半干半湿,一进门就冲侍从囔囔着要喝酒。

“爸爸,我回来了。”星洛迎面上去说道,他原本满心期待地以为墨淮羽会给他一个拥抱,但他很快失望了,墨淮羽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进了院子西侧的书房。